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秦烈的反应足以让任何人自叹弗如,那抹诧异的神色稍闪即逝,仿佛从未在他脸上出现过,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他只是看着我,然后,探过桌面扣住我搭在边沿的手背,回应道,“如果换种惊喜的方式我会更喜欢,例如……”他顿了顿,压低声音说,“不穿衣服的那种。”

    深幽的黑眸里□裸的欲望一览无余,暧昧而挑逗的气息烘得我浑身炽热,似乎每个汗毛孔都陡然张开又于瞬间抽紧,天,这男人存心想让我的理智崩溃。

    目的尚未达成,我不能陪着他发情,但,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摇头轻笑,翻过手在他掌中用指尖摩刮着,另一手托腮,看着他缓缓道,“只要你肯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你想要的惊喜呢,也不是不能实现的。”

    对面的黑瞳倏地一缩,大掌固定住我不安分的手指,警告的眸光暗示我别再玩火。

    我很识相地停下来,抽出手又问,“这个交易如何?”

    秦烈靠向椅背,“成交,我乐意之至。”

    我接过送上来的饮品,又点了几样甜点,待服务生走后问道,“秦烈,我想知道你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他抬手指了指斜后角不远处的座位,“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你的地方,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你听完别的女人问我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当时我就明白,我们是同一类人,也认出了你是我的员工。渐渐地我开始在公司里关注你,发现你太多的与众不同,此后的出差和近一年的相处让我的想法更笃定了,你就是我要的女人。至于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可说不清楚。”

    “怎么不早告诉我?”

    “很遗憾,在我想有所行动的时候,你比我行动更快,交上了男朋友。”

    “那也可以告诉我啊,至少可以挽回我。”

    “应该说,我被你的无情打击了,我才发现在感情方面居然有女人比男人更能拿得起放得下,一时觉得难以接受,于是答应和你分手,也让自己有时间冷静想想,维持这段感情到底值不值得?”

    “后来你想明白了?”

    “对,当我在餐厅看到你和俞奕祺的时候就想明白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从今以后,你对面的位置,必定属于我,亲吻你的男人,也只能是我。”

    特有的霸道口吻让我受用极了,飘飘然的同时不忘继续问,“但你宁可在背地里花那么多心思,也不向我表白,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秦烈的语气有些恼恨,“的确不像我的风格,我头一次对女人这么有耐心,等着她自知自觉,没想到,她不仅无动于衷,还总想着把我推给别的女人。”

    呃,好像……我当时确有此想法,我心虚的溜开视线,切起甜点来,听他接着说,“好在,她的小脑袋瓜总算开窍了,也不枉我费心一场。”

    因为中午赶着去找程浩扬没吃饱,我现在胃口极好,嚼了两块点心,又送了口咖啡,说,“算你理由充分吧,可后来我觉悟了也开窍了,你干嘛还跟我玩那些谋诡计?”

    “哦,你问这个啊”,秦烈嘴角弯起可恶的弧度,慢条斯理的回答,“我以为你喜欢玩,就陪你玩喽!”

    这句话成功地让我禁不住咬牙切齿,对眼前的美食也失去了兴趣,我奇怪自己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仿似不在意地问,“你对我所有的举动都了如指掌,是吗?我很好奇,你都知道哪些事?”

    秦烈嘴角可恶的弧度依然没有消失,“我知道是程浩扬使你对我的感情有所觉悟,我知道你肯定会主动和俞奕祺分手,我知道你利用俞奕祺不成转而找上程浩扬,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为了逼我开口表白。”

    “我还知道你很无情而且绝不让自己吃半点亏,知道你一打鬼主意的时候就会眼珠乱转,知道你总是表面在笑,实际上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知道只有我才能应付你这个磨人”,他盯住我的眼睛,缓缓地、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我也爱你。”

    秦烈慑人的目光照得我无所遁形,躲闪不及,我猜想我的脸一定也变成了调色板,感觉忽冷忽热。我真后悔问了这问题,因为我没料到他居然了解到这般地步,如同隐藏至深的日记被公然朗读出来,难堪而气恼,燎原的怒火蓄势待发,又被他最后的似水柔情及时扑灭了。

    短短几分钟,我的情绪却经历了剧烈的起伏波动。不管怎样,他总归说了句惹我开心的话,叫我无从发作。

    没关系,阮清,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会有办法对付他的。

    “亲爱的,你漂亮的眼珠又在转了!”

    我一愣,喝了口咖啡,没好气地问,“你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我一想事情就会眼珠乱转。”

    秦烈低笑,“我干嘛要告诉你,那岂不剥夺了我的一大乐趣?”

