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秦烈拧眉想了片刻才明白过来,一脸拿我没办法的表情,“你真是不放过任何机会打击我,”他叹息着,“这么好强的子,恐怕没有几个男人受得了。”

    我不在乎地轻哼,“让那些软弱的男人靠边儿站,我对他们也没兴趣。”

    他低笑,拥我入怀,“能让你有兴趣,我是不是该感到万分荣幸?”

    我搂住他的脖子,埋进颈窝,呼吸着属于他的特有气息,闷闷的说,“我本来以为我们就这么分手了呢!”

    腰间的手臂紧了紧,“看样子你好像也不是很在乎嘛,照样和随便什么人聊得也挺开心。”

    呵呵,醋劲儿还没消呢!我虽很受用,也不想让那种无足轻重的小事坏了这刻难得的柔情蜜意。

    我侧头浅浅吻了下他的唇角,转移话题,“怎么以前从没听说你还有个妹妹?”

    秦烈还是很吃这一套的,也不再追究,回答道,“她从初中就跟外婆一起住在美国,最近才回来,成天疯疯癫癫的,就喜欢唱歌。”极不赞同的语气,身为长兄的爱护却溢于言表。

    “你既然不支持她做这行,为什么还亲自参加她专辑的宣传活动?”前因后果已经明朗,可我心中仍有未解的疙瘩。

    “她坚持要唱歌我也只能表示支持,再说……”,他顿了顿,剑眉微挑,“不这样,你肯回来?”

    一切如我所料,简单得毫无悬念可言,而令我最疑惑的是,“你怎么确定我那天一定会看娱乐节目?”若我没看到,他岂不白忙活一场,到最后只能不尴不尬地唱独角。

    秦烈又是低笑,“有人向我打保票,肯定将口信送到,你不会不看的。”

    我恍然,气得咬牙,那个财迷的女人,难怪她刚才比我还急!我瞬间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把齐雅茜和程浩扬送做堆,让这两个叛徒内奸彼此折磨个够。

    好在我并没在发布会前透露给她实情,我再次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否则,只怕被耍个彻彻底底。

    “就算我看了电视,也未见得一定来现场。你刚才如果没找到我,打算如何收场?”

    秦烈想都没想便回答道,“那我就向所有人宣布,里的女主角就是我的未婚妻。”

    本人缺席,还有影像替补,而且即使他真这么介绍也在情理之中,别人察觉不出丝毫异样。

    原来唱独角的准备他竟也做得周全到位,我早该知道,“闪失”这类词怎会轻易出现在他身上?

    棋差一招啊,阮清,只差一招,但凡当时沉住气,但凡在导播间继续看下去,但凡……唉,只差一招,功亏一篑。

    后悔不已地暗自喟叹后,我回归正题,“怎么忽然想结婚了?”

    “我怕再不收回身边,指不定你这个磨人还玩出多少花样,我可折腾不起了。”

    我自然明白,这男人也被我折腾得不善。但他话虽如此,却神态闲适不见半点儿苦色。

    我不禁坏心眼地找碴,“哪有你这样的,没征求女方的意见就单方面宣布结婚,还这么仓促,我也许不答应呢?”

    他忽地笑容隐没,话语结冰,“不存在也许,我绑也要把你绑回家。”

    专制、霸道、嚣张、自大,啧啧,这男人简直没有优点了,可是我喜欢。

    我故作委屈的小声嘟囔着,“没有求婚,没有钻戒,连烛光晚餐都没有,缺乏诚意,不行,我得好好考虑考虑。”

    秦烈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不由分说给我套上,脸仍着,“没的考虑!求婚仪式和烛光晚餐我晚上再补,还有什么要求也可以一起补上。”

    指间的璀璨光芒惊得我倒吸了口气,顿时将找碴抛在脑后。款式简洁,切工完美,伴随着转动流光溢彩,我翻来覆去的欣赏个没完,好看啊,好看得我翘起的嘴角压都压不住,哪还顾得上女人的矜持?

    “现在同意嫁我了?”

    嫁,当然嫁,冲这钻石也得嫁,我心里猛点头,但脑子还算神志清醒,“求婚仪式和烛光晚餐一个也不能少哦。”

    他皱眉,“我有种感觉,好像你是为这枚钻戒才嫁给我的。”

    我呵呵笑着又重重吻了上去,“亲爱的,谁让你选钻戒和选女人的眼光一样!”

    “又哭又笑的,你从来不这么情绪化的,今天怎么了?”

    “那是因为……”我兴奋过了头,几乎脱口而出,又戛然止住。不行,还不是告诉他的时候,我随口找了个别的理由应付,“我还以为自己的男人要娶别的女人了,不情绪化才怪!”

