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筹备得顺利吗?”完全公事公办的语气。这是我进办公室后秦烈问的第一句话。

    我同样公事公办地把大致的进展状况介绍了一下,说话间一丝不落的观察着秦烈的表情变化,没搜寻到任何讯息。

    在得知我另有新欢的前提下,我本以为他会忍不住先问我和斐戎的关系,间或流露出嫉愤的表情,可事实证明,我还是低估了秦烈的自制力,如果不是已经知晓了他的心意,我至今仍察觉不出半点破绽。

    “什么时候正式开拍?”秦烈问出了第二句话。

    “下周二。”我泰然以待,等着看他第几句话才会归入正题。

    他修长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低眸片刻抬起头,像在问我又像在自言自语,“这么说,现在换演员还来得及。”

    我满脑子疑惑,“换演员?”

    “对”,秦烈旋即语气坚定地下了指示,“这次的由唐芮妮来担当主演,你尽快去落实这件事。”

    谈话的方向完全脱离了我预计的轨道,简直是背道而驰,让我一时之间方寸大乱。

    他不仅没有丝毫的嫉妒和质问,还反手一击将我推入为他设计的境地,从凯歌高唱的天堂毫无防备的直堕入难耐的地狱,懊恼、猜疑、妒意、愤懑一股脑儿的涌了过来,将我围了个严严实实。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态度何以出现如此大的扭转?他明明应该迫不及待追问我和斐戎的关系,或貌似无意的谈起我另结新欢的事不是吗?怎么会突然间扮演起别个女人的亲亲男友,甚至在我面前为她争取工作机会?难不成他患了失心疯,一夕之间真的爱上了唐芮妮,断了与我的念头?还是……另有隐情?

    各种各样的问题如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毒蛇,在我心里面盘桓纠缠,邪恶地吐着猩红的信子,慢慢毒嗜我的自信和镇定。

    秦烈说完话若无其事的喝了口咖啡,颇有谈话结束、端茶送客的姿态。我并没有让他如愿,依旧稳坐在对面,犀利地直视着他,“秦总是在为自己的女朋友谋福利吗?”话中弥漫的酸溜溜的味道明显之极,等我意识到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再补救一句,“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秦烈抱臂往椅背一靠,深邃的黑眸眨也不眨的盯着我,“你好像很生气?”

    情况不妙,除了生气,他不会还发现了别的什么吧?

    我重新找回镇定,尽量让说辞在情在理,“我当然生气了。你知道为这个我开了多少会议、费了多少心血?好不容易把一切细节和人员都敲定,下周就要开拍了。你却横一杠非要临时换演员,而且还是主演,一付命令的口气连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如果影响到的拍摄怎么办?我难道不该生气吗?”

    秦烈还是维持一样的姿势,不疾不徐的回道,“这是公司的大事,我也很重视,所以我不会找个不胜任的人来做主演,唐芮妮的气质和外貌与我们的要求很符合,你不觉得吗?”

    听他维护唐芮妮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毫不客气地挑出毛病,“她太稚嫩了,缺乏成熟女人的韵味和风情。”

    秦烈更不客气,“你们找的女演员也不见得多成熟吧,这些都可以用造型和表演来弥补,应该不是问题。”

    “可据我所知唐芮妮并无表演经验。”

    “她正在进修学表演。”

    “演砸了怎么办?”

    “我来负责。”

    “为什么一定要冒这个险?就因为她是你女朋友?”

    “原因我不需要跟你交代。”

    我怒极反笑,双手一支桌面站了起来,“老板最大。既然秦总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干嘛还自讨没趣,都听你的好了。”我及时地打住话题,再说下去我难保控制得住情绪。

    秦烈嘴角扬起的浅笑看来可恶的刺眼,“我很高兴我们能达成共识。没事了,你去忙吧!”

    鬼才跟他达成共识?

    我咚咚的跺着细高跟走下楼,经过转弯的落地镜时才发现,裤子的侧面甚至被我攥出了褶皱,心疼的扑扑布料,我直起身对着镜子恶狠狠的咬牙,活动几下面部肌,又扯唇一笑。

    嗯,还是笑起来迷人。生气很容易让人变老的,我犯不着和宝贵的容颜过不去。

    情势变得扑朔迷离,我的耐心也所剩无几,与男人不同,女人的青春转瞬即逝,是耗不起的,我别无选择,只能亮出最后的王牌了。

    成与不成,在此一搏!

