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本感言
    “你呀,就是爱现。”

    “反正这山里又没有人,没必要避讳的。”

    人说,山中岁月清贫,寂寞。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这句话,在头一个月的时侯,姐弟俩不曾领会,在接下来不断重复的日子里,远离尘嚣的两人算是真正的理解了其涵义。心里也更加佩服那些隐世的高人了。

    “那姐姐怎么知道这是‘羽化成龙’?”

    “我也觉得‘鹊语东风’还有进步的空间,接下来我就把重点放在这剑式上吧,这可是我以后行走江湖的招牌。”

    “我心情好啊。这样自由自在的日子就该及时享受,等以后出了山想有都难了。”

    这日,春鹊又要去打猎了,无所事事的春蚕非要同往。拗不过姐姐,春鹊只好妥协。因为临近好食用的猎物被春鹊捕杀的差不多了,两人只好牵着马,往另一座山峰走去。

    “不过,你的剑气却更强了。”

    第二天,春鹊带着姐姐从峭壁的洞口下来。春蚕在水潭边石头上坐下,春鹊则走下水潭,站在一个水位在颈部的位置开始练习内法。

    “行了,别得意了。你是沾了云雾山得天独厚的好环境,才会那么快突破的。”

    湖泊的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野花,映衬着周围的群山环绕,这青山绿水的地方,比自己的水月洞天美太多了。在两人站着的不远地方,有一条哗啦啦的溪水向湖泊流去。这个活水的源头,从流淌的方位来看,可能是是自己居住洞府前的瀑布。看来,这个湖泊是瀑布和雨水日积月累天然形成的。

    “现在是盛夏,山中虽寂寞,但也阴凉,还是等到秋天再出山吧。”

    “我见你每次内力循环的时侯就满头大汗,出了什么状况吗?”

    见弟弟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春蚕心想,你的浮躁真是一点都没改善,这样冲动的你,就算出山又能怎样呢?做大事最基本的沉着冷静,你还差的远呐。为了不打击弟弟的积极性,也为了让他乘热打铁的将自己的剑法日趋完善,春蚕找了一个还算理由的理由,说道:

    “不是想,是女人的直觉。”

    “也好,说不定还能遇见高人。”

    “人啊!”听了姐姐的话,春鹊一边擦汗一边走了过来,坐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

    说完,指了指一颗秋季才有的青涩果实。春蚕抬头看了一眼弟弟认真的脸,轻叹一口气,轻声的说道:

    “没有找对手比划过,也不知道我现在的水平到底怎么样。”

    有些日子没来打猎的春蚕望着沿途的翠绿花红,心情很是雀跃。山中虽过份的清净,但也有热闹的一面,那就是是花期。春有迎春,夏有山茶,秋有菊花,冬有腊梅,一年四季山中都有花开花落,清香四溢。山色空濛,云雾之中,浅浅的溪水在山涧奔跑,跳跃,若千古风琴之音。梅李桃樱从春的舞台伸出头,漫山遍野;青松翠柏,奔腾古枝,宛若一幅天地交融的山水画,美不胜收。处于其中,有若处于仙境一般。

    大约还剩下最后一个环节的时侯,雾气缭绕下的潭水开始波动,春蚕忍不住的用手试探了一下水温,刚碰到水面就触电般的收回,惊讶的目惊口呆,水竟然是温暖的。

    “咦?那么难练?那我岂不是天才?”

    “鹊儿,你冲破瓶颈拉。”

    春蚕静观其变的坐在那里,望着瀑布下的一举一动。运行到中途,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在冰冷的潭水上面,慢慢的升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和往日的大汗淋漓不同,春鹊的额头还未见冒汗的迹象。渐渐的,雾气越来越重,春鹊的额头也开始有了薄汗,但一切还在继续,春蚕开始有些紧张了。

    “也好,接下来我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练我惊天动地的武功了。”

    “姐,怎么啦?”

    “姐,你说我这次冲破瓶颈的威力如何啊?”

    看着姐姐像个孩子似的东采西摘的,春鹊难得打趣道:

    听姐姐这么一说,春鹊觉得也有道理,就准备起身去试上一试,结果被春蚕制止了。于是,有些不解的问道:

    “反正我已经内法大成,剩下的可以慢慢来。如今既然愿望达成,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呢?”

