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秦烈沉着脸看向我,“阮秘书,公司付你薪水可不是让你来聊天的。”

    我不卑不亢地回应,“对不起,秦总,我是怕唐小姐一个人太闷,况且我上午的工作也都做完了,才陪她聊天的。下次我一定注意!”

    唐芮妮在一旁打着圆场,“就是就是,阮小姐也是怕我太闷,你就别怪她了。已经十二点了,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秦烈没吭声,只是盯着我,莫名难测的目光惹得我浑身不自在。

    奇怪,谁又惹着他了?早上还温情款款的,中午怎么又摆出一张臭脸。这家伙真该去学学川剧变脸,一定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成为门下高徒!

    我没理他,冲唐芮妮笑笑,“那就不打扰二位了,我也该去餐厅吃饭了,唐小姐,我们下次再见。”

    “好的。”

    “秦总,我先走了。”

    秦烈还是没吭声,我压不瞧他,低头绕过两人开门走了出去。

    我自认没做错什么,也不必看他的脸色,他不高兴身旁自然有人哄他,无需心,我现在要心的只有饿得正咕咕叫的肚子。

    可惜我还是错过了最佳取餐时间,等赶到餐厅时,美味的糖醋排骨只留下可怜巴巴的两小块,香菇炖汤里更是连渣都捞不到,成了纯纯粹粹的汤,于是我只好和草食动物一样,嚼嚼青菜了。

    饭菜盛好后,我托着餐盘正寻找座位,一只手伸来接过我的餐盘,“阮秘书,过来一起坐吧。”

    一抬眼,方经理富态的胖脸正乐呵呵的对着我。

    他上午应该和秦烈一起去办事了,正好问问他是否出了什么状况,才会让那家伙晴转云。

    我痛快的道声谢坐了下来。

    “方经理,上午的事是你和秦总一起去谈的吧?”

    “是啊。”

    “进行的顺利吗?”

    方经理咽下嘴里的饭,眉飞色舞的说,“顺利极了。不仅把成本价又压低了一成,还一连签了两年的约,秦总真是个谈判高手,长见识、太长见识了。”

    方经理佩服的感叹不已,我心不在焉的随着点头应和,实在想不通,既然如此顺利,秦烈为何还臭着脸对我?

    我忿忿的戳着盘里的青菜,笃定了他是故意针对我。

    可究竟是为什么?

    我哪里得罪他了?

    一想到还要回办公室面对那个沉难测的男人,我的头都疼了。

    现在我只祈祷秦烈能够见色忘工,多和美人呆会儿,也好让我的悠闲时光延长一点。

    有唐芮妮的陪伴,至少午饭时间短不了吧!

    念及此,我心情放松了许多,哼着小曲进了办公室,头也不抬就往自己的桌子走。

    “地上有金子吗?”冷不防传来一句吓了我一跳。

    我抬头一看,秦烈就在座位上,不禁脱口而出,“你怎么还在这儿?”

    他一挑眉,“奇怪,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唐小姐不是约你吃午饭吗?”

    我瞧向墙上的石英钟,有没有搞错,才十二点四十,他们是乘着火箭吃的饭吗?

    “我们没去,因为我还有事要做,让她先走了。”

    原来如此,我独自一人的悠闲计划算是彻底泡汤了。

    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如此的美人在旁居然还放不下工作。

    我的沮丧让他皱起了眉,“你很希望我和她在一起吗?”

    当然,我心里想着。那我就可以舒服点,不必老承受你的阳怪气。嘴里却说着恭维话,“对啊,你们很般配。”

    他站起身来,走到跟前居高临下的俯视我,“这是你的真心话?”

    我使劲点点头,“真心话!”

    他的眉头拧成了死结,一言不发的盯着我,森冷的目光都快把我冻成冰雕了。

    我又说错话了?

    正琢磨着,他一个转身,背着我下了命令,“我一个小时后要开会,讨论上个月的销售情况,你把材料准备一下。”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开什么会?什么时候开?”

