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辞职风波虽然平息了,却留下了后遗症,时不时骚扰着我的听觉神经,连逛街的时候也不得安宁,“阮清,说实话,你跟秦烈真的没什么?”

    我带上试衣间的门,暂时阻挡住齐雅茜的第n次询问。整整半个月了,她每次和我在一起都免不了会提这个问题,开始我还有耐心应付两句,后来干脆沉默以对,她却依然百折不挠,很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我才把新款的低腰牛仔裤套上身,门板就被敲得砰砰响,“秦烈,阮清,是秦烈……”齐雅茜的声音又急又低。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开门,恶狠狠的发威,“你要再说一句秦烈的名字,看我不收拾你!”

    她急得够呛,用低至极点的气声说,“真的,是秦烈。”还使劲儿的朝右边努嘴又挤眼的。

    我气仍未消,不耐地一扭头,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背后说人还被倒霉地逮个正着,该怎么形容?冤家路窄、狭路相逢……一时间诸如此类的词汇在我脑中溜达个遍。

    秦烈近了一步,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的凶悍样,张口道,“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名字让你如此痛恨。”

    我若无其事的避而不答,“秦总也来逛街?”

    他“嗯”了一声,忽地黑眸一眯,蹙眉直瞪着我的裤子。

    哪里不对吗?我下意识的对着镜子前后左右照了一圈儿。

    这款低腰牛仔裤剪裁立体,尤为突出了我身材的优势,显得腰臀曲线比例完美,两腿修长,而且它露的恰到好处,既不乏小小的感,稍稍蹲下也不必担心走光,我越看越满意。

    一旁的售货员也夸,“这款牛仔裤是今年的限量版,才推出就有很多人来买,现在已经没剩几条了,您是我见过的穿得最好看的一个。”

    “你觉得呢?”我转头欲征询齐雅茜的意见,才发现她在秦烈身后离我几步远的地方,一脸贼笑。不说我也知道,这女人准没想什么好事?

    “一点也不好看。”秦烈代她回答了我,语气冷硬。

    “又没问你!”我嘟囔着,没好气地转过身,瞥见镜子里他同样神色不悦地看着我,脸绷得紧紧的。

    他今天很闲吗,怎么还不走?

    我正暗自祈祷着他速速离开,耳边突地响起甜得发腻的娇嗲“烈”,让我不由得一喜。请走这尊瘟神的人来了!

    “我一出试衣间就找不到你了,原来你是看到了公司的同事。”

    “唐小姐。”我微笑着点头致意,终于明白了秦烈在此的原因。

    “阮小姐,这么巧,你也来买衣服。”唐芮妮亲热地拉过我,“我还想着去找你呢!我的朋友看到那些衣服,都喜欢得不得了,缠着问我在哪儿买的,要去逛逛!”

    “是唐小姐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我嘴里应承着,眼角迅速瞄了一眼秦烈,脸色一如我给他送账单时一样难看。

    “这是刚试穿的裤子吗?”我点点头,唐芮妮夸张地赞叹,“真是太漂亮了”,又回头问,“烈,你说是不是?”

    秦烈冷眼斜睨着,“漂亮吗,我怎么不觉得?”那嘴脸可恶的我恨不得用高跟鞋使劲踹过去。

    听到自己的男人贬低别的女人,唐芮妮难掩高兴,更加大方的夸道,“这种牛仔裤可不是谁穿都好看,阮小姐的身材得简直可以当模特了,我来推荐,要不要试试?”

    我摆手客气着,“哪里,和唐小姐比我可差多了!”

    唐芮妮抿嘴甜笑着接受恭维,环顾四周后又问,“怎么没见你男朋友?”