    “是啊,我也奇怪了,以前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最近每次内力修习的时侯,中途都会浑身发热,我怕走火入魔,所以没敢再继续下去。”

    春鹊的额头开始明显的冒汗了,但表情看不出痛苦的样子。春蚕知道,关键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不成魔,就成佛。

    “是啊。我现在内力充沛,招招剑气十足,可不是惊天动地吗?”

    水月洞天里,春蚕面前摆着一盘棋,一个人在那里琢磨着。不远处的春鹊刀光剑影,飞檐走壁。一静一动之间,禅味十足。

    “鹊儿真是好运气啊,这样一来,你离登峰造极就不远了。”

    狂欢过后就是沉寂,春蚕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倒是春鹊整天不是练剑就是打坐,把日子填的满满的。

    “呵呵,姐姐现在也越来越会想了。”

    被姐姐这么一说,春蚕才反应过来,然后一个鲤鱼跳龙门,在水里翻腾起来,狂笑不止。而这时,春蚕也意识到自己跑到了水里,连忙回身上岸。

    “既然这样,那这最后一次打猎怎么说也要尽兴才是。”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的久远,随着一震耳欲聋的冲天水柱,春鹊的内力倾泻而出,羽化成龙。看着面前传说中的境界,春蚕虽有些承受不了的按住胸口,但眼中光芒四射,口中还喃喃的说道:

    “我明白。老实说,你的‘鹊语东风’练的已经相当不错,再完善一下,说不定可以出神入化。”

    “浑身发热?那你每次跳进潭里洗澡的时侯有没有很舒畅的感觉?”

    当水珠像散花般的落下,春蚕起身,望着水潭中那个茫然不知所措的弟弟,忘记了自己是旱鸭子的事实,下水朝弟弟走去,嘴上还高兴的叫道:

    “奇怪,你今天怎么装起深沉来啦?”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真正的高手是深藏不lou的。”

    等一切静了下来,春蚕保持者原有的姿势,随意的问道:

    “羽化成龙后到底有多利害,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刚冲破瓶颈,还有很多的地方需要摸索。”

    “少来。”

    “有啊,所以每次练完功,我就急不可耐的跳进去降温。”

    为了庆祝,晚上两人在水月洞天里又是唱又是跳。累了,就地躺下,两人开始聊起美好的未来。

    “沈天放在江湖混了那么久,可算是博古通今,曾经听他提起过一次。他的儿子也是个练武奇才,一生的理想就是达到羽化成龙的境界,但未能如愿。”

    “这是因为我新加了招式,弥补了不足,所以整套剑式下来比以前厉害很多。但内力却没多大改善。”

    “可不是嘛。兵器只是一个死物,最重要的还是人本身。”

    春蚕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让春鹊就近重新练起‘鹊语东风’,没想到一个没把持住,剑气锋利的把峭壁削去了一块。看着轰隆隆滚下来的石块,两人相视一笑。

    “惊天动地?”

    “难说,羽化成龙的例子太少,上一次出现大概是在几百年前。因为没什么实例可以借鉴,所以除了传闻,还真没有相关的记载。”

    “鹊儿,你在这水月洞天已经待了快一个月了,我怎么觉得你的内法毫无长进啊。”

    “不管怎么样,我已经突破了。对了,姐,我以前一直以为只有绝世好剑才能削铁如泥,没想到,只要功夫到了,什么样的兵器都可以发挥巨大的威力。”

    “姐,快到秋天了呢。”

    两人牵着马匹,战战兢兢的往山坳kao近,终于等到安全着陆的时侯,春蚕一边整理自己有些乱的衣服,一边下意识的在周围打量。

    “可不是嘛,害的我这两天都有些泄气了。”

    “不要急于一时。你刚练完剑,呼>吸>现在还有些紊乱,等明天吧。”

    说完,就翻身上马,沿着那若有若无的崎岖小路向那山走去。来到山峰,吹着迎面而来的山风,春蚕还没来得及舒展一下,春鹊的一阵惊叫,让她有些莫名其妙看去。随着他的手指望去,下面的山坳里竟然有碧波荡漾的湖水,讶然。

    “这云雾山也有上千年的历史了,随着年月,积累这些东西也不算奇怪。”

    “我现在的激动还没有退去,难免有些得意忘形嘛。”

    “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那你有没有试过在水潭里修习内法呢?这瀑布下的水潭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再加上云雾山的环境,那里的水温比一般的池水要低的多,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不是装,是有感而发。”

    “姐姐今天像个孩子呢,哪有半点淑女风范。”

    “姐,这云雾山里面真是无奇不有啊,竟然还有一个湖,真是没想到。”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