    “这是临时决定的,一个小时以后开会。”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秦烈。他把我当超人了是不是,一个小时之内收集整理资料都是个问题,更别提其他了。

    何况,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工作,需要销售部门的协助才行。

    他见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抬眼淡淡地扫向我,“怎么,有问题吗?”

    我的牙咬得吱吱响,“没问题。”我可以确认,他是在找茬故意为难我。

    这样就想让本小姐认输求饶,甭想!

    我连茶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就投入了忙碌的工作,收集资料、整理数据、制作图表、打印分类,一气呵成。开会前,我将着还烫手的复印材料准时放到他的跟前,“秦总,都在这里了。”

    他抬眼看了看我,“不错,你去忙吧。”然后起身去会议室了。

    我虚脱般瘫坐在椅子上,松了一口气。

    终于送走这个瘟神了,真希望他的会能一直开到下班。

    结果又让我失望了,没半个小时他就结束了会议,而且对我愈加变本加厉。

    “阮清,把这份文件重打一遍,格式不对。”

    “阮清,跟张总打电话取消今晚的约会,另外约余总见面。”

    “阮清,这咖啡太甜,重沏一杯。”

    “阮清,桌子太乱,过来整理一下。”

    “阮清……”

    我就像古代卖身给主人家的苦命小丫头一样,整个下午一刻不得闲的在办公室里转悠忙活着。

    当他提出让我擦掉柜子上的浮灰时,我终于失去了耐,“秦总,我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处理,清洁工的工作应该不在我的范畴之内吧?”

    他懒洋洋的靠着皮椅,“哦,能者多劳嘛,你不是很能干吗,做完工作还有时间陪客人聊天。我这也是人尽其用,难道不对吗?”

    原来他还在介意我上午和唐芮妮聊天的事,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气的?

    我不愿再和他辩驳,转身回到座位将东西收拾好,关上电脑,拎起手包就往门口走。

    “你要干嘛去?”

    我理所应当的指着时钟,“下班了,员工要去哪儿你还管不着吧。”

    他还是懒洋洋的欠揍样,“你去哪儿我当然管不着,但是有重要的工作需要加班我就管得着了。”

    “什么重要工作?”我有点火大。

    他指着架子上小山般的文件说,“把这些资料重新建档、归类。”

    我再次目瞪口呆,“全部?”

    “是,全部。”

    我强压着火气,“秦总,就算要整理文件,又不是急事,明天再做也来得及,不至于非要我加班吧?”

    “谁说不是急事,我明天一早就要用。作为员工,你只需要尽好自己的本分,而不是质问老板,当然,如果你不满可以离开公司,我想总监的职缺应该会有很多人争着上吧?”他皮笑不笑的牵动唇角,“我和余总晚上还有约,先走了。”

    门板一关,只留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懊恼地盯着那堆文件。

    该死,他明知道我贪图这里的高薪,居然以此威胁我。

    我咒骂着走回座位,重新打开了电脑。

    夜黑沉沉的压了下来,寂静的办公室里,只听到敲打键盘的声音,越来越单调,越来越无力。

    听着电脑主机发出的轻嗡声,我突然没来由的一阵烦躁,手指用力的击打着键盘,一下重似一下。

    无良的男人,居然这么折磨我,混账王八蛋!

    突然,屏幕静止不动了,我移了移鼠标,还是没反应。

    不会吧,竟然死机了!

    这台电脑从没出过毛病,所以刚才我本没储存,这下可好,一个小时白忙活了。

    我欲哭无泪的呆坐在电脑旁,堵在心口的怨气和怒气止不住地直往外窜。

    此时,一阵和弦音乐响起,我接起手机,齐雅茜的尖音混着喧闹的音乐传来,“阮清,我们在酒吧玩呢,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大家都想你了。”

    凭什么我要在这儿受罪!

    去他的狗屁高薪!

    我就不信我阮清离开秦氏就找不到好工作了。

    我把电脑关掉,拎起手包,用尽气力大吼着,“我今晚就回去!”

    ps:谢谢大家还记得我,这是刚写完的,特此送上,新鲜得很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