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连续两天两夜的拍摄折磨得我疲力竭,终于顺利渡过难关,为了好好犒赏自己,晚上和我的绯闻男友相约去mei大吃一顿。

    饭后在三楼的酒吧区碰巧遇到乔依玫,她正在招待朋友,隔了老远招手示意叫我们过去。落座后乔依玫为我们作了介绍,她对面的两个人中有一位我的熟人,“奕祺,真巧!”有如此的闲情逸致出来玩,可见公司的危机已然解除。

    乔依玫好奇的问,“你们认识?”

    我犹疑了片刻,观察着眼前的情势,不知道公布我们的关系是否合适,万一他们正在相亲或对彼此有意岂不搅局。俞奕祺倒十分大方,“阮清就是我刚分手的女朋友。”听话音他们刚刚似乎谈到了我。

    乔依玫惊讶之余替我惋惜不已,“阮清,你怎么舍得放弃这么出色的男人?那个冷面冷心的家伙哪有他好?”

    程浩扬隔着我伸手一拍她脑门,“喂,你到底站哪边的?”

    “我站在好男人这边。”乔依玫理直气壮,程浩扬刚想回嘴手机响了,只好走开去接电话。乔依玫随即笑眯眯的拉住我的手问,“既然你们已经分手了,我要追求俞奕祺,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她喜欢俞奕祺?一个青春活泼一个淡定儒雅,也算互补。我饶有兴趣的瞥向俞奕祺,“他已经不属于我的势力范围了,所以你无须问我,一切请便。”

    俞奕祺苦笑,“阮清,你怎么一点情分也不讲,好歹也问问我的意见!”

    旁边戴着细边框架眼镜的斯文男人开了口,调侃着问俞奕祺,“她就是差点儿导致咱们破产的女人?”我记得刚才乔依玫介绍他叫方礼尧,和她是同学。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方礼尧朝我举杯,“阮小姐,久仰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你的庐山真面目了,果然与众不同,难怪奕祺不肯轻易放手!”

    他应该就是俞奕祺的合伙人,恋爱时没机会见面,反倒在分手以后认识了,也是个有意思的人。我笑笑,举杯和他轻轻一碰,“我没什么与众不同的,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若是好名我就领下了,若是坏名,不得不说,我也是受害者。”我要让他明白,陷他们公司于水深火热的是秦烈,我无辜落得祸水的名声,却是最后一个知情的。

    乔依玫说,“阮清,你不是特喜欢mei的设计吗,那就是方礼尧的杰作。”

    我只觉得奇妙,世界真小,兜兜转转几经周折,周围的人还是脱离不了自己原来的小圈子。

    乔依玫加上一句,“我答应阮清,等她结婚时请你去设计装修。”我又哭笑不得,我当时明明说的是自己家的装修,本没提结婚的事好不好。

    方礼尧看看俞奕祺,故意发难说,“如果和那个男人结婚,我可不答应啊。”

    俞奕祺忙冲我摆手以示清白,“这完全不是我的指使。”

    乔依玫眯起了眼,“方礼尧,我都没怪你这么晚才把俞奕祺带来给我认识,你还好意思拒绝我的要求,太不够朋友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气氛热闹而融洽,尽管关系微妙,却没有丝毫的尴尬。真正聪明的人懂得放弃和忘记,懂得认清眼前事,懂得超脱,让自己处于舒服的境地。

    程浩扬打了半天电话才回来,抱歉的对我说,“阮清,我有事得马上走,送不了你了。”

    我挥挥手刚想说“没关系,我打车回去”,俞奕祺便接口,“我可以送她。”

    “好吧,那我先走了。”程浩扬刚迈开步,突然又扭回头瞅瞅俞奕祺,又瞅瞅我,“不行,我怎么不放心啊?”

    这家伙耍宝耍上瘾了。我笑着推了他一把,“快走吧,让你不放心的人还没回来呢!”

    又聊了近一个小时,酒终人散。

    送我回家的途中,俞奕祺问,“刚才那个程浩扬就是你的‘新欢’?”

    “对。”

    “看样子你们还没在一起?”

    我轻叹一声,“是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在努力。”

    俞奕祺笑了,“我怎么听着像打仗,不像谈恋爱?”

    我颇认同这个比喻,“没错,就是打仗。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才能获得胜利。现在是拉锯战,结婚以后就是持久战。”

    俞奕祺理解不了,“要花这么多心思?”

    “这叫做技巧,是智慧的产物。”我边说边用食指点了点脑门,“感情需要技巧,婚姻更需要技巧。许多情侣和夫妻就是懒得花心思去琢磨技巧,缺乏高明的战略和战术,不善经营,才会面临分手和离婚。”

    “听着有些道理。可是在职场上已经勾心斗角一天了,回家里还不能放松身心,要考虑战略战术,岂不太辛苦了?”

    “谁让你天天这样了,只有两人出现问题的时候才需要考虑这些。而且如果真的彼此相爱,也不会觉得辛苦,久而久之自会享受其中的过程,其乐无穷。”

    “你怎么体会到的?”

    我耸耸肩,“天生慧,自己悟出来的。”

    十字路口亮起红灯,俞奕祺踩下刹车,侧头兴味盎然的看我,“你似乎已经在享受过程了,滋味不错?”

    “还好!词怎么说来着,‘酸酸甜甜就是我’。你不想尝试一下?”

    “目前没有尝试的对象。”

    我试着建议,“乔依玫不错,你不考虑考虑?”

    俞奕祺淡淡的笑说,“她过于热情主动,不太适合我。”

    我倒很看好他们俩的结合,鼓动说,“她那是真情,你不是喜欢不做作的女人吗,她就是啊。小心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啦!”

    他还是笑,“我目前正处于失恋状态,哪有心思考虑这个?如果真错过这店,你也要付大部分责任。”

    绿灯已亮,白色沃尔沃加油继续前行。

    我绷住笑意,状似认真地说,“好好,我负责。为免再有人从中破坏,不如咱们私奔吧!一会回家我就收拾衣物,一小时后火车站见。”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得开快点儿了。”语毕俞奕祺果真加大了油门儿,两人相视开怀的大笑起来。

    世上有形形□的人,也有各种迥异的交往模式。我和俞奕祺禀相投,十分合拍,同处一方战营却偏偏无法当情侣;和秦烈则是各据一头,占山为王,斗得不亦乐乎咬牙切齿,又注定彼此纠缠、离不开对方。

    感情的事的确令人匪夷所思,难以说清。

    在楼下停住车,俞奕祺的道别语是,“一小时后火车站见。”

    我忍俊不禁,仍配合的回答,“ok,不见不散!”

    下车刚走了两步,俞奕祺突然又叫住我,跟着下车走到跟前。

    我不解的看他,“什么事?”

    他噙着不同寻常的笑,忽地俯身吻了一下我的唇角,低声说,“我们好像私奔不了了,还是就此吻别吧。”说完转身回到车上,冲我挥挥手,疾驰而去。

    我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完全被搞糊涂了。

    他是什么意思?喝多了?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也没有过此种举动啊!

    我纳闷的想着朝楼门口走去,只听砰地一声传来,有人用力地关上了车门。循声望见几米外影里的黑色大宝马,我忍不住乐了。

    俞奕祺,真有你的。

    ps:亲们的留言给我灵感,只有用更新来感谢大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