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周末,我一大早就来到了r&B,上午卖了三件衣服,业绩还算不错,午饭后我进里屋清点刚到的货,腰弯的直发酸。

    “阮清,好消息”,白旖悠在身后叫我,“咱们上午居然卖了一件3700元的衣服!”

    我愣了愣,3700元?哪有这回事?

    我不解的扭头,见白旖悠背倚着门框,眉眼带笑的偏头望着我,手中的笔杆一下一下敲打着账本。

    她一袭松垮的白衣,长发黑亮柔顺的披泻肩头,飘逸的古典味道怎么看怎么像林妹妹,连开玩笑时眼中的顽皮和促狭都如出一辙。

    我直起身来,揉着发酸的腰部,“说吧,怎么回事?”

    她把本子朝我一丢,“你自己看!”

    我接过来一瞧,原来是上午记的帐多写了一个零。又是一个弱智错误!拿过笔改掉,我回头接着理货。

    白旖悠在身后继续话里有话地说,“不对劲哦!”

    我一边埋头苦干一边回她,“如果你太闲就来帮我忙,别老说些不明不白的话!”

    “那怎么行?难得你为店里出份力,我可不能抢功。”没良心的女人!

    她停了停又问,“你有心事吧?感情问题?”

    “怎见得?”

    “你对金钱和数字最明了,平时一分钱都逃不过你的火眼金睛,所以呀,你今天的失常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遇到麻烦了,而且,百分之九十九是感情方面的,我猜得没错吧?”她拖长了音调,语气揶揄。

    我把衣服按号码大小摞在一处,整理完毕,拍拍手,转身看着她,“女人谈了恋爱果然不一样,满脑子都是七情六欲,看谁都像是遇到了感情问题。这是典型的恋爱症候群中的妄想症,旖悠,你要小心了!”

    我憋着坏笑说完,不出所料的看到她脸颊泛起微红,小女人态十足。她没再说什么,嗔怪的瞪了我一眼,转身出去了。我呵呵乐着,也跟着走了出去。

    白旖悠前不久刚坠入爱河,男友是做形象设计的,叫斐戎,他来找旖悠的时候我曾见过一次,和她很有夫妻相,气质也是一样的飘逸出尘,而且也喜欢穿白衣。

    我还跟她开玩笑说,“旖悠,以后你们俩可以半夜结伴出去吓人了,组合名字就叫——‘白匪’。”言毕,一旁的小美被逗得前仰后合,旖悠瞪了我片刻,也忍不住乐出了声。

    女人一谈起恋爱,心思也会变得格外纤细敏感。旖悠说得没错,我的失常确与感情问题相关,脑子里一团乱,心里也隐隐不安,总觉得有事发生,却都在暗处汹涌着,让我无从着手又难以放下。

    想不明白索就不想了,好在周末的生意也忙得让我没空去想别的。

    一下午门口的风铃声几乎没断过,白旖悠忙着给顾客修改设计,我则以三寸不烂舌应付她们的侃价。

    一个中午来过的女大学生,逛了一下午傍晚又返回来,缠着我非要再减五十块钱,我的耐心都快磨光了。此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见是陌生的电话号码,我便直接摁掉继续说服她,“小姐,价钱肯定不能再低了,而且我保证你走遍全城也不会找出第二件,质量好,你穿着又合身……”

    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号码。我示意小美过来顶着,迅速在她耳旁交待一句“把她搞定,绝不让价”,然后背过身进里屋接起电话,“喂,哪位?”因为刚才侃价侃的心烦,口气有些不耐。

    对方的男音“咦”了一声,问道,“我没打错吧,是阮小姐吗?”

    听着声音耳熟,我缓和了语气,“我是阮清,您是哪位?”

    对方的话音有了笑意,“我还以为自己打错了,阮小姐的声音真是多变呀,我还是比较怀念在上海初次认识你那时的声音。”

    上海?“程……总?”虽然基本认定是他,我仍有些迟疑,不明白他为何给我打电话。

    那头传来开怀的笑,“阮小姐还记得我?真是太好了,那你应该也没忘了我们的约定吧?”

    我又迟疑了,什么约定?

    他热心的提醒,“你说等我到了北京会好好招待我呀,我现在来了,你可不能食言啊!”

    他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哪里需要我的招待?我不禁怀疑他的居心,可说过的话又不能不算,我只好大方的应承,“能招待程总我求之不得,不知您什么时候有空?”

    “我今晚就有空,阮小姐方便吗?”他倒不客气。

    反正俞奕祺已经打过电话说他晚上还有工作,不能陪我吃饭,我正好有空闲的时间,可又有点顾虑,怕会见着秦烈,自从齐雅茜的惊人之语后我一想起他都会觉得怪怪的,更不要说面对他了。

    我试探着问程浩扬,“秦总和您在一起吗?”

    他夸张的叹了口气,“别提他了,那家伙整个儿一工作狂,我可请不动。怎么,没有他阮小姐就不肯赏脸吗?”

    我放下心来,“程总多虑了,能有这个机会是我的荣幸,不过我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口味的菜?”

    听完我的回答他高兴的说,“这不用你心,我订好了mei的房间,你来就行了。七点可以吗!”我爽快的答应后挂了电话。

    和程浩扬这种人打交道心里一定得多几个弯弯绕,不能被表面现象所迷惑。如果没猜错,他此番找我应是有备而来,绝不只是吃顿饭那么简单。

    回到柜台的时候,那个讲价的女大学生已经走了,小美正在应付另一个顾客,见我看着她,偷偷冲我比划了一个胜利的姿势,我心领神会的冲她竖起了大拇指。这小丫头就是机灵!

    我本想换身衣服又觉得麻烦,最后决定还是穿着身上的t恤和低腰牛仔去赴约,反正也不是多正式的场合,脸上补点淡妆就可以了。

    准备妥当后,我填好了帐本,轻轻拍了拍白旖悠的肩,“我有事先走了啊!”

    她放下手中的皮尺,接过账本别有意味的问,“去解决麻烦?”

    我煞有介事的摇摇头,表情认真,“不,去制造麻烦!”

    我从柜子里拎出手包,跟小美打了招呼,正要踏出店门,白旖悠又喊住了我,举起手中的账本挥了两下,“阮清,是240,不是420。”

    小美和顾客纳闷的瞅着我俩,不明所以。

    望着她促狭的笑眼,我回敬给她的是一记响亮的关门声。

    ps:看完大家的留言我这个激动啊,我更我更我更更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