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阮总监,你们市场部上半年推出的手机和宣传活动十分成功,使全国的销量几乎翻了一番,你功不可没啊,公司会考虑给你加薪的。”

    听到此,我拉回思绪,扫视了一双双发红的眼睛,客套的微微一笑,“哪里哪里,还要感谢各个部门的全力配合。”心里可是自豪的很,秦烈说的是客观事实,绝不是因为和我的特殊关系才表扬我。

    这个案子花去了我不眠不休的十多个夜晚,从头到尾没有一点马虎,若是加薪我受之无愧,光是美容觉的损失费我就可以敲他一大笔。

    一场会议下来,几家欢喜几家愁,秦烈是个赏罚分明的人,也是个严厉的领导者,正因如此秦氏实业才能在短短几年内越居国内it企业的前三甲。

    大会结束回到办公室,我又召集下属开了个鼓舞士气的小会。刚刚解散,水还没来的及喝上一口,就接到小冯的电话,“阮姐,秦总叫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难道是谈加薪的问题?

    少喝口水算得了什么,领赏去也!

    可是,这个奖赏也太厚重了吧?我瞪大双眸看着手中的房屋合同,有种中了六合彩的感觉。

    “你不是想开个服装店吗,这个店面就算是我送给你的分手礼。”大恩客气定神闲地坐在办公桌后,语气如同送了个生日蛋糕般平常。

    他还记得?!

    有次秦烈来我家的时候,恰逢我刚逛完街,累得半死,却没买到几件合眼的衣服,嘴里不住地埋怨着,“现在想买件看得上眼的衣服怎么那么难呀”,接着赌气般的下定决心说,“以后我攒够了钱,一定要开个服装店,亲自进货,凭本姑娘的眼光一定财源滚滚。”

    说完斜眼瞅着他,他只是盯着手中的文件,头也不抬。

    我了鼻子,自己也觉得没意思,溜到浴室洗澡去了。

    原来他都听进去了,还给了我如此大的一个惊喜,我还真怕他不能免俗的丢来一张支票作为分手费呢!

    我走过去,用力在他脸上‘啵’出了响亮的一声,笑靥如花,“谢谢秦总喽!”临出门口又拿起那纸合同冲他挥了挥,翩然离去。

    这关系结束的干脆又划算。

    吃完午饭,我照常到茶水间沏上一杯西湖龙井,碰到了冯希卫。

    “阮姐心情不错啊!”他看着我直乐,“连沏茶都哼着歌,有什么好事说出来分享分享?”

    我神秘的眨了眨眼睛,摇头晃脑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冯希卫笑了一下,又叹着气,“秦总的心情可不怎么样,奇怪,早上你们俩谈完话,怎么结果大不相同,你是春风满面,秦总却是乌云罩顶,整个总裁办气压都低得厉害。”

    一个出账一个进帐心情当然不同。

    我继续摇头晃脑道,“此消彼长,如此是也。”

    冯希卫瞪大着牛眼看我,被吓得不轻,我憋着闷笑,手中端着杯子快步走出了茶水间,终于忍不住弯腰乐出了声。一侧头,秦烈正在楼梯口,背光而站的身影愈加显得高大挺拔,表情看不太清楚,但我肯定还是皱着眉头的一脸严肃。远远的抛了记媚眼过去,我转身踩着小高跟哼着歌“嘎噔嘎噔”的下楼了。

    手头的工作稍微告一段落,我靠在椅背上想着晚上去干吗,刚要拨内线给齐雅茜,手机却响了,拿起一看,正是我的新科男友俞奕祺。

    “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低声的询问如同春风般拂过耳畔,煞是温柔。

    “好啊!”也该多在一起培养培养感情。

    “几点下班?”

    “六点,今天不用加班。”

    “好,六点我去接你,想想吃什么。”体贴入微得让人无可挑剔。

    真不枉他取的这个名字,说话办事都如雨中西湖般一派婉约的风格。

    第一次和俞奕祺见面时,看了眼他递上的名片,我禁不住好奇的问,“你们家祖上是皇亲国戚?”

