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节道是无情却有情十
    “头儿,咱们现在再去哪儿。”孙狗子问道。

    宋君鸿想了想,扭头问向刘业火:“秋灵姑娘的去处,你打听清楚了吗?”

    “打听清了,就在城东新建的勾栏里。但据说现在不对外接客。”刘业火答道。

    刚才宋君鸿去找朱熹契谈的过程中,他已经按宋君鸿事前吩咐好的出去打探秋灵的情况了。

    秋灵在这座城里很有名,所以一打探就知道了。

    “那行,走,咱们去一趟!”宋君鸿说道。既然秋灵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那就去跟她说一下吧。

    “真的?”孙狗子和刘业火一听都喜出望外。

    “是去办事儿,不是让你们喝花酒的。”宋君鸿纠正道。然后又冲刘业火瞪了一眼:“连孙狗子这么老实的孩子,都让你带坏了。”

    刘业火是个典型的地头熟,到哪儿都先把当地的情况摸熟再说,其中当然包括各类青楼、赌坊。刚到临安城时,孙狗子看一眼楼上红袖招摇的娇呼女子都会脸红上半天,可自从被刘业火强拉进青楼去几次后,有点食髓知味,已经变得看到青楼就会两眼发绿光了。

    刘业火嘻嘻笑了半天,几人便来到了据说是秋灵所在的青楼处。

    几人一下马,抬脚朝楼里走。

    一名龟公迎了上来,谄笑着问:“几位公子是头回来吧?要不要小的帮你们介绍几位姑娘?”

    孙狗子喜滋滋地刚想点头,就被宋君鸿朝小腿肚子上踢了一脚。

    “不用了。我们要找秋灵姑娘。”宋君鸿答道。

    “秋灵?”那名龟公笑了起来:“看来几位公子也都是慕我们秋香姑娘的大名而来呀。不过不巧的是,这秋灵姑娘最近不接客了,要不还是我帮几位公子再介绍别的姑娘吧,保证也是一样儿水灵、色艺双全的。”

    “不用,我们就找秋灵姑娘。而且要是见不到她,我们就不走了。”宋君鸿很坚决的摇了摇头。

    龟公冲他们三人腰间挎着的兵器瞄了一眼,便没敢再多话,跑去找老鸨了。

    不一会儿,就见老鸨一摇三扭的走了出来。虽说宋君鸿以前在这里求学时也曾跟着柳丛楠、方邵他们进过一两回楼子,但昔日金兵进犯长沙时,这城里的原本几个老鸨要么被害,要么就是已经跑了。现在这名老鸨宋君鸿并不认识,只是见他脸上厚厚的脂粉和涂的腥红的嘴唇,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哟——”老鸨拖着长长的尾音说道:“几位公子进楼子里来都是找现成的乐子的,何必非要在那不能见客的秋灵一颗树上吊死呀。”

    “我们不是来找乐子的,我找她有事。”宋君鸿把她甩到身上的粉红手帕挑开,说道。

    一听不是来送钱的主顾,老鸨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样子,冷冷地说道:“不行。她是张知州关押起来的人,谁也不能见!”

    果然不出所料,秋灵是被人监控起来了。宋君鸿怎会就此退缩,反问:“我若是一定要见呢?”

    “那老娘这个楼子也不是好惹的。”老鸨把腰一叉:“你们也不出去打听打听,这可是官家的楼子,是张知州亲自点办的。”

    然后又冲龟公说道:“叫王六子他们几个过来,送客!”

    龟公一招手,只见便立即有几名壮汉冲了过来。任何一个楼子里,为了防止有客人闹事,所以都会滕养一批泼皮流氓做看护。

    他们把袖子一挽,满脸凶神恶煞的表情,吼道:“快滚!要不小爷们揍你们个满地找牙。”

    “就凭你们几个?”刘业火鄙夷地冲他们撇了一眼。孙狗子也把手立即按在了刀柄上,冷笑:“不怕死的就动个手试试?”

