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脱了军装是流氓
    作者有话说:

    今天将作者有话说放在文章里,是希望能被通过其他途径看该文的读者看到,但愿看v文的亲们不要介意这里的字数。

    首先谢谢所有在晋江一直追文追到现在的亲,谢谢你们的支持,是你们的每一个留言,每一个点击,让我支撑到现在,没有你们就没有我。卑微的我时常想,涩女我,何德何能……文要完结了,东方大人和小乖也要谢幕了,我在这里代他们向大家鞠躬……然后,我再深深地……鞠躬。

    所有读者们,不管你们是通过什么途径看到这文的,如果喜欢长官爱人,就请来晋江网,冒个泡留个印吧,让虚荣的我好看着你们的留言,小宇宙继续爆发!

    另外,打个小,咱开新文了,混沌婚姻,希望大家支持哦!

    两人回到酒店,门刚一关上,东方乾一把抱起祝琪祯抵在门上,迫不及待地疯狂亲吻着。他如一头被困已久的狮子,所有情绪在此刻爆发,他终于获得自由,终于可以在草原上自由驰骋……

    他手忙脚乱地扯掉祝琪祯的衣服,深吻她每一寸肌肤,轻咬她年轻傲立的蓓蕾,他要让这具身体的每一处都留下他的印记。这个令他懂得微笑,令他重获爱情,令他知道幸福滋味的女人,他愿意就此将她镶嵌进自己的身体,用她的甘美包裹自己,紧紧的……久久的……

    祝琪祯被他悬空抱着抵在墙上,全身早已□,背后墙壁微凉的温度刺激得全身滚烫的皮肤异常舒服。只是另一种不适的疼痛感强烈地充斥着她,胀痛难耐。

    她推拒、娇喘,用仅有的力量抵抗着。

    她意识混沌,额上早已被持续的疼痛逼得薄汗连连,最终无法忍耐,期期艾艾地哀求道:“东方乾,可以……轻点吗?”

    东方乾稍一停顿,吻上她的唇,温柔地含住她的小舌,轻巧灵动地翻搅,随即更猛烈地动作,美妙与刺激再次袭来。

    这一刻,他不想温柔。

    祝琪祯咬着下唇,几次情不自禁地轻喊出声,最后濒临崩溃边缘之时,她手指抠进东方乾手臂的皮肤里,气喘吁吁地哀嚎:“听说高个子男人那玩意也大,当初我就不该嫁你啊!”

    东方乾噗嗤一声大笑出来,祝琪祯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轻声吼道:“不许笑,这酒店隔音怎么样还不知道呢!哪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笑的?您真煞风景!”

    东方乾依然低低地笑着,含住祝琪祯的手指轻咬,“最煞风景的人还不自知。”说完他猛地一个转身将她与自己一同摔在床上,撑起身体,他暗哑着嗓音问:“不该嫁我?后悔了?”

    祝琪祯扬起头,坚定地回答:“是!”

    东方乾突然重新进入,一本正经地说:“晚了!”

    第二天,东方乾早早去了军分区,祝琪祯独自赖在酒店的床上,电话突兀地响起,一看是哥哥,她心情顿时大好,“哥哥!”一接通,她便神采飞扬地叫了声。

    “小乖,在干什么?”祝珏祯的声音听上去很平淡,没有任何情绪。

    祝琪祯嘿嘿一笑,“睡懒觉呢!”

    “怎么样,刚到t市还习惯吗?你们现在住哪里?”

    祝珏祯的关心让她感到温暖,她翻了个身,懒洋洋地说:“现在住酒店呢!还没安家,不知道东方乾怎么安排的。”顿了顿,她神秘兮兮地说:“哥哥,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什么?”

    “t市太了,我好爱好爱啊!哈哈哈哈……”说完她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自己都觉得没脸没皮,可想起昨晚的激情,她真的体会到了幸福,成为一个女人真正的幸福。

    祝珏祯听着妹妹愉快的笑声,心中为她感到高兴,可是他却笑不起来,心情说不出的沉重。等祝琪祯笑完,他缓缓地开口说:“小乖……哥哥结婚好吗?”

    祝琪祯惊得立即从床上坐起,大声问:“哥哥要结婚了?是上次老爸说的那个相亲对象吗?”

    “嗯。”

    后知后觉的祝琪祯终于听出哥哥声音里的不对劲,想了许久,她最终只是叫了声:“哥哥……”

    祝珏祯感觉到了妹妹语气上的突变,于是问道:“你不高兴吗?”

    顿了许久,她缓缓说道:“不是……是哥哥不高兴,对吗?”

    电话里沉默着,祝珏祯没有回答。祝琪祯想起自己结婚前哥哥对自己的劝慰,那么真诚,那么耐心,于是她认真地说:“哥哥,你别不高兴,其实相亲结婚也挺好的,真的。也许一开始会有些摩擦,可是相处久了,了解深了,得到的惊喜就是加倍的。哥哥这么好,嫂子一定会很爱很爱你的……只是……”说着,她声音不自觉地哽咽,“只是以后哥哥就不再属于我一个人了,有另一个女人把哥哥霸占了……”

    祝珏祯淡笑,“笨琪祯,我永远都是你哥哥,没人抢得走。”

    听着哥哥叫自己笨琪祯,她心中一阵柔软,泪水控制不住地泛滥,这是哥哥的专属称呼啊,“哥哥,你结婚了还给我送生日礼物吗?”思维跳跃的她边哭边问道。

    祝珏祯哭笑不得,这个妹妹会不会永远长不大?“你都嫁人了还需要哥哥的礼物吗?”

