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2 部分阅读
    着就心里痒痒。小安食欲很好,嘴巴里塞满菜,可依然嘟囔个不停。不停地给爸爸妈妈哥哥嫂嫂夹菜,瞧着他春风盎然c欢快无比的模样,yi家人相顾无言,微微含笑。

    小安四点才走,所以吃了午饭,我们各自回卧室稍微休息yi下。携手走进卧室的瞬间,yi股久违的气息弥漫过来。精神陡然yi震,愣神片刻,目光巡游yi遭,瞧见那张席梦思的时候微微迟疑。以前问过老公,为何把这张与我是格格不入的床放在这里,他只是含糊带过,yi副不情愿说的样子。所以我yi直不晓得其中缘由。

    刚刚坐下来,房门就咚咚响起来,只听见小安甜腻的声音:“大哥大嫂——”

    陈峰起身去开门,见小安满脸欢喜,隐隐透着神秘气色。后背着手,随着陈峰坐在沙发上,脆生生说道:“大哥大嫂,我给你们买了件礼物。”说着,背在后面的手轻轻动了yi下。

    “你们猜,我后边拿的是什么?”

    我心中愕然,这个小安,当真是个毛头小子,这么幼稚的问题也能说出口。不过小小年纪,就记着馈赠我们礼物,而我们俩来的时候竟然两手空空,真是没yi点儿当长辈的普儿。

    陈峰笑意浓烈,没有半点的错愕,微微皱眉,思索片刻,道:“莫非是,是刮胡刀?”

    小安哈哈笑起来,神秘兮兮的说:“不对,再猜。”他说着瞧我yi眼,说:“大嫂,你也猜猜,我给你买的什么?”

    被他yi问,我也开始发散思维,只听陈峰又回答道:“手表?”

    小安摇头苦笑,瞥我yi眼。

    瞧小安神经兮兮的神态,瞧瞧埋在背后的礼物盒,看样子不怎么大,想必应该是yi些小巧玲珑的礼物。再看小安,yi双明眸明晃晃地乱转,心头霍然yi动,有可能是

    “眼镜!”我轻呼yi声。

    “对啊对啊。”小安高兴地想要跳起来,笑容甜甜地对着我,说:“大嫂果然聪明,比大哥厉害多了。”

    陈峰不屑yi顾,白我yi眼。我狠狠回他yi个白眼,笨就是笨,死不承认。

    小安捧出两个盒子,包装精致璀璨,抢眼的要命。我惊呼yi声,忙接过来打开。陈峰也不甘落后,抢过拆开。

    瞧着yi柄茶色的太阳镜,翻来覆去看了会儿,心头欢喜的很。忙不迭戴上,环视下四周,定眼看着小安:“怎么样?”

    小安咧嘴赞赏道:“漂亮极了,这颜色真配大嫂。”

    我谦虚地笑笑,转眼看陈峰,他也把墨色眼睛戴上,蹭地yi下站起身子,气势轩昂的架势撑着腰,威武之风令人赫然畏惧。

    小安瞧着风采飘扬的大哥,啧啧了几声,说:“大哥戴上更具老大风采了!”

    我暗自佩服,嘴边却“且”了yi声。陈峰低头瞧我,拍拍我的肩膀,“恶狠狠”说道:“小鬼,老大今天心情好,不与你计较。”

    “呸”,“蒜皮!”

    我和小安同时骂道。

    第67章 突变

    送走了小安,我们早早回了“幸福yi号”,拎着几包刚刚买来的新鲜蔬菜,我高兴地了合不拢嘴。走进家门的时候,出奇地累,把晚饭的重任交给了陈峰。他yi开始还不愿意,在我的威逼色诱下,只得乖乖地去做饭。

    在床上躺了片刻,很无聊,打开电脑上网看看。登上qq,见没几个人在线,莫名地yi阵凄凉。这年头,大家都忙着各自的事情,谁还有大把的时间玩呢。心里不爽,随意地浏览着当天的新闻。

    突然,有人加咱为好友。看看人家的个人资料:男,16岁,个人签名竟然是“老婆,我最爱你”。很是无语,现在这些年轻人,把爱来爱去的挂在嘴边,可yi旦有点变故,谁还会太当真。嘿嘿,又是个不谙世事c意乱情迷的小朋友。

    心中这么想着,那个小朋友竟然发来信息。

    小朋友:“在?”

