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同一张床(未完)
    容四海娇嗔着捶了他一拳,“变色了!”

    “你很喜欢小孩子么?”颜如玉却冷不丁将话题转开了。

    “嗯,是啊。”容四海点点头,略显失神地抹了抹自己平扁的肚子。“特别是一两岁的时候,不得了。”

    颜如玉将她细微的神情变化收于眼底,心中犹豫好久才开口,“那我们生一个吧。”

    “开什么玩笑!”容四海双眼瞪圆了反驳,颜如玉正欲苦笑,却又听她道:“一个怎么够!起码两个啊!一男一女才能作伴。”

    他喜出望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紧紧地握住她的手,问:“你这算是接受我了?”

    容四海推了他一把,道:“自从跟你离开王府,就已经在尝试着慢慢的接受你了啊!”

    颜如玉深吸一口气,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受宠若惊了。”

    “本来就对你有好感,只不过被夙昔日捷足先登了,我现在……应该算在吃回头草吧?”

    “要吃就吃一辈子,不会再让你跑了。”

    容四海嘻嘻哈哈地将手指从他掌心里一一抽回来,故意吊他的胃口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咯。”

    颜如玉大手一捞,又将她搂入怀中,话题重新回到孩子上,“将来孩子叫什么好呢?”

    容四海惊讶地盯着他,“现在就想名字为时过早了吧!”

    颜如玉煞有其事地说:“得先把孩子的名字想好了,才有创造它的动力。”

    “噗哧……”容四海忍俊不禁,倒也未驳他的意,冥思苦想了许久才道:“男孩就叫颜俊,女孩就叫颜丽。”

    “好土。”颜如玉一票否决。

    “你不懂,贱名好养大嘛!”

    “迷信。”

    “那……颜小俊和颜小丽呢?”

    颜如玉郁闷得连连摇头,“小时候这样叫尚且能算可爱,但他们长大后就太丢脸了。”

    “……好像也是。”容四海觉得颜如玉言之有理,又出主意:“颜爷和颜娘!……多霸气。”

    “老气横秋的,一点朝气多没有。”颜如玉皱着眉,伸手作势要捂住容四海急欲反驳的嘴,“打住打住!越想越不靠谱了。”

    容四海无辜地撇了撇嘴,“好吧。”

    颜如玉见她安分了,方才心平气和地同她讲一件事,“对了……爹爹帮我寻了一门亲事,让我明日随他去见见那家公子,我答应了。”

    容四海大惊失色,“什么!?”

    她从床上跳起来,明媚的眼珠瞪得滚圆,不满地瞅着颜如玉,“你怎么能答应!?”

    颜如玉漫条斯理地与她解释,“父命不可违,况且我年纪不轻了,目前又无任何谈好的对象,确实没有足够的理由来拒绝爹爹。”

    容四海吹胡子又瞪眼睛,叫嚣道:“难倒我不能成为你的理由么!?”

    计上心头,颜如玉有成竹地将对话的发展趋势控制在掌心中,“爹爹早知道你与我和离随后又同三王爷上京之事,如今我虽与你一道回来,但关系仍旧扑朔迷离,哪里足够说服他们。”

    容四海静默着沉默了片刻,才道:“明日我自会向爹爹们详细解释一番,将我与夙昔日的事道明了,他们应会理解。至于要同你相亲的那家……大可传出假消息,说我和你已私下复婚,再赔礼道个歉便是,他们即便仍有异议也无济于事。”

    颜如玉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狭长的双眸,“又演假夫妻,好似我们刚成亲不久时的那一出?”

    “嗯。”

    颜如玉却冷不丁将唇凑到仅距离她咫尺之遥的耳垂边,轻轻吐气道:“既然我有情,你亦有意,何不假戏真做?”

    容四海几不可闻地说了个“痒”字,咯咯笑着将他推开,不料他竟眼疾手快地躲过,反而一个翻身压坐在她之上,沉死了。

    “可以吻你么?”他痴痴地盯着她诱人的香唇。

    她不言而喻地将嘴高高嘟了起来。

    下一秒热情激烈的唇舌战便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主动进攻的颜如玉始终处于上风,步步相逼使得容四海无路可逃,唯有在全军崩溃的惨剧铸成之前奋力反击,天昏地暗地斗了十来个回合,一时竟也难以分清最终的胜负。

    直至呼吸陷入困难,两人才不甘地松开彼此的舌,穿着气,双颊纷纷染上两抹绚丽的彩霞。

    颜如玉目光灼灼地盯着容四海迷离的美眸,努力抑制住身体内的欲火,声音嘶哑道:“这是我第二次睡在这张床上,你还记得第一次时的情形吗?”

    容四海不明所指,恍惚地摇了摇头,“第一次是何时之事?我记不清了。”

    颜如玉闻言便有些不悦,“再不济也是洞房花烛夜,这样你竟也能忘记。”

    容四海忙不迭“哦!哦!”地高声叫了起来,“原来你说的是那一回啊……嘿嘿。”

    颜如玉握住她嫩白的纤纤细指,含入丹口中浅浅舔舐,“成亲三年有余,你我真正圆房仅有一次,而这唯一的一次便是发生在此张床上的。”

    盈盈笑意溢上眉梢,容四海亦随着他回忆起来,“我记得那时候你还抵死不肯从我呢,若不是我力大无穷、霸王硬上弓,恐怕就连这仅有的一次也无法得逞。”

    “那时我心境大大不同于如今,况且对你一直无甚好印象,只当是个浪荡好色、有点臭钱的登徒子,自然不愿委身于你,觉得是莫大的耻辱。”

    见自己被嫌弃了,容四海不屑地哼了几声,道:“还怪我呢!你自己还不是扭扭捏捏、又哭又啼的,麻烦死了,害得我不仅得出力自寻乐趣,事后还要想尽心思安慰你止住眼泪。从来没上过这么劳累的床!”

    颜如玉听着她的抱怨,倒也不怒,反而嘴角笑意愈发浓烈,伸手揉了揉容四海的脸,轻声细语道:“那么为夫今夜需得好好努力,将新婚那夜的不悦回忆全数洗尽方可。”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进展得过快了……

    但迫于学业希望尽量快完结此文,加上美人们等等得也快没耐了,所以把小玉和四爷的提前了~~\^o^/~

    花花好少啊好清冷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