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山,再见!
    祝琪祯恶狠狠地瞪了东方乾一眼,伸出大拇指向身后甩了甩,没好气地说:“你,给我拿行李去。”

    这时接祝琪祯过来的小战士赶紧上前几步,讨好地说:“嫂子,行李我已经拿着了。

    祝琪祯扭头,看着小战士,露出一脸虚假的笑,“你一路上辛苦了,你们连长说他来拿。”

    东方乾轻咳一声,伸手接过行李一本正经地说:“我拿吧,你去吃饭。”

    东方乾带祝琪祯去房间放下行李,随后领着她去食堂吃饭。

    已经过了吃饭时间,食堂里没什么人,祝琪祯见到餐盘里的饭菜,按耐不住小声问:“东方乾,你们连换厨师了?”

    东方乾挑挑眉,不明所以,“还没到退伍时间。怎么说?”

    “上次我来你们这里,送我房里来的饭菜又好看又好吃,今天这个和那天的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嘛!”

    东方乾冷冷一哼,不以为然,“那次是炊事班那群臭小子为了讨好嫂子,专门开的小灶!你以为我们天天吃那么好?”

    祝琪祯尴尬地笑起来,“我说呢,当时我还想你们部队伙食真不错,还搭配着牛,嘿嘿!”

    东方乾抿抿嘴,轻咳一声命令道:“快吃!”

    饭后,东方乾提议说带祝琪祯出去走走,这次祝琪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带了几件长袖衣服过来,防蚊虫药水也喷足了才跟着东方乾出发。

    东方乾带她出了部队大门,沿着小路一直往山上走去,不远处见到一个小山丘,他快速几步跳上,而祝琪祯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去。

    刚刚立直身体,眼前豁然开朗,她瞬间被这里的景色所征服。

    从这个角度看下去,一座座山峦井然有序地如驼峰一般矗立在月色之下,底下的层层梯田弯弯曲曲地匍匐而卧。她感觉自己此刻正立在紫荆之巅,突然有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于是,她忍不住闭上眼睛脱口而出:“好漂亮啊!”

    “当然”东方乾回答得理所应当,表情一派轻松。说着他一躺而下,张大手脚,似自言自语般:“这里是我的游乐园。”

    祝琪祯转身看着闭着眼睛的东方乾,心底生起一股感动。这样天真孩子气的东方乾,也许只有在累极了才会表现出来吧?

    她靠他,缓缓在他身边躺下,枕着他的手,贴近他的膛。

    仰望着山峦与天空,又是另一番情境。徐徐的夏风轻轻拂过脸颊,身边的不知名植物若隐若现地覆盖了视线,心情随着高山上的稀薄的空气而飘飘忽忽。

    她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微笑着说:“东方乾,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什么?”

    “我在想,去年,也是这个时候,也是这样晴朗的天气,也是这样美好的月色,我却忽视了这些美景,走了一夜的山路上来这里,只为了和你退婚。”她轻轻一笑,似是自嘲,“如果那时我们退了婚,你说现在我们会怎么样?”

    “没有如果。”东方乾淡淡地回答。

    祝琪祯生气,踢了他一脚,“东方乾,你真没劲!”

    东方乾抿嘴一笑,揽过她的肩膀更加靠近自己,声音低沉温柔地说:“我不会退婚,所以没有如果。”

    祝琪祯也是微微一笑,继续闭着眼睛幽幽道:“这里真好,自由、美丽,因为是你的乐园,所以更美更好,我也爱上这里了。”

    东方乾手指入她柔滑的头发,顺着背脊轻轻抚过,“爱屋及乌,不错。”

    他的气息吐在祝琪祯的耳边,惹得祝琪祯心痒难耐。她缩了缩脖子,咯咯地轻笑起来。许久,她小声问道:“可是和这里相比,我有没有更重要?”

    “没有。”他干脆利落地回答。

    祝琪祯气结,伸手狠狠捶了他一拳,“死鱼脸,说句好听的会要你命吗?”

