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黑色大宝马载着我一路疾驰,两人沉默无话。

    秦烈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我则因为一直闷头理清繁复的头绪,没心思说话。

    刚刚见到他的刹那,我整个口都被喜悦涨得满满的。虽然我不是什么纯情少女,不会成天到晚娇怯的低头红脸,可面对一个大男人心意昭然的举动,那一刻的我竟有些羞涩,因为那个男人是秦烈,向来冷酷无情、不为女人所牵绊的秦烈!

    但秦烈并不知晓,他的到来对在座的三个人有着怎样的象征意味。如身处一场牌局,关乎着重要的赌注,而执牌的人却浑然不觉,毫无保留地将最后的底牌明晃晃的亮了出来,成就了参赌之人,暴露了自己的底限。

    车驶入小区,迈表归零,秦烈终于开口问,“你答应程浩扬什么了?”

    这问题他一定憋了一路吧?我故意显出懒洋洋不愿多说的样子,“哦,小事一件,没什么可说的。”

    秦烈沉默了片刻又问,“你们经常联系吗?”

    我反问他,“这和你有关系吗?”

    他没料到我的回答会如此不配合,酷脸被气得铁青,手重重的击在方向盘上,“阮清,你能不能好好和我说话?”

    打量着他的反应,我想起程浩扬的话,这是他口中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秦烈吗?我记忆中他似乎也是冷静自持的,几时开始变得这般暴躁易怒了呢?

    我敛眸低首历数着他近来的所作所为,线索渐渐清晰起来。

    是了,应该就从我们分手开始,他会在公司发威,他会冲我喝吼,他会无视原则的想拐我上床,他会赌气般地把我使唤得团团转;但,他也会在我额头宝贝似的印下早安吻,也会费心的从上海为我带回茶餐厅的美食,还会任我使子胡闹而舍不得将我辞掉……

    我以前怎么没意识到?

    怪不得都说女人遇上爱情智商就降为零了,再聪明也无济于事。爱情?我猛然惊觉自己竟不知不觉和这个词联系在一处了。

    世上的事情真是奇妙,瞬息之间乾坤挪移,天地翻覆,秦烈竟会和爱情二字挂上钩,而我居然还甘心奉陪。

    一场好戏上演在即,可我绝不傻傻的先唱独角,要演,也是男主角先开口,而对付嘴硬的他,单刀直入的方式最有效。

    机不可失。我是个行动派,想到就会做到。

    我侧过身,双目晶亮的直视着眼前仍火大的男人,不容他有半点躲闪,“秦烈,说实话,你爱上我了吗?”

    他瞬间一震,火气消散在空气中,旋即撇开眼说,“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他用回避的方式来回应我,并没承认。

    我仔细端详着眼前的男人,目光扫过他深邃的眼,英挺的鼻,和他越抿越紧的唇,语气不依不饶,“你还没回答我呢,你爱上我了吗?”

    他的眼神不再躲闪,黑眸幽亮,脸庞的线条也变得柔和许多,“答案对你很重要吗?”温柔的声音竟让我不太习惯。

    我清晰地辨出他眼中的情意,是的,此刻我再确定不过,这个男人是爱我的。

    耐被拖得越来越少,我的不满渐渐累积。他难道非要我先开口承认对他有情吗?

    较劲儿的心里作祟,我装作满不在乎的不再看他,“不回答算了,我只是随便问问。不耽误你时间了,bye!”

    我扳开车门作势要下车,一只手臂忽地横来用力将门关上,又转过我的身体,逼近的黑眸里几乎蹿出火花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逗我很好玩吗?”

    我摇摇头,“我没有逗你。只是觉得想听你说句真心话太难了,问下去也是浪费时间,我只好放弃了。”

    他的神色恢复如常,探询的目光在我脸上逡巡片刻问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想听我的真心话?”

    很好,这男人绝对是打太极的好手,慢悠悠的推来搡去不吃一点儿亏,非要我先承认不可。他应该知道惹恼女人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我笑得极甜,看着他眼中高涨的希冀,“没别的意思,就是防患于未然。秦烈,我怕你会爱上我,毕竟我们都有各自的恋人了。”希冀化为愕然转而窘怒。

    他像被人迎面打了一拳,脸色愀变,瞬间,又神态自若的冷笑着,“凭你?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是吗?那你今天为什么跑去mei找我?”

    “你想太多了,我恰好在附近,顺便做个人情不想麻烦我朋友罢了。”车程25分钟也算附近?好烂的借口。

    我的语气轻松起来,如同解决了一个心病,“看来我的确想多了。我们的意见一致就好,谁都别有非分之想,安心做我们的上司和下属。”

    我如愿地看到他冷静的面具一点点的碎裂,目光中的怒意和冷意翻搅在一处,几乎就要爆发。突然,他坐正对着车前方,不再看我,沉声说,“如你所愿,我们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那最好。谢谢秦总顺便送我回来,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再见。”顺便二字我特意加重了语气,说完我以最快的速度下了车,再晚一步,难保自己不会大笑出声来。

    进电梯按下楼层,我仰头看着节节攀升的数字,心里的愉悦也随之升涨,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男人别扭起来真够可爱的!

    一夜好眠。

    第二天,我神清气爽的投入工作,不出意外的接到了程浩扬的电话,“阮清,你不会想不认账了吧?”

    我呵呵乐着,“我都说了愿赌服输,你急什么?不过,我记得当时我们并没规定,赌约何时生效吧?”

    程浩扬一顿,随即认命的叹息,“阮清,我真同情那个爱上你的人!以后有他受的。”

    我只想煞煞他的锐气,目的达到,又喂给他一颗定心丸,“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我是个讲信用的人。但这边还有好多工作必须处理完才行,我会尽快的,放心。”

    其实,我是需要时间将计划考虑周全,不仅要让那个嘴硬的男人开口,还要约见我近期难碰一面的温柔男友,连程浩扬那边也不能怠慢,谁知他是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到时候只怕我上贼船容易下贼船就难了。

    我闷头想着如何和程浩扬讲条件,结果撞上了同样没看路的冯希卫,他手里的文件散落了一地。

    我迭声道歉帮他拣起来,顺便问着,“秦总今天上班了吗?”

    冯希卫的脸苦得快皱成了一团,“别提了,阮姐,今天早上秦总只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挑了一大堆毛病。说来也奇怪,秦总最近像换了个人似的,害我们这些在他身边的人成天战战兢兢的,是不是事业做大的人脾气也会跟着大啊?”

    个中原因只有我知他知,谁让秦烈自己找不痛快的,可惜连累了周围的无辜人士。

    我理齐了资料正要交给冯希卫,突然被传真上的公司头衔吸引了视线,“小冯,这些传真都是给秦总的吗?”

    “对呀,这段时间的传真很多,不知道秦总是不是又对做咨询公司感兴趣了?”

    感兴趣?恐怕他感兴趣的是人,不是公司。

    秦烈呀秦烈,你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我不动声色的把传真交还给冯希卫,笑了笑,“可能秦总最近事太多了,心烦。没准儿过两天你们就有好日子过了。”

    看来,无论如何,我也要和我的温柔男友见上一面了,为他好,为我好,也为无辜的群众好。

    ps:话说,这年头看霸王文的银咋就那么多捏~~郁闷in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