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幸福才开始
    到了坡顶,东方乾没有放下祝琪祯,而是像抱小孩一样直直地抱着她。

    他凝望东方刚刚探出头的朝霞,轻柔地说:“跟大山说声再见吧!”

    祝琪祯揽着他的脖子,看着晨曦中的山顶,美妙的日出,沉醉其中。一股冲动涌上心头,她对着橘红色的太阳大喊:“大山,谢谢你让我在这里遇上东方乾……现在我要带走他了……我们会带着你的祝福,非常和平,非常相爱的……大山……再见!”

    层层回音激荡在山间,一次次重复着她的话,“非常和平,非常相爱的……大山,再见……大山,再见……再见……”

    下面盘旋蜿蜒的梯田,像在招手,像在微笑,像在传递美好的信号。

    东方乾深深地凝视前方,霞光将他的脸映得通红,祝琪祯伸出双手,轻轻捧起他的脸颊,温柔地,深情地一次次叫唤他的名字,“东方乾……东方乾……东方乾……”

    东方乾扬起嘴角淡淡微笑,随后,缓缓地、柔柔地吻上她。

    他轻轻探出舌头,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舔舐她的双唇,品尝她香甜的味道。

    祝琪祯笑着说话,声音被他含在嘴里,“东方乾,为什么你连接个吻都要抱得我这么高,弄得这么高难度?”

    “认真点!”他没有停下动作,严肃地着命令道。

    晨曦中,两人甜蜜的身影被照耀得柔光闪,稀薄清新的空气,就像他们的爱那样纯净无暇。绿色的大山,白色的天空,红色的朝阳,都是他们彼此相爱的证明。

    幸福在这一刻,才真正开始……

    刚到t市,东方乾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军分区报道,祝琪祯在附近的军区招待所住下,一颗心忐忑不安。

    她担心东方乾会不会因为晚了一个星期报道而受处分?虽然一直没说,但她知道徐欢欢也在t市军分区,以后他们共事,会不会擦出什么火花,旧情复燃?而且,这里还是郑昕彦的家乡,他回来了吗?结婚了吗?

    但愿……这些担忧只是多余吧!

    傍晚,东方乾回来,说一切安然无恙,她的心才算安然放下。

    东方乾换了身衣服,穿上黑色的polo衫及米色休闲裤,与穿军装相比,这时的他整个人看上去随意温和,就像公司白领,没有一丝危险或者锋芒的气息。他抿嘴对祝琪祯微微一笑,随后一甩头,示意祝琪祯出门。

    这几乎是他们两人的第一次约会,在结婚一年以后。

    东方乾今天表现得格外温柔也格外绅士。他会为祝琪祯打开车门,会为祝琪祯拉开椅子,会为祝琪祯拨开滑落的长发。

    祝琪祯沉溺在这样的幸福甜蜜中。偷偷瞄了一眼东方乾,她得寸进尺地说:“东方乾,这里的牛排真好吃,以后我们常来吧!”

    东方乾却大煞风景地回答:“我不喜欢牛排。”

    “那吃其他也行啊!”

    东方乾挑挑眉,抿嘴微笑,毫不留情地拆穿她,“你的重点是牛排吗?还是只为了常出去吃?”

    祝琪祯撅着嘴不满,“就是为了常出去吃!怎么地?你过去从来没带我单独出去吃过饭。你跟那徐某某,连香港都去过了……”倏地,她捂住了自己的嘴,暗暗将自己从头到脚,连指头缝都骂了一遍:笨琪祯笨琪祯,怎么一高兴就口没遮拦嘴上没把门啊?这么和谐的气氛怎么能提那个女人来煞风景呢?

    东方乾只是看了她一眼,仍旧泰然自若地切着牛排,淡淡地说:“继续。”

    她捂着嘴讪讪地说,声音从指缝中闷闷地传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您的伤心事,真的,我向祖国和党保证!”

    “祖国和党没空管你这种小事。说吧,我听着。“

    祝琪祯眨着眼镜仔细观察他的表情,确定他并没有生气的样子,于是缓缓放下手,再次试探道:“那我真的说了?你不生气?”

    东方乾放下手中的刀叉,放松地靠在座椅上一幅洗耳恭听的样子。

    祝琪祯清清嗓子壮了壮胆,“我是说,你和徐某某连香港都去过了,而和我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只是机场而已,还是没完没了的送行,我现在看到机场就恶心。”她越说越来气,最后还哼了一声。

    “j市不远吗?二十来个小时车程,不比香港近。”

    “那能一样吗?我去j市又不是你带我去的,再说香港就是再近也得办张通行证才能过去,”说着,她忽然意识到跑题了,于是赶紧止住话题接着说:“反正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没有带我出去玩过,不过,你和旧情人保持联系,现在你们还在同一个单位上班,我很不放心,你地明白?”

    东方乾听后眉头一皱,“保持联系?你听谁说的?”

    祝琪祯鄙夷地白了他一眼,“还用听谁说吗?上次你给我买的毯子,是和她一起去的吧?”

