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这汤煲的不错,来,尝尝!”

    眼前汤碗的热气蒸腾得脸颊暖暖的,打断了我的恍然沉思,“奕祺,你别老是照顾我,自己也多吃点。”

    俞奕祺又从煲里捞出了些蘑菇放进我的碗中,嘴角的笑温柔如常,“我很乐意为美女服务,尤其在美女心事重重吃不下饭的时候。怎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他眼中流露着关心。

    烦心事就是齐雅茜的那通惊人之语,震得我晕晕乎乎的,直到餐厅仍余震未了,短短的一句话堵在口一个多小时都没能消化,吃什么都食不知味。

    以俞奕祺的细心,肯定一见面就发现了我的异样,却体贴地直到这顿饭接近尾声了才开口问我,应该是为了不影响我就餐的心情吧!

    见我直愣愣的望着他,俞奕祺抬手脸颊,开着玩笑,“能得美女如此的注目,看来我可以考虑考虑走偶像路线了。”

    我也发觉自己刚才想出了神,一直盯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忙调侃着缓解尴尬,“好啊,不过我要当你的经纪人,你的一切工作都要听我的安排。”

    俞奕祺放下筷子,兴味甚浓,“你想怎么安排?”

    我摆出十足的妒妇嘴脸,掰着手指,“第一,戏里搭档的女主角不能比我漂亮,否则不接;第二,戏中不能有亲热镜头,如若非有不可,我当替身才行;第三,要与女影迷保持至少三尺的距离;第四,出席公共活动时,衣服的前后都要写上‘我爱阮清’四个大字,绝不给那些花痴女留半点儿幻想。”

    他笑意更盛,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连连喟叹,“还好没选择这行,否则定是星途暗淡啊!”

    “那可未必,说不定你因此成为全中国头号好男人的典范,备受推崇,到时候片约和代言多得都推不掉,数钱数到手软……”发觉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停了下来,学他刚才的样子脸颊,“能得俊男如此的注目,看来我也可以考虑考虑走偶像路线了。”

    他轻轻弯起唇角,握住我桌面上的手,“我还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不解的眨眨眼,“什么样子?”

    “神采飞扬又活力四,让身边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受你的感染愉快起来。”俞奕祺深深地凝望我,“如果再有烦恼就说出来,别在心里憋闷着。”

    我一时无语,这烦恼怎能和他说!

    其实我只是理不清头绪,像是数学考试时绞尽脑汁的解一道几何题,图形和数据都明明白白的印在考卷上,自己也清楚只差一条辅助线而已,却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即使灵光乍现画出一条辅助线,又有些忐忑,怕自己本就画错了,费尽心力按此思路做下去,不仅耽误了许多时间,解出错误的答案,还一分都得不到,最终落得一场空。本还是缘自于内心的不确定。

    对,就是这种不确定让我恼火。

    我习惯了随心所欲,和秦烈的相处打一开始就没往爱上想,不过是成年男女的彼此需要,何况还有实惠可图!我也从没奢望做灰姑娘,一朝飞上枝头当凤凰,因为我实际得很,只重视眼前利益,不会惦记没影儿的事,白日做梦不是我的嗜好。

    可自从齐雅茜的那番言论后,我竟有些懵了,秦烈自分手以来的怪异举动似乎也有了合理的解释。一条引出答案的辅助线已然隐隐欲现,我有丝欣喜,却又犹疑难断,将明未明的牵扯得我心烦意乱。

    我用勺子拨弄着汤水,手里一顿,抬眼看着俞奕祺无比认真地问,“奕祺,你爱我吗?”印象中他还没对我说过这个谈恋爱的三字箴言。

    他没防备我突然的提问,稍稍一愣,又笑笑,“我想是吧!”

    我警告的眯起眼眸,“吧是什么意思,你的回答有问题哦!”

    他摇头轻笑带着无奈,“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多了个感叹词也会被揪住不放,以后回答问题我可要三思而后行。”

    我也跟着笑了,正想开口继续问,俞奕祺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一接起电话,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说了句“好,我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他招来服务员结帐,然后抱歉的看着我,“阮清,我公司有急事,一会恐怕陪不了你了。”

    见他一改往常的淡然自若,我也感到事情的紧急,安慰道,“没关系,你去忙吧,我可以打车回去。”

    俞奕祺装好找回的零钱,站起身,“再忙,送女朋友回家的时间还是有的。”说着对我弯了弯胳膊。我笑了笑,心领神会的走过去挽起了他的小臂。

    开车时,我从侧面看他难掩忧虑的面庞,轻声问,“最近你好像很忙,公司不顺利吗?”

    他不由自主叹了口气,“出了点问题,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像是怕我担心,他拍拍我放置体侧的手背,“没事,过一阵子就好了。”

    隔行如隔山,对于咨询公司我是一窍不通,也给不了什么建议,他既不想多说我也不多问,为了让气氛变得轻松,我出主意说,“如果实在难解决,我牺牲一下用美人计怎么样?”

    俞奕祺突然扭头看向我,澄澈清明的眸中参杂了些许难懂的因素,我正疑惑着,他已恢复如常,回应道,“没准真行,但我可舍不得。”

    虽是玩笑的语气,我心里却隐隐的觉得不太对劲儿,失去了再继续这个话题的兴致,又转移话题聊起了别的。

    到了楼下,我吻了下他的脸颊,“有空给我电话。”正欲下车,俞奕祺忽地拽住我,“阮清,你刚才问了我,我现在想问你,你爱我吗?”

    他眸中流转的光芒又复杂起来,我又慌又乱,急中生智把吃饭时他的回答说了出来,“我想是吧!”脸上死撑着镇定的笑。

    俞奕祺松开手,揉揉我的头发,“你这个狡猾的小女人,永远不会让自己吃亏。快上楼吧,我也该走了。”

    我站在楼门口目送着白色沃尔沃消失在视线里,长长的松了口气,感觉今天的俞奕祺仿佛眼前昏黑的夜,不似以往的澄澈透明,而是晦暗模糊,是我所难以触了解的。

    这感觉,很不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