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二)迷一样的哥哥
    “哥哥”这个称呼,是在祝琪祯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名词,甚至超过了郑昕彦和老爸。我没有哥哥,所以哥哥的事情听得多了,也渐渐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哥哥。

    那么爱护妹妹,那么包容妹妹的哥哥,真是令人向往啊!我时常在脑海中刻画这个被祝琪祯形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哥哥,究竟是什么样子?

    她说哥哥是她见过最帅最好的男人,是我无法想象的。

    对于七七这样抽象的描述,我的确无法想象。

    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哥哥”,是在大三那年。

    祝琪祯生日那天,完成学业的哥哥提前从英国回来,带着满身风尘,直飞j市,只为了给祝琪祯庆生。

    那天,他穿了一身白,白色的衣服米色的裤子,还有一双白色一尘不染的运动鞋。

    我第一次发现有人能够将白色穿得那么好看,那么素雅,那么脱俗。

    看到他,让我想起了一句话: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记得那天,他请我们整个寝室的女孩出去吃饭,我们几个都疯狂了,那么帅气迷人的男人,却如此亲切温柔。

    他为我们每一个人倒茶倒酒,举止优雅,谈吐随和,思维敏捷迅速,总是能够很快参与到我们的话题中来。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们心动,至少我已对他一见倾心。

    只是他没送七七礼物,这让我感到奇怪,大老远赶过来只为请妹妹吃顿饭?

    事后我问七七她哥哥怎么没送她礼物?

    七七眨眨眼睛,神秘兮兮地说:“有送,只是礼物不方便带出来。”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寝室的夜聊都离不开哥哥这个词语,话题总是围绕着他而展开,可七七似乎不太配合,总是对他哥哥的详细情况支支吾吾遮遮掩掩。

    我想,她应该是觉得要有更好的人才配得上哥哥吧?

    毕业后,我开始在家乡找工作,但并不顺遂。心烦意乱之余,更让我意外的消息传来,七七要结婚了,对象就是那个让她想方设法把自己扮丑去相亲的军人。

    我有些惊叹那个男人的眼光,那样打扮的七七他都能看得上眼?可同时又佩服他的眼光,七七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乖巧懂事却又坚韧不拔的好女孩。

    婚礼那天,我再次见到了哥哥,他穿着白色的休闲西装,看上去比新郎更像新郎。整个晚上,我的眼睛不自觉地都随着他的身影来回穿梭,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容,都让我捕捉并且深藏在心底。

    也是这一天,我才知道七七不一般的家庭身世,也才知道哥哥的工作虽然如七七所说的那样,是在公司上班而已,可她没说清楚的是,哥哥还是一个大公司的富总裁、富二代。

    这让我心底小小的一点梦想彻底幻化破灭,这样的男人又岂是我高攀得起的?

    他就像一个骑着白马的王子,可我并不是身披白雪的公主,他只是从我身边经过而已。

    带着心甘情愿的绝望,我回到家乡,继续着找工作之路。只是不久后,又一个令我意外的消息传来,七七告诉我,去她家的公司面试,职位是,哥哥的秘书。

    虽然没有期盼,但我愿意站在他身边,只是远远地看着,也好。

    这次的面试,并不是我想象中的过过场而已。面试中,也让我见识到了不一样的哥哥。

    他表情严肃,问题犀利,举止再无半分一年前来给七七过生日时的温柔亲切。甚至在录取我之后,上班的第一天,他明确告诉我:“不是因为小乖,我绝不会用女秘书。所以请你珍惜这个机会。”

    这就是工作中的他吗?

    可是,他又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他更有魅力?他一定不知道,认真专注的男人,更加让人无法自拔。

    在他的手下工作并不轻松,每天总有开不完的会,准备不完的资料,见不完的客户,加不完的班。

    可我乐在其中。他对我态度虽然不算和善,却总是装作不经意地指出我的错误,又看似无意地告诉我工作方法,避免了我的尴尬,也暗中帮助了我。

    不过,不要以为他这是喜欢我的表现。他对待每一个员工都有他独特的方式,能够让人不怕他却敬他,也能让你感受他的关爱,却不暧昧。

    我相信除了车间里的工人与他接触甚少,其他所有办公室里的中低层,不分男女老幼,都是心甘情愿地为他工作。

    与他接触久了,我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爱穿白色,因为他有严重的洁癖。他不能容忍灰尘,不能容忍肮脏,也要求他身边的人如此,甚至与人握手之后,他都会去洗手。

    这样的结果,是苦了我。

    我每天待在他身边,不仅要时刻注意衣着发型妆容是否整洁,还要常常去他办公室,将有一点歪掉的电话摆正,将会客后的杯子立即清洗。

    除了他的洁癖,更让我意外的是,这个男人并不像表面那般温和无害。至少在男女关系方面,就绝对不是什么清道夫一样的生活的男人。

    他经常会在开会时,将手机转交到我手上。然后在这或长或短的会议时间,总有各种女生打进来,并且每次的声音不尽相同。

    有一次他载着我去见客户的路上,一个电话打进来,他接起没说什么话,电话里一个女人尖锐的叫骂声通过手机传来。

    我有些尴尬,他却只是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放在仪表台上,任对方骂着,然后却若无其事地开车。直到五分多钟后,那个女声不停地喂喂叫唤,他才不慌不忙地拿起电话,笑着问:“心情好些了吗?”

