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二章我不杀人人杀我
    ps:在春节即将到来的时候,小飞向一直支持我的兄弟姐妹道一声新年快乐!无论未来如何,你们都是我心中最温暖的存在!

    ~~~~~~~

    “这是敌人的阴谋,为了让我与长安至尊反目。”王烈端着那把钢弩,手微微有些颤抖,仿佛重若千斤。

    令狐艾看着王烈如此神态,眉头一皱,轻轻挥手,费辰和荆展犹豫了下,悄悄退下。

    待两人离开,令狐艾这才开口道:“主公,有些事不能只看表面。”

    王烈闻言,猛的抬起头,咬牙道:“不用你教我!”

    令狐艾看着双眼通红的王烈,心神一震,但还是坚定道:“主公明晓大义,当然不用我教,但主公并非圣人,属下有义务提醒你。我知主公素重情义,若此事牵扯到主公不愿牵扯之人,更当细细分辨。”

    王烈盯着令狐艾的眼睛,眼中的怒火却渐渐褪去,片刻道:“先生多虑了,我当以大局为重,此事的确牵扯到了不该牵扯之人。”

    “可是那位……”令狐艾手指左国城东南,正是长安方向。

    “嗯,正是某之兄弟。”王烈表情有些痛苦。

    令狐艾却忽然笑道:“主公既然还把他当兄弟,又何必独自在这里猜忌。”

    王烈闻言道:“那当如何?”

    令狐艾道:“有些事情直来直去更好,主公可即刻修书一封。明言此事,我愿为主公使者,带着这把钢弩去长安走一次,正好主公攻克左国城,乃是大功一件,可向长安上奏献俘。”

    王烈闻言,连连点头,这件事之所以他找令狐艾来商议,就是因为令狐艾可以说是他手下最擅人情世故的,而令狐艾也的确没让他失望。

    下一刻。王烈即刻修书。交给了令狐艾,又招来亲卫杨彦之,让他率领五百狂澜飞骑,即刻跟随令狐艾奔赴长安。

    令狐艾前脚刚走。那边谢艾请见。

    谢艾一见到王烈。就问道:“主公。可是不信任艾?”

    王烈问:“何出此言?”

    谢艾道:“为何主公自攻克左国城后不曾问艾一计一策,就连今日主公醒来也不告知艾,若主公嫌艾碍眼。艾自请辞。”

    王烈看着气哄哄的谢艾,又好气又好笑道:“不是我不请教你,而是你更长于战争谋划,而自入左国城,多是些人事,乃是令狐先生和费先生所长,我以前就曾对君说过,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你专心军务就好,不用事事逞强,再者你人情上有所欠缺,强自为之,那是害你!”

    王烈越说语气越重,最后声色颇有些严厉。

    谢艾白净俊秀的面庞也变得红润起来,片刻拱手道:“是艾唐突了!”

    王烈语气转缓道:“我们已经在左国城耽搁太久,此间事了,即刻返回幽州,筹谋荆湘之事。”

    谢艾闻言,兴奋道:“主公终欲取荆湘了?”

    王烈道:“如今北方战事将平,只要拿下荆湘,再谋巴蜀,我要做的事业也就算功成了。”

    谢艾犹豫了下:“主公一统后还想做什么?”

    王烈看了谢艾一眼,这个年纪还没过冠礼的少年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但更多却是一种渴望,一种毫不掩饰的渴望。

    王烈知道,自己这些手下,如苏良、程翯这些还好说,只是因为和自己志同道合,加上生死与共才走到一起,但如谢鲲、谢艾、令狐艾等人,他们对自己固然忠心耿耿,但他们也同样有自己的渴望,而这渴望无疑就是自己。

    这种渴望开始时可能只是自己位极人臣,割据一方,但当自己越站越高,手下的势力越来越大时,身边所牵扯的利益也必然越来越多,这些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变的。

    而且,那时候就算王烈不想怎样,甚至对全天下表明自己的心迹,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他。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你拥有超脱常人的实力时,就算你不想谋取天下,别人也一定会担心你侵害到他的利益。而跟随你的人,以你为利益共生的集体,也一定会要求你更进一步,或者说现实也会逼迫你走到那一步。

    否则,就算你不想杀人,别人也会逼着你杀人,甚至杀了你,取而代之。

    今天,王烈发现的这把钢弩只是一个例子,一个看起来很像阴谋,还可以调和的例子,反过来若是有人在至尊司马邺那里进了谗言,说自己有取代晋室的心理,司马邺会怎么想?

