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结果那天吃饭还是俞奕祺买的单,他的理由很充分,“既然你有值得高兴的事,身为男朋友的我当然得为你庆祝,所以这顿理应我请。”我也就不再坚持。

    后来转念一想,我有高兴的事他要请客,我若不高兴他一样也会有理由请客。虽然他总是温文尔雅给人好说话的感觉,但言语间却透着不失委婉的坚定,不知不觉就会让人听从他的安排,真是不能低估了他。

    当然,经营爱情的同时,我也没忘记经营服装店的事情。

    既然手中已有了店面,事不宜迟,晚一天说不定就会失去多少商机。

    我初步将服装店的整体概念定义为雅俗共赏,既有当季走俏市场的流行服饰,又有适宜白领穿的正装和出席聚会的晚装。通过室内装潢将这两个区域鲜明的划分出不同的色调,空间上又同处一室,因为女人都喜欢千变万化,这里会尽量满足她们的一切需要。有句词叫什么来着,“总有一款适合你”,嗯,就是那个意思。

    店里的每件衣服一定要经过我亲自挑选,虽不是名牌,但风格要独特,因此进货对我来说是个耗力耗神的巨大工程,尤其是当旁边还有个比我更挑剔的参谋,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这个参谋就是我的好友白旖悠,主业服装设计。人如其姓,无论春夏秋冬几乎都是一身的白,多数还是松垮宽大的款型。

    我常调侃她,“旖悠,为了广大人民的神状况着想,你三更半夜尽量少出门吧。”

    她的回应则是一记纤尘不染的笑,把直瀑的秀发往后一拢,继续钻研她的服装设计。

    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和灵气,毕业时间不长大小奖项却已获了七八个,我的几件衣服还有幸出自她的大作。这次我邀她合股,在店里也卖她设计的衣服。她又找来一个职校毕业的女孩儿小美,平时我们俩都没空的时候负责管理店面,一切筹备妥当,终于在三个星期后开业大吉。

    夜色渐深,暗魅沉淀,放眼望去,已是满目的霓虹闪烁。

    我站到街边端详着,店门上“r&B”两个醒目发光的字母仿若音乐的旋律一般,欢快的跳跃流动着。

    这名字取自我和白旖悠姓氏的开头字母,意思碰巧也是我最喜欢的节奏布鲁斯,时尚又不失寓意,我偏着头欣赏着,越看越满意。

    “眼睛看饱了,也该填饱肚子了吧!”一回头,俞奕祺正嘴角噙笑的站在那儿,不知道看了我多久。

    我低头看表,已经九点了,肚子还真有些饿了。这些天我又上班又张罗服装店的事,若不是他在旁提醒,一做起事情来就废寝忘食的我说不定早就进医院了。

    相比他的体贴,我这个女朋友当得真是很不称职。其实他的工作并不比我轻松,不仅在两所大学任教,还要兼顾和朋友一起合办的咨询公司,每天如此的奔波劳顿却从未听他抱怨过一次。

    我略显歉意地望着他,“对不起哦,害你跟我一起挨饿。”

    “难得看见你这个样子,挨饿也值了。”说着,牵起我朝车子走去,手掌干燥而温热。和他在一起,常会有种被阳光笼罩的暖意。

    餐点一端上来,我已经顾不得什么形象了,等终于满足口腹之欲后抬起头来,正对上了俞奕祺好笑的眼。

    我拿起餐巾擦拭嘴巴,“怎么,被我吓到了?”

    他摇摇头,“你有可以吓到我的地方吗?”

    我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偏头想了想,“好多,怕你招架不住。”

    他饶有兴趣的一挑眉,“我倒是很期待。”说完,站起身来,“等我一下,去趟洗手间。”

    我打趣的说,“后悔了,想开溜?”