    东方乾一想,轻轻点头,“然后呢?”

    “还然后?你们不保持联系怎么会一起去?以后她送来的东西我才不要。”

    东方乾垂下眼睫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他问:“毯子是她送过来的?她怎么说?”

    祝琪祯眼珠骨碌一转,也放下刀叉一本正经地说:“还是你先跟我说说怎么回事,让我看看你俩说得对不对得上号。”

    东方乾冷哼一声:“你既然不信我,就别问。”

    祝琪祯顿时感到沮丧,对于东方乾,她真是素手无策,拿捏不住啊!她不高兴地单手托腮,泄气地说:“没什么,她来挑衅加挑拨。不过咱没理她,我要是跟你吵架,不是正中她下怀,着了小三的道么?”

    东方乾挑挑眉,“你要怎么样才放心?”

    “东方乾,我们约法三章吧!”

    “说说。”

    “一,我们都不能主动或单独约见旧情人。二,如果是他们主动或单独约见我们,我们必须打电话通知对方,两人一起去。坚决不让小三有可乘之机。”

    等了一会儿,东方乾见祝琪祯还没开口,于是问道:“三呢?”

    祝琪祯缓缓地坐直身体,神色严肃地说:“三,如果谁没做到以上两条,犯了规,那就让我们的孩子受诅咒接受惩罚吧!妈妈对我说,到了t市我要准备打战,可是我不喜欢那种斗争,到头来只会让我们相互猜忌不信任。所以,我选择和你摊开来说清楚。”

    东方乾抿嘴微微一笑,“倒不是太笨。”

    “啧!”祝琪祯听了这话立马拉下脸来,“你们母子俩怎么都这么说?我哪里笨了?我的聪明只是没那么表面化,比较收敛而已。”

    东方乾的笑容加深,双手绑在前,幸灾乐祸地说:“妈说你笨了?那很好,恭喜你成为张雪真正的媳妇。”

    “感情我这近一年的媳妇白当了?我不管,反正从今往后,你要把过去一年的约会通通补上!吃牛排都是第一次呢,您好意思拒绝么?”

    “你记错了,牛排不是第一次。”东方乾一本正经地说。

    祝琪祯举着叉子努力回忆,“我们是第一次单独出来吃饭啊!怎么会不是第一次呢?”

    “相亲那天,你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小丑,做尽了恶作剧,吃份牛排弄得整个餐厅都听到,忘了?”

    祝琪祯的脸倏地涨红。想起那次的自己糗态百出,在他面前丢尽了脸,便羞愧不已。“那什么……今天牛排不错,对吧?”

    东方乾挑挑眉,一派轻松地说:“还是那天的好吃。”

    祝琪祯咬牙切齿地狠狠切下一块牛排,塞进嘴里忿恨地说:“死鱼脸,你就跟我作对吧,看我以后怎么给你小鞋穿。”

    东方乾低低地笑起来,“翘首以待!”说完他递过去一张餐巾纸。

    “干嘛?”祝琪祯没好气地问。

    “擦擦嘴。”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示意。

    原本就被他惹得心情不好,这会儿见他如此不解风情,祝琪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劲!电影里都是男主角替女主角擦的,死鱼脸,你就配当个路人甲!”说着她放下刀叉欲伸手去接,不料东方乾的手一收,突然起身低俯过来,吻上了她的唇角,轻轻一舔,还留恋地停留了一秒,然后不慌不忙地坐下,扯起嘴角淡笑道:“现在配当男主角了吗?”

    祝琪祯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惊得完全愣住,东方乾竟然这么大胆?敢公共场合公然吻自己?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他的动作幅度已经足以让人注意到了吧?

    她赶紧转头,左右看看。还好还好,大家应该都没有发现。她抚着口,淡淡的甜蜜随之浮上心头。

    东方乾,你究竟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一面?你除了沉闷寡言、勇敢担当,还会浪漫,对吗?

    她微笑着对上东方乾的视线,调皮地舔了一圈嘴唇,嬉笑着说:“是,男主角先生,您的女主角我很满意,记得以后要常常表现哦!”

    东方乾被她的动作逗笑,抿着唇靠在座椅上,歪头望向她,表情是那么放松那么愉快。

    这样的幸福,以后都是属于他的!

    饭后,他们没有回酒店,而是选择在t市街头随处逛逛。他们幸福甜蜜地,漫无目的地牵手相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承载着他们新鲜的爱情。

    街边霓虹闪烁,路人形色匆匆,祝琪祯却欢快的像只兔子,时而蹦跳到东方乾前面,时而依偎在他身边。她发现这个城市有着一种魔力,让她愉悦的魔力,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那么和谐。

    蓦然间,内心腾升起一股冲动,她向前奔跑几步,举起双手大声喊,“t市,我爱你!”

    她的意外举动惹来路人看疯子似的好奇目光。东方乾大步走过去,单手握住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面朝自己,淡笑着,“你说错对象了。”

    祝琪祯咧嘴咯咯地轻笑,更加大声喊道:“死鱼脸,你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