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家阿月来探亲
    晚上回到家里后,祝琪祯急急忙忙地从他口拿下勋章,然后坐在床上翻看。

    东方乾坤换好衣服,见她对勋章爱不释手的样子,不禁抿嘴微笑,俯身亲了她的脸颊一下。

    不料祝琪祯却“啧”了一声,不满地扭头瞪着他,“你干嘛?一边站军姿去!”

    这是东方乾不计后果救民于水火的悲惨教训。那天被救上船以后,他们被立即送到了医院。一路上祝琪祯都非常坚强地握着东方乾的手微笑着,没想,到了医院得知一切安然无恙以后,她却哭得死去活来,弄得医生护士都以为东方乾死了。东方乾躺在病床上,任他怎么劝阻都没用,最后无法,他只能向祝琪祯道歉认错,祝琪祯不依不饶,他终于举了双手投降,答应说以后怎么罚自己都成。祝琪祯趁机追问,“有期限吗?”

    东方乾看到她眼里闪动着谋的光芒,沉下脸来,“你还打算罚我一辈子?”

    祝琪祯二话不说,又哭天喊地起来,数落他的罪行,说自己差点成了寡妇,又说自己都厚着脸皮在那么多人面前向他告白了,而他连这点小小的惩罚都不接受……

    于是,东方乾搂着她哄骗了许久,最后,终于向她信誓旦旦地保证,她可以随时随刻罚他,爱罚多久罚多久,一万年都成。

    就这样,祝琪祯的地位从此如日中天,爷爷和东方凯歌更加疼爱她,东方乾也再没敢对她有任何反抗。

    她充分利用东方乾的保证,时不时的将以前自己所受的遭遇变本加厉的加倍偿还给东方乾。

    此刻,听了祝琪祯无理的责罚,东方乾怒瞪着她,不想她却说:“看什么看?连长说话不算话?我告诉爷爷去!”现在,爷爷对她的宠爱几乎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词语匮乏!”东方乾淡淡地回了句。自从祝琪祯不说上军区去告,而改口上爷爷那去告以后,这句话基本已经成为口头禅,即使电话里也没少用。

    “什么?你说我词语匮乏?你连语都匮乏,还词呢!赶紧的,一边站着去。”

    东方乾瞥了她一眼,走到床对面立起了标准的军姿,反正这活他最近常干,回来后基本每天一次,都赶上新兵训练了。

    祝琪祯小心翼翼地拿起勋章轻轻抚着,背面烫着中华人民共和国xx军区二等功字样,正面是金色质地,中间一颗大红色的五角星,上面印着鲜红的八一字样。

    祝琪祯噗嗤一声笑出来,“我怎么感觉这个像咱们的结婚纪念章,还八一呢!”抬头看向东方乾,发现他面无表情目视前方,像是完全没听到她的话。

    她撅撅嘴,自言自语了句:“没劲!”拿起勋章又看了会儿,突然想起,于是问道:“对了,你那个养猪得来的三等功勋章呢?也拿出来让我瞧瞧呗!”见东方乾没理会,她不满地从床上跳起,“这么爱受罚?东方乾听着,伏地挺身一百个!”见东方乾依然没理会,她着腰怒目而视,一字一顿地大声命令:“伏地挺身一百个!”

    话音一落,东方乾猛地扑过来,将祝琪祯摁倒在床上,噙着嘴角淡笑,“是,保证超额完成任务!”接着,他开始毫不怜香惜玉地脱祝琪祯的衣服……

    祝琪祯心里咯噔一下,大呼糟糕,您还真会挑时候。她努力挣扎着推开东方乾,一边躲避他不规矩的手,一边喊着:“不行不行,东方乾你住手!”

    东方乾起初以为她只是欲拒还迎,所以没有在意,可是慢慢地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他冷下脸来,蹙眉望着她。

    祝琪祯见他又变回死鱼脸了,心下一阵紧张,马上着急地解释:“不是不是,不是不行,是……是这几天不行。”她张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东方乾,见他表情没有任何松动迹象,于是又补充道:“就是……就是不方便啊!我家阿月来探亲了……您,您听明白没啊?”

