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引用俞奕祺的原话就是,秦烈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这两天发狠下死手,他招架得实在吃力,再拖下去怕无法跟合伙人交待。无奈,他找到秦烈说明我们已经分手,原因是——我另结新欢。

    两人同争一块甜点,甲赢了,乙却告诉他这块点心已经被别人舔过了,让甲任凭甜点在手也只能干瞪眼瞅着,除非得到确认才能采取下一步行动,或下口、或放弃。

    俞奕祺尽了力,也出了一招损棋,存心让秦烈不痛快。

    我料想定是那晚我在车子上一席泾渭分明的论调刺激了秦烈,俞奕祺虽然没能撑住,还是给我留足了余地。

    我当然体谅俞奕祺的难处,对已分手的前女友做到这步实属不易。可是,短时间内我去哪儿找一个像模像样的新欢,要配合默契,还要有足够的胆识应付秦烈。

    烦恼归烦恼,工作时我仍会全情投入,不受丝毫影响。

    公司年尾的重头戏是一款适合时尚白领女的笔记本电脑,再过两个月即将隆重推出,片自然也不能怠慢,拍摄方案历经一个多月的修修改改,下周就准备开拍了。

    我办事一向求稳,每个细节都希望尽善尽美,拍摄前夕的会议不仅包括导演、演员,就连摄像师和造型师也要一并前来,再三强调产品的风格、特色及诉求点,绝不容许马虎了事。

    好在和这家制作公司的合作已不是第一次,沟通起来并不吃力,他们此次组织的拍摄班底实力雄厚,里面的造型师竟还是我认识的人,斐戎。

    严肃沉闷的工作场合遇到熟人令我心情大好。会议结束后,我邀斐戎一起到公司二楼的餐饮区坐坐。

    刚落座我便打趣他,“你和旖悠感情再好,也不必天天穿情侣装吧?”

    他今天还是一身白色休闲装,飘逸俊美,引得周围女注目的眼神不时的飘过来。

    斐戎笑着回道,“旖悠说你总爱拿她的服装开玩笑,果然没错。”

    “我是替她亏得慌。你想想,这么漂亮的姑娘,干嘛老穿着一种衣服,虽然白色适合她,但也不妨赶赶潮流,多试试别的颜色和款式,否则等年纪大了,后悔都来不及。”

    斐戎不慎赞同的挑挑眉,“穿衣服贵在体现出和谐、美感和个,不能被千变万化的潮流所左右,更不能因为是名牌而失去理智,应该在自己所欣赏的审美基调中,加入当时的时尚元素,融合成个人品位。简而言之,让人看着舒服就好。我和旖悠都比较懒,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款适合自己的,就不愿再费心去换了。”

    “找伴侣也是一样?”我头一偏,笑着问。

    “反正我是这样。”

    我由衷的慨叹,“你们很幸运,能遇到彼此。”

    他疑惑,“你没遇到?我听旖悠说你有个不错的男朋友。”

    “分手了。”

    收到他同情的眼神,我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他不是我要的那个人。”

    斐戎轻抚下巴,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即使闲聊中,我仍没忘了工作,“这次的是我们公司的年度大戏。我个人觉得那个女演员漂亮有余,魅力不足。你造型的时候最好能弥补一下,要着重体现成熟女人的韵味,风情但不风骚,沉稳干练又不失孩子般的调皮可爱,让人欲罢不能,回味无穷。”

    斐戎侧头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不如你来演怎么样?”

    我扑哧笑了出来,摆手道,“别开玩笑了,我怎么行?”

    “我是认真的。你的举止神态和刚才描述的感觉很吻合,稍加雕琢绝对没问题,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真的不试试?”

    专业人士的赞美令我开心,可我也有自知之明,“我既没有表演经验,也不懂如何在镜头面前展现自己,演砸了多丢人!本身不是这块料,我还是不去现眼了。”

    斐戎不打算放弃自己的主意,审视着我的面容说,“你的脸型已经非常好了,化妆的时候眼尾再略微上翘些,眼影嘛,深色会很适合你,烟熏妆已经被用滥了,还是免了,提亮和暗影部分再多花些心思就行。”

    提及专业,他的目光都在刹那间迸出狂热和专注,盯得我浑身不自在,伸出手指晃了晃,“行了行了,再看我就不好意思了啊。”

    斐戎果真移开了目光,下一秒,投向了我的身后。

    我下意识地回头一瞧,秦烈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面无表情的问,“阮总监在谈公事?”

    我站起来尽职的回答,“是的,秦总。”

    秦烈的眸光锋利的一扫斐戎的方向,“不介绍一下吗?”

    我大方的一指,“斐戎,我们这次的造型设计”,又指向秦烈,“这位是我们公司的秦总。”

    “幸会。”斐戎主动起身和秦烈握了握手。

    秦烈又转向我,“你们谈完了吗?”

    “只是交待一些注意事项,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我有事和你说。斐先生,再会!”秦烈客套的一点头,转身走了。

    斐戎含笑望着秦烈的背影说,“他一定是把我当情敌了。”

    我刚欲开口道别的话憋了回去,好笑的望着他,恋爱中的人是不是都这么敏感?

    斐戎问,“他是你要的那个人吗?”

    我没直接回答,反问他,“你看呢?”

    斐戎不假思索的说,“这我暂时还无法确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你是他要的那个人。”

    我在心里暗自偷笑。连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都得出你的心思,秦烈,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忍多久?

    ps:五月下旬有个考试,又要背大量的东西,弄得我无法静心写文,烦啊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