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三)幸福生活后记
    夜黑风高,窗外寂静一片。

    祝琪祯躺在床上骨碌碌地转着眼睛,思想斗争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冒一次风险。

    她轻轻地踢掉被子,然后静静等待东方乾的反应。

    东方乾的警惕特别高,每次她踢被子东方乾都会为自己盖上,即使他是熟睡的状态,也会不自觉地伸手一把将祝琪祯抱进怀里。他曾经自嘲:“给你盖被子已经是本能反应。”

    房间里安静得针落可闻,祝琪祯发现东方乾没有伸手抱自己,她又稍稍加大了动作,将被子整个从自己身上踢开。

    又等待许久,她忿忿不平地想:本能反应?你就吹牛吧!

    接着她小心翼翼地翻身下床,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来到厨房,她连灯也不敢开,着黑找到方便面,然后迅速地撕开袋子倒在碗中,调味料的香味让她的口水瞬间加倍分泌。

    她一边倒水一边可怜兮兮地对着方便面说:“康师傅啊,我想死你了1

    这时厨房的灯突然被打开,东方乾穿着睡衣挺拔地立在门口。

    祝琪祯警觉也非常高,她马上转身将碗藏在身后,故作惊吓地拍着口说:“不要老用侦察兵的走路方式啊,吓死我了。”

    东方乾冷着张脸,不悦地警告:“下次再偷吃,小心我关你禁闭。别以为你是孕妇我就没办法罚你。”

    祝琪祯还想狡辩,梗着脖子死撑道:“不是我想吃,是宝宝想吃。再说,多吃他才能快快长大啊1

    “我的孩子不会想吃垃圾食品。”

    “这可不一定,”说着祝琪祯蹦跳着走到他面前,一脸讨好的表情,“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像谁还不知道呢!不过……其实,偶尔吃一两次,对咱孩子应该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的,对吧?毕竟都是吃的,能有多大坏处啊?对吧?”

    东方乾定定地望着她,轻轻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今晚非吃不可?”

    祝琪祯用力点头,小声哀求道:“馋虫爬上来了,今晚不吃我就睡不着觉了,那不是一样对宝宝不好嘛……您说是不?少校先生?”顿了顿,她见东方乾蹙起了眉头,于是改变策略,讨价还价道:“或者,我就吃一点,一点点,一口也行。”

    “半口都不行1东方乾毫不怜香惜玉,没有温度地回道,“你要是饿了我煮其他东西给你吃。”

    祝琪祯哭丧着脸苦苦哀求,“不要嘛,那就不吃,我只闻,闻闻总行嘛,好不好……东方乾……”

    “既然你不吃,回去睡觉。”东方乾冷声下命令。

    祝琪祯霎时间泄了气,她垂着肩膀有气无力地说:“我已经憋了小半年没吃方便面了,你的意思是我接下去还得再憋小半年?”

    “是。”东方乾果断地回答,接着扶起她的手臂往房间走去。

    祝琪祯心怀怨恨,一把甩开他的手,兀自往房间里走,一边没好气地说:“不要碰我。”说完还不解气地哼了一声。

    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到了床上,东方乾却将她整个人抱进了自己怀里,小声安慰道:“除了对宝宝不好的食品,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你不是说要生个最优良的品种出来吗?吃了那些,说不定就不优良了。”

    祝琪祯靠在他口,越想越委屈,带着哭腔说:“为什么人家怀孕都是想吃酸的、辣的,我却是想吃方便面?你说咱们宝宝口味怎么这么奇怪?还没出生就这么折磨他妈,我以后还有好日子过么?”

    东方乾暗想:是你的口味奇怪,怎么还赖到我孩子头上了?

    “东方乾……”祝琪祯幽怨地继续说:“我要是生了,你记得第一件事就是给我送碗方便面来啊,不,要两碗,康师傅红烧牛的,我一下手术台就吃。”

    东方乾哭笑不得,你生完孩子还能吃得下方便面?

    不过这个时候他可不敢惹祝琪祯,轻咳一声忍住笑,他轻拍祝琪祯的背,哄骗道:“好,你在里面生,我在外面拿泡面等你。”

    祝琪祯用力点头,心情总算好转。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于是一本正经地问“东方乾,你说你们家就你一独苗苗,我要是生个女儿,他们会不会逼着我一直生?”

