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一)不能爱,那就恨吧!
    两人回到家里,说是一起做饭。却是东方乾掌勺,祝琪祯只能洗个菜递个碗之类地帮忙打打下手,而且还很不敬业的每上一道菜便拿起筷子偷吃一番。

    不过,每次偷吃她都不忘对厨房里的东方乾大声赞叹一番。

    她想,为了鼓励东方乾以后积极做饭,现在不赶紧拍马屁,那怎么行?

    敲门声响起,祝琪祯放下筷子匆匆跑到厨房,解下东方乾身上的围裙,说:“赶快赶快,你去开门,肯定是黄少夫妇来了。”

    东方乾望着她挑挑眉,“想扮贤妻良母?”

    祝琪祯笑得格外谄媚,两眼弯得像月牙,“在您朋友面前,您有绝对崇高的地位。”

    东方乾浅浅一笑,转身出去。

    开门后,却让他意外,门外站着的除了黄少卿,还有……徐欢欢。

    黄少卿尴尬地对东方乾笑笑,讪讪地说:“在楼下遇上了,是我邀请的,大家好久没聚了,没意见吧?”虽然这么说着,可他自己都想咬下自己的舌头。

    他和徐欢欢没住在大院宿舍,所以刚才在楼下遇上时,他很意外,问徐欢欢为什么会在这里,徐欢欢说:“刚刚从装备部长家里出来,你呢?”

    “上东方家噌饭呢!要一起吗?”他随口问了句,不想徐欢欢一口答应下来,黄少卿立刻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打自己一大嘴巴。“欢欢……”他艰难地开口,“要不你下次再去?这么突然袭击,东方他也没准备不是。”

    徐欢欢白了黄少卿一眼,“你怕什么?我和他两对门办公室坐着,天天见面,你有什么可怕的?”

    “我有什么可怕的?关我p事!”他想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而且东方已经结婚,他们之间的心结应该早就解开了吧?而且像徐欢欢说的,他们天天见面,东方的反应应该不会太激烈吧?

    东方乾的反应的确不激烈,只是瞥了眼徐欢欢,表情自然的像是她本就会出现一般。“进来吧!”

    进入屋内,黄少卿随意地将房子扫视一遍,笑着挥了东方乾一拳,“新鲜啊,一个屋里养两头牛!什么时候口味变得这么独特了?”

    东方乾没有回应,领着两人在沙发入座,接着递了支烟给黄少卿,也塞了在自己嘴里。“你老婆呢?”点上烟,他开口问。

    “带孩子呢,走不开。”

    “不一起带过来?”

    “太小,还是少出来的好。”

    听着两人闲聊着,徐欢欢微垂着眼帘,静静地坐在一边。刚刚只是一眼,她已经将房间的布置看了个大概,她很意外,也很难过,东方乾竟然能够接受这样的风格?

    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家被布置得很温馨,东方乾已经彻底爱上那个女人了吧?

    “可以开饭了!”这时,系着围裙的祝琪祯从厨房里跑出来,开心地准备叫众人吃饭,可是首先见到的,是正抬头看向自己的徐欢欢。

    她怎么会在这里?东方乾也邀请了她?好心情突然降了温度,她收敛表情,微笑着打咋呼:“你好,好久不见。”

    进门就是客,忍吧!她想。

    徐欢欢轻轻点头,表情自然,“好久不见。”

    黄少卿笑着起身说:“嫂子,看不出来你还会做饭啊?”

    祝琪祯讪讪一笑,开始睁眼说瞎话,“就是些家常小菜,拿不出手的。”看了眼东方乾,故作礼貌地问:“少校先生,您是先抽烟还是先吃饭?”

    东方乾挑挑眉,顺手掐了烟。

    黄少卿见此情景惊得哇哇大叫,“东方,你这待遇也太好了吧?我们家那位都是直接拔掉我的烟,然后骂上一句‘抽死你’。嫂子,你什么时候得和我们家那位多交流交流啊!”

    东方乾出言制止,“少废话,吃饭。”说完望向徐欢欢。

    徐欢欢对他展颜一笑,起身回答:“嗯。”

    祝琪祯将一切看在眼里,说不清楚为什么,心中就是不舒服、没滋没味的。

    这就是他们的默契吗?

    四个人在餐桌坐下,徐欢欢便随手将两个菜的位置换了,把一盘鱼摆到了东方乾面前。

    黄少卿讶异地看了眼徐欢欢,又看了看东方乾。

    祝琪祯也注意到这个动作,徐欢欢做得太显眼也太刻意了,想不注意都难。她转头看向东方乾,发现他似乎神情恍惚的样子,心中不禁一阵抽痛。

    她从来不知道,东方乾爱吃鱼。

    长型的饭桌上,东方乾与祝琪祯一边,黄少卿与徐欢欢一边,两个男人把酒言欢,两个女人眼神碰撞,无形地交战。

    席间东方乾和黄少卿都说着一些部队军区上的事,徐欢欢也加入他们的谈话,聊得热火朝天。就祝琪祯一人闲闲地吃着菜,不上嘴。

    可恶,在我的地盘还这么嚣张?祝琪祯不友好地用眼神警告徐欢欢,不料徐欢欢突然举杯敬东方乾,“东方,你的手艺有进步,敬你。”

    一桌子人其实都心照不宣,黄少卿一见菜色就知道这些出自东方乾的手笔,因为都是自己以前和东方两人常做的拿手菜,可是他不知道徐欢欢会出言道破,她究竟为了什么?有必要么?

