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是的,俞奕祺不得不再撑几天。

    因为时机未到。在谁先开口说爱的游戏中,这是我手中一个重要的筹码,随时准备逼对方就范。

    为此,我千恩万谢的拜托俞奕祺,并承诺到时候帮他把遭受的损失找秦烈一并算清。

    俞奕祺很够意思的没怎么推托就答应了,末了说,“我尽力而为吧。他的举动总让人无法估计,所以阮清,你就当发发慈悲,越快越好。”

    我也想越快越好,可欲速则不达,这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我从没遇到过这么别扭的人,肯为你明里暗里费尽心机,肯面对情敌坦诚自己的心意,偏偏见到心爱的女人就三缄其口,不肯承认,真想剖开他的大脑看看里面的构造是不是有异于常人。

    想想都让人撮火。

    我忿忿的骂了一句“臭闷骚男人”,抓起一把刚爆好的米花放进嘴里狠劲儿地嚼。

    “嘿嘿,说秦烈呢吧!”齐雅茜也是满口的米花,吐字含混不清。

    我愈加领会到她是个真正意义上的三八,刚从电话里得知这一切,她便迫不及待的一大早打车赶到我家,美其名曰和我共商钓金大计,实际上不过是为了满足她的八卦贪欲。

    她顺了两口水,清了清嗓子又语带惋惜地说,“放弃了俞奕祺这么优秀的男人,你也真舍得!”

    我拍掉手中的残渣,双臂枕在脑后一躺,懒懒的应道,“否则你想我怎么样,脚踏两船,做劈腿一族?”

    “那是何等的美事啊!占着两个极品男人,一三五宠幸霸道型,二四六点召温柔型,周日还有空钓钓小白脸儿,不行啦不行啦,想想都受不了!”齐雅茜的语气活像是古代的纨绔子弟在街上遇见唱曲卖艺的良家美女,透着一股邪。

    我横空朝她飞去一个靠垫,打断她的白日梦,“春天还没到你少发情啊。”

    她闪身躲开,依旧色兮兮的模样,“难怪杂志上说女人也会被体欲望所左右。嗯,比较起来秦烈的确更强壮更感些,你选他难道不是这个原因?”

    我闭目凝神,压儿不理她的话茬。

    她又问,“想什么呢?”

    我怏怏地回答,“一块茅坑里的石头。”

    “搞不定他?”

    我听她话里有话,撩开眼瞅着她,“你有办法?”

    齐雅茜双腿一盘,啃着苹果分析道,“这有何难?秦烈现在是碍于面子不肯张口承认,你若有个风吹草动最紧张的就是他。所以啊,关键的问题就是你的动静太小,还不够让他着急,但凡你有个重大举动刺激他一下,我保准他沉不住气地跟你表白。通俗地说,这就是典型的犯贱心理,这种人就是典型的没事找抽型。”

    她说的有道理,我也不是没想过,可脑子里还是懵懵的,也许每个人碰到自己的情事都免不了变呆变傻。

    我神一振,像看到无所不能的天外飞仙一样看着她,“什么算重大举动?”

    她朝上翻了翻眼,用教训白痴的语气说,“笨蛋,结婚呗!这是男女交往的最后底限。如果你放话说自己要结婚,他还能忍住才怪?”

    她说得没错,这个消息绝对够得上一剂猛药,虽然我不愿仓促处理这件事,不意味我就任其拖沓下去,何况还有一个俞奕祺在苦苦支撑,用到这个重要筹码的机会到了。

    “可是……”我又犹豫起来,“他要是还没表示,我不就一点退路都没有了?”

    齐雅茜一个抛物线把果核扔进废篓,“真要如此,要么就是他犯贱得无药可救了,要么就是他并不爱你。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好,秦烈,机会摆在面前,就看你能不能自己好好把握了!

    我兴奋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从柜子里取出一瓶红酒和两只高脚杯,咚的往茶几上一放,“这可是我的珍藏红酒,平时都舍不得喝的,看在你为我的幸福出谋划策的份上,今天就忍痛割爱便宜你了。”

    齐雅茜小资得很,平日里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她拿起来一瞧年份和生产商,惊讶得呼出声来,“阮清,你好大手笔,哪儿买的?”

    “我怎么舍得花这个钱。是秦烈的朋友送他的,见我喜欢,他就直接送我了。”那还是分手前的事。现在想起来,他似乎总是貌不经心的做些讨我欢心的事。

    送酒如此,送服装店如此,送茶餐厅的美食也是如此。

    齐雅茜爱不释手的捧着红酒念念有词,“一串葡萄是美丽的、静止与纯洁的,但它只是水果而已;一但压榨后,它就变成了一种动物,因为它变成酒以后,就有了动物的生命。”

    “你比没熟的葡萄还要酸!”我一把将红酒夺过来,用开瓶器启开软塞,齐雅茜表情心疼的像我真的残杀了可爱的生灵,“还可以多存几年的,就这么喝了?”

    我斜眼瞪着她,“你到底喝不喝?”

    她忙不迭的点头,“我喝我喝!”

    深红的酒流入薄身透明的水晶杯中,散着馥郁的浓香。

    我举起杯子说,“祝我智擒闷骚男成功!”

    齐雅茜贪婪地闻着酒香,附和着说,“我对你有信心,一定会成功!可以干杯了吧?”

    瞧她一脸馋样我就想笑,算了,不折磨她了,“干杯!”

    清脆的碰杯声还未响起,就被一串音乐声打断了,是我的手机。真不吉利,偏偏赶在碰杯的时候。

    手机上面的显示是俞奕祺,也好,我正要找他呢!

    “奕祺,有事吗?”

    “怎么回事……”听着听着,我的眉头越皱越紧。

    结束通话后手机往沙发一扔,齐雅茜不解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仰脖儿一口干掉杯中的红酒,气闷的说,“这酒还是开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