    东方乾挑挑眉,故意吓唬她,“难说。”

    “那……那怎么办?”她舒适地依偎着,担忧地嘟囔,“家里会不会要我跑到国外去偷生啊?你是军人,还不能随便出国,到时候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我想起小时候看的一个小品了,叫超生游击队,里面宋丹丹就是跑到全国各地去偷生,在哪里生的就取当地的地名做名字,我们不会也这样吧?到时候生个联合国出来不是要被人笑死了嘛1

    东方乾低低地轻笑出声,“生个联合国?这主意听上去不错。”

    祝琪祯听后不满地拍了他一下,“人家都愁死了,你还笑。”无意间又想到了生孩子问题,于是又问:“东方乾,你说我到底是自然生产好,还是破腹产好?”

    “自然生吧。”

    “可我听说自然生会影响生活质量,你不要‘福’了?”她仰起头揶揄地看着东方乾。

    东方乾轻笑,紧紧抱住她,温柔地抚她的长发,说:“不会的,有你,我已经很幸福。”

    已经超出预产期三天了,祝琪祯这几天每天都在怀揣不安中度日如年。

    不过,她又不那么希望宝宝生出来了,因为她渐渐意识到做孕妇的好简直无穷无荆

    比如,她可以随时随刻提出自己想吃的东西,只要对宝宝无害,东方乾都会无条件地满足她。虽然有时候会恶作剧地买上满满一大袋来,要求她每天吃,但是只要能使唤到东方乾,她还是很有成就感地!

    就像现在,她洗完澡一出来,东方乾便乖乖地走到浴室去擦地。

    “我来我来,您是少校,怎么能让您干这个呢?”说着她作势去夺东方乾手里的拖把。

    东方乾转头若有所思地望着她,突然递过拖把,说:“好,你来。”

    祝琪祯顿时愣住,平时自己也都这么跟他假客套来着,可他从来没真的让自己干过啊?今天怎么回事?

    她谄媚地嘿嘿傻笑起来,双眼弯成了月牙形,“我就说说而已,您别当真,别当真啊1说完还做出请的手势,“您继续,您继续1

    东方乾瞥她一眼,转身开始擦地。祝琪祯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讪讪地回到客厅,还一边咕哝:“死鱼脸,真没风度。”刚在牛沙发上坐下,她忽然想起什么,于是大声说:“东方乾,浴缸地下面的角落擦干净点,那里脏死了。”

    浴室里的东方乾听了嗤之以鼻。自从祝琪祯怀孕以来,她已经俨然将自己当丫头使唤了,高兴怎样就怎样。唯一比丫头稍好一点的待遇就是,她常常会假惺惺地跟自己抢着干,可他能真给她干吗?

    之前有一次大半夜里祝琪祯突然嚷嚷着要吃西瓜,东方乾耐着脾气劝她睡觉,明天再给她买。结果第二天一早,老狐狸东方胜利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大骂东方乾不孝。

    东方乾无话可说,他想,自己在这个家里以后还有什么地位可言?

    收拾妥当,祝琪祯早已临阵以待,站在门口嬉笑着说:“走吧1

    这是他们现在每天的必修课,饭后散步。东方乾说这样有助于自然生产,祝琪祯自然乐意东方乾乖乖地陪自己逛一圈,所以每次饭后,她最期待的就是这一时刻。

    开门出去,她蹦跳着下楼,完全不像个孕妇的样子。祝琪祯自己也很纳闷,按理说女人怀孕了都会胖上一圈,而她除了肚子隆起,其他的本看不出变化。甚至有一次和东方乾出去吃饭,她还被陌生男子搭讪,从厕所回来的东方乾见了,冷着张脸将她扶起,还故意说:“老婆,不要勾三搭四教坏我们宝宝。”

    祝琪祯有苦说不出,她又不是特意将肚子藏在桌子底下的?人家看不出她是孕妇,她有什么办法?难道还要她在脖子上挂个牌子‘我是孕妇,生人勿近’的牌子不成?

    “祝琪祯。”

    东方乾冰冷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响起,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走”得太快了。嘿嘿一笑,她一手托腰一手挽住东方乾的胳膊,说:“下次注意,下次注意……咦?你怎么穿军装?散个步用不着这么正式吧?”

    “晚上要开会。”

    祝琪祯轻笑着拉起他快步下楼,“那咱们快点散几步你就走吧,不要迟到了。”

    东方乾哭笑不得,这个祝琪祯,他有时真的很不懂她。说她不懂事吗?似乎不是,她有时比谁都明白事理。说她善良吗?似乎也不是,她有时候坏到让他直咬牙。

    可是,不论祝琪祯是怎样的人,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拿她也越来越素手无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