    我:“嗯。”

    小朋友:“殷萍?”

    我大愕,看着这两个字,怔怔出神,额头瞬间冷汗直冒。突然意识到不对头,看来开着不善。他怎么知道我这个名字。

    小朋友继续问:“怎么不说话?不敢么?”

    我:“|你是谁?”

    小朋友:“呵呵,不用管我是谁。我不仅仅知道你是谁。”

    手心冷汗涔涔,看着他包含深意的话心中暗惊!

    我:“你到底是谁?”

    小朋友:“有笔买卖,我想你肯定会感兴趣。”

    我已然察觉出对方的意思,手颤巍巍地抖个不停,提心吊胆地敲打键盘:“你到底想做什么,有话直说。”

    小朋友:“我喜欢,是个爽快人。”说完,竟然发过来yi张图片。

    我盯着图片上两张熟悉的面孔,呆住了!

    我:“你想做什么?”

    小朋友:“直说,200万,所有的都交给你。”

    心,像是被掏空了。原本以为风雨初定,可以安安分分地过日子,不料,竟然还会有人前来找茬。看着那张背景幽暗的图片,显然是曾经常常相会地包厢。只是不知道,谁会这么无耻,竟然偷拍。

    过了很久,我没有回信,盯着屏幕木然出神。

    小朋友:“给你五天时间,到时候我会给你联系。这个买卖很值吧,嘿嘿。回见了,美女。”

    我没有回答,看着小朋友下线,怔在那里。

    “老婆大人,过来吃饭啦!”陈峰柔声喊道。

    我踟蹰片刻,关掉电脑,对于发生的很是不安。怎么会这么巧,他怎么知道我的号?如此想来,肯定认识我,而且对我很了解。

    “来,来,老婆,坐下,老公替你盛饭。”陈峰给我盛了碗饭,放在我面前,指着香喷喷地菜说:“怎么样,老婆,老公的手艺见长吧。嘿,我太佩服自己了,唉,我这么聪明,老婆可是赚到了哦。”

    “咦?你怎么了?有听见我说话么?”

    我突然回过神,搪塞道:“嗯,好吃,真好吃。”

    “好吃个屁呀,你还没动筷子,怎么知道好吃?老婆爱撒谎,不是好孩子。来,让老公喂喂。”陈峰夹着yi勺米饭送进我嘴里,眸子里精光闪烁:“怎么样,老公做的好吃吧?”

    “嗯,真的很好吃。”我勉强笑笑。心中已是血流成河。

    夜已深,陈峰睡熟。室内漆黑yi片,身子却燥热难耐,睁着眼,看着天花板。

    该怎么办?以目前的情况,不管对方是谁,只有将钱送过去,拿到证据销毁了再说。可是,如此下去,倘若证据销毁不彻底,下yi次,下yi次,再出现这类情况,岂不是终生都要寝食难安。

    只是,对方既然知道我的qq号,并且对我的过去很是了解。想必是认识我。莫非是曾经yi起工作的几个姐妹?过去yi起共处的时候,姐妹们表面上和颜悦色,很是恭敬的样子,谁又曾想,背地里还会宰你yi刀。

    第二天,陈峰没吃早饭就出门,应酬去了。我肚子待在家中,再次上网。可那个“小朋友”却没在线。心下隐隐不安,计算着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当真要破财免灾?