    我惊讶不已,佩服他的好脾气的同时,也被他这样的手段臣服。

    这样的男人,爱上他,不需要理由,因为他够坏,也够温柔!

    他还有一段让我觉得不齿的恋情。在一个高档的住宅公寓里,住着一对他养的双胞胎姐妹,不是抚养而是包养,因为每个月,是我把钱打到她们的账户上。

    那对姐妹花非常漂亮也非常相似,直到今天,我还是分不清她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不知道他是否能分清,可分不分得清又有什么区别?反正两个都是他的。

    因为这些事,我一度对他非常不屑,私生活如此混乱糜烂的男人,怎么配做小乖口中的好哥哥?虽然我暗恋他,可同时痛恨他,恨他玩弄感情,恨他视女人如衣物。

    每天看着他认真地工作,因为加班应酬疲惫到双眼充满血丝,我又在心里为他心疼。我只能更加卖力的为他分担工作,适时的为他冲上一杯咖啡,或者在他累得如孩子般仰靠在办公椅上睡着时,为他调暗灯光,调好空调温度。

    我甚至不敢给他披件衣服,因为这样太暧昧了。他不喜欢,我知道。

    他将工作与生活划分得清清楚楚,他讨厌工作上与人牵扯不清,所以,如果我敢表露出半分对他有意思,我想,也是我离开他的时候了。

    当我正为他的私生活痛着又为他的辛苦忙碌疼着的时候,有一天,我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他做这些,只是为了让一个人看到,他的爸爸老祝总。

    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和爸爸进行没有硝烟的战争而已。

    他不浪情、不。

    他,有一份很执着也很痛苦的爱。

    那天已经晚上十点,可他还在办公室里坐着。

    他不走,我不能先走,这是他给我下的变态命令,不过我也的确不忍看他一个人辛苦忙碌。

    能陪在他身边,怎样都好。

    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不小的响动。今天的哥哥很反常,平时他几乎从来不会将情绪带到公司来。

    因为担心,我急急跑过去,没有敲门直接扭开了办公室的把手。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地上摊满了文件夹、纸张,还有显示器,看来他是将桌子一扫而空了。

    他背对着我而坐,他对面的是落地窗外,是灯火阑珊的繁华夜景。不知道面对这样美妙的景色,坐在这样高高的位置上,美女金钱通通拥有的男人,到底会因为什么而烦恼失控?

    他拿出手机放在耳边,短短的头发下露出消瘦的颈椎,他没有理会我的出现,而我在犹豫着是否离开,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等候吩咐。

    突然,他将手机狠狠地砸在落地窗上,随后站起抬脚一踹,办公桌挪动了位置。

    那么重,那么大的办公桌……他究竟有多愤怒?

    “祝总,”我觉得自己此刻有义务让他稍安勿躁,“这里我是现在收拾还是你下班了收拾?”

    许久,他控制了情绪,突然开口问我,“你会喝酒吗?”

    我会,但是我必须让自己在他面前时刻保持清醒,我不能让酒为自己之前努力苦心经营的专业秘书形象破碎,我怕酒会让我壮胆,让我对他说出潜藏在我心底两年,却从不被任何人知晓的秘密。

    “不会。”我坚定地说。

    他大步走过来,“那就看我喝吧!”

    “祝总,我还是为你联系你的女朋友吧,她们会更愿意陪你喝。”

    他站在我面前,扯一边嘴角自嘲一笑,“女朋友?你指哪个?你都有她们的号码?”

    我后退一步,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盯着他微微长出青须的下巴,我郑重地点头,“基本都知道,我怕有需要,所以都记下来了。”

    “越来越专业了。我今天只需要一个对我没有任何歪念的朋友,走吧!”说完他拉起我的手便往外走。

    我的心怦怦直跳。

    没有任何歪念?只怕我的歪念不比他任何一个床伴少吧!

    朋友……在他心里,我已经称得上朋友了吗?

