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发生了什么事?

    我茫然地眨眨眼睛,努力调适着焦距,确定堵在面前的是个穿着深蓝衬衫的男膛。

    这衬衫很眼熟,是……秦烈的!

    等等,我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绪。刚才我正和程浩扬跳着舞,忽然胳膊被人猛地一扯带出了舞池,直到现在还是晕头转向的。

    是秦烈把我拉过来的?

    这就是程浩扬所谓的——情绪失控?

    正想着,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大掌递过来一支手机,“你电话响了。”

    我看了眼闪烁的屏幕,是齐雅茜的来电。

    至于吗,就为了一通电话不由分说地把我拽出来?我狐疑地打量着面前这张没有温度的冰脸,揣着满心的疑惑找到走廊一处僻静的角落接起了电话。

    “阮清,你有什么事?”

    “大姐,你给我打电话,还问我有什么事?”

    “我是看到有你的来电才给你打过去的。”

    我完全糊涂了,“我的来电?”

    “对呀。我刚洗澡出来,发现手机显示有六个未接来电全是你打给我的,还以为你有什么急事,就赶紧给你打过去了。”

    我明明没给她打电话,手机一直放在座位上,难道是秦烈拨的电话?他为什么这么做?

    “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想找你……聊聊天。”我只有顺口胡掐。

    “就为聊天给我打了七遍电话!不会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吧?”她在那边兀自猜想着,“我知道了,是不是你和秦总每天朝夕相处,结果日久生情、干柴烈火、生米煮成熟饭了?”

    天!我翻了个白眼,就知道这个女人三句话不离八卦。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虽然我和他在酒店住对门,但绝对是规规矩矩的。

    她高昂的兴致低落下来,“不是这样啊,那要找我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很无聊。”我尽量说出不致使她怀疑的话。

    她同情的附和着,“是哦,每天都对着一张扑克脸是挺无聊的。你哪天回来?”

    “还不知道。好啦,我没事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已无心应付她,仍在纳闷着秦烈的怪异举动。

    “哎,不对,你今天怎么莫名其妙的……”没等她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她觉得莫名其妙,我还觉得莫名其妙呢,秦烈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用手机敲了敲额头,还是想不明白。

    一向灵光的大脑此刻有些运转失常了。

    回到沙发座,诡异的气息流转在他们二人之间。

    秦烈沉着脸扫了我一眼没吭声,程浩扬则笑容满面地问,“阮小姐有事情吗?”

    “谢谢程总关心,只是朋友的问候,没什么事。”

    “你这么漂亮,一定是男朋友不放心打电话来查岗吧?”

    我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如此说来,那程总的电话岂不要接起个没完了?”

    他一脸惊喜的模样,“没想到我在阮小姐眼里竟然这么帅,真是太荣幸了,来来,我们这对俊男美女怎么也得喝一杯吧?”

    “好啊。”我优雅地举起酒杯,和他轻轻一碰,热辣的威士忌烧着喉咙一路而下,浑身都烘得暖暖的,很舒服。

    “小姐,现在您方便和我跳一支舞吗?”我仰脸一瞧,又是刚才邀舞的那位男士。

    “当然可以。”我本来心里就略带歉意,于是很痛快地答应着站了起来。

    谁知还未迈出一步,胳膊就被人有力的拽住。我一个踉跄往后倒跌回座位,转瞬间又被拉了起来。

    完了,我又晕了。

    片刻,我稳定心神,瞪视着身旁的秦烈,他今天把我当陀螺耍了是不是?

    他的脸紧绷着,连带声音也是一样,冲一旁呆站的男人说,“她不能跟你跳舞,因为我们该走了。”

    突如其来的道别让我一愣,那个男人听闻只好黯然离开。

    程浩扬一脸遗憾,“真可惜,我和阮小姐的舞还没跳完呢,只好下次再找机会了。”

    我勉强地挤出笑,“等程总来北京,我一定好好招待。”

    “一言为定,我一定去!”