    东方乾握住他的手低低地笑,他知道祝琪祯拐弯抹角说这些就是为了劝自己回去,可在今天这个甜蜜愉悦的气氛中,他不想谈。他抓紧祝琪祯的手贴在自己口,低声说:“今天我们不说这个。”

    那怎么行?祝琪祯想,我来的任务就是带你走,一大家子还等着我回去复命呢!“那说什么?”

    “什么都好,随你。”

    “那就说这个。”

    “我拒绝回答。”

    “啧!”

    一听到这个声音,东方乾知道她又要发难了,于是挑着眉转头问:“又玩?”

    “东方乾,我现在命令你立正站好。”

    东方乾叹了口气,抽回手时恶作剧般地推开她站起。

    只听祝琪祯“哎哟”一声,脑袋砸在地上,痛得龇牙咧嘴,她噌地从地上爬起,一手腰做出茶壶状,气势汹汹地命令道:“东方乾,你恶意报复我,我现在命令你立刻去场跑二十圈。”

    东方乾二话没说,转身几步跳下小山丘就跑。

    祝琪祯傻眼,您怎么一点反抗也没啊?“哎哎哎……死鱼脸,扶我一把啊!这么高我怎么下去啊?”

    东方乾瞪她一眼,重新爬到上,凌空抱起她便直接跳下。

    祝琪祯被吓得大声尖叫,东方乾赶紧低头吻住她,警告似地低吼:“你想叫全连的人都听到?”

    被他一堵住嘴,祝琪祯才从惊吓中缓过劲来,“谁叫你玩卧虎藏龙吓唬我了,也不事先知会一声。”

    “命令还要执行吗?”东方乾不理会她的受惊,兀自问道。

    “当然,这么吓我还想叫我放过你?不加罚你就该偷着乐了!”

    东方乾瞳孔一缩,突然放手,赖在他怀里的祝琪祯差点屁股开花摔在地上。然后撒腿就跑,身后的祝琪祯简直恨得牙痒痒,死鱼脸这是明摆着谋杀亲爱的啊!

    到了场上,东方乾放缓了脚步开始匀速慢跑。祝琪祯站站在一边,兴奋得意地数着圈,每次罚东方乾,她都特有成就感。

    数着数着,她渐渐没了激情,最后干脆坐到一边无聊地观看。又过了许久,东方乾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可他跑的圈数已经远远超过二十圈了啊?

    她开始着急,东方乾跟自己耍脾气了?她完全没数东方乾究竟跑了多少圈,可他跑了这么久,继续这么跑下去会不会出事?不过据说当兵的时常拉练,应该没问题吧?

    又等了将近半小时,她终于开始害怕,这回死鱼脸是真跟自己赌气了。她赶紧跑到场,追上东方乾,边跑边故作镇定地说:“好了,惩罚结束,别跑了。”说完她等着东方乾开口,见他无视自己依然不停步,于是加重语气,说:“东方乾,我现在命令你停下。”

    东方乾没有理会,重地喘息着继续奔跑。

    祝琪祯生气,“不接受惩罚就说呗?一声不吭地接受了,又耍小子,这是男人干的事吗?”停顿许久,见激将法无效,她一咬牙,“好,你不停下我就陪你跑,你跑多久我就跑多久。”说着她随着东方乾的脚步一起奔跑,可基本不再运动的她,几圈下来,早已气喘吁吁。

    她想,这回是真把死鱼脸惹毛了?唉……捅娄子了,好日子结束了!

    “东方乾,”她牵起他的手讨好地说:“咱不跑了,先歇歇喝口水好不好?”

    没反应?继续。

    “好啦好啦,以后不罚你了,这总行了吧?”

    还倔?逼咱出绝招?

    “东方乾……我错了还不行嘛,以再也不罚你了,都听你的,行不行?求你,别跑了成不?”

    东方乾却甩开她的手,奋起冲刺,将她远远甩在身后。

    祝琪祯撑着腿站在原地喘气,正苦于无法时,袁指导来到她身旁,他凝视着场上的东方乾无奈地说:“让他跑吧,明天就走了,最后一次在这里训练了。”

    明天走?祝琪祯吃惊,她怎么不知道?