    秦烈的满面疑云因我后面这句解释而消散无踪,微微上扬的嘴角看起来愉悦极了,他扣住我的手,“你的男人现在要带着自己的女人上楼宣布订婚的消息了,你该没什么意见了吧?”

    我的目光和心思都在戒指上,嘴里顺从的答应着,“好吧……啊,还不行!”

    他的手攥得死紧,好像我马上就会落跑,“又怎么了?”

    我愁着脸,“我刚哭完,一定难看得很,怎么见人?”

    “就因为这个?”他似乎松了口气,拍拍我的脸蛋,好笑的安慰我,“就你刚才掉的那两滴泪,还没到把脸哭花的地步。”

    我将信将疑的掏出小化妆镜,果然,眼线和睫毛都好好的,所谓一分钱一分货,质量就是过硬。审视一番后,我只补了补唇彩,这个掉妆可与品牌质量无关,谁叫嘴部的运动过于激烈呢?

    “现在没问题了?”

    我挽起他的胳膊,“没问题了。”

    才没走两步,他又停下了,一拍脑门,“有件重要的事我差点儿忘了。”

    “什么?”

    “咱们打过的那个赌,还算数吗?”他浮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那算哪门子重要的事?

    这个色胚,未饱暖也会思□,我脸一热,反问他,“你刚才答应我的话都算数吗?”

    “当然!”

    “ok,那我也说话算数。”

    得此痛快的允诺,他眼底眉梢都溢满了笑,显然对这赌注的结果满意极了。

    我也漾着甜笑回视他,并无懊恼。

    亲爱的,虽然这个赌注赢家是你,可你还不知道,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大大的惊喜,重棋在手,何愁扳不回这一局?

    走到电梯口,栎央满脸焦急的迎上来,瞧见我们亲密交扣的手,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我还以为自己坏了事。阮清,不对,嫂子,你可别怪我啊,我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那点赞助费,才不得已答应我哥的馊主意的。你放心,以后我一定站在你这边。哎,你不知道,我哥有好多糗事呢,改天我都告诉你。”

    “好啊。”我笑着回应,再次感叹她无可挑剔的五官,禁不住想,都说女孩像姑姑,若我怀的是个女孩,十有八九也是个小美人了。

    秦烈瞪她,“你是不是连那点赞助费都不想要了。”

    栎央吐了吐舌头,识相地打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拽着我们进电梯,“快点儿上楼吧,冯秘书都催了好多次了。”

    今天的日子确实值得纪念。

    因为在短短一个小时内,从刚才咖啡厅里的老外和服务生,到现在会场上的每一张面孔,认识的,不认识的,让我将各式各样可以称作惊愕的表情见识个遍。

    原本料想的新娘人选毫无征兆的突然易主,是够出人意料的,他们今天也算得上不虚此行,没花半分门票钱便观赏到秦大总裁倾情出演的一幕好戏。

    秦烈牵着我的手上台走到话筒前,“抱歉让各位久等了,不过相信大家也能理解,追女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总要费些力气花些时间的。”他摊开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待笑声过后揽住我的肩,“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妻,阮清。”

    我微笑颔首,接受着台下众多来宾好奇的打量。我扫到公司同事难以置信地窃窃低语,还望见齐雅茜远远的冲我比划v形的手势,祝贺我终于钓到金婿,这卖友求财的女人,我早晚得和她算帐!视线右移,见栎央正和旁边两个上了年纪的男女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再右移,也是一对老人,等等,爸妈!

    这下轮到我上演惊愕的表情了,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发布会开始时他们还不在现场呢。照此推理,旁边的两位老人……应该就是秦烈的父母。

    这一切都是秦烈安排的!

    他究竟还花了多少心思?

    我倏地扭头看他,他也正看着我,黑眸中闪着盈盈笑意,糅着细碎的柔情,并没接触一滴酒,可是老天,我竟有微醺的醉意。

    主持人这时在一旁问,“如果我没认错的话,阮小姐就是新产品里的主角吧?”

    我点头,“是的。”

    “两位郎才女貌,真是般配啊。今天既是订婚,结婚之日应该也不远了吧?”

    秦烈答道,“一个月后举行婚礼。”

    一个月,这么快?他都做好打算了?也好,正合我意,一个月后我的身材应该还可以穿得下漂亮的婚纱。

    主持人调侃,“看样子秦总已经迫不及待要把人娶回家了。”

    秦烈很好心情的配合他的幽默,“是啊,免得夜长梦多。”下面又是一片笑声。

    主持人跟着笑过后说,“那我就先恭喜秦总了。今天不是普通的发布会,还是秦总和阮小姐的订婚日,既然这么有意义的日子,趁着大家都在场,两位怎么也得拥抱一下像个订婚的样子吧?”

