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

    难得秦烈上午不在,我快速处理完手头的工作,闲适地往椅背一靠,享受着得来不易的悠闲时光,连迎面来的阳光都不觉得刺眼了。

    这段时间实在忙,还每天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刺激着,我已经很久没和俞奕祺痛痛快快地聊过天了。

    啜了口刚沏好的龙井,我拨通了他的电话。

    “阮清吗?”温沁入心的声音又从彼端传来。

    我弯起了唇角,“是我。没打扰你工作吧?”

    “没事,我开车呢。你要回来了吗?”

    “那要看你有多想我喽?”我仰着脸儿,翘高的二郎腿晃呀晃的。

    他笑得爽朗,“想极了,真的。不知阮大小姐可否体恤我迫切的心情,早点回来?”

    我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只是一想到那个难以琢磨的男人,情绪转瞬间又低落下来。

    “唉,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呢?”

    他安慰着唉声叹气的我,“没关系,如果这周你还不回来,我一定抽空去找你。”

    “真的?”侧头瞧着镜子里那幸福的小女人模样,我的唇角又弯了起来,“还是别耽误工作,有你这句话我就很高兴了。”

    “我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听着他的温柔轻语,我凑近茶杯,任由浓浓的香茗之气熏热了嘴畔。深深地吸一口茶香,嗯,清新怡神,煞是舒服。

    再吸一口,咦?

    怎么飘来一股女人的香水味?

    我诧异地撩眼一瞧。

    隔着升腾的袅袅热气,一位超级艳女赫然眼前。

    风情万种的波浪长发披泻肩头,致的浓妆让本来年轻的脸老了好几岁,一身gui的新款裙装突出了她凹凸有致的好本钱,饱满的部呼之欲出。这件夏装我曾在杂志上见过,也很喜欢,它将东方的丝绸与印花加以新式的剪裁设计,体现了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丝绸的光泽更让裙装有种复古的华丽感。

    不过纵然再好看,也只适合出席晚宴派对之类的场合,光天化日穿成这样未免过于夸张招摇了。

    这女人我好像在哪儿见过,我兀自想着。与此同时,她也正打量着我,满脸的敌意。

    美女的最大天敌就是另一个美女,这种神情我再熟悉不过了。

    “秦烈在吗?”艳女开口了,话语中的骄纵之气表露无遗。

    一听声音我便可以确认,她就是秦烈的那个嗲女友!

    啧啧,秦烈怎么找了这么一个主儿?

    我刻意娇柔地对电话那头说,“奕祺,我现在有点事,有空再给你打哦!”

    挂了电话,我再望向她,不出所料的看到那敌意已消失了一大半,取而代之的是友善的假笑,“你是秦烈的秘书吧?”

    我宣告名花有主的策略显然奏效了。

    “是的,秦总上午有事,还要过会儿才能回来。请问你和他有约吗?”

    “我们很熟,我就在这里等他好了。”

    “那你请这边坐。”

    我把她引领到秦烈的办公室,倒了杯咖啡。

    察觉到她不住审视的目光,我明白她的疑虑还未全部打消。

    齐雅茜曾经说过,“阮清,你应该庆幸遇到了男领导,如果换个女的,就凭你这副狐狸长相,一辈子也升不了职呀!”

    步入社会这几年,我也吃过这方面的亏,如今已深谙此中之道,女人的嫉妒心可是恐怖的很,爆发起来威力不亚于核武器。若非有关自身利益,我绝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因此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撇清和秦烈的关系。

    “恕我冒昧,你是秦总的女朋友吗?”

    她难掩喜色,表面还矜持着,“怎么,秦烈提过我吗?”

    “是呀”,我顿了顿,又面有难色的样子,“说起来我还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呢?”

    “什么事,你说啊!”她急不可待。

    “我就是怕秦总怪我多嘴。”

    “我不会跟他说的,到底什么事?”

    “是这样的,秦总昨天让我帮他挑选几件女装,还描述了大致尺寸,我今天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要给你的。秦总可真有心,他一定是想给你个惊喜。”

    她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吗?”

    “当然,你看,昨天他还跟我商量送你哪件合适来着。”

    我把手机里存储的自己店里的服装图片递给她看,“这几件都是由获得国际大奖的时装师设计的,而且绝对不会和别人撞衫。”

    这些辅以灯光效果的图片是我特地拍下来,准备随时推销用的,眼前的这条大鱼,我当然不能放过。

    我抓住了此类女的最大心理特点,既然舍得砸钱买衣服,自然不希望和别人穿得雷同,具备一切流行因素又独一无二是她们的首选。

    她果然看得眼里放光,“这些衣服确实很漂亮。”

    那是,经过白旖悠的巧手,r&B的服装毫不输给世界名牌

    我适时地递上名片,“我叫阮清,这个服装店我也有股份,你感兴趣的话,还可以回北京后亲自到店里去试试,如果不合身还有专业的设计师为你修改。”

    “好啊,我很喜欢,找时间一定去。”

    目的达成,“谈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我叫唐芮妮。”

    我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为什么她这么眼熟了。

    唐芮妮,著名房地产大亨唐纪年的独生女,去年刚刚大学毕业,便涉足模特界,已经小有名气,我在娱乐杂志上曾经见过她的照片。

    我就说嘛,秦烈岂会做无利的买卖,前阵子听说他要进军房地产,没想到手脚这么快,居然找到了一条如此便利的捷径。

    看来,她当上老板娘的几率很大了,我连忙又拍着马屁,“唐小姐,你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长得又漂亮,难怪秦总为你费尽心思挑选礼物呢。”

    唐芮妮心花怒放,“阮小姐真会说话,你们店里的衣服都很不错,我也会介绍朋友有空去逛逛。”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不客气,以后我需要阮小姐帮忙的地方也少不了。”

    我心领神会的笑笑,互惠互利嘛,这道理谁都懂。她为我增加财源,我为她增加消息源,无非就是跟她透露一下秦烈的情况,这有何难?

    她的朋友圈尽是有钱又有闲的女人,一旦成为r&B的客户,可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我似乎已经看到成沓的钞票滚滚涌进我的小店。

    两人各得其所,一时间聊得不亦乐乎。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一声极度不悦的低沉嗓音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你们干什么呢?”

    唐芮妮闻言立刻娇呼着迎了上去,“烈,我终于等到你了。”

    ps:嗨,我回来了!假期回家才发现,拿着纸笔居然不会写文章了,可悲呀可悲~~还好,能赶在12点以前恭祝各位,元宵节快乐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