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什么?”听说我一人打道回府,只留了封辞职信在秦烈的办公桌上,齐雅茜夹起土豆的筷子一松,汤水溅了满手。

    她擦都不擦,只顾着问我,“你真决定不干了?”

    我单手支着下巴,另一手懒懒的往嘴里送着菜,“当然不干了,难道还要留下来继续受他的欺压?”

    可能是睡多了,到现在还觉得没劲儿。

    “秦烈看到那封信岂不气疯了?啧啧,想想都恐怖,你居然敢惹他!”

    “怕什么,反正我已经不是他的员工了,他发再大的火也与我无关。”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找工作啊,总不能坐吃山空!”

    “你不是还有家服装店吗?”

    “才开张不久,收入一般,还指望不上它。”

    “就是哦,那种黄金地段,房租也便宜不了,你还真得尽快找工作。”她的同情心开始泛滥,“如果周转不开需要钱,我这儿有。”

    “放心吧,不用。”我含糊地应付着。

    齐雅茜并不知道这个房产已归属我的名下。否则,凭她的鬼灵劲儿,再加上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奇心,难保不暴露真相。白旖悠就不同,我告诉她这店是个朋友好心借给我们用的,她便不再问了。

    “俞奕祺知道你辞职了吗?”

    “知道了。”

    “他怎么说?”

    “他说没关系,他养我。”

    刚睡醒我就给俞奕祺打了电话,他虽然惊讶于我的突然辞职,但绝对尊重我的选择,末了还说出这句让人听来甜蜜透顶的安慰之语。

    齐雅茜难掩艳羡的说,“阮清,你哪辈子修来的福,居然找到如此温柔、多金又英俊的长期饭票。”

    “我也觉得像是被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着了!只是……”,我偏头想了想,“这馅饼似乎太过美好,美好得都不真实了。”

    “你别得了便宜又卖乖啊!我要是你,才不管什么真不真实,抓住就不松手,免得被别人抢去。”她握起拳头挥舞着,一副坚决捍卫主权的样子。

    我只是笑笑不予置评。

    目前她正处于对俞奕祺的盲目崇拜中,我说什么她都不会理解的。

    俞奕祺是很好,近乎完美的好,和他在一起有着旁人无法给予的恬适与舒心,可我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如同身处饥饿的人群中,唯独我幸运的得到了一块香味四溢的馅饼,足以充饥,足以惹人眼红,让我舍不得也不甘心放弃,但其实我更想要的可能是碗牛面,或是汉堡包,或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要什么才会满意,因为美食的种类太多,也许直到某天有幸品尝到才会彻底了解自己的需求,结果说不定只是块臭豆腐也未可知。

    臭豆腐?

    一张沉的臭脸倏地在脑中闪过。

    我不禁皱皱眉,怎么想起他了?

    “像,真是太像了。”齐雅茜的话让我不着头脑。

    “什么太像了?”

    “你皱眉的样子太像秦烈了。”

    我像他?

    下意识的抚抚眉心,我抗议着,“刚吃完饭,少提起这个让人消化不良的名字。”

    看来我和他相处的时间的确太长了,才会不由自主沾染上他的习惯动作。可恶的男人,不仅残害我的神,还影响我的容颜。等下午把一切事情处理完,我一定到美容院去做除皱,尤其是眉间的部分。

    和齐雅茜一回到公司,我便脚步匆匆的往办公室赶,只想着尽快收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等秦烈回来再处理其余的事。

    “阮姐……”

    我一扭头,冯希卫正快步朝我走来,准确地说,是一路小跑。

    他应该很诧异吧,因为我应该和秦烈一同回来的,可是……他好像一点疑惑的表情都没有,整张脸上尽显焦虑。

    “阮姐,你怎么没开机?”

    他一直在找我?

    我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没电了。“有事吗?”

    “秦总叫你一来马上去他的办公室。”

    秦烈回来了?

    据我所知,他还有一个重要业务需要亲自去谈呢,难道我真把这个工作狂气疯了,才会连生意都不顾的跟回来找我算帐?

    他回来更好,我的离职手续正好一次办清,省得再来第二趟。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也就一个小时。你们怎么不是一起回来的?”他终于有所疑问了。

    我没回答,“我到办公室收拾一下再过去。”

    冯希卫急得不行,一把拽着我进了电梯,“快点吧,阮姐,我们总裁办的人都快顶不住了,因为我没找到你,刚才还被他骂了一顿!”

    我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用手顺了顺头发,“这么大的火气?”

    冯希卫苦着脸,“秦总一回来脸色就难看,还丢了一堆工作给我们,看来得加班了。唉,本来今晚要陪我女朋友过生日的,又得落埋怨了。”

    我拍拍他的肩,“知足吧,至少这次没让你跟他一起出差。”

    他点点头,“是啊,难得秦总大发慈悲,我清闲得很,顺便休了年假,和我女朋友出去旅游。”

    我没听错吧?

    “你去旅游了?”

    “对啊。”

    我明明记得在上海选秘书时,秦烈说过冯希卫在北京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所以不能过来。本就是撒谎,小冯闲得都去度假了。

    这家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自从我们的地下关系结束后,他的行为愈发让人琢磨不透了。

    无暇去想,我已经来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前。

    “阮姐,我去工作了。”冯希卫投来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转身迅速离开了,像是里面关着噬人的猛禽,多呆一秒就会尸骨无存。

    任他再凶猛,能奈我何,从此以后,他的沉、怒火、莫名其妙、阳怪气……所有的不快,都将离我远远的了。

    太美好了,不是吗?

    我扬起轻松的笑,叩门踏进了总裁办公室。

    ps:亲们的评论给了我莫大的动力。可是另一篇太久没更新了,跟各位告个假,这周主攻心朦,希望亲们继续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