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3章一更我32岁什么都会做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次日,早上。

    念清病了,昨晚陪官少砚在空中花园吹了冷风,今早起床时,头很晕,感冒也严重了。还好,今天是星期六,不用回公司上班,不然,她只有继续请假的份。

    上午9点。

    宴子收拾几件衣服,要回家住两天。她爸五十大寿,家里摆了几桌酒庆祝奋。

    念清原本也想去,她读书时,受过宴子父母的照顾,常常到宴子家开的餐馆蹭吃蹭喝。可她今天有病在身,不适合去宴爸的寿宴,以及,要坐两个小时的车,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撑不撑得住。

    “算了,我看你这副样子,还是别跟我回去了。”宴子给念清倒了杯热水,将感冒药,递给她。

    念清点头接过,“咕噜——”就着水服下药:“礼物钱,算我的。”

    “行,我和我爸说一声。”宴子看时间差不多,叮嘱念清几句,要走了。

    念清连忙搁下水杯,起身送宴子出门,看着她踩着高跟鞋“咣咣——”地下楼后,才关上家门。

    头,生疼。

    念清抵着门板,曲起白皙手指,一下下轻揉太阳穴,依然不得缓解。鼻子还塞着,喉咙在疼,说话声音也是哑的。

    整个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念清进去厨房,冲了一杯板蓝根,边喝边在看时间——9点20分。

    她刚才空腹吃了两颗感冒药,在吃头痛药之前,她必须要进食点东西。

    念清想了下,打开冰箱,里面,有米有肉有蔬菜,够她一个人吃这两天的了。

    但她现在,浑身没劲,不想做饭,更没有精力煮粥。最后,她拿了上层的一个鸡肉味的杯面,烧开水泡着吃。

    都市上班族,大多熬着熬着,病就好了。

    杯面泡好。

    念清捧着出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顺便,打开电视机,分散一下精神。

    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两声,是宴子发来的短信。说替她买了一套保健品给宴爸。

    念清拿起手机,回了个短信,说行。

    她对宴子,以及,宴子父母一向大方,比对念家的人好很多。

    搁下手机。

    念清口中淡然无味,平时爱吃的杯面,现在也吃不下去。勉强吃下两口,她觉得肚里有点存货,可以吃药了。

    刚起身,要进厨房倒水时——手机,又响起。

    念清瞥了一眼,蹙眉。

    来电显示,是顾清恒。

    念清搁下水杯,坐回沙发上,没接,直接结束通话。

    顾清恒很快,又再打给她。她连续结束了他三次通话,他也不肯放弃。

    心情,有点乱。

    念清叹气,点开顾清恒的号码,给他发了个短信:【我感冒了,喉咙很疼,不想说话。你有事吗?】

    手机屏幕在闪烁,顾清恒秒回:【你生病了?】

    念清反反复复打了几个字,最后,一一删掉,只回了一个字——【嗯。】

    手指轻敲眉心,念清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刚才,她竟然想给顾清恒回:她,很难受。

    谁,没有过大病小病,她不喜欢自己脆弱。

    攥住手机,等了很久,顾清恒没再给她回复过短信……

    心情,复杂。

    念清搁下手机,重新拿起水杯,倒水,晾凉,吃药。

    药丸,融化在嘴中,很苦。

    念清真的,很不喜欢吃苦,开了一包甜的零食,吃了几片,勉强冲淡嘴里的苦味。接着,继续看电视。

    ……

    **************************************

    一个小时。

    念清有点困了,关掉电视机,打算倒掉杯面,回房间蒙头睡一觉。

    晚上,她一个人随便吃点东西就行,等到明天晚上,宴子回来,她也应该能

    tang病好了。

    “叮咚——”,门铃在此时响起。

    念清迟疑地蹙眉。

    宴子漏了东西,折回家?还是谁来,房东?

    门铃,一直在响。

    念清揉着额头叹气,走到门前,看了下猫眼,心跳,蓦地一顿。

    门外的男人,清雅俊逸,疏朗的眉宇微微拢着,是顾清恒。

    念清微愣,白皙的手,搭上门把,犹豫着要不要开门——他来,是给她探病?

    客厅上的手机,也在此时响起。

    念清不看,心里也明白这肯定是顾清恒打来,让她开门的。

    深呼吸,她打开了门。

    外面的光线,没有完全透进来,被面前身形挺拔的男人,挡住大部分。

    顾清恒很高大,念清要仰起头,才能与他对视。他的俊颜很温和,一双三十多岁的人才会有的深沉眼眸,总能将她的心思,全看穿。

    忽然,他勾起薄唇,在对她笑。

    念清迅速别开眼,心跳在加速,很不争气。

    她想问顾清恒,为什么会来,下一秒,她的下巴被提起,眼睁睁看顾清恒低下脸,额头贴上她的额头,几秒,他才道:“嗯,还好没发烧。”

    他的温热气息,拂过她的脸,就像在,接吻。

    “……你怎么来了?”念清沙哑着声音问,脸儿,微烫。

    “你病了,我心里放心不下你。”顾清恒牵起念清的小手,感觉微凉。

    他蹙眉,低眸,端详念清的脸色,接着将他买过来的东西,拿起,先进屋。“你声音,听着有一点哑沉,吃过药吗?”

    “吃过了。”念清如实回道,被他探病,有点开心的。

    她看顾清恒,买了很多东西过来,靠近去想帮他拿着点。

    顾清恒摇头,微笑地夸她乖,没让她拿,他自己将东西,全放到小餐桌上。

    ……乖。

    念清……微窘迫,苍白的脸儿,泛起点血色。

    顾清恒环视小公寓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念清身上,是温和的:“她呢?”

    念清倒了一杯水,热的,递给顾清恒:“宴子回自己家住两天。”

    顾清恒接过水杯,蹙眉,有着淡淡的不快:“她就留你一个人在家?”

    “……她爸爸今天大寿。”念清解释。她其实,病得不严重,睡一觉就能好的了。

    顾清恒没说话,将水,喝下半杯,注意到茶几上未吃完的杯面,目光一沉:“你今天就吃这种东西?”

    念清抿唇,有一种被长辈捉到错误的感觉。

    顾清恒,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她的长辈。她的大学教授,她的未来……姐夫。

    叹气,念清解释:“我一个人懒得下米做饭了。”

    顾清恒紧紧蹙眉。

    想问念清,为什么要叹气,是很难受?

    “你病了,需要吃点好的,你想吃什么?”顾清恒询问,声音关切。

    念清打算将杯面倒掉,听到顾清恒这话,误会了他的意思,将电、话底下的外卖卡片,全拿出来——“给你,这附近外卖的号码。”

    顾清恒莞尔挑眉,笑着摇头。他觉得这样的念清,很可爱,想抱着她好好温存一番:“我做给你吃。”

    念清一愣,手里的杯面,差点撒落。

    她看着顾清恒慢条斯理地脱下外套,好看的手,一折一折地挽起黑衬衫的长袖,露出线条结实的手臂。

    一派,优雅。

    念清有点迷:“你会做饭?”

    顾清恒颔首,弯起唇,大手,一点点包起念清的小手,声音低沉:“我32岁,什么都会做,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考虑他,做什么?

    “我饿了,想吃饭。”念清稳着心,声音轻轻的。

    她的手,被顾清恒温

    热的手掌仔细包住,想挣开,却很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