    “他现在有工作,没时间陪我逛街,不过一会儿会来接我。方便的话,不如一起吃晚饭,也给我们一个机会请请秦总和你?”我心知肚明她对我没有完全放下戒心,便大方的提出邀约以打消她的顾虑。

    唐芮妮正想张口,却被秦烈沉声打断,“我们还有事,没时间。”说罢转头迈步就走。

    “阮小姐,我会给你电话的。”唐芮妮匆匆和我道别后,加紧步伐赶了上去。

    瘟神虽送走了,我购物的大好心情已然被破坏殆尽,连裤子都懒得换过来,直接穿着新装付了帐。

    “那个辣女是谁?”齐雅茜凑过来问。

    我拎起袋子,对视她好奇的眼,“你这么八卦居然不认识她?她叫唐芮妮,是秦烈的女朋友,要财有财,要貌有貌,这下你不会怀疑我跟他有什么了吧?”

    齐雅茜惊讶的张大嘴,随后又贼兮兮嘿嘿一乐,“你心里是不是酸酸的,特难受?”

    我拎着袋子朝商场内设的咖啡厅边走边说,“我干嘛难受?”

    “有人跟你抢男人啊!”

    我嗤的一笑,没搭腔。

    她自顾自的继续说,“不过你不必担心,他显然比较在乎你。”

    我还是没理会,拣个靠窗的位子懒洋洋的坐了下来,点完咖啡,抬眼看到齐雅茜诡异的笑容不禁毛骨悚然,“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像个巫婆?”

    她满不在乎,仍专注于刚才的话题,“你就招了吧,怎么开始的?这次出差?谁主动的?”

    一连串的提问弄得我实在无奈,“你凭什么认定我和他有关系?”

    她伸出食指往眼睛一点,“我看到了,证据确凿!”

    “哦?”我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她振振有词地分析,“他抛下女友过来找你是证据之一,他不喜欢你穿得过于感是证据之二,他一直盯着你看,一眼都不瞧那个唐小姐是证据之三。”

    我摇头称叹,“可惜了你观察取证分析的能力,没去当侦探真是一大损失。”

    她洋洋得意,“没话说了吧?”

    我倒想问个清楚,“怎见得他不喜欢我穿的感?”

    她大大的吸了口果汁,滋润了嗓子后说,“很简单,谁都看得出你穿这条牛仔裤好看,他却非说不好看,为什么?还不是大男人的占有欲作祟。男人顶受不了自己的女人露一丁点儿给别人看。你没注意,刚才有个男的只是路过多看了你两眼,秦烈就恶狠狠的瞪着人家,那眼神凶的……啧啧,吓得那男的掉头就走。”

    我不以为然,“你想多了吧,秦烈看人的目光从来都挺吓人的。”

    “可他女友的部都快蹦出来了,也没见他瞪一眼旁边偷看的男人啊!”短短的时间内她竟注意到如此多的细节,真让人不得不佩服。

    难道秦烈确如她所说的那么在乎我吗?

    齐雅茜眼里的目光愈加笃定,“本来我就纳闷,秦烈脸一沉,我们都怕得要死,怎么你从来不怕?这回还敢做出这么过分的事,他居然不追究,任你为所欲为。现在我算彻底明白了。阮清,你太不厚道!”她模仿着手机里张国立的四川话,眯眼逼视我,“快坦白,你究竟瞒了我多少事?”

    我自知再坚持也瞒不了她多久,干脆说出事实求得耳的清静,“我们是曾经在一起过,现在已经分开了。”

    齐雅茜顿时来了神,“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年前。”

    “好啊,居然瞒了我这么久!谁主动的?”

    “一拍即合!”

    “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

    “该做的都做了。”

    她嘿嘿□,“行啊,阮清,我就知道你不是省油的灯。哎,他那方面厉害吧?”

    想起他过盛的力,我小心地拿捏着措辞,“他……比较难对付。”

    齐雅茜流露出“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又问,“你们为什么分开?”

    “我有了男朋友,总不能脚踏两只船吧?”

    她不敢置信地低呼,“你把秦烈甩了?”

    我啜了口咖啡,“没有谁甩谁,我们约定好了,如果一方有了合适的对象就分开,他现在也找到了女朋友,挺好的。”

    “他亲口承认唐芮妮是他女朋友了?”

    我认真地想了想,“那倒没有。”

    齐雅茜别有深意的说,“依我看,他才不想和你分开,而且……”她探身过来加上一句呛死人不偿命的话,“他八成是爱上你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