    这奸猾到骨子里的男人!

    “最后一个问题,你拿什么要挟程浩扬帮你的?”这也是我感兴趣的。

    秦烈啜了一口咖啡后说道,“只是从他手机里得到几个女人的电话号码而已,他若不想后院着火过不安宁,帮帮我又何妨?”

    我恍然大悟,难怪程浩扬觉得丢人不肯告诉我,这真相确实不够光彩。我得跟齐雅茜打个预防针,免得她也傻傻的住进那拥挤的后院。

    抬眼瞄见程浩扬走近的身影,我用纸巾将嘴擦净,站起来倾身在秦烈耳际印下一吻,轻声说,“你果然无所不晓。可是亲爱的,我打赌,总会有你不知道的。”

    秦烈拽住我欲离开的手臂,眸光紧盯着我,正要开口,程浩扬已到了近前,他显然看见了刚才那一幕,冲我笑,“阮清,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也注意点儿。”

    我收回手臂,拎起包语气不善的回道,“程浩扬,你才要注意点儿,后的人数也该简一下了,免得年级大了身体不济。”

    “你……你……”程浩扬听我拿此事嘲讽他,指完我,又指着秦烈,“你”了半天才憋出话来,“阮清,你讲点良心好不好,我可是为了帮你哎!”

    我哼了声,“是呀,帮我帮得把什么都告诉秦烈了。”

    程浩扬自知理亏,苦着脸叹气道,“算我倒霉,认识了你们两个!”

    我颇解气的瞅着他窘迫的模样,坏心眼的想,谁让他只顾自己风流快活,意志不坚定误了我的大事,叛徒内奸能得此下场已是再轻不过,照我的意思,就该让他后院着了火尝尝焦头烂额的滋味。

    因为还有事,我无心再作停留,迈步刚要走,又被秦烈叫住,“亲爱的,刚才的交易还作数吗?”

    我反应过来,笑了,“当然,我是个讲信用的人,今晚你就可以收到惊喜!”抛给他一记暧昧的眼神,我转身离开了。

    是的,今晚我一定会送他一个惊喜,但,绝不是他期待的那种。

    回到办公室,我把近期重要的工作跟下面的副总监交待清楚,又和制作公司再三敲定了的相关事宜,下班前还召集部门全体员工开会,使每个人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以保证新产品的顺利推出。

    功课做足。我相信,接下来的一个月即便我不在,工作也会按部就班的进行,出不了太大纰漏。

    而我,则要给自己放个大大的年假,这也是我应得的,从任总监职位以来,我还未曾休过年假,攒起来足够一个月了。不合规矩的是,这次年假没经过领导批准,完全源于我的一时兴起。

    因为,我的目的并不在休假。

    我心里一直憋着口闷气,选择休假,是想把这口闷气留给秦烈,也让他品尝品尝个中滋味,同时借旅游散散心、舒缓近日来烦躁的情绪。

    这主意我在餐厅时就决定了。机票是在回公司的路上电话预订的,下班前快递便送到了,怕路上塞车,我连家都没回,只带了几样存放在办公室的常用物品,又在楼下的自动提款机取了些钱,然后打车直奔机场。由于提前到达,我还有充裕的时间在肯德基悠哉悠哉地啃完腿堡和烤翅,才肚腹饱饱的登上飞机。

    落坐后,我打电话通知了白旖悠和齐雅茜,雅茜的惊声大叫尽在我的意料之中,只得迅速挂断电话以防噪音污染。

    随即,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给秦烈发短信:

    “亲爱的,既然你喜欢陪我玩,我们再玩一次捉迷藏吧。一个月内,如果你能找到我,那么你想要的惊喜天天都有;如果找不到,很遗憾,我们注定有缘无份了,不过我还是要祝你幸福,你也会祝福我吧?或许旅行的途中我就会遇到生命中的另一半,缘分的事谁说的准呢?”

    100多字的短信摁得我大拇指都酸了,发送完我关上手机,边揉着指头边望向窗外,深秋时节的北方,刚七点多天色已黑得彻底了,明晃晃的灯光将停机坪照得雪亮如洗,连我心头仅存的闷郁也一并驱散得踪影全无。

    我当然不会真如短信中所写的那样,不论秦烈是否能找到我,我都会按时回归,出这个棘手的问题无非要他明白,总有他无法控制的事情,否则,实难平我心中的不甘。

    我受过的闷气,他也该好好体会一番了。

    一个月,我会尽情地玩个痛快。

    一个月,秦烈,我倒要瞧瞧你还有什么能耐?

    ps:呼,总算赶在十二点前更新了,明天还要早起,某暄和周家公子约会去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