    “要的要的,到我老了也要的。”

    祝珏祯摇头苦笑,“好,到你掉得一颗牙都不剩了,我还给你送。”

    祝琪用力点头,接着边擦眼泪边问:“哥哥,你什么时候结婚?定下日子了吗?”

    “下个月。”

    “这么急?”转念一想,又说:“不过下个月也不错,那样我们俩都是八月结的婚,纪念日都可以一起过了。”她竭尽所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欢快轻松,只为了逗哥哥开心起来,可是效果差强人意,祝珏祯的声音还是那么勉强沮丧。

    挂了电话,她陷入沉思,哥哥的婚姻能幸福吗?还有,钟诚呢?真的是自己误会了吗?

    几天后,军分区安排了一套六十多平米的宿舍给他们。东方乾问祝琪祯:“要住吗?还是重新买?”

    祝琪祯回答得非常理所当然,“为什么不住?白住的哎!”

    东方乾抿嘴轻笑,“想不到暴发户这么抠。”

    祝琪祯不满地大叫:“谁规定暴发户就不能抠了?还有,我是暴发户吗?我是暴发户二代!”

    为了新居,祝琪祯忙活了好一阵。

    第一次摆弄自己的家,心情非常不同,她期待着这个小窝的每一个角落,都放着她心准备的饰品,她期待这个家,随处都充斥着属于她和东方乾的味道。

    对于所有她买回来的物品,东方乾都表示没有意见,即使见到那个牛一样的布艺沙发,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而已。只是,当他看到粉红色的hellokitty床单被套时,再也忍无可忍,低声问:“你想在床上过家家?”

    “粉红色浪漫啊,多可爱。”祝琪祯不以为然地回嘴道。

    东方乾伸手扯掉床单,换下被套,一边说:“这种颜色会让我没‘’趣。”他格外加重了字。

    祝琪祯捂着嘴咯咯直笑,“要的就是这效果嘛!”

    最后,还是祝琪祯妥协,两人去街上重新买床套。只是在挑选花色上,两人意见相左,起了小小的争执。东方乾坚持要冷色调的,祝琪祯坚持要彩色圈纹的,最后,两人各退一步,买了套牛花纹的套件。

    祝琪祯说:“咱要得就是整体效果。”

    铺上新床,一切总算收拾妥当。祝琪祯缓缓环视整个屋子,到处都是她喜爱的小饰品小植物,墙上更是挂满了两人去补拍的结婚照。大大小小没有条理,却井然地安放在墙上。

    其中最大的那张,就是在江边,两人一起坐在护栏上,她甩着脚仰望蓝天,东方乾含笑深情地看着她。

    她觉得所有照片里,这个东方乾,笑得最柔和最自然,眼睛里的爱意一览无余。

    她爱这样的东方乾。

    当然,这只有祝琪祯自己这么觉得,东方乾从来没有承认。他说那时候他是发现祝琪祯的妆掉了,所以才笑。

    房子虽然小,却异常温馨,处处充满爱。

    她喜欢这个房子,比老爸的别墅、东方老宅,甚至全新装修的新房都更加喜爱。只有这里,她才觉得是属于自己的家。

    只是看着那套黑白花纹的床,她忍不住抱怨,“东方乾,在牛上面您就有‘’趣了?”

    东方乾靠近她,低头俯视:“要试试吗?”

    “东方乾听命!立正。”

    这是祝琪祯近期与东方乾的约定,自己不想要时,他一定不可以强迫,要尊重女绝对尊崇的地位。

    不过,如果他能够表现出足够的诚意,那样一切都是可以商量地,所以,只要东方乾听命于她,“福”会有地!

    为了自己的“福”,也为了祝琪祯心甘情愿地臣服在自己身下,东方乾乐意奉陪。反正她每次玩来玩去就那么几招,对于他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惩罚。

    祝琪祯再次掌握了主导权,为此她还偷偷得意了好几天,简直太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了。

    东方乾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后退一步立正站好。

    “稍息……立正……”祝琪祯一本正经地喊口令。

    东方乾乖乖照做。

    “向后转!”

    东方乾瞪她。向后转?那不就成面壁思过了么?这种小把戏她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玩够?

    “不想做?那好,洗洗睡吧!”祝琪祯踢了鞋子跳上床,高高地站着,扬起小下巴挑衅地看着他。

    东方乾白了她一眼,一个标准地转身,然后……开始面壁思过。

    祝琪祯捂嘴偷乐,好一会儿才稳定情绪,故作严肃地清清嗓子,大声下令:“向左转……向后转……原地踏步———走!”

    东方乾昂首挺,姿势标准地踏步走着,恶作剧心起,他突然有节奏地高喊:“1—2—3———4!121,121,1—2—3———4!”

    祝琪祯顿时抱起肚子捧腹大笑,东方乾猛一倾身,将她扑倒在床上,抿嘴低声问:“好玩吗?”

    祝琪祯大笑不止,含糊不清地回答:“好玩,下次还要!”

    “那好,我们先把这次的事办了。”

    ……请自由发挥想象吧!on_n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