    细细算了下手头的钱,起初婆婆给了自己yi张卡,竟然有30万。而爸爸送给自己的更多,有50万。加在yi起也80万,距离二百万

    心下计较不定,心思纷乱,实在难受之极。

    十点半,咖啡厅。

    “怎么会?”陈敬雄脸色骤变,惊讶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轻轻说道,微微低下头,对于接连不断的惨遇更是无计可施。

    “不可能有人知道,我们当初绝没留下任何”陈敬雄嘎然而止,神色紧张地瞧了下四周。

    “我见了,是偷拍。”

    陈敬雄脸色沉下来,紧张的表情有些狰狞。

    “不会是阿旺吧?”我突然想起来上次的事情,那个多嘴多舌的阿旺说不定是恶意报复。

    “不可能,他已经”陈敬雄紧张的表情上凶光稍yi闪现。

    我默然不语。

    陈敬雄沉吟yi下,轻声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道:“200万?”

    我点头,没看他。

    他冷笑,沉默好久才轻声说话:“事到这份上,只能这么办了。破财免灾。”他顿了下,继续说:“不过这事不会这么轻易了结的。”

    我豁然抬头看他:“怎么?”

    “有问题。”他说。

    “什么问题?”我不解地问。

    “哼哼,你不清楚,这是我们的事。”说着怅然叹息。

    看他的样子,像是对事情有所了解。我也隐隐觉得,这事可能与他的商业劲敌有关,可是以此威胁,单单为了200万,恐怕不可能。这么yi想,事情有复杂起来。那个“小朋友”到底是谁!

    第68章 心疼

    手机骤然响起。陌生号码。我连忙接过,电话那头的声音沉闷异常,显然是故意为之。

    “殷萍,呵呵。”

    我砰然心惊,他定然是那个小朋友。他怎么连我的手机号也知道。隐约中,我感到对方太过强大恐惧。

    “是你?”我脸色难看。陈敬雄盯着我。

    “怎么,事情想好了没?我可很着急哦。”

    我瞧了眼陈敬雄,他神色凝重,眉头紧锁,哪儿还有往昔半点的气定神闲。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语气冰冷。

    “嘿嘿,不是说了么。只为钱!”那头的声音很轻松,可依然能感觉到yi股阴森森的肃杀之意。

    “当真?”

    “当真。哥哥很着急,明天我要拿到现钱。”

    “什么?明天?不是五天吗?”我yi惊非同小可。

    “嘿嘿,嘿嘿。给你五天,你打算把我送进去么?明天见吧,不要耍滑头哦,后果你清楚。”

    “”

    咖啡厅,轻柔的音乐冉冉飘荡。yi股清冷的气息慢慢漫进心腹。

    “是他?”陈敬雄冷声问道,眉宇如冰。

    “嗯。”我慢慢点头,yi心思绪,纷乱如绞。

    “他怎么说?”

    “明天200万。”声音很低很低。

    陈敬雄轻轻呼气,眼睛眯成yi条缝,若有所思地喝了口茶。

    “你等着,我下午给你。”

    “不用”我匆然说道,想起来自己身上只有80万,又突然停下来,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明天我们yi同去。”他轻轻伸出手,想是要放在我的手上。却伸到yi半,在半空停滞了下,脸色微变,意识到什么,缩了回去。

    第二天,看着天渐渐的亮起来,yi夜未合的眼异常酸涩。陈峰睡的正熟,昨晚他在与我温存的时候,或许察觉出我的异样,见我闷闷不乐的表情,停下手里的动作,关切地问候。我心中存事,生怕他知晓,连忙推脱那个来了。老公温声细语了yi番,才昏昏睡去。

    yi个人,在夜里,独自承受着黑暗的压力。

    心下惴惴,时刻带着手机,因为不敢确定什么时间他就会打过来。

    天色大亮,我起来匆匆做了早饭。见陈峰在床上爬着,姿势可爱好笑,紧绷的嘴角难得抹上yi丝微笑。叫醒陈峰吃饭。他不停口地赞美着老婆手艺高超。我勉强欢颜。

    收拾妥当,电话依旧没响。陈峰今天无事可做,在卧室上网。我在客厅闲坐,心跳如常,心绪却早早飘然天边。

    “嗨,老婆,在外边待着做什么?进来yi起玩会儿啊。”

    我匆忙应了yi声:“不舒服,你玩吧。”

    陈峰小声嘀咕yi句,继续玩。

    电话骤然响起,我心跳猛然加速。

    小朋友:“好了么?”

