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事实证明,秘书确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虽然秦烈在上海的时间不会长,但工作量之大也急需找一个助手来分担。

    “把冯希卫叫来不行吗?”我在会议上向他建议。

    他不满地投来一瞥,沉声说,“他在总部还有事情要处理。如果可以的话,你认为我会蠢得想不到这点吗?”

    得!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别开眼光,不再看那张晴不定的脸孔。这家伙越来越难以琢磨了,飞机上还好好的,不知什么时候又变成这副德了。

    负责分公司的方经理胖胖的脸上陪着小心的笑,“我尽快去安排一个得力的秘书给您。”

    消息一经传出,各路人马跃跃欲试,一时间去总裁办公室送文件成了美差。整个上午婀娜多姿年轻貌美的女员工轮番上阵,争奇斗艳、美不胜收。就连中午在餐厅吃饭时美女们也不忘在秦烈眼前晃一晃,指望留个深刻印象好能当选秘书,有机会钓上这位钻石王老五。

    下午开会时,方经理递上厚厚的一沓材料,“这是秘书的待选名单,请秦总过目。”颇有皇上选妃的架势。

    我幸灾乐祸的坐在旁边看热闹,没想到他把摊开的文件一合,大手朝我一指,“我考虑过了,这里只有阮清最清楚我的工作流程和要求,所以这段期间就由她暂时代理总裁秘书的职位。”交待完毕,便扔下众人起身离开了。

    我对着关上的大门呆愣片刻,目光又扫回方经理纳闷的神情,这才醒过味儿来。立马起身气呼呼的一路从会议室飚到总裁办公室,门也没敲就冲了进去。

    秦烈正若无其事的批阅着文件。我双手撑着桌面,俯身直盯向面前这个险莫测的家伙,“你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他抬起头,眸底有一刹奇异的光闪过。

    我无暇考虑这奇怪的眼神,“为什么非要我?我还有别的工作要做,你想累死我啊?”

    他往后一靠,嘴角勾着自若的笑,“目前这工作只有你最合适”,又加上一句,“我会付你额外的薪水。”

    呃,这个嘛……倒还可以考虑,可是,“还有别的理由吗?”我总觉得蹊跷。

    “你最不可能有非分之想。”

    此言不假,我的确不会给他带来那方面的困扰。人在屋檐下,再想想又鼓胀几分的荷包,我只好咬牙接受,“承蒙秦总看得起,我会努力工作的。”

    转身刚走到门口,他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几分戏谑,“我喜欢你这件白色蕾丝内衣。”

    我低头一看,衬衫口的纽扣不知何时崩开了。那我刚才俯身质问他的时候岂不是……难怪他会有那样的眼神。

    管他呢,反正没穿衣服的样子也被他看过不知多少遍了。

    我压下心头的懊恼,回过身面向他,极尽诱惑的、缓慢地系好钮扣,满意地看到他起伏渐快的膛,妩媚的一笑,“真巧,我男朋友也很喜欢这件内衣。”

    说完便转身离去。

    他是老板,自然有掌控我的优势;但我是女人,同样也有对付他的优势。

    作为总裁秘书,我和秦烈的办公室是个没有门的套间,因此就连浑水鱼偷个懒或煲电话粥的机会都没有。

    我隔着一层玻璃墙第n次将愤恨的目光向那个男人,他正浑然不觉的埋头工作。眉头紧皱,黑眸微眯,几缕刘海垂落在饱满的额头,专注的神情竟让我觉得出奇的帅。

    手机突然在桌上震动出声,我飞快的接了起来,“吃午饭了吗?”这两天每到吃饭的时间,俞奕祺都会打电话提醒我。

    我看了眼表,已经快十二点半了,和那个工作狂在一起总会耽误吃饭。

    “还没,一会就去吃。”

    “定好什么时候回来了吗,我去接你。”

    “还不知道。”提起这个我就郁闷,都快一个星期了秦烈也没定下来回京的时间。

    “撅嘴了?”温柔的声音带着笑意。

    我瞧向摆在桌上的小镜子,嘴唇可不翘得老高。不由扑哧笑出声来,“你怎么知道的?”

    “观察中得来的,你一不高兴就爱撅嘴,有时还会瞪大眼睛。”

    “那是不是很丑?”我照着镜子摆出那副样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一点都不丑,很可爱。”他说的诚挚,我听得甜蜜,还故意矫情的说,“奕祺,你再夸我就不好意思了。”

    “你不好意思的样子也很可爱。”

    我喜欢这个男人,他永远知道我想要什么,不像那个冷酷的男人,总是阳怪气的。我又转头望向秦烈,不知何时他已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正看着这边。

    “好了,你快去吃饭吧,晚上再聊。”俞奕祺适时地结束通话。

    我忙应承着,挂掉了电话。

    “走吧,去吃饭。”秦烈抓过外套,站起身来。

    我跟在他身后小声地埋怨着,“餐厅里好吃的饭菜早被抢没了。”音量却足够让他听见。谁让他这么废寝忘食地工作,连带我午饭都吃不好。

    他突然停下脚步,害我一头撞了上去,揉着发痛的鼻头,我有点恼火,“干嘛突然停下来?”

