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7章中秋快乐你不是第三者永远都不是
    结束通话。

    念清紧紧攥住手机,在平复心跳。

    顾清恒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等我。他的气息,仿佛,乱了稔。

    “怎么样?”念海迫不及待问俨。

    “他答应了。”念清将手机,还给他,手心,已经出了汗。

    念海接过手机,看了下通话时间,5分多钟,不由地,眯起眼,打量念清——这个养女,确实让他有点刮目相看。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将顾清恒约出来。他很想知道,念清在顾清恒心目中,占了个什么样的定位。

    念海忽然冷笑:“金泰湾的项目,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口?看现在的情况,说不定,你开口要,顾清恒就真的给你了,能省下很多功夫。”

    “爸,你在开玩笑。哪有这么好的事?”念清垂下眼,仍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她要,顾清恒就给,但问题是,她要不要卖,付不付得起代价。

    “反正路,我已经给你指了,看你自己怎么选。”念海“哼——”地一声,提醒。“不过,我不希望你选条错的路。”

    念清,沉默不语。

    念海的意思,她懂。但她,还是不愿将自己,逼到这一步。

    感觉,会很不堪。

    念海斜了眼念清手里抱着的袋子,问她:“什么东西?”

    “衣服。”念清没细说,里面的,是顾清恒的衣服,绝不能让念海看到。

    念海很快收回目光,不甚在意,他对念清的私事,一向不上心,没多余的时间,管她的事。

    车,在行驶的路上。

    念清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着,突然,有些为难——“爸,我想回家换身衣服。”

    她出门时,没想过会碰到其他人,也就穿了她平时休息时爱穿的衣服。倒不是说上不了台面,只是,穿这种衣服去见顾清恒,她觉得,很不合适。

    念海不悦蹙眉,这车,已经开远了,再开回去,要浪费不少时间,麻烦。

    “不用,就这样,挺好的。”瞥了眼念清的衣着,念海不觉得有何不妥。

    是22岁的女孩,该有的穿着,很青春有活力,让有心的男人看到,会很喜欢。

    念清抿了抿唇,认命叹气。

    将格子裙,尽量拉低一点。

    在公司上班时,她绝不会穿这种衣服,她习惯自己在外面,成熟一点,也就只有在家,或,和宴子一起时,她才穿回自己喜欢的衣服。

    到底,太过稚嫩,不太好……

    ……

    ***

    去到目的地。

    顾清恒刚到,他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端午和大齐,都有别的事情,在忙。

    他将车钥匙,交给代客泊车的服务生,正准备进去,不经意看到,念海的车,也到了。

    停住脚步,顾清恒在等——等他想要见的人。

    车门打开,下车的,是念海,他一看到顾清恒,就笑容满脸地迎上去,两人客套间,念清,也下了车。

    顾清恒霎间挑眉,目光,转瞬暗沉,被勾走了,连心,也一同。

    年轻的女孩,不知不觉已长成亭亭玉立,白皙的腿儿,暴露在阳光下,均匀芊润,很漂亮。想起了那一晚,缠上他腰的感觉。

    诱人。

    她,看到他了,蹙了下眉,却笑着对他说你好,然后,站到念海的身旁,目光,在流转,但,不再转到他身上。

    顾清恒眼眸一紧,不满意,很不满意。

    念海在说什么,顾清恒没心思去听,他说的,无非是念紫的事情,听不听,都一样。

    有个泊车的男服务生,走到念清身旁,低头,询问她,念海的车要怎么停。念清摇头,给他指了下,嘴唇在动,似在告诉对方,那车里,有司机,问司机想怎么停。

    男服务生边听,边点头,向念清笑了一下。她出于礼貌,也回对方一个笑,很浅。

    顾清恒蓦地收回目光,淡淡打断念海的喋喋不休—让念紫嫁给顾清恒,是件好事,若因一件蠢事,而耽误了婚期,非常不值。

    顾清恒颔首,侧头,斜勾着眼,在看一直心不在焉的念清:“嗯,我个人希望,能在今年内,结婚。”

    念海像吃了定心丸似的,不停地讲着话,也是因为兴奋——念紫一直爱慕着顾清恒,几经波折,才和顾清恒订了婚,眼看不久,就能结婚。

    他,怎能不兴奋。

    念清一直在捣鼓手机,也有听到顾清恒的这番话,暗自挑眉,略震惊的。

    今年内,顾清恒会成为念紫的丈夫,她名正言顺的姐夫。那,以后,她和他,也就不可能再有什么事了。

    不知道是松一口气,还是有些惆怅。

    念清想,如此,正好。

    “到时候,你也毕业了。”顾清恒突然开腔,话,不知所指。

    这里,唯一一个即将毕业的人,只有念清。顾清恒这话,无疑是对念清说的。

    念清回过神,点头:“嗯。”