    我:“嗯。”

    小朋友:“十yi点,在水泼路南端的小广场等着。”

    我:“知道了。”

    小朋友:“希望你老实点,嘿嘿。”

    我“嗯”了yi声,那头电话便挂了。我灵光yi闪,笑吟吟地说道:“你丫的,在家等着,我马上去!”

    卧室内,传来陈峰的声音:“晶晶那家伙又找你?”

    我轻步走进卧室,说:“嗯,没办法,人家有孩子的人,yi个人在家多寂寞啊。”

    陈峰阴测测地笑笑,撇嘴笑道:“若是我老婆有了孩子,我肯定连工作也不去了,在家专心陪吴妈妈,还有我的宝贝孩子。”

    我白他yi眼,慌乱的心爬上yi丝喜悦。

    我匆忙出了家门,下楼立刻给陈敬雄打电话。昨天打算妥当,他担心我yi个人有危险,今天陪我yi同去,钱先放在他那里。

    公司距离这么不算太远,没多久,他便匆匆赶来。我在人流涌动的街口怔怔出神。思索着过去的种种,烦恼着现在的种种,yi心愁绪,纠缠不清。

    见他眉头微皱,气色依然黯淡。想是昨晚也没睡好。

    将车放在yi边,徒步向指定的广场走去。心中如有鼓槌,砰砰狂跳。陈敬雄拎着旅行包,乘着数目不菲的钱。

    抬眼凝望广场,人头如潮,来来去去的行人嘈杂异常。不久,我俩走到广场。在广场上来回转悠了两圈,电话迟迟不曾响起。陈敬雄脸色更加凝重,时不时看看手表,yi腔怒意更是不容叙说。

    电话响起。我狂跳的心霍然动容,陈敬雄神色焦急地看着我。

    小朋友:“我只要你自己过来,让你旁边的人迅速离开。”

    我全身yi冷,向四周看去,像是有千万只眼睛在盯着自己。

    我:“嗯。那”

    小朋友突然说道:“让他立刻消失。不要挂电话,等yi下我再告诉你。”

    我瞥了yi眼陈敬雄,见他神色还是那般凝重,不忍心,却又不得以,怯声说道:“他让你走。”

    陈敬雄怔住,我也怔在那里,握着手机手汗水津津,yi颗心像是突然停止了跳动。周遭世界却依然嘈杂喧哗。

    他轻轻点头,将旅行包递到我手中,轻轻点头,说:“小心。”

    看着他渐渐消失,我抬起手机:“他走了。”

    小朋友冷森森说道:“早该如此,没想到他竟然也来了,哼。”他顿了yi下,“现在往东面的小街走,第二个胡同口有辆的士,你上去,让他开往北面的郊区开,那里有yi个游泳馆,你应该知道吧。到了游泳馆门口,自有人会告诉你该怎么办。”

    我四下瞧望了yi眼,看着茫茫人海,兀自升起yi股强烈的恐惧感。

    放开脚步,匆匆朝小街走去。远远的,见第二个胡同口果然停靠着yi辆的士。盯着浅绿色的的士,连呼吸也觉得艰难。沉沉地喘气,强作镇定走了过去。

    司机师傅是个中年男士,脸面白净,很是和善的模样。我指定了位置,他立刻启动,表情淡定平常。

    车窗敞开着,冷风呼呼钻了进来,拍在脸上胸口,却异常的不舒服。我强自镇定,不能在这节骨眼上有闪失。车子很快便停在指定的游泳馆门口。

    我付钱下车,拎着沉甸甸地旅行包,四下打量了yi遭。四周空空如也,没有人烟。倒是不远处的烟筒,冒着白眼,微风吹过,轻烟斜飞。yi股强烈的恐惧,霍然腾出心扉。

    等了好久,四周只是偶然来往几个行人。“小朋友”久久没和我联系。心中焦急,忙拨打他的电话,那头竟然是关机

    心中更慌,四处打量,路上人烟渐渐多起来。看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人们都已下班各回各家了。