    他愣了一下,澄澈如水的眼眸漾着笑意,“为什么会这么问?”

    “祺这个字印象中似乎是个清朝阿哥的名字,感觉充满了古意和贵气。”

    他轻轻地摇头,“原本爸妈给我起的名字只是上面的这个‘亦’,和神奇的‘奇’,”他拿出笔在餐巾纸上写给我看,手指修长,字写得顿挫有力,很是漂亮,“因为怀我的时候,他们恰好住在杭州,一日在西湖边上散步,飘起了蒙蒙细雨,让我爸想到了苏轼的一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于是起了这个名字。可爷爷嫌这名字太普通,干脆取了谐音,便成了现在这个名字了。”

    我听着他娓娓道来,脑中浮现出一对年轻夫妇,欣赏着西湖的湖光山色,期待着新生命的出世,波光闪耀出一脸的灿烂幸福。再想想我的名字,唉!亏得老爸还是个知识分子,取的名字跟人家怎么比?

    俞奕祺见我单手托腮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想什么呢?”

    我实话实说,“只是觉得我的名字很没有意思,我爸取这个名字是想让我一辈子清清白白、坦坦荡荡的做人。”结果也不怎么清白。

    “我觉得‘清’挺好啊,而且和你的人也搭配,清爽利落,很是痛快。”他的眼神诚挚,没有丝毫讨好的味道。

    和他聊天就像在阳光和煦的午后品着我惯饮的西湖龙井,温暖舒服的沁人心脾,四周散发着怡人的幽香,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应该一辈子都会恬淡舒适的生活吧。那次见面,我们两人相谈甚欢,便决定交往看看。

    内线电话响了起来,“阮清,晚上一起吃饭?”是齐雅茜。

    “不了,我已经佳人有约了。”

    “谁这么不要命,敢约你这个妖女?”雅茜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我咯咯乐着,“美色当前,必有勇夫!”

    她三八的问道,“他一会来接你吗?”

    “六点在公司楼下,想看请早,过时不候。”

    她神经的在那头念叨着,“这种不怕死的人一定要看,一定要看。”

    下班前,我换上一套薄的白色针织上衣和艳丽花底的及膝裙,补了淡妆,再散开微卷的长发,面对镜子做了最后一番审视后,轻快的走出办公室。

    齐雅茜正在电梯口等着我,一付迫不及待的样子,“能得阮大小姐如此抬爱,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人物”。

    电梯一停,她先我一步跑了出去,待我走到公司大门口,只听她倒吸了口气,“极品啊!阮清,你别告诉我这就是那不怕死的男人,我会嫉妒死的。”

    我含笑凝望着白色沃尔沃旁边的俊朗男人,虽有些柔,但不失丝毫的男子气概。如若在古代,他身着一件月牙白的长衫,手摇纸扇,口诵雅句,那风采定是无人能及。

    正想着,这位儒雅书生已走了过来,我为两人介绍着,“这是我的同事齐雅茜,我的男朋友俞奕祺。”

    “你好”,俞奕祺温和的开口,“齐小姐要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吗?”

    “不了不了”,雅茜连忙摆手,扭头冲我挤眉弄眼,“你们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吧,阮清,我走了,电话联系。”看来晚上少不了要受这个八婆的疲劳轰炸了。

    我无奈的应着,见她冲我暗暗翘着大拇指,嘿嘿一笑,转身走了。

    俞奕祺凑近低头问我,“想好上哪儿吃了吗?”

    我笑着点头,挽起了他的手臂,朝沃尔沃大步走去,嘴里嚷着,“吃法国大餐,我请客。”

    他上前替我打开车门,唇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今天加薪了?”

    我讳莫如深的样子,但笑不语。

    待车子缓缓驶离公司,我不经意的望了眼后视镜,发现一辆黑色的宝马x5正在视野里,渐行渐远。

    那是秦烈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