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脑子有点儿乱,我叹了口气,把成堆的文件夹推到一旁,拉开办公桌抽屉,拿出一面巴掌大的镜子。

    镜子是女人天生的至亲姐妹,女人可以一天不吃饭、不睡觉,但决不能一天不照镜子,照镜子是女人的虚荣,女人一生与镜子为伍的时间绝对比和爱人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因为女人从来不会放过任何欣赏和审视自己的机会,只要面对镜子,就会立刻产生本能的条件反。

    此刻镜子里的女人化着清淡的妆容,充其量可以称为漂亮,普通的漂亮,绝不至惊艳,像唐芮妮那样。我撇了撇嘴,阮清啊阮清,你年近三十了,总不能幼稚到想和一个才二十出头、有财有势有青春的小丫头争男人吧?

    不得不承认,齐雅茜的话的确让我动了心,将原本压在心底经久陈年的东西统统翻搅出来,窃喜、雀跃、虚荣、期盼伴随着惊讶滋生,并大有呈牛市增长的劲头。

    在还不了解秦烈的时候,我并不是没幻想过抓住这个钻石王老五,俊帅多金的男人是每个女人的梦想。可自从见识过他对女人的冷酷无情,我便理智聪明的把此念头掐死在萌芽状态了。

    当时我还只是个企划部的小头头,进公司仅有半年的时间,因为中午忙得没吃饭,于是下午我便找了个借口,偷懒在附近的餐厅雅座享受美食。

    恰好赶上餐厅下午茶时间推出的优惠活动,买正餐赠一份饮料和免费甜点。吃完正餐,我悠闲的边品尝入口即化的提拉米苏,边跷高二郎腿翻看着八卦杂志,乐不思蜀。

    这时,右侧三四米远的座位有个女声越来越尖,并且有点激动,“我好歹也跟了你大半年,你怎么能这么绝情?”

    原来是遇到了薄情男人!我没兴趣,低头继续翻手里的杂志。

    “我时间有限。一句话,要么接受我的提议,要么你什么都得不到!”低沉的男声冷得让人寒彻心扉,我不禁抬头望过去,看清那张脸的刹那差点跳起来。竟然是我的大老板秦烈!

    运气真不错!不仅有免费的茶点吃还有免费的戏观看,这幕戏可比手里的八卦杂志好看多了,至少是现场直播,而且绝对真实。

    秦烈说完起身要走,那女人忙跟着起身拽住他,绝美的脸蛋凄婉哀怨,还适当地配合惹人怜爱的泪水,“我……有了,难道你真忍心不要自己的孩子?”

    哇,头条兼号外!我心里暗暗尖叫。

    秦烈不动声色,没有惊呆,更无慌乱,依然冷冰的语调含着讥诮,“是吗?你尽管把孩子生下来好了,是我的,我会养他,但跟你没关系。”

    那女人听闻此言手捂嘴唇掩住不敢置信的低呼,半晌说不出话。

    我在一旁频频摇头,不懂适可而止的女人,居然还用如此下三滥的俗套手段,只会把男人越推越远,聪明的话,就赶紧趁机捞点实惠!

    “好,我接受你的提议!”女人的语气里有着自知再难挽回的无奈。

    嗯,孺子可教,我点点头。

    “明天上午钱会汇到你的帐户。”秦烈抛下这句话,举步又要走。

    女人抓住机会在他身后问了最后一句,“你到底爱没爱过我?”

    扑哧!我忍不住笑喷了出来,虽然女人都难免会执拗于此类问题,可事到如今,再问这话还有什么意义?

    秦烈又会怎么回答?我饶有兴趣地把视线再移向他,他……他,天哪,让我晕死过去吧,他居然站在那儿双目如炬地正盯着我。

    上班时间偷懒兼窥听领导隐私,还被抓个正着,十恶不赦啊!我只期盼他对我这个公司里的小干部没有太多印象,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

    强装镇定地移开视线,我如坐针毡,已经没有心情再呆下去,揣着怦怦跳的心走到款台迅速结了帐,也不知他是否还在盯着我,我尽量保持优雅地出了餐厅大门,直到确定脱离他的视力范围,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奔回了公司。

    可惜,没听到他怎么回答。

    也幸好我经历过餐厅的偶遇,完全明白爱情与秦烈是本绝缘的两体,所以不会妄想虏获他的人和他的心。虏获他的钱,就足够了。

    敲门声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清了清嗓子,“请进!”

    助理小蕙走了进来,圆圆的苹果脸上一双笑眼看着就喜兴,她把文件打开放在我面前,“阮姐,您签个字!”

    我浏览完毕,大笔一挥熟练的签下名字。小蕙没拿走,眼睛睁得和脸蛋一样圆,满是疑惑。

    “怎么了,还有文件吗?”

    “不是,阮姐,你签错地方了!”

    我定睛一瞧,可不是,名字签到了日期的空白栏里。我竟犯了这种弱智错误,不由一阵懊恼,“算了,你再去打印一份吧!”

    小蕙答应着收起文件夹抱在怀里,还站在原地,“阮姐,你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挥挥手,“没事。”

    “哦,那我再去打印一份。对了阮姐,公司那边的价钱下周要确定了。”小蕙出门前适时地提醒我。

    对了,这件事还要征询秦烈的意见。

    我站起身刚想上楼去找他,又坐了下来。还是打内线电话吧!

    总裁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我又拨通了冯希卫的电话,他正在座位上。“小冯,秦总什么时候回来?”

    冯希卫有点无奈,“不知道。”

    “那他去哪了?”

    冯希卫唉声叹气,“不知道,他什么都没交代我。”

    他可是秦烈的贴身秘书,没跟领导一同出去也就罢了,居然连行程和时间计划都一无所知,实在不同寻常。

    我又问,“下班前他总会回来吧?”

    “不一定。秦总最近特别忙,每天都是把工作尽快处理完就出去了,经常不在公司。你要实在有急事,可以打他手机。”

    “好,我知道了。”

    反正不急在一时,我还是等他来公司再说吧。

    手□耳侧的发里拄着头,我又想起了俞奕祺。最近生意很难做吗,我认识的男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忙?

    ps:还望大家原谅我的速,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毕竟写文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作为凡妇俗女,我仍要为五斗米折腰,工作至上,周六日也不例外。写文实在是耗力耗神的事,措辞、布局、谋篇,无一轻松。不知那些更新快的大大有多少时间写,我确是望尘莫及,还曾有暂时搁置的念头,别担心,只是一闪念,看到亲们的留言和鼓励这念头就完全被打到十八层地狱去了。

    感谢啊,还好有你们的支持,还好、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