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据说,鼻子代表一个男人的财库。若确实如此,我面前的男人有今天这般成就也算是有理可依了。

    财库的象征似乎有所感应,重重的哼了一声。

    我把视线上移,和两道莫测的眸光对个正着,黑亮深幽,隐隐的火花蓄势待发,正等着有人不怕死的招火上身。

    敌不动我不动。

    我好整以暇地坐着,才不做送死的傻瓜。

    偌大的办公室,寂静无声,钟表的嘀嗒走动于此时都成了噪音。

    忽然,秦烈站起身来,“啪”地将一张纸拍到我的面前,语气凛冽,“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纸皱皱巴巴的,上面写着几个硕大的字“我不干了”,单凭皱褶的程度就可证明它一定曾被狠狠的揉搓成团。

    没错,那正是我留给秦烈的辞职信。

    想及秦烈见到信时暴怒的模样,我快意得差点乐出声来。

    调整好表情,我抬起头来一本正经的说,“这是我的辞职信。”。

    “区区几个字也叫辞职信?”他的脸黑得恐怖。

    我把纸团起,扔进废篓,“对不起,我没有经验。稍后我会再写一封正式的辞职信给您送上来。”说着就要起身走人。

    “你敢再走一步试试看!”他几乎吼了出来。

    我听话的转身,“您还有什么吩咐?”

    “你非要跟我作对是吗?”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少跟我您您的,我听不惯。”

    “是,秦总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去写辞职信了。”

    “好,你写……”他恨得咬牙切齿,“你就算写上一百封,我也不会批准你辞职的。”

    我扬起下巴,一脸的无所谓,“无论你批不批准,我都要走。”

    “你……”

    谈话陷入僵局,两人的目光死死对峙着,一道极冷,一道极刚,在空气中碰撞得噼啪作响。

    慢慢地,冷光稍褪。

    秦烈无奈的抹了把脸,神色疲惫,“阮清,别闹了行不行?”

    我好笑地望着他,“你觉得我在闹?我可没那么无聊,秦烈,是你说的,如果我不满可以离开公司。”

    “你的待遇比谁都好,有什么不满的?”

    “工作负荷过大,我承受不了。”

    他当然明白我的意思,脸上闪过一丝微窘,“昨天我心情不好,做得有些过分,是我不对。”

    难得他低声下气的跟我道歉,一时间我有些适应不了,可依然没忘了为自己伸张正义,“你大老板心情不好,就拿我们小员工出气。下次你心里再不痛快了,受苦受累的还不是我们?”

    他举起右手,“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又是道歉又是保证,他如此的挽留不禁让我疑惑,“我的职位并不缺人做,你为什么非要留我?”

    他若无其事的坐回皮椅,“你毕竟是一个高级主管,也是熟悉我工作习惯的得力帮手,再找一个人还要重新培养默契,只会浪费时间。”

    嗯,有道理。可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为何一直盯着桌子而不看我,和上次在飞机上一样目光闪躲。

    我走上前敲敲桌面,他应声抬头,幽黑的瞳眸像深不见底的潭,透不出半点讯息。

    这一仔细打量我才发现,他的下巴冒出了青青的胡茬,趁得愈发有男人味了。为了塑造企业形象,他从来都把自己打理得一丝不苟,衬衫每日必换,胡子每早必刮,今天是怎么了?

    稍显凌乱的发、随意敞开两扣的衬衫、新生的胡茬,再加上深刻的五官、英挺健硕的体格,浑身散发着慵懒颓废,感得一塌糊涂!这要是登在杂志上,毫不输给那些偶像、型男,绝对迷得女人前仆后继、争相跳进他怀里。

    至少,我现在就有此想法。

    有点骨气,阮清!忘了他多可恶了吗?

    我暗暗掐了下大腿,拉回被迷惑的神智,继续不依不饶的控诉,“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安排了一大堆工作,害我昨天晚饭都没吃!”

    他把桌旁的塑料袋递了过来,“这个做补偿够不够?”

    我打开一瞧,愣了!

    菠萝油和蛋挞!

    是从我最爱的那家上海茶餐厅带回来的?

    他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我去机场前买的,虽然凉了,但还算新鲜。”

    胡子都忘了刮,却想着亲自跑去茶餐厅买点心?

    我得寸进尺,“怎么没买茶?”

    他剑眉一挑,“我记得你喜欢现沏的热茶,怕带回来你也不喝,就没买。”

    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此刻秦烈的眼眸中流转着温柔。

    食物还未进肚,我已然满满胀胀的,难辨滋味,似乎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

    “还有不满吗?”低沉磁的声音传来。

    吃人嘴短,他这招美食攻略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我很明白,即使再有工作能力,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不过是为了赌口气而已,现在气消了,又何须固执己见?

    见我态度有所扭转,秦烈笑了,“那不辞职了?”浅浅的笑痕在唇边荡开,漾着惑人的魅力。

    老天,你是在考验我吗?

    我把目光死死的定在办公桌上,稳定心神,突然间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趁他现在好说话,机不可失!

    “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他闲适地往后一靠。

    “你要送唐芮妮礼物。”

    “什么意思?”他被我无厘头的要求搞糊涂了。

    “你要送几件我店里的衣服给唐芮妮。”

    他越来越糊涂了,“你说明白点儿。”

    “因为我告诉她,你会送她衣服,给她一个惊喜。”我一直在发愁如何圆谎,终于逮到机会了。

    秦烈顷刻间变了脸,刚才的笑意早已消失无踪,“你为什么这么说?”

    “帮你追女人啊!”我抛出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男人显然不买账,又咬牙切齿道,“你可真好心!”

    我端出强硬的架势,掩饰心虚,“反正我话已经说出去了,你到底答不答应?”

    他周身的温度又降至零度以下,眸中的寒剑似要将我刺穿,末了,从齿缝间逼出几个字,“好,我答应。”

    目的达到,我见好就收,“没别的事,那我就下楼工作了。”

    他一言不发,依然目光森冷的紧盯着我,扶在桌沿上的手紧攥成拳。

    此地不宜久留,我把沉默当成同意,往门口走去。

    临出门前,我不忘提醒他,“衣服挑好后,我会把帐单送过来。”然后,迅速转身、迈步、关门。

    呼,大功告成。

    我准备下楼尽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齐雅茜,还未走出一步,只听“嘭”的一声闷响从屋里传来。

    呃,像是……拳头狠击桌子的声音。

    ps:两篇文章一起写,实在让我头大,许是能力有限,我只能每周轮番更新,不然,真会人格分裂!另外,最近感冒得厉害,头昏脑胀的,因此效率比较差,提醒各位,预防感冒,人人有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