    顾清恒莞尔一笑,没再说什么。

    半个小时。

    顾清恒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后,说临时有事,要先走。

    念海觉得,该谈的,也谈了,定心丸也吃了,没必要再打扰顾清恒,客套几句,这顿饭,也就能散了。

    念清等了又等,终于,等到顾清恒说要离开,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已经饱得不能再吃了,可这顿饭,就属她最尴尬,她除了吃,就只能是吃,其他的,不能做。

    顾清恒离开、房间前,稍作停顿,眼眸流转,瞥过念清,意味深深。

    念清蹙眉,有点儿心惊。

    她,不懂。不经意的吧?

    顾清恒离开后的十几分钟,念海叫来了服务生,结账。

    念清的手机,无声震动两下,又是短信——是顾清恒。

    念清抿着唇,不太情愿地点开短信内容,一看,心颤——【出来。】

    出来,去哪?

    他是不是疯了!

    结了账,念海和蒋蓉,准备离开。念清紧紧攥住手机,脸儿上的神情,略僵硬。

    手机,一直在震动,顾清恒在给她打电、话,她没敢接!

    离开、房间。

    念海问念清:“你是回家,还是要司机送你回去你住的那儿?”

    念清摇头,汗涔涔的:“不了爸,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你们慢走。”

    “嗯。”念海没再多说,对念清,一向是不冷不热,不用送她,他们更方便。

    目送念海和蒋蓉离开,念清去了吃饭那层的洗手间,躲了进去。

    手机未接来电,三个,都是顾清恒。

    下一秒,又有电、话打入,依然是顾清恒。

    念清心颤得不行,不知道顾清恒,究竟想干嘛?

    不接不行,怕他会一直打下去,深呼吸,迟疑地接听起:“有事吗?”

    顾清恒的声音,传出:“我在这里,开了个客房,我在里面,你过来。”

    念清头疼扶额,这算什么意思——“顾清恒,我昨晚就拒绝过你了,我不要!”

    顾清恒似在轻叹,解释:“官少砚的父亲来了,你现在离开,很容易碰见他。”说着,他一顿,思索:“估计,你父母现在,已经碰到他了。”

    念清一愣,攥紧手指:“真的?”

    “我不骗你。”顾清恒声音带笑,接着,问念清:“你现在在哪?”

    “洗手间。”念清不太好意思道。

    顾清恒嗯了一声,温和道:“你等一下,我让人接你过来。”

    说完,他挂断了通话。

    念清盯着手机,渐渐,反应了过来。她其实,可以躲在洗手间里,不出去的,等过段时间,再离开就行。没必要,去顾清恒的房间……

    <p,他已经让人过来,找她了。

    念清曲起白皙的手指,轻敲额头。

    对上顾清恒,她真的,反应太嫩。

    ……

    ***

    接她的人,念清有点印象——是昨晚,下面餐厅里的女服务生,顾清恒的房卡,就是退给这人的。

    “顾先生开的房间,在19楼,我带你上去。”女服务生看念清的眼神,很心照不宣——昨晚,没做成的事,今天,是要成了。

    “……嗯。”念清扯动着脸部肌肉。

    被人,从洗手间请出来,带去别的男人的房间,感觉,很不好。

    念清甚至在想,要不,她干脆下去,面对官少砚的父亲算了。总比,和顾清恒独处一室,来得轻松一点。

    随即,又觉得自己,很不理智。

    面对官少砚的父亲,免不了要被推去见官少砚。这人,也是个麻烦。处理不好,又得流血。

    一路思想挣扎到19楼。

    女服务生敲了敲房门,很快,门就打开了,顾清恒伸出手来,牵着念清进去房间。

    关门,锁上。

    念清想缩回手,顾清恒眼眸一深,不愿意放开,将她,抵在房门前,抱着她的腰,耳旁,是他的轻声赞美:“你今天,很漂亮。”

    念清呼吸一紧,转开脸:“听说,你打算今年内结婚。你可以消停了吗?我真的不想做第三者。”

    手腕,忽然一痛,念清蹙起眉,抬头,看向顾清恒。

    他俊颜严肃,眼神凛然,一字一沉地对她道:“你不是第三者,永远,都不是。”

    念清哑然了。

    不懂他这是,什么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