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雪女传说29 莫昕的决定
    “其实他会如此冲动,至少有一半原因是为了你。

    蔡子霜疑惑的皱着眉,“我?”

    “如果我和司少玮两人中有一人死了,在这种混乱之下,或许你就会打消了想要自杀的念头,毕竟你已经没有了你所认为的绝佳机会了。”素眨眨眼,无聊的说道,“不可否认,蔡恭平太笨了,为了一时的冲动而没有好好计划下,才会漏洞百出……”

    “你方才说,恭叔当时要杀的是你或者司少玮?”

    “对啊,他也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茶,只是单纯的认定了你们家的人都不会喝阿萨姆,所以那杯茶就是我们两人其中一个点的,而巧的是我,已经有人为我端上了茶,所以他才理所当然的认定那茶是司少玮的。”

    “至于为什么他会认为家里人决不会喝阿萨姆,我觉得应该也是有原因的,至于这原因,是你来告诉我还是由我来推断?”素笑着问道。

    蔡子霜忽感有些哭笑不得,“如果是别人的话,我肯定只会任由其去推测,但你…明知道你早已知晓一切,为什么还要费此功夫呢?因为阿萨姆是我前夫最喜欢的茶……自他离开后,因为他们都误以为他是与人私奔,恐我心中恼怒,他们都不会在我面前喝阿萨姆,久而久之早已成了一种习惯。”

    “不仅如此,最主要的是你控制着家中经济大全,他们都有求于你,因此也不敢在这方面得罪于你,只是一杯茶而已。喝这个与喝那个没什么太大区别。”素笑嘻嘻的补充着,“所以,他才会故意去蔡子霞那儿要了一杯阿萨姆。为的就是提醒你这件事……如此看来,那个以你丈夫之死来要胁于你的果然就是蔡千祥没错了。想来蔡恭平也不算是误杀,只是机缘巧合而已。”

    蔡子霜唇动了动,稍加犹豫后问道:“你是不是早已猜到要胁我地那人是蔡千祥?”

    素依旧浅笑,“一开始并不知道,只是将几方面信息结合起来这才查觉到了这件事。我很想听听看……”

    素撇撇嘴。懒懒的说道:“当时蔡千祥因为卖地的事和其他人有些争吵而心情不好,所以才会没有要茶,而之后不久他却要了一杯你们家里人不太会喝地茶,这似乎有些奇怪,虽然可以解释为一时的心血来潮,但也有可能是他想用这茶来刺激什么人……”

    “而从之后蔡恭平会卤莽地认定那茶是司少玮的可以看出,他应该有把握家里人不会要阿萨姆,因此第二种推论的可能性比较大,即他想用这茶来刺激什么人。而这个家中他又能刺激谁呢?其他人没有这个必要,只有你才是利益关键者。”

    “此外,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他们都有求于你,因此蔡千祥会想要刺激你。极有可能是他已经不需要再依赖于你了。可是之前他还撺掇你卖掉家产,可想而之这个理由并不正确。因此会那么做只能推断出一个结论,也就是他握有你的什么把柄,而这个把柄又与阿萨姆这种红茶有关。”

    蔡子霜默默点头,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我会去自首地,等我安排好了予冬的生活……”

    “你想将予冬安置给谁?”素凑上脸去问道。

    “子霜。”

    素呵呵笑了笑,“你会后悔的。”

    “为什么?”

    “因为比起被你杀了的几个,她才是真正需要提防的。”望着蔡子霜诧异的神情,素笑着继续说道,“在所有人之中,蔡子霞才是心计最重的……这是我观察得到的结果,你相不相信?”

    “怎么会……”蔡子霜难以相信的喃喃着,好一会儿,她才望着素,轻叹道,“我很想说不相信,但是听过你之前所说地那些,我真得难以不相信你的话,可…你有证据吗?”

    “在这里当然没有,因为她与这起案子无关。不过……”素盯着她的眼睛,浅浅笑道,“回到s市后,我会给你你所需要地,而现在你需知道的就是蔡子霞并没有表面看来那么乖巧,你只需记住这一点就够了。”

    蔡子霜有些慌乱,“那我现在该怎么办,予冬,予冬还能托付给谁呢?”

    “你自己啊。”素理所当然地说道。

    “但是我……”

    “既然蔡恭平已为你扛下一切地罪,就由他来扛到底吧,反正既使这两人不是他杀的,他地罪名依旧是死,这一点不会改变,那为何还要多搭上你一条命呢?”

    “你……”蔡子霜可能从未想过素会这样说,心理上有些转不过来。

    素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收去了,她轻轻的说道:“没有父母亲在身边的孩子会很辛苦的……哪怕是为了予冬,而且,为你顶罪也是蔡恭平心甘情愿的……”

    莫昕异常恼怒的看着司少玮,都是他,都是他的错,看他做出的是什么推理啊?!难怪自己都没找到证据,他就敢去指认,之前还觉得有些奇怪呢,原来他根本就弄错了,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想她名侦探的名誉就此毁于一旦,都是司少玮的错!呜。

    “喵喵,喵喵喵!”

    眼见这猫从方才开始便以那含怨带怒的眼神望着自己,司少玮感觉有些莫名,他盯着她望了半天,抓抓头,依旧难以理解。

    “是不是因为快要回去了,你舍不得?”司少玮尝试的问道。

    “喵!”

    “那你是怎么了?”

    “喵喵喵!!”

    司少玮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摇摇头,“不明白,早知道我大学时就选修猫语了。”

    选修猫语也没用,她的话连真猫都不一定能听得懂!莫昕心中暗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呢?是不是太无聊了,那你就自己玩去,我头又开始痛了。”

    天哪!无法沟通啊!!莫昕伤脑筋的想着,现在不仅是他,连她自己头都开始痛了!

    “猫小姐。”

    听到叫唤,莫昕转过头,看到蔡子霜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身旁,她向着司少玮笑了笑问道:“我能不能带猫小姐去玩一下?”

    “喵?”

    “是予冬要同她玩吧?好啊。”司少玮很爽快的便答应了下来。

    “喵喵!!”不要!司少玮太没义气了,呜。

    蔡子霜从司少玮手中接过莫昕,一言不发只是将她抱到庭院宽阔处,确定了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才轻轻说道:“正如你所知的,蔡子成和蔡千霖是我杀的。”

    “喵?”莫昕愣住了,她从未想过蔡子霜会同自己说这些,蔡子霜又是如何确定自己不是普通的猫咪呢?她突然有了种危机感,以防范的眼神望着蔡子霜。

    蔡子霜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先谢谢救了予冬,此外…我也希望你能够给我些时间,你应该知道我如果入狱予冬恐怕会性命不保,所以,我不能离开她,我必须要保护她直到她能自保的那一天,而且,我的时间原本便已经不多了……”

    莫昕暗自叹了口气,其实她也找不到任何证据来使蔡子霜入罪,她不是警察,她只是想知道真相,知道自己所推断的一切是否属实而已。蔡子霜是否被捉拿其实与自己并没有关系……而且予冬,如果蔡子霜不在了,予冬可能会陷入危险吧,既使没有危险,一个人又如何生活呢?

    莫昕抬头望着蔡子霜,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