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行啊阮清,就这么把我拉下水了。”程浩扬单手熟练的把着方向盘,另一侧的手肘搭在敞开的车窗沿上。

    我舒服的合闭双目,声音懒懒的,“亲自演戏才过瘾,老在一边看戏多没意思,我这是给你机会客串当回第一男配角过过瘾。”他想既有好戏看,又不必付出一点代价,天下哪有此等便宜事?我早就想把他拉下水了,终于碰到了合适的机会,能放过他才怪。

    秋日的晚风清清凉凉的迎面拂过,发梢泛着玫瑰的幽香轻扫着鼻尖,身爽,心更爽。

    事实证明我没挑错人,程浩扬反应就是快,稍稍一愣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接下来的表演更不含糊,举手投足都透着甜蜜体贴,俨然一个深陷爱河的男人,直到坐上车确认脱离了她们的视线,才将前因后果问个明白。

    “得了,别说那么好听,你本是存心跟我过不去。”程浩扬不带好笑的揭穿我,“这坏憋了不只一天两天了吧?唉,枉我聪明一世,没提防还是被你给陷害了。”

    我呵呵乐着,“没办法,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优秀了,我挑来挑去,周围合适的人选只有你了。”

    “那我还得感激阮大美女垂青在下喽?”

    “好说好说,继续努力。表现得好,美女重重有赏。”

    “哦?多大的赏?”

    “既有免费好戏看,又有美女在怀,顺便赚了个优秀员工,还不算大赏?”

    “好戏和员工我就勉强笑纳了,这美女嘛,我实在无福消受。”他摆出小生怕怕的表情,逗得我合不拢嘴。

    为了达到逼真的演出效果,吃饭时我们很敬业的交换了彼此的资料,譬如特长、爱好之类的,连喜欢的须后水和沐浴露的牌子都了解个底儿掉,以备不时之需。

    饭后送我到家门口时,程浩扬一脸可怜相的拽住我,“阮清,秦烈要是找我算帐,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我叹了口气,“你还是先担心要是秦烈一点儿都不在乎,我们如何收场的问题吧!”

    “阮清,你不相信自己的直觉,也要相信我的直觉。我和秦烈从小长到大,难道会看错?”

    “世事无常,谁说得准呢?”险招一出,我再无退路。赢,也许登峰造极;输,可能再无转机。

    程浩扬又恢复了吊儿郎当没正经的样子,上下打量着我,“那我们就干脆假戏真做,你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个大美女。我们郎才女貌,绝对速配。”

    我好笑的看着他,“你不是无福消受吗?”

    他两手一摊,“我是吃不着葡萄,只好告诉自己葡萄是酸的。”

    我真服了这个活宝了,总有本事惹人发笑。愉快的情绪像施了魔法的洗剂,荡涤掉漂浮于表面仅存的一丝不安,信心和希望重又充盈满心,意兴昂然。

    新的一周由于的开拍,我变得更加忙碌,公司片场俩头跑。其实片场并不需要我亲历亲为,但我放心不下唐芮妮,不仅是她的演技,还怕她倚仗秦烈做靠山,一旦被导演批评得不高兴,耍大小姐脾气再影响了拍摄进度,就算秦烈承诺由他负责,最后受苦受累的还是我。

    这次的系列要连拍三天,任务量相当大。好在唐芮妮也十分看重这个机会,一切要求都认真配合,我跟着盯了大半天的时间,提着的心好不容易放了下来,没料想在第二天还是出现了状况,唐芮妮不知吃了什么东西,浑身过敏起满了红疹,本无法上镜。

    突发的状况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且不说庞大的场地费和制作公司的费用,后期制作的时间也都安排得很紧张,哪个环节都耽误不得。于是我们火速和原来的女演员联系,孰料人家见拍的事吹了,马上接了个电视剧,档期全占满了,重新寻找合适的演员更耽误时间。

    火烧眉毛之际,斐戎又提议让我试试,居然得到了导演和其他工作人员的一致认同,似乎我再推辞就显得矫情了。救场如救火,何况为了节省大把的银子以及赶上制作进度,我顾不上难为情,以豁出去的神披挂上阵,才两个镜头便渐入佳境,拍到半夜斐戎给我补妆时开玩笑说,“不如你考虑考虑进演艺圈吧,肯定能火。”

    我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任由他在我脸上涂涂抹抹,“就凭我这张老脸?还是算了吧,你想办法把我的皱纹抹平是真的。”

    斐戎失笑的说,“皱纹?你的脸去拍化妆品都绰绰有余,绝对没人猜得出你的实际年龄。我的眼光果然没错,你出演这个再适合不过了,连导演都夸你演得到位。”

    我认为,人一旦豁出去了,所有的潜能都会被激发出来,小小的演戏更不在话下,谁都一样。

    值得佩服的是,有个人没有压力逼着,没有摄像机对着,没有导演指导着,演得比我还投入,那就是程浩扬。

    开拍第一天的中午,他冒着大雨赶来给我又送饭又削苹果的,羡慕得唐芮妮眼珠儿都要突出来了,趁着拍摄的空当儿跟我说,“阮小姐,你男朋友长得帅对你又体贴,你可真是好福气哦!”

    我顺着她的话茬重申了要强调的重点,“他确实很不错,不然我怎么放心嫁给他?”

    其后的两天唐芮妮因病无法继续拍摄,程浩扬的戏也照演不误,不但每天上演温馨接送情,我熬夜工作的时候他还候在一旁关心备至的递水,热情周到的为大家张罗宵夜,弄得整个片场无人不知阮总监有个英俊体贴的男友。斐戎甚至问我婚期何时,害我费了好大的劲儿说明程浩扬只是我的普通朋友,这些不过是做秀而已,解释得口舌都麻木了,斐戎仍是将信将疑。

    我私下里让程浩扬稍微收敛一些,他还很委屈的样子,“阮清,我可是帮你忙哎,区区一个唐芮妮能有多大影响力,只有运用舆论的力量才能把秦烈的真话逼出来。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你还不领情?”他打着为我着想的旗号,说得句句在理,倒成了我不识好人心了。谁知道他心里揣的什么鬼主意,我也没力去跟他计较。

    绯闻进入白热化,公司里已人尽皆知,每个人见面都祝我好事将近,我只是含糊的一笑带过。连齐雅茜都几乎相信了,一头雾水的问我,“你换目标啦?”得知真相后,她直摇头,“做得有点过吧?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秦烈这种狠角色,嘿嘿,难保不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来!”

    惊人之举?那正是我想要的效果,在一起或是分开,给个痛快,总比吊在那儿不上不下不清不楚的好。

    由冯希卫处得到的可靠消息,秦烈三天后回来。我的心情就像是小时候偷抹了妈妈包里的化妆品,既想马上跳出去炫耀,又明知大人不允许怕被训斥,充满窃喜又禁不住地紧张,不同的是,小时候的紧张多半源于胆怯,如今的紧张附载着甜蜜的期待。

    三天,只需要三天,一切便自见分晓了。

    ps:有五本书的内容要背,抽空也只写了这些,我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