    我连续拨打“小朋友”的电话,那头依然是关机。心中焦急难耐,不会出了什么岔子吧。正兀自慌乱焦急,电话忽然响起。我连忙接通,却是陈敬雄打来的。

    我把事情和他yi说,他也诧异非常。悻悻挂了电话,yi个人在游泳馆四周来回晃荡。

    气氛紧张,心绪如麻。该死的家伙搞什么花招,接二连三地拨打他的电话,那头总是关机。yi股愤然情绪腾腾卷涌上来。

    直等到下午三点,“小朋友”没有丝毫音讯。

    拖了疲惫的身子,走进小区。四周灯光昏沉,寂寂洒在身上。想着白天“小朋友”的突然消失,想着陈敬雄接过旅行包的yi脸惆怅,心中愁浪,yi波接着yi波。

    抬眼瞧着那个往昔鲜艳无比的“囍”字,心头猛地yi抽。

    “哎呀,老婆,怎么才回来,晶晶那丫头也太不像话了,整天拿我老婆当苦力。”说着伸手搭在我肩头,将我轻轻推进厨房。

    没进厨房,便闻到yi股浓烈的饭香。

    努力克制自己的不安情绪,像往常yi样,调皮哼道:“老公变乖了呀,知道疼老婆,开始主动做饭啦。值得奖励,值得奖励。”

    老公美美地笑起来,将我按在座位上,嘿嘿了两声,悄声说道:“先尝尝,老公可精心准备了yi下午。”

    我看着桌上上慢慢排放的六七道美味,心头yi冷,随即又有yi股暖流悄然升起,说不出的感觉,仿佛有眼泪在眼眶盈盈流转。

    第69章 走了

    刚吃晚饭,就觉得精神低迷,昏昏沉沉的全身没有力气,想必是这两天没有睡好,今天又周折了yi下午。老公收拾完毕,陪着我躺在床上。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慢慢睡去。

    第二天醒来,全身酸麻,像是沉睡了几天几夜yi般,思绪也慢了半拍。

    轻轻抬起手,向身边拍去。手落处,空空如也。老公竟然不在。这么早就起来了,当真不容易。

    突然,心头猛然yi惊,意识到什么,匆忙起来,向卫生间跑去。卫生间,哪儿有半点老公的身影。轻声呼唤着老公的名字,扭身跑去厨房,厨房也是空空如也。

    心跳骤然疯狂,手心后背冷汗涔涔如流。大声喘息着回到卧室,依然瞧不见老公。看看墙上的钟表,不由心惊。怎么已经十yi点了?

    四下瞧去,霍然看到电脑前静静地放着yi封信。

    飞步过去拿起信,yi种不安的预感充满心胸。

    此刻,门铃骤然响起。

    yi身冷汗又滚热起来,忙去开门,勉强镇定了yi下,突然醒悟,原来老公是出去买菜去了。

    急忙打开门,却是陈敬雄立在门口,眼神异常古怪。我心中疑惑,他怎么来了?

    “你手机怎么yi直关机?”陈敬雄急忙问我,脸色说不出的异样,“陈峰在吗?你婆婆她在这里吗?”

    我大愕,心跳突突更是剧烈。我也是刚刚睡醒,连放在床头的手机也忘了看yi眼。昨晚明明开机,他怎么说手机关着?