    “是谁说的漂亮女生没大脑只懂的爱美和傻笑

    你看你说话的表情多么的骄傲难道不怕我saysorrygetout

    是谁开始先出招没什么大不了见招拆招才重要要爱就不要跑

    爱情36计就像一场游戏我要自己掌握遥控器

    爱情36计要随时保持美丽才能得分不被判出局……”

    服装店的音箱里传出蔡依琳的爱情三十六计,是小美拿来的cd,已经放了好一阵子了,今天听来竟有醍醐灌顶的效果,很是贴切。

    “是谁开始先出招没什么大不了,见招拆招才重要要爱就不要跑……”经过处理的电子音透着虚幻缥缈,歌词内容可是实实在在。

    秦烈打我一招措手不及后就出差去了,我也一直忙于工作,拆招的方法虽然确定了,合适的时机和人选却仍是未知。上午跟程浩扬通了电话,约好晚上他来接我一起吃饭,商量工作的事,顺便还要让这位狐狸派的掌门人帮忙出出主意。

    门口的风铃叮咚作响,三个高挑的女人款摆生姿的走了进来,前面的正是唐芮妮,嘴边挂着招牌的甜腻笑容。

    决定启用她任主演后,我们最近在公司见过几面,她左一句“烈”右一句“烈”搞得我濒临抓狂的边缘,以致后来我能躲就躲,把她丢给制作公司的人去应付。

    “阮小姐也在!都好几天没见你了,听说你特别忙。要我说你也别太拼命了,抽空也要适当的休息一下,做做保养。”

    我适当地表现出打工者的无奈,“我哪比得上唐小姐好命,不过是个普通的工薪族,每天赚的都是辛苦钱,再不拼命说不定明天就被老板炒了。”

    唐芮妮老板娘姿态十足地笑道,“你这么卖力工作,我一定告诉烈让他好好奖励你。对了,这两位都是我们公司的模特,特别喜欢你店里的衣服。”

    “欢迎。我们店的新款向来不打折扣的,既然是唐小姐带来的朋友,喜欢哪款随便挑,一律八折。”我给足了面子,哄的唐芮妮眉开眼笑。虽然她们都是不怕花钱的主儿,但折扣的便宜谁不爱占,得到如此实惠,三个嗜衣如命的女人一头扎进衣堆,兴致盎然的挑了起来。

    近段时间这个财神娘娘还真为我招徕了不少的生意,眼瞅着营业额直线上升,我有时甚至恶劣的想,就算最后得不到秦烈,我也不亏,起码从他们俩的身上都捞足了油水。

    不是我对自己没信心,实在是权势和利益的诱惑太大了,爱情被挤到一旁靠边站也是常有的事。秦烈在房地产才刚起步,唐纪年无疑是个强有力的支持者,商人重利轻别离,尤其秦烈还是个冷情的人,就更不好说了。

    再糟的结果我都想过了,若他当真选择了唐芮妮把我当成陌路,我也不会意外,更不会还对他傻傻的抱有眷恋,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大不了我安分的把这份心收回,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两条腿的男人满街都是,总会找到适合我的那个,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

    但是,现在前途未明,我的胜算也占了百分之五十,所以还不到轻言放弃的时候。既然我真心喜欢这个男人,有机会就要放手搏一回,免得以后后悔。一句话总结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

    三个人挑的衣服堆成了小山,我美滋滋的给她们计算着折扣,心里爽翻了。其中有几件需要改一下,我让小美给她们量好了尺寸,解释道,“旖悠今天有事不在,不能帮你们改衣服了。不合适的都留下来登记一下,等改好了再通知你们过来取。”另两个人都没什么意见,留下了联系方式。

    唐芮妮拎着鼓囊囊的购物袋问我,“今天是周末,阮小姐怎么不跟男朋友在一起?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他呢!”

    我眼角瞥到窗外正在走近门口的身影,灵光一现,择日不如撞日,择人不如撞人,恰好唐芮妮在,这么合适的传声筒怎能浪费?“会有机会见到的,我们结婚一定邀请你和秦总,到时候你们可要赏脸光临哦。”

    唐芮妮惊讶的提高了音量,忽略了身后的开门声,“你要结婚了吗?”

    我笑盈盈的点点头,缓步走向刚踏进店里英俊倜傥的男人,挽住他一脸幸福的说,“介绍一下,我的未婚夫,程浩扬。”

    呆住的,不只是唐芮妮,还有我身边的男人。

    cd兜转了一圈又回到那首歌,“爱情36计就像一场游戏,我要自己掌握遥控器……”

    ps:我想通了,你霸王你的,我更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