    他朗声大笑,俯身过来在我面颊印下一吻,“放心,就算开溜我也会结了帐再走。”

    他的动作亲切、自然,不会给人刻意侵犯的感觉,相处这些天来,我们的关系也仅限于此,并没有其他逾矩的举动。

    我一边等他一边百无聊赖的噙着吸管喝果汁,敏感的察觉到似有视线投来,抬眸搜寻,和左后方一双炯亮的黑眸碰个正着,是秦烈!前阵子听说他出差了,在公司也没见到他,应该是刚回来不久吧。

    “烈,你怎么吃的那么少啊,刚才不是还说饿了吗?”他对面的女伴发出娇嗲的呼唤,害我差点忍不住把果汁喷出来。

    烈?真够麻的。可惜从我的角度看不到那个女人的样子,凭声音的判断也知道是个人比花娇的尤物,他果然没闲着,这么快又找到了女伴。

    我举起杯子俏皮的眨眨眼睛朝他致意,他没一丝表情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下一刻,竟移开了眼光本不予理会。

    没风度的家伙!我转回身来愤恨的在甜点上用力的叉了几下送入嘴里,俞奕祺刚好回来,见状诧异的问我,“怎么了?”

    我仰脸一笑,嘴里嚼得咬牙切齿,“没事,弄碎了吃着更过瘾。”

    接连几星期的劳顿,服装店终于步上了正轨,我也得以一觉好眠,换来的是——第二天上班迟到了。

    我急喘着跑入公司大厅,扫了眼墙上的表,还好,仍有十分钟的时间准备一会儿和公司的会议。

    眼见着电梯的门就要在眼前关闭,我忙赶了几步,“等一下”,举起手里的包一挡,电梯的门又重新滑开,我迅速的冲进去按下楼层,平缓下喘息,心里思量着稍后开会的事。

    身后一丝徐缓深沉的气息,轻轻拂过我的发丝,熟悉的男气息昭示着强烈的存在感,我扭动僵硬的脖颈回头看,果然是秦烈,黑湛的眼眸正直视着我。

    电梯停在四楼,一个清洁工走了出去,密闭的空间只剩下我们俩,他这才开口,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难得看见你迟到,想不到你们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

    什么意思,他以为我是因为昨天和俞奕祺共度春宵所以迟到了?

    我镇定的转过身面向他,音色柔媚,“心理学家说,谈恋爱会激发女无限的工作潜能和热情,这对公司也算是好事一桩吧!再说,你的速度也不慢啊,烈。”听到这声刻意仿效他昨晚女伴的称呼,那双浓黑的眉毛又拧到一处,眸底深处似有暗流涌动。

    没想到这个玩笑竟能如此影响他的情绪,有趣有趣!电梯到达,门向两旁滑开,我扬着抑不住的笑,步向办公室。

    中午在餐厅吃饭时,齐雅茜压低声音说,“哎,你听没听说,上午销售部、财务部、技术部的主管竟然都被秦总给训了一通,啧啧,百年不遇的惨烈啊。现在总裁办的人和其他部门主管个个小心翼翼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下一个被轰的就是自己。”

    那个没情绪的男人也会训人?这种现象还真是难得一见。他若不满意一般都板着个脸,话不多说一句就足以让人周身发冷、胆颤心惊了。

    我喝了口鲜美的蘑菇汤,又慢条斯理的擦擦唇边,“我还真想见识见识那个超级冰块发威是什么样子?”

    话音未落,只见冯希卫走到了桌前,一脸同情,“阮姐,秦总叫你吃完午饭到他办公室去。”

    雅茜听闻差点噎住,忙用一口汤拼命送下嘴里的食物,长叹一声,“你完了你,乌鸦嘴,一会就可以见识到冰块发威的现场版了。”

    我不紧不慢的喝完余下的汤,又品尝完甜点,才在雅茜怜悯的目光中起身离开了餐厅。

    他想训人是吗?我自认工作到位,无可挑剔,没什么可怕的。

    不过对能看到他失控发火的样子,我倒真有些期待。

    ps:又看到亲们的鼓励,大大激发了偶的灵感,即使又要工作又要赶文也不觉得辛苦了,兴奋呀兴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