    讶声回道:“陈峰没在。”

    “什么?”陈敬雄脸色大变,前所未有的恐慌。抢步走进来,四下奔跑找了yi边。最后,愣愣站在厨房门口,微微低着头。

    婆婆不在家?我心中隐隐不安,意识到事情坏到了极点。

    陈敬雄喘着粗气,面色扭曲了yi般,看着令人生畏。

    “陈峰什么时候出去的?”

    “不,不知道。”我结巴说道,心乱如麻。

    陈敬雄脸颊微微颤动,yi张扭曲的脸更是阴森森地难看之极。

    “婆婆没来过?”

    我六神无主,愕然疑问:“没来。”我微yi迟疑,想起昨晚刚吃完饭,就昏昏欲睡不由yi身冷汗,陈峰他

    “他们”陈敬雄张开口,说不下去。

    我疑心更浓,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可想想,陈峰昨晚将自己昏迷,今天又不辞而别。而且婆婆也离开豪宅。他们俩,怎么突然间

    思前想后,昨天那个“小朋友”莫名消失,婆婆离家,陈峰消失心头猛然yi惊。陈峰他肯定已然知道了我与陈敬雄之间的事。

    大汗如流,心扉痛彻。

    陈敬雄呆呆怔在那里,整个身子仿佛冻结在那里,yi动不动。口中喃喃有词,却也听不清嘀咕些什么。

    傍晚,豪宅。

    “他们还是走了。”

    安静的卧室,富丽堂皇的装饰。夕阳残照,室内的光线微微昏黄。陈敬雄的脸,异常的平静。嘴角的香烟,明灭中,青烟阵阵,徐徐而上,四散开来。

    奔波了yi下午,没有yi点陈峰和婆婆的音讯。那个“小朋友”同样没有音讯。

    陈敬雄嘴里的烟,从没听过,时不时说道:“他们还是走了。”

    我心神俱碎,坐在yi旁,望着窗外,红霞满天。

    他慢慢地侧过头,轻轻按灭手中的烟,神色如昔,却透露着淡淡的哀伤。

    “吴雪,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走么?”

    我恍然看着他,看着他莹莹闪亮的眼珠,安静地摇摇头。

    “嘿嘿,”他苦笑数声,“他们本来不属于这里,走吧,走吧,找个清静的地方,比这里好的多。”

    我听着他的话,更是困惑。

    他微微含笑,看着我,又点燃了yi根香烟,慢慢说道:“小峰不是我的孩子,她也不是我妻子”说着,眼波如水,稍稍动了yi下,继而深深叹气,继续说下去:“十七年了,她最终还是走了。如果当初没有遇到你,你和小峰也许会yi直平静地过下去。都怪我,都怪我太多情,yi见到你就想可是那么强烈的感觉,我控制不了,不管爸妈如何阻拦,我还是把你迎回了家呵呵妓女又怎样,我偏偏喜欢妓女穆芷晴,你看,我们的孩子小安那么可爱你怎么忍心放下他离去”

    说到最后,老气横秋的脸挂满泪滴。

    第70章 新闻

    次日。

    网上特大新闻:在某市郊区的荒野上,意外发现三具死尸。经专家鉴定,死者死亡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男尸首的手里竟然紧紧握着yi本结婚证,而女尸竟然是位孕妇

    我睁大眼睛,看着图片上熟悉的面孔,呆若木鸡!

    赫然是南征和晶晶。

    心旌翻涌,脑子霍然迸裂yi般,惊涛骇浪滚滚而过。

    来到豪宅的时候,陈敬雄并没在。管家慌里慌张地说:“老爷心脏病突发,半夜送医院了。小少爷也去了。”

    第71章 五年后

    五年后,豪宅。

    富丽堂皇的卧室,我yi人坐在那张与四周环境格格不入的板床上,轻轻打开陈峰留下来的信:吴雪,祝你们幸福。

    门,开了。

    他轻轻走到我身边,按在肩头,软声说道:“又想起他了?”

    我抬眼,瞧着已然成熟的老公,微微笑起来。

    门,再次开了。

    阿旺走过来,在陈安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两个人,匆匆离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