    一次两次可以当做流言蜚语,但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真到怀疑爆发的时,也就是兄弟反目的悲剧了。

    王烈看着谢艾眼中热切的期盼,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用简单的大义与个人的人格魅力来强制压制手下的渴望了。

    他甚至早就通过白文的潜龙密探了解到,在幽州军中,已经出现一个势力,这个势力以信仰自己为主,宗旨就是希望自己未来能掌控这个帝国。

    而这个势力的主力就是以谢艾为首的一批青年军官,名曰:近卫军。

    “谢参军,我乃至尊的兄长,有些事我不会去做,也不想做,但是我可以答应你,未来我会给你们一个不输于大晋的帝国!”

    谢艾闻言,眼睛一亮,他虽然不擅人事,但聪慧的头脑却足矣让他明白王烈话里的含义,而且这也不是王烈第一次和他谈及未来的志向,只是以前说的太过模棱两可,但今天王烈的话无疑点燃了他心中潜藏的那些火焰。

    他今天来一则是听说王烈醒来,急急召见令狐艾却不曾见自己。心里有些抵触;二则却也是从王烈受伤这件事上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身为王烈的头号智囊,又得王烈信任从一介小兵提拔到今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谢艾心中怎能不对王烈充满感激和忠诚。

    而且王烈不单单是在军政上重用他,平日里待他就像是对待自家小弟一般,从来不会对他虚伪与蛇,谢艾甚至能赶到王烈那发自肺腑的对自己的关心。

    谢艾自然不知道王烈这完全是因为穿越而来,知道历史上的谢艾如何大器晚成,却又英年早逝,对王烈来说。谢艾这样的人绝对不该死在宫斗阴谋之中。而是应该在自己最适合的战场上发挥其才智。

    所以王烈看谢艾总有一种珍惜、怜惜的味道,阴差阳错下,也令谢艾更感觉道了他的真挚相对。

    可以说,在谢艾心中。王烈的未来就是他的未来。王烈的安危一样是他的安危。谁要加害王烈就等于加害他一般。

    因此,王烈昏迷的这几日谢艾可以说是茶饭不思,日夜谋划是谁在暗中针对王烈。

    而王烈醒来后却不先召见他这个头号智囊。可以说让谢艾感受到了一丝委屈,以他的情商自然立刻跑来,就像一个对大哥不满的小弟,总算得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答复。

    见谢艾情绪好转,王烈笑道:“阿艾你来我这里不单单是为了这些事吧。”

    谢艾闻言,俊脸一红道:“主公见笑了,我真有些事要对您说。”

    “何事?”

    “关于刺杀你的敌人,我有了一些发现。”谢艾道。

    王烈眼睛一亮,他也急切想知道另一个不同的答案,甚至很有些期盼,也只有这样,他心中才能感觉到不是那么疼痛。

    “主公,敌人来自长安。”谢艾认真道,脸色也难得的严肃起来。

    ~~~~~~~

    大晋建兴五年夏初,在攻克左国城两个月后,王烈终于班师返回幽州。

    而之前的一个月,王烈先后做了三件大事。

    一是宣布已经上奏长安至尊,请献此次左国城之战的俘虏。而至尊司马邺也在第一时间召见王烈使者令狐艾,并准许王烈献俘。

    随后,王烈不顾匈奴贵族的强烈反对,宣布内迁匈奴原大单于、现大首领刘乂于长安。王烈表示,自大晋建国,匈奴乃臣子之邦,竖立单于都要经过朝廷册封,刘乂没有被册封也不曾拜见过至尊,因此名不正言不顺,自己这是给他一个拜见至尊,册封大单于的机会。

    为了防止意外,王烈派手下大将苏良亲率五千狂澜飞骑押送。此时从左国城往长安的区域虽然还不曾为王烈控制,但沿途郡县莫不沿路相迎,纷纷改旗易帜表示归顺大晋。

    第二件事,王烈在请示至尊后,将左国城防务交给了自己的师傅,大将军刘琨。刘琨初始坚决推辞,但在亲书一封后,却又欣然同意,并上奏至尊谢恩。

    第三件事,则是王烈以左国城有人阴谋作乱为理由,率兵包围了一批官吏的府邸,按照名单先斩后奏,一夜之间斩杀匈奴贵族千余人。

    王烈之前虽有血腥残暴之名,但多是在战场之上杀人,甚至多有杀俘垒铸京观的惊人之举,但却很少在战场之外亮出屠刀,尤其是已经表示归顺他的敌人。

    这一次,王烈却一夜之间大开杀戒,天下震惊的同时,却无不心怀忐忑,对王烈的手段更加惊怖。

    却没有人知道,在王烈的这场血腥屠杀中,有一个名叫张敬的汉人也跟随匈奴贵族一起掉了脑袋,而他临死前交给了王烈一份名单。

    王烈握着那份沾满了鲜血,日后还将染满更多人鲜血的名单,嘴角却划过了一丝冷笑,他的心在这一刻才真正坚定起来,坚定的为自己和那些寄托希望在自己身上的人,去争取更多的利益。

    我不杀人,奈何人要杀我,故我必杀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