    秦烈瞥了我们一眼,迈开大步朝门口走去。

    我拿起手包,“程总,我们先走了,再见。”

    程浩扬手抚着下巴,笑得像只奸计得逞的狐狸,“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车里的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

    我闭目养神,懒得再看一眼那张黑沉的面孔。

    真是佩服冯希卫,居然能跟在他身边那么长时间。我做了一个星期的秘书就已经受够了,继续下去难保不会神经错乱!

    “你今天和程浩扬聊得很开心?”他突然冒出一句。

    我据实作答,“他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他的眉毛拢成了陡峭的山峰,冷哼了一声,“别忘了,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怪了,他几时这么有道德感了?我故意顶着他说,“男未婚女未嫁,我还有权利选择呀,再说了……哎……你闯红灯了!”前方那么醒目的红灯,他就这么开过去了。

    秦烈低咒了一声,扭头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

    岂有此理,他自己闯了红灯干嘛瞪我?

    我郁积了一晚上的火气升腾起来,待车子一停,我甩上车门就往二楼的房间走,压没理他。

    刚锁好房门,就听到震天响的拍门声。

    我火大的打开门,“还有什么事?”

    他的黑眸燃烧着的火,让人胆战。

    我挺直脊背,镇静的回视他,“如果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

    我正欲关上门,却感到门板被猛地一推,他像阵狂风似的,跨步上前把我勾入健臂之中,“砰”地反手关上门。

    宽阔的膛紧压过来,我的背重重地撞上了门板,疼的一咧嘴,他俯下头暴地吻住了我的唇。

    该死的男人!

    我毫不客气地咬住他的下唇,他吃痛的低吟了一声,却并未放开我,单手钳制住我的下颌,吻得愈加放肆而激烈,我感到肺里的空气都要被吸光了。

    半晌,他才喘着停下,额头抵住我,恨恨的说,“你这个可恶的女人。”

    我不耐的推开他,“那你就离可恶的女人远点。”

    这举动却刺激他将我搂得更紧,低声在我耳边警告,“你要再敢这么推我,后果自负。”

    我不以为然地轻笑,又推了一下,“你想怎么样?”

    他蓦地将我打横抱起,走向房中间的大床,身体悬覆在我的上方,目光炯炯地盯住我。

    我望进他已染上深幽色泽的眸子,“你……该不是要做那件事吧?”

    他剑眉一挑,“有何不可?”

    “我们可已经分手了,你总不会忘了当初自己定的约法三章吧?”

    “当然没忘,我记得并没规定分手后不能上床啊!”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平日最注重原则的男人,他居然能说出如此近乎赖皮的话?

    我只好搬出他刚才的话,“你别忘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他的眼眸倏的一眯,掠过的寒光惹人心惊,旋即恢复如常,慢吞吞的说,“那有什么关系,反正男未婚女未嫁。”

    臭男人,拿我气他的话来堵我。

    我就不信逼不退他,“这件事至少要你情我愿吧,可惜本人并不情愿跟你上床。”

    他邪肆地上下打量着我,“哦?我还以为你穿成这样就是为了诱惑我呢!”

    我再次后悔穿了这件裙子,表面依旧神色自若,“你误会了,我绝无此意。”

    他眼里流露出势在必得的决心,“相信我,你会变得情愿的。”

    看情况我似乎拒绝不了这个无理的要求了。

    他的唇再度落下堵住了我的抗议,健硕的身躯熨贴着我,使彼此的身体不留一丝缝隙,紧紧密合。游走的手掌温热了我的肌肤、血,直达心口。熟悉的狂野吮吸一下子就崩陷了我的理智,如电流般的触感震得我七荤八素。

    我虚软地沉沦在他的怀中,被他强悍的气息一点点地征服,昏眩铺天盖地而来,早已忘了反抗。

    突然,外面的走廊响起了女人尖声的娇喊伴随着敲门声,“烈,是我,开门呀!”

    我陡然清醒,是秦烈的女朋友来了!

    ps:刚写完,大家先看着,不周到的地方我以后再改!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