    虽然经常跟着他应酬吃饭,但是像这样约会似地单独出来,还从未有过。即使出差在外,他宁愿一个人去酒吧,也从不会叫上我。

    这一刻,酒吧里灯光摇曳,香气弥漫,不少人随着慢摇音乐随意地摆动身体,闭着眼晃着头沉醉其中。

    坐在我身边的他,喝水一般,一杯接一杯地快速喝着龙舌兰,他似乎只为喝酒而喝酒,没有说话,没有享受,只是专注认真地喝着。

    我不愿也不能打搅到他,只是偶尔喝上一口面前的橙汁。我爱吃橙子,它的香味、它的酸甜让我着迷,有时我会想哥哥就像橙子一样,很甜却带着酸,很香却带着涩,汁不小心落到眼睛里,会让我泪流满面,而我却甘之如饴。

    爱了,就是爱了。

    “我讨厌橙子,为什么连你也喜欢……”他突然开口,迷朦着眼睛盯着我面前的杯子,醉态一览无余。

    也?是那个令他伤心的女人,也喜欢橙子吗?所以他讨厌?我淡淡一笑:“很多人都喜欢。”

    他没再说话,继续兀自喝酒。

    “祝总,我离开一下。”我起身离开,去了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远远的看见酒保正递了一个手机给他。

    他熟练地拨号,然后像个孩子一样伏在吧台上,手指沿着杯沿一圈圈划过,表情轻松愉快地讲电话。

    我慢慢地走近他,他似乎在听对方说话,又似乎只专注在面前的杯子上。

    许久,他指尖一用力,杯子翻倒,在吧台上缓缓滚动了几圈,随后砰地一声掉在地上,摔成粉碎。

    他对着电话看了许久,依依不舍地挂断,接着重新拨号。

    之后,只听他说:“我们结婚……”

    从酒吧出来时,我们已经是酒吧里的最后两个客人,他早已醉到走路不稳,却还是硬撑着自己摇摇晃晃地走。

    我没有出手扶他,跟在身后任由他独自跌跌撞撞。

    刚到门口,看到有个小年轻站在他的捷豹车前,偷引擎盖上的飞豹标头。我大呵一声:“你干什么?”然后飞奔过去。

    这个标志太招摇,就像奔驰、劳斯莱斯的标头一样,老是遭盗。他还为此特意买了十二个回来,说是留着慢慢用。

    小青年已经拿下银色的豹子,拽在手里转身想跑,我扯住他的手臂去抢夺,不料被他一把推倒逃跑了。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再看酒吧门口,那里空无一人。

    我心下一紧,立即跑过去,到了门口四下张望,才发现他靠坐在自己的车边,歪着头几乎贴到轮胎上。

    蓦然间,心底说不出的痛,平时那个高高在上,处事有道的男人,竟然也会如此萎靡,如此难堪?

    我慢慢走过去,站着问他:“祝总,需要我送你去打车吗?”得不到回应,我又重复问了几声,一直见他没有任何动静,我蹲下身,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伸手抱住他的腰准备扶他起来。

    也许是有意,也许只是下意识,我的脸轻触到他滚烫的脸颊,这时,他悠悠地转过脸来,双唇紧贴着我的侧颊,只听他说:“橙子的味道……我已经爱上了,想想……怎么办?”接着他微微一动,覆上我的双唇。

    我发誓,那一刻我宁愿让自己沉沦,我心怀侥幸地想,他彻底醉了,不会记得任何事情了。

    这个人,这个吻,已经让我思念了两年,可即便是梦中,我也不敢留恋,这种奢望对于我……太过遥远……

    我用力推开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稳如常,“祝总,你喝醉了。”

    他的确醉了,烂醉如泥,我花了很大力气,才将他挪到车上。

    一整夜,我靠坐在副驾座上,和着幽暗的路灯,望着他英挺的面容。

    一整夜,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他睡得像个孩子,时不时还会动动嘴唇。

    我微笑,伸出手去想抚开他的刘海,或者只是纯粹地想一他。

    可手停在半空中,再也不敢往前。也许轻轻的触碰会吵醒他,也许他本没有完全醉倒,不管是哪一个可能,我都将被他辞退赶走吧?

    说好了默默爱着,又怎么可以逾越?

    我在心中一遍遍地问着自己,最后,放下手来,静静地望着他……只是安静地,望着他……

    天快亮时,我将车窗开了条缝,然后下车。

    清晨的天空灰暗、混沌,犹如我两年来的心情,像一只躲在暗处的老鼠,永远只能藏在洞里。

    深深吸了口清新、湿润的空气,瞬间赶走了萦绕在脑海整整一夜的暧昧思绪。

    转身前,我再次望了一眼车里沉睡的他,微笑着说:“哥哥,祝福你和那个爱吃橙子的女孩……”站在车前定定地看了许久,我情不自禁地缓缓开口:“哥哥,对不起……”话未说完,泪水却已涌上眼眶,“对不起,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