    老鸨一看宋君鸿三人都是不服软的善茬,还真怕闹出什么人命来影响生意。便上来阻止道:“几位爷,不是老娘不通情面,实在是那秋灵姑娘是官府上让看起来的人,万一被抓进衙门里打顿板子反而不美了。”

    龟公也插嘴道:“就是!小民自古以来就不与官斗。几位爷就算可以跟我们这种开楼子的耍横,可总不能去抢官府让看押的人吧?”

    拿官府押我们?宋君鸿一扭脸:“把我们的官凭也拿给他们看看。”

    老鸨接过宋君鸿三人的官凭一看,脸色再次一变,又是满脸的媚笑了:“哟——,原来也是三位官老爷。恕小的这双眼拙,刚才怠慢处,可千万不要跟小人们计较啊。”

    “懒得和你们计较,带我们去见秋灵姑娘。”

    “这。。。”老鸨露出一脸为难之色来。

    “立即带路!”刘业火眼一瞪“仓啷”把腰间的配刀拔出来了一截,吼道!

    老鸨吓了一跳,只好把龟公拉到面前,说道:“你。。。你领几位军爷去看一下秋灵姑娘,看一眼就行了啊。”说罢头也不回的就跑开了。

    龟公无奈,领着宋君鸿三人上楼,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见门口守着两名泼皮。

    “他们是干什么的?”宋君鸿问。

    “这——是防止秋灵姑娘跑掉的。”龟公只好老实的回答。

    “叫他们都滚蛋!”宋君鸿低叱道。

    龟公还想要申辩上几声,刘业火和孙狗子已经一人拎起一名泼皮,直接从楼梯口扔了下去。

    龟公在旁边看了一哆嗦,再也不敢多言。只好老实的上前拍了拍门,冲里面叫唤:“秋灵姑娘,秋灵姑娘,开开门吧。有人想要见你!”

    “说过,我不接客了,谁也不接!”秋灵带着愤怒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我也不会给你们开门的,你们都走吧。”

    龟公无奈的望向宋君鸿。

    宋君鸿上前拍了拍门,说道:“秋灵姑娘,是我,宋君鸿。”

    “宋、宋公子?”里面的声音有点颤抖,似是不敢置信:“真是宋公子?”

    “是我。你还记得我的声音吗?”

    里面静默了一下,紧接着“哗啦”一声门被打开了。

    一个小丫鬟站在门里面,用好奇地目光打量向宋君鸿三人:“哪位是宋公子?”

    “我是。”宋君鸿点了下头。

    “我们小姐同意你进来了。”小丫鬟说。

    宋君鸿举步进来,见秋灵正有气无力地歪倚在床上,扶着床柱挣扎着想要起身。

    宋君鸿赶紧奔过去,把她扶住,看向她苍白、消瘦的脸膛,鬟惊讶的向小丫问道:“秋灵姑娘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小丫鬟抹了抹眼泪说道:“还不是让张发田父子那俩恶霸给逼的!我们小姐想要赎身,张发田父子不让,还逼我们小姐去给他们作妾。我们小姐不同意,他们就给关到这个楼子里来了。为了防止他们用强,我们小姐谁也不让进这个屋子。他们就干脆给我们小姐断绝饮食,想借此逼小姐就范。”

    “可恶!又是他们俩父子。”宋君鸿恨恨地道,他在岳麓书院上过一年学,自然知道这两父子在当地的口碑如何。

    “放心,我就是死,也不会去给张发田父子作妾的。”秋灵靠在宋君鸿的身上,有气无力但异常坚决的说道。

    宋君鸿这才注意到:秋灵身上所有的衣服都已经用针线密密地缝合在一起。手心里更是握着一柄随时准备自裁的剪刀,大概为了防止被人夺去,甚至还用一缕布条紧紧地绑扎在手上。

    宋君鸿吓的赶紧想去帮她把剪刀拿下来,可却被布条绑扎的很结实,宋君鸿只好示意了下孙狗子,孙狗子抽出一把小匕首,把布条小心翼翼地层层挑断,宋君鸿这才把她手里的剪刀给夺了下来。