    东方乾边跑着,一边看着这里的一切。他想将所有的事物都一一记录在脑海。在这里待了四年时间,也是他军旅生涯中最快乐最自由的时间。在这里他度过了最青春洋溢自由洒脱的快乐时光,这里是是他的天地,是他的乐园,现在,他要离开了,或许,他将从此告别逍遥自在,或许,再也没有机会过来了……

    其实,他在知道祝琪祯要来部队后,便订好了去t市的机票。他也知道不能再拖了,虽然不想去军分区,却并不是不想当兵,这点分寸他还是能拿捏的。

    他慢慢跑到祝琪祯和袁指导身边,喘着气说:“老袁,这里以后交给你了。”说完他径直往营房走去。

    得知东方乾答应要走了,祝琪祯的心情无比放松,任务总算完成了。她快步跟上,媚笑着说:“你要走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还老想着怎么劝你。”

    东方乾瞥了她一眼,淡淡地开口,“我说了今天不说这个。”

    “嗯嗯,不说不说。”想了想,她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之前我说的话可以收回不?”早知道东方乾已经准备回家了,她打死也不会说‘不罚他了、都听他的’这种傻话啊!

    不料东方乾想也没想地快速回答:“不可以!”

    “为什么啊?是你欺骗我在先,我以为你是在跟我生气,才故意拼命跑的。”

    “我有逼你说?”

    “可你给我的感觉让我误会了啊!”

    东方乾停下脚步,微微扬起嘴角,“自己笨不能怪别人。”

    第二天一早,起床号还没响,东方乾便来到祝琪祯房间叫她起床。快速收拾妥当,他们提着简单的行李出发。

    两人走出营房不远,忽然间,见到在清晨敞亮的曙光下,部队大门的两边,直挺挺地立着两排身着绿色迷彩军装的战士,他们茶色的皮肤下,是庄严肃穆的神情。

    东方乾缓步走到他们中间,用眼神将所有人一一扫视了一遍,沉声道:“不训练都站着干什么?”

    没有人回答,场内寂静的针落可闻,只有鸟儿的欢唱声不合时宜地叫唤个不停。。

    “都给我训练去!”

    依然没人回答,所有人纹丝不动,包括表情。

    东方乾瞥了眼指导员,厉声喝道:“我还没走你们就敢抗命?”

    这时,突然有个战士哽咽着说:“连长,我们会想你的。”

    一瞬间,大家犹如开了闸的水,纷纷宣泄着自己的惜别之情,不少人还落下了男儿泪。

    战友之情的深刻,并不是普通人所能理解的。祝琪祯望着这样的情景,心中只觉感动不舍,如果是自己,或许也不舍得离开的。她想,自己这个局外人都这么感动,东方乾究竟会有多难过?

    微微转头,她清楚地见到,东方乾突出的喉结不停地上下滚动着。她知道,这个男人又在隐忍自己的情绪了。

    “所有人听命,马上去训练!”东方乾哽着声音重新下命。

    不知是谁,在这时大声唱道:

    “向前向前向前!”接着,所有士兵齐声高唱,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他们唱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跑向场,歌声之嘹亮,震绝于耳……

    祝琪祯看看东方乾的表情,那份恋恋不舍叫她心疼。“东方乾,我代你去陪他们跑一圈吧!”话一说完,她丢下行李便随着队伍而去。

    身着白色t恤的祝琪祯,混迹在一群绿色的身影中,那么耀眼,那么灿烂!

    东方乾的心不停地跳动,这样的战友让他欣慰,而这样的祝琪祯让他感动,她是那么随感,善解人意……

    祝琪祯跑完一圈回来,气喘吁吁地站在东方乾面前,微笑着说:“走吧!”

    东方乾却转头对司机说:“你在这里等等。”说完他拉起祝琪祯的手就往外走。他越走越快,渐渐地祝琪祯有些跟不上脚步,她好奇地问:“东方乾,你慢点,去哪啊?”

    东方乾突然停步,转身将她扛在肩上,奔跑着向昨天的小山丘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