    东方乾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会儿,举杯说道:“早日嫁人。”

    徐欢欢勉强地笑着回答:“借你吉言。”说完一仰而尽。

    祝琪祯低垂着眼,不愿看两人的神情,黄少卿见此赶紧出口打破尴尬的气氛,故作随意地问道:“嫂子,你接下去什么打算?准备做专职太太?”

    祝琪祯打起神,认真地回答黄少卿的话,“婆婆给安排到了一家事业单位,做专职打工的。”接着她举起酒杯,“来,黄少,我敬你,下次带宝宝一起过来玩。”

    从东方家出来,黄少卿和徐欢欢两人到了楼下走向各自车前,黄少卿突然表情严肃语气沉重地转头对徐欢欢说:“欢欢,放手吧!”

    徐欢欢轻笑,“黄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深沉了?别跟我说教。”说完她转身走向自己的车。

    黄少卿追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语气不善,“你现在这样到底什么意思?想破坏他们?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东方现在对他老婆的爱,那不是装的。”

    徐欢欢用力甩开他的手,激动地低吼:“不用你来告诉我,我做什么都不用你多管闲事。”

    “徐欢欢,”黄少卿再次拉住她愤怒地回道:“东方是我兄弟,他的闲事我管定了!都这时候了,你才做这些不觉得太晚了吗?早七年你干嘛去了?当初你们不是已经到了香港了吗?为什么甩掉东方自己跑回来?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放弃东方,既然做了就要承担后果。这些年来和你同事共处,我一直挺同情你,我知道你当初一定有逼不得已的原因独自离开,而且你一直单身一人,更让我确定你对东方的爱,你有你的苦衷。可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徐欢欢嘴唇微微颤抖,她恶狠狠地瞪着黄少卿,慢慢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情。”

    黄少卿紧抓着的手缓缓放开,语重心长地说:“忘了才能从头再来。欢欢,好自为之。”说完他自顾自上车,扬长而去。

    徐欢欢游魂般毫无意识地钻进自己的车里。靠在车上,她回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

    和东方乾到了香港后,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虽然看似逃亡一般,但那十二天是让她回味一生的十二天。

    那个没有任何甜言蜜语、没有任何海誓山盟,甚至连承诺都没有的东方乾,却毅然带着自己通过旅行社办到通行证逃到香港。在这之前他什么都没有解释,只是在到了香港之后才告诉自己,“我们离开中国,离开东方家。”

    他将后路都计算好,到了香港后再去国外。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到了香港后,因为持着内地身份证,手续办理不下来,有钱也没有门路。他决定偷渡,于是每天四处联系“跑路”公司。

    徐欢欢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宾馆里静静地等待,等待那个敢作敢当的东方乾回来告诉她好消息,她期盼他们出国后过上只属于他们的自由生活,她时常为了即将唾手可得的幸福而心情激荡。

    可是她终将离幸福差了一步,那个美好的词语终究不属于她。

    也许,在那仅有的一步之遥后面,就是孤独终老。

    第六天,东方乾刚刚出门,东方家的电话出乎意料地打到了小宾馆的房间里。

    来电的是张雪,她说:“我可以放你们去国外,不过你的父母必定会走投无路。”

    直到这一刻,徐欢欢才意识到自己的天真,东方家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自己,放走唯一的儿子?

    接下去的几天,她在幸福与痛苦中煎熬着,东方乾对此一无所知,依然没有寻找着偷渡的门路。

    直到有一天,东方乾捧着一个装了满满一袋美金的牛皮纸袋,交到徐欢欢手里。他的表情是徐欢欢从未见过的激动与兴奋,他紧紧抱着徐欢欢说:“欢欢,我们成功了,两天后我们就离开这里,一切从头开始。”

    徐欢欢悲哀地苦笑,她知道,她的幸福要结束了。环抱住东方乾,她放声轻笑:“东方,这是你的承诺吗?”

    东方乾低低地嗯了一声。

    “东方,你还没有说过爱我,说一次好吗?”

    东方乾轻笑,回答她的却是,“幼稚。”

    那天,他们第一次真正游览香港。在旺角街头,在星光大道,看着美丽的夜景,听着飘过耳边的陌生语言,徐欢欢痛并快乐着。

    在维多利亚港的美丽夜景下,她忍不住拥吻东方乾。

    东方乾抿嘴微笑,轻轻抱紧她说:“明天带你去太平山。”

    徐欢欢双目含泪,微微点头,“好,明天我们去太平山。”

    可是当天夜里,她离开了,带着东方乾所有的现金。她知道东方乾已经将所有钱都换成了美金,现在,他已身无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