    回身又冲龟公喊道:“你还在这里傻看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秋灵姑娘端些吃的来?秋灵姑娘要是有个好歹,我饶不了你们这帮家伙。”

    龟公点了一下头,赶紧手爬脚蹬的跑出去了。

    “没关系。能在临死前看到宋公子,我死也值了。”秋灵用最后的力气,紧紧地抱着宋君鸿。

    “我不会让你死,也不会让张发田父子再欺负你的。”宋君鸿点头应允道。轻轻地把她放躺到床上:“你先休息下。一会儿再吃点东西,等我过一两天就带会你离开。”

    “你真的会带我离开吗?”秋灵欣喜地问。她虽然躺下了,可却依然紧紧地揪着宋君鸿的衣襟,好像生怕一放手,宋君鸿就会立即消失不见似的。

    “放心吧,我这次就是受露香之托,专程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我这是在作梦吧?我这一定是在作梦。”秋灵喃喃地说:“一定是老天爷可怜我,所以想在我临死前让我做个好梦。”

    秋灵又饿又困,再加上强烈的情感刺激,整个人已经变得迷迷糊糊的了,一缕眼泪从她的眼角缓缓滑落,喃喃地说道:“宋公子,我不想再在这里面待了。你不会嫌弃我吧?我虽然身子是脏的,可我的心是干净的。”

    宋君鸿叹了一口气,温声又宽慰了她几句。

    过了一会儿,龟公端来了一个饭盒,在孙狗子和小丫鬟的帮助下,把一碟碟饭菜从里面端了出来。

    宋君鸿又和小丫鬟一起把秋灵慢慢地扶了起来,小心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喂她进食。

    秋灵才刚吃了几口,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有个人在外面高声嚷道:“什么狗屁军官儿,我呸!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我爹的地头儿上跟我撒野。”

    宋君鸿脸色骤然变了变。他知道,这必然是妓院的人通知了张发田父子。

    他狠狠的瞪了那名龟公一眼,朝已经吓的脸色苍白的秋灵温声说道:“别怕,我出去看看。”

    秋灵吓的依然抓着宋君鸿的手不敢放:“你不要出去。他们都横行霸道惯了,你出去一定会吃亏的。”

    宋君鸿在她的小手上拍了拍给拿开,轻声对她说道:“我现在已经不怕他了,你只管放心。”

    说罢,他领着孙狗子和刘业火推开房门就走了出去。

    这时,张发田的儿子也正领着一帮仆役骂骂咧咧地踩着楼梯上来。一抬头,和宋君鸿的目光碰个正着。不禁愕然地问:“你。。。你。。。竟然是你?”

    “对,就是你家小爷我!”宋君鸿居高临下瞥着他,冷笑道:“怎么,上回的打还没挨够,想再来讨一回打?”

    张发田的儿子胆怯的退缩了一下,三年多前宋君鸿与刘羽对他的那顿狠揍至今让他记忆尤新。他这辈子就挨过那一回揍,而那一回,就差点把他给揍了个半死!

    他正在犹豫不决之时,宋君鸿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脚就踹在他的胸口上,张发田的儿子惨呼了一声,就像个滚地葫芦一样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一群手下的仆役和青楼的泼皮急忙追下去扶他,却发现已经摔晕了过去。

    “你们竟敢——”几名胆大的仆役指着宋君鸿惊问。

    “敢什么敢?”孙狗子和刘业火眼一瞪,已经把刀抽了出来,吼道:“谁若是妄图上来袭击官军的话,格杀勿论!”

    手下的仆役们全傻了,只好先手忙脚乱地把张发田的儿子抬回府去,边嚷嚷道:“快回去禀告老爷!”

    这时那名龟公已经吓的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宋君鸿冷哼了一声,也没稀的搭理他,只是转身冲孙狗子吩咐道:“你,立即去城外调三十名兄弟过来,把秋灵姑娘的房间给我看守住了。张发田父子要是敢再来骚扰,就打断他们的狗腿!”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