    下面的人起劲儿地哄笑起来,甚至飞出几声口哨,这样的新闻发布会,真是绝无仅有。

    秦烈大方地拥住了我,在耳边低语着,“磨人,看你还往哪儿跑。”

    时候到了,我憋住笑,“嗯,怀孕的女人的确不适合到处跑,我得好好歇着养身体。”

    “什么?你说什么?”秦烈扳住我的肩,有点控制不住音量,还好台下的鼓掌声够大。

    呵呵,是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也该轮到他秦烈惊讶一回了。

    我眨眨眼,只是笑,“我相信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鼓掌和口哨声减弱,大概他们也察觉了秦烈的异样,台下传来嗡嗡的低语声。主持人适时地凑过来问,“发布会结束之前,秦总还有话要讲吗?”

    秦烈这才把呆愣的目光从我脸上挪开,轻咳一声掩饰刚刚失态的尴尬,转头对着话筒,“各位”,他停了片刻,接着说,“我想,我们的婚礼恐怕得提前了,我决定一个星期后举行婚礼。”

    主持人和所有在场的人一样好奇极了,却以玩笑的方式问,“从一个月提前到一星期,秦总是不是过于迫不及待了?”

    秦烈慢条斯理的回答,“其实,这是我未婚妻的主意,她刚才告诉我……”

    轰,我的脑袋瞬间变成两个大。我那保守的父母可还在台下坐着呢,更不要说还有那么多同事在场,他要是敢把这种事说出来,我就,我就……

    秦烈深深地盯住我,在别人看来这眼神应是含情脉脉,我却能辨得出里面沉淀着多少令人心惊的成分,“不如让她来告诉大家原因吧。”

    他居然在这个当口把问题抛给了我,让我为他的失态买单。

    主持人看向了我,“阮小姐,我们都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我拒绝不了,只得慢慢地往话筒的方向走,怎么办,我总不能说我迫不及待要嫁人吧,肯定也不能说实话,怎么办?我恨不得辟出条地缝,立马钻进去。

    不过三四步的距离,到跟前我手心里已攥出了水渍渍的汗。在讲台后用鞋跟狠狠地踩住秦烈的脚,听到他的吸气声,我解气的弯起唇,脑袋也霍然灵光起来,“原因很简单,因为一星期后是我的生日,我希望能够双喜临门。”

    我其实也没说谎,的确是双喜临门,不过喜事不同罢了。

    情理之中的回答,没引起任何怀疑,只有我的父母知道其中的真假,应付他们还不是难事。

    主持人笑道,“原来如此,这样安排的确很有意义,我再次恭喜二位好事成双。”

    秦烈又说了两句感谢的套话后,告辞说,“诸位,时间有限,我得和我的新娘赶紧商量结婚大事去了。”

    说完,竟然将我打横抱起便往台下走。

    我连忙搂住他的脖子,下面又是一阵哄笑,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烧得厉害,低声叫,“秦烈,你干什么,大家都看着呢,你快放我下来。”

    他虎着脸瞪我,“怀孕了你竟然还到处跑,还敢穿高跟鞋!”

    我强烈抗议着,“你说话不算话!你答应不再对我凶的。”

    他不理会我,继续往门口走,“那是在你不惹我生气的情况下。”

    我怎么忘了他还有耍赖皮的前科?

    “别扭来扭去的。这么胡闹,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唉,还是那么不温柔。

    这个我爱的男人,这个不温柔耍赖皮又霸道的男人,一星期后即将成为我有着一纸婚约的亲密爱人,我孩子的爸爸。

    我们的拉锯战终于告一段落,谁胜谁败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赢了个叫阮清的老婆,而我,赢了个叫秦烈的老公。

    老公,呵,我喜欢这个新称呼。

    完结

    ps:终于完结了,我也可以松口气了,工作写文两难全,实在是令人崩溃的事,好在一路有亲们的支持和理解。

    我总是过于乐观,于是常给出一些以为可以按时完成的承诺,结果,把自己逼得火烧眉毛、叫苦不迭。这次答应周末前完结,又是这样,因为明天又没时间写文,于是我在电话和朋友赌咒发誓,就是熬到明早、不睡美容觉也要更完它。

    文章还有些不满意处,以后再慢慢改吧。总算是完结篇了,我还请各位过往的神仙mm别忘留个脚印,各位深潜水底的美人鱼们也冒上来喘口气吐个泡儿吧。鞠躬,再次谢过各位可爱的亲们,困得不行的某暄睡觉去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