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我用柔肤水浸满了化妆棉,对着洗手间的镜子使劲儿地拍了拍额头中央,还是散不去心里的那股别扭。

    秦烈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一早就来敲我的房门不说,交代完今天的工作后,竟然……俯身在我额心印下一记轻吻,害我迷糊着睡眼像傻子一样在房门口呆站了半天,直到他下了楼才醒过味儿来。

    不是我大惊小怪,实在是这个吻和以往相比太不寻常。

    接触一年多,我习惯了他天昏地暗、晕头转向的激吻,还不曾感受过他如此温柔的亲吻,如同对待亲密爱人一般。对,怪就怪在这儿,他刚才的举动竟让我想到了——温柔,这个从来和他绝缘的词汇。

    我又用粉扑狠狠的摁了摁脑门,仍擦拭不掉他留下的古怪气息,这古怪的感觉从昨晚就开始了,一直延续到现在。

    昨天晚上……唉,想起来就一肚子气。

    我听见走廊那个女人的喊声,便撑起手臂推他起身。

    秦烈却蹙起眉满脸的不高兴,“你又想干嘛?”

    “你没听到吗,外面有人找你!”

    “我听到了。”

    “那你还不快起来?”

    “我为什么要起来?”

    我挫败的看着这个色令智昏的家伙,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反驳什么。

    这时,体侧传来一阵震动。他从衣兜里掏出手机,皱眉看了看上面的显示,理也不理就丢在一旁任它震个不停。

    十有八九是外面那个嗲女敲不开门打的电话。

    我抓住机会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女朋友一定等急了,快点起来吧,否则她该走了。”

    真是白白浪费了我的这番唇舌,因为门外的人显然失去了耐心,踩着高跟鞋的脚步声只徘徊了一个来回,便渐渐远了。

    秦烈紧盯着我,沉默良久后说,“你这么想赶我走?”

    “基于我们俩现在的关系,这样做总归不太妥当吧?何况你女朋友又来了,就更不合适了。”

    “她走了,现在合适了吗?”

    同鸭讲!我突然发觉和他交流的乏力感。

    强忍下不满,我发挥最大的耐心说服他,“你现在追她回来还来得及。再说了,一个旧爱,一个新欢,任何正常的男人都会选择后者。”

    “我这个人比较念旧。”

    我终于失去了耐心,冷冷的回答,“可惜我是个喜新厌旧的女人,所以抱歉不能配合你了。”

    秦烈的眉头越锁越紧,神色凛然,寒气逼人。

    “短短一个月,你和那个男人就好成这样了?”

    “你和你女朋友还不是一样,彼此彼此。”

    “她不是我女朋友。”他低声喝吼。

    我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难道是床伴?”

    “你这个女人真是……”他蛮横地压下身躯,又低头堵上了我的唇。

    臭男人,休想再占我便宜。

    我伸手在他背后狠狠一掐,又扭转了360度。他闷哼一声,热气喷到我的脸上,动作略有停顿。

    我趁他恍神时从他怀里挣脱,翻身欲跳下床去。他动作更快,准确地掳获了我的腰,将我带回床铺,宽阔的膛又压了下来。

    “你就不能安分点儿?”

    “你就不能放开我?”

    “不能。”

    “那我也不能。”

    “你……”看得出来他气得不轻,铁青夹灰的脸绷得僵僵的。

    我正得意着,没防备他猛地一把撩开了我的裙摆,大手寻索着拉链,分明想要脱下我的裙子。

    我拼力挣扎也推不开那迫人的身躯。

    这一轮的攻势可谓雷霆万钧,不可抵挡,眼看我的城关就要失守。

    兵不厌诈,既然不能采取硬攻,我自有别的招数,一个他“本”无法再提起兴趣的招数。

    双手在他的发尾交叉,我勾紧他的脖颈,舌尖灵巧地挑逗着他,大腿磨蹭着他胯部的敏感处。

    察觉到我的迎合,他稍稍一愣,旋即完全放下戒备,更火热的投入到这场男欢女爱。

    我感到一个硬物正灼烫地紧贴着我的小腹。

    时候到了!

    我曲膝向他胯间用力一顶,只听耳边一声咒骂,他翻到一边,身躯弯成奇怪的姿势侧躺着,紧咬牙关,青筋直跳,“你居然敢这么做!”

    “呵呵”,我笑着起身整理凌乱的衣服,“我已经明确表示过我不想做了。所以这件事情教给你,永远不要强迫女人做她不想做的事情。”

    可想而知,他自然无法也没有兴趣再继续下去,扳回一局的我也睡了美美的一觉。

    但怎么也没料到他居然一大早又上演了这么一幕,让我如堕云雾,别扭至极。

    我们俩到底在干嘛,打拉锯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