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齐雅茜的论断还只是处于嫌疑阶段,而程浩扬的话似乎已经对这论断做了最终审判,让人不得不信。

    与其我回家以后再自己胡思乱想,不如趁机问个明白,“照你所说秦烈应该对我很好才对,可我们俩在一起时你也看到了,他一点儿好脸色也没有,哪是对意中人的态度?”

    程浩扬低低地笑出了声,“阮清,说实话,你做的事也确实让人没法给出好脸色。初见你的火辣打扮我还真被吓了一跳,不过再看看秦烈的反应我就明白了,这里头肯定有戏。果然在跳舞的时候我稍微一激,他就原形毕露了。”程浩扬熟练地吐了口烟圈,斜睨着我,“你那天是故意的吧?”

    我尴尬的点点头,他继续说,“秦烈如果不在乎你,就算你穿比基尼出门他也不会有任何反应,从他脸上很难看得出高兴还是生气。可在上海那晚,我终于见识到了,这家伙也有失控的时候,哈,真是过瘾啊!”程浩扬脸上显出顽皮的孩子气,有着诡计得逞后的快意。

    “我还没见秦烈对哪个女人那么紧张过,于是更想逗逗他了,趁你去接电话,我告诉他我对你很有兴趣,他满脸的不乐意,回答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说那有什么关系,只要没结婚就还有机会,这时你就回来了。虽然他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但那点心思本瞒不了我。”

    怪不得我接完电话回座位时觉得气氛诡异,原来是这场谈话闹的。

    “你今天找我来就为了告诉我,秦烈喜欢我?”我不相信他的目的那么单纯。

    “这只是一部分原因”,程浩扬随意的把烟蒂一摁,润了口红酒,“我的分公司要在北京开张了,最近我一直在招兵买马。这年头,人才比老婆都难找,我想来想去就想到了你。我不止一次听我们公司的人夸奖你的工作能力,而且也很看重你在市场方面的经验,如果你愿意来,位置只在我之下,如何?”

    这算什么,挖角?而且挖的还是他好友的墙角。他一脸的坦然完全不像在进行一件不足称道的事情,我不禁纳闷,“你们不是朋友吗?”

    他又露出了坏坏的笑,“就因为是朋友我才帮他一把。他以为我对你有意思,肯定担心的要命,必然会采取行动。到时候我既有好戏看又得到一名优秀员工,一举两得的好事啊!”

    他想得倒美,一副尽在掌握的模样,我忍不住使坏的给他泼冷水,“如果我不愿意配合你呢?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感情又好,何必去趟这浑水?再说了,秦烈也未必真的那么紧张我,或许你打错了如意算盘也不一定啊。”

    程浩扬正要回答,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显示马上接起了电话,眼睛含笑一眨不眨的锁着我,“对,我是给你打过电话,想找你帮个忙……你现在有事……那好,明天我去公司找你……我?我正吃饭呢,和一美女在一块,你们公司的……谁开玩笑了?就是跟你去上海出差的阮清……我在mei呢……喂?喂?”

    他把电话一放,气定神闲地说,“看来今晚我当不成护花使者了。”

    虽然我听出些许端倪,还是要确认一下,“是秦烈?”

    他点点头,又加上一句,“是心急如焚、百爪挠心的秦烈。”

    我不以为然地笑笑,“你确定他一定会来?”刚才我听出秦烈似乎正有事要忙,他们约好了明天见面。

    程浩扬摇荡着酒杯,深红色的体在杯底缓缓转动着,嘴角弯起挑衅的笑,“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现在是八点十分,连堵车的时间算在内,他若在半小时内赶到就是我赢,若超过半小时或压没来就算你赢。”

    北京的堵车像每天的一日三餐一样正常,况且谁知秦烈身在何处或有什么急事,半小时外太有可能了。“赌什么?”

    “我赢了,你答应到我公司来上班。你赢了,随便提什么要求都行。”他一派淡定,似乎已经稳胜券。

    反正怎么我都不吃亏,我无所谓的举起杯子和他的一撞,“成交。”

    刚放下杯子就听到门扇被拉开的声音。我忙扭头瞧去,心想不会来的这么快吧?

    定睛一看,是个穿着白衬衫和仔裤的女人,小巧玲珑的身段,梳着学生气的马尾辫。她端着一大盘水果和点心,“浩扬,怎么没告诉我你今天要来,我从外面回来才知道,这位是……”她眨着灵活的眸子打量着我,眼神暧昧的飘向程浩扬。

    程浩扬连连摆手,“别误会,不是那么回事,她叫阮清,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的和秦烈出差的漂亮女秘书。阮清,她就是乔依玫。”敢情她也知道我的光荣事迹了。

    我站起身和她握了握手,“你好。”我以为mei的老板娘该是个美艳不可方物、深沉厉害的角色,没想到竟是如此的清纯可人。

    她把我按回椅子上,“跟我不用客气,坐着就好。”随即也跟着坐了下来又问程浩扬,“秦烈没来?”

    程浩扬笑道,“很快就来了。”然后把事情的原委仔细的讲了一遍。

    乔依玫兴奋地拍手赞同,“太好了,终于有机会整整这个冷面神了,平时他总是一副拽拽的样子,看着就来气。我支持你,让他着着急。”

    我哭笑不得,他们似乎笃定我的本事大到足以牵制冷硬的秦烈!

    有活泼的乔依玫的加入,我们聊得更热烈了。当我知道mei原来是乔依玫的同学设计的,赞叹不已,“我太喜欢他的风格和创意了,以后有机会,不知能不能请他帮我设计一下家里的装修。”

    乔依玫嘴巴被点心塞得满满的,手臂一挥,“没问题,等你和秦烈结婚了,包在我身上。”

    我像被一整个儿蛋噎住了喉咙般,半天说不出话来,看了看程浩扬,他正皱眉盯着表。我这才想起那个赌约来,瞄了眼手机,已经八点三十五,嘿嘿,再过五分钟我就赢定了。

    我脑中思量着要跟程浩扬提的要求,轻轻叉起一粒提子放入嘴里,砰!拉门被一股强力顶到尽头又弹了回来,我们三个一同抬头望过去,迈着大步往里走的人不是秦烈是谁。

    我愣愣地咬破了嘴里的提子,清香的汁冰凉一线流入腹中,甜,真甜!

    秦烈招呼也不打,眉皱得死紧走到跟前一把拽起我,拎过旁边我的手包,“咱们走!”

    我傻傻的跟他走到了门口,程浩扬在身后喊道,“阮清,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我忽地反应过来,停住脚,嘴里嚼着蜜甜的提子回头一笑,“愿赌服输!”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懊丧。

    输了吗?我怎么不觉得?

    ps:本想放在一章里,更新完以后发现字数太多和别章不协调,所以就另起一章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