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早上醒来,身边的位置早已冰凉。

    每次的情形都是一样。

    我们从来不一起上班,也不一起下班,更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今天起得有些晚,洗漱完毕,手迅速的滑过衣架,挑出一套米色职业装,薄施淡粉,挽起微卷的长发,又以完美利落的白领形象出了门。

    刚踏进公司的一楼大厅,手机就响了,“喂?”

    那端传来好友兼同事齐雅茜压低的声音,“阮清,你在哪儿,快点,还有五分钟就开会了。”

    “已经在一楼了,马上到。”

    我加快步伐,上电梯直奔7层。一推开会议室的门,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我,看看表,还有两分钟,我笑着点头致意,优雅的坐了下来。

    喝了口水慢慢平定下微喘的气息,我侧首望向坐在会议室主位的男人,也是导致我差点迟到的罪魁祸首,不期然捕捉到了他眸中一掠而过的笑意,我微眯起眼睛传递给他不满的一瞥,笑什么笑,害得我早饭都没吃。

    深邃的眸底笑意渐浓,这时旁边的秘书提醒该开会了,未及展开的笑颜顷刻收敛,轻咳一声后道,“好,人都来齐了,先说说我们上个月的业绩……”低沉磁的嗓音在泻满晨光的会议室里回荡。

    看完手中文件夹的资料,我懒懒的往椅背一靠,隔着会议桌远远打量着这个和我有着亲密关系已达一年的男人,我的老板——秦烈。

    紧锁的剑眉、深刻的轮廓、衣架的体格、桀骜的气魄,啧啧,怎会有女人抵抗得了这般诱惑,更何况是在酒后乱之时,只是,酒后的是他,乱的是我。

    事情的发生缘起于一年前的出差。别多想,那时我们绝无暧昧,外出纯粹为了公事,能擦枪走火也实属意外。

    一行共三人,秦烈、我和冯希卫。冯希卫是他的秘书,别、男,我称他小冯。

    这正是秦烈聪明的地方,他深知自己的魅力,因而从来不会雇用女秘书,绝对避免办公室恋情,所以至今我还在纳闷他当初为何轻易就接受了我。

    说起来还得感谢他和小冯在应酬时很有绅士风度的替我挡了不少酒,留下一个神志清醒的我,下了出租车叫来酒店服务员,把他们都送回了房间。

    我先去看了看小冯,帮他擦了脸盖严被子,关好门后,又来到隔壁的房间。

    只见秦烈呈大字型的仰躺在床上,我拿过一条毛巾用凉水浸湿后拧干,轻轻地擦拭着他的脸,心中窃笑,这种酒量,还替我挡酒,可见这个老板还不清楚他的女员工打小深得喜喝二两酒的老爸的真传,酒量好得很呢。

    即使如此放松的躺着,他的眉头却依然紧锁,表情严肃得很。我小心的用毛巾擦拭着他的额头、眼周、双颊直至他的薄唇,我顶喜欢他的唇型,流畅的线条总能让我想起致打造的顶级跑车。

    没能抗拒诱惑,见他昏睡着,我放心的俯身吻了上去,蓦地被他翻身压在身下,炯亮的黑眸近在眼前,声音低哑,“你在干什么?”原来他装醉!

    明知故问,“我在亲你呀!”难道我的意图表现的还不够明显。

    “我当然知道,我是问你为什么亲我。”眉头几乎拧成了一个结。

    “我喜欢你的唇型。”坦白从宽,况且他是个聪明人,我若撒谎恐怕他也会看得出来。

    “只是这样?”他眯细黑眸表示怀疑。

    看着他戒备的表情,我忍不住咯咯直笑,“放心,我没有爱上你,而且也没打算当嫁入豪门的灰姑娘”,我举起右手发誓以示真诚,“而且,我刚才以为你睡着了,所以忍不住亲了你一下,这样说你相信了吗?”

    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薄唇勾出一抹意图不明的淡笑,“夜深人静,孤男寡女,没人告诉你醉酒的男人很危险吗?”

    纤细的食指伸出在他眼前晃了晃,“我只知道,人生苦短,应该及时行乐,想要什么就去追求,顾虑那么多活得多累。”

    他低笑出声,“阮清,我没有看错你,你果然与众不同。”

    说罢,双臂箍紧,低俯下头,混杂着酒味的男气息瞬间将我包围,感无比。我甘愿地承受一切,领略着从未体验过的感官世界,只觉得这世界里烟花四耀眼夺神。

    归于平静后,我慨叹着学着他刚才的语气,“秦烈,我也没看错你,你果然与众不同。”

    他斜瞥了一眼,“据我刚刚所知,你还没有过什么经验可以比较出我的不同吧!”

    我嘿嘿一笑,“感觉,感觉而已。”

    “刚才怎么没说你是第一次?”

    “如果说了,你是不是就不会继续了?”

    他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我一付“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看着他,“所以啊,干嘛要说?”

    眼看他又现出戒备的神情,我坦然的解释,“我不会以此要你负责,只是觉得和你分享初次的经验,一定物超所值,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若有所思的目光在我脸上逡巡了好一会,他提出了要求,“不如我们维持这种关系,怎么样?金钱上的要求你尽管提,但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不许在工作上搞特殊化,不许干涉对方交往别的异,一旦对方有了固定的伴侣就要无条件终止这种关系。”

    他约法三章,而我想都不想就点了头,尽管这是个不平等条约,但正是我求之不得的。如果他张口要我和他交往,那倒要考虑考虑了。

    于是,两人一拍即和,这样的地下关系维持了一年,直到昨晚我提出结束。

    ps:如果你还算喜欢,一定要告诉我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