    他没回答,只是问我,“你想去哪里吃?”

    什么意思?我兀自在心里消化着这句话,“哪里都行?”

    “只要别太远,下午2点还有会要开。”

    我的鼻子立时不痛了,拽着他的胳膊就往电梯走,“不远不远,开车十分钟就到。”

    到了地方坐定后,他眸光扫视了一圈,最后回到我的脸上,“这就是你想来的地方?”

    我笃定的点点头,“就是这里。”

    这是一家港式茶餐厅。从外观来看有种很古朴的味道,未经雕饰的红砖墙,朴素的木质招牌和里面的木质桌椅,还原了茶餐厅开创之初那道地、草的本来面目。不像大多数茶餐厅已然变了味儿,成了摩登高雅的消费场所。

    而且这里的食物地道且美味,尝过一遍让人再难忘怀。我也是一次逛街累得不行时误打误撞进来的,从此每回到上海必来光顾这家餐厅。可惜这次出差每天都要从早忙到晚,一直没空过来。这下可得吃个过瘾,只是要确定一个问题——

    “你请客?”

    他偏头看着我,眼里尽是无奈的笑意,“奇怪,我自认在薪水上从未亏待过你,怎么你从来没请过我?”

    “我们俩相比总归是你比较有钱,而且还是一个大男人,所以请客也是天经地义的。你总不会跟我计较这些吧?”我论据十分充分,心里还有一句没说出口,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好好,我请客”,他认命的答应,又加上一句,“免得在办公室里老被某人恶狠狠地瞪着。”

    他发现了?这个狡猾的家伙,明明知道却不动声色,怎么什么都瞒不过他?

    我心里更添愤恨,招手叫来服务员,菜单都不看,直接便说,“我要一杯茶、一碗云吞,一份虾饺,一份蛋挞,一份菠萝油。”赌气地将菜名一口气说完,我扬脸看他的反应。

    他微挑眉毛,不予评价,瞅着菜单点了一份碟头饭和冰咖啡。待服务员走后,才开口问我,“你胃口不错,吃得了吗?”

    我早打算好了,“吃不了打包带走,作下午茶。”想到午后能有美味菠萝油的陪伴,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服务员刚把茶端来,我便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大口,还不忘用舌尖把唇边剩余的渍卷走,好香!我满足得眼睛和嘴巴都弯成了月牙。

    一杯茶的好坏直接决定了一家茶餐厅的水平,与茶搭配比例恰当,才能达到最好的口感。这里的茶够香浓,够绵滑,喝完一口,还有浓浓的余香在口腔里萦绕。

    他的眸光有点不解和意外,“一杯茶就让你这么满足?”

    这个男人从来都把吃饭当战斗一样,自然不会享受美食。我把杯子推过去,“尝尝看,真的很好喝。”

    他半信半疑地喝了一小口,抿抿嘴唇,“还行。”又推了回来。这算是他很高的评价了,凡事他总会挑出点毛病来。

    “不想来一杯?”

    他摇摇头,“还是觉得甜。”

    所有的餐点都上齐了,我不再多说一句话专心品尝起来。

    待一切打扫干净,我满意地拍拍肚子,“饱了。”

    “这是我第二次看你这么吃饭。”

    我本没和他吃过几次饭,因为要避嫌,所以仅有的几次基本也是和大家在一起吃工作餐,我印象中没有哪次这样吃过。

    他看出我的疑惑,“我遇见你和那个男的吃饭那天。”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他又接着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员工呢。”

    我像个餍足的猫般懒懒地托着腮,“哦,那是因为服装店刚开张,忙到九点多才去吃饭,饿得不行了。”

    “这么快就开张了!”

    “是呀,如果你女朋友想买衣服,不如带她去我那儿,一定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包你满意。”嘿嘿,也一定狠狠敲你一笔。

    他浓眉一紧,神色又透出几分不悦,“我们该回去了。”说完叫来服务生结帐。

    回公司的路上他紧绷着脸一言不发。

    我只顾揉着鼓胀的肚子,对他一天八遍的变脸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心里有点懊悔,怎么没趁他刚才心情好的时候问问何时回去。

    唉,只好再找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