    东方乾终于忍耐不住,呵呵地闷笑出来,他埋首在祝琪祯的长发间,低低的笑声犹如音响低鸣,好听且磁。

    他边笑着,边亲吻她的碎发,长睫,鼻尖,最后,深深含住她的双唇。

    他的舌,轻巧地探入齿间。

    耳鬓厮磨,肌肤相亲,他糙宽大的手掌轻握住她纤细的脖颈,这个动作,似乎在告诫自己,爱的表达到此为止,再往下,是不可侵犯的圣地,至少最近几天都是如此。

    吮吻顺着下巴一直往下,停在颈动脉处,他深深浅浅的轻咬吮吸,冲动却越来越不可抑止,动作越发不能自己。

    祝琪祯缓缓扭动腰身,摩搓着他的硬挺,这种感觉美妙且让人期待,她在情不自禁中,发出一声娇哼。

    终于,东方乾蓦然收紧双臂,狠狠将她拥在怀中,埋首在她颈边,急促地喘息许久,他才轻轻地唤了一声:“祝琪祯……别玩火!”

    四天后,东方乾假期结束,在阿月探亲还剩最后一天之时。这件事让她懊恼不已,几次在心中腹诽:东方回家探亲,你来凑得哪门子热闹?

    东方乾前脚刚走,祝琪祯便发现东方凯歌和张雪之前才有所好转的关系又降至冰点。原来,这两人只是为了应付东方乾而故意装出来的?祝琪祯郁闷,也不能天天把东方乾绑在家里啊?可还有什么办法呢?

    这两人的关系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与自己脱不了关系,所以她想,非得让东方凯歌和张雪和好不可。

    她开始冥思苦想,让他们互通信件?可是东方凯歌似乎很少上网,要是亲手写的话咱也不会模仿他们两人的笔迹啊?

    偷他们的手机互发消息?只是……要从东方凯歌身边偷东西,可行实在不高。

    她想先从礼物开始好了,双方要是都以为收到对方的东西,说不定关系会稍稍缓和一点。

    第二天一早,她来到商场,在男士品区来回晃悠了很久,却一直决定不了该给公公婆婆买什么好。

    领带?咱没研究啊!一圈逛下来,眼花缭乱,放弃!

    西装?大热天的没什么机会穿,公公大部分时间都穿军装,西装放着也是浪费。

    手表?她双眼一亮,公公全身上下唯一的“首饰”就是手表了,可是他对手表实在太有研究,家里收藏的都是限量版。

    最后,她只是买了一双皮鞋,她想这个东方凯歌可以经常穿,实用高而且也像张雪会给他买的东西。

    给婆婆挑礼物时她轻松许多,心想无非衣服鞋子首饰化妆品。可转来转去突然发现哪样都不合适,因为按照东方凯歌的格,是绝不可能买这些送给张雪的。这下她发愁了,在商场来来回回跑了好几圈,也没见到一样称心如意的。只是在经过滋补品区时,才猛然想到了燕窝。她想,婆婆每天早上都吃,这样就能每天都想起东方凯歌来,最重要的一点,这件礼物不至于引起张雪的怀疑。

    回到家里,公公婆婆都不在,她悄悄溜进张雪房间,将一盒燕窝放到桌子上。看了看发现不够显眼,于是又摆在床的正中央。只是怎么就感觉不对呢?终于,她发现是礼盒上的那个由包带做成的蝴蝶结惹得祸,东方凯歌怎么可能弄得这么花哨?匆匆拆了包装带,她满意地笑笑,才转身出了房间。

    到了东方凯歌的房间,这里没了女主人,桌子上也没了鲜花,没了朝气,看着床头柜上依然摆放着张雪的照片,她想,公公其实还是很爱婆婆的吧!

    将衬衫同样摆放在床中央,她小心翼翼地回到自己房间,等待着公公婆婆回家后看到礼物的情景,她充憧憬地幻想,但愿能够一招见效,马上和好如初啊!

    中午下班后,因为夏天有午睡,所以张雪和东方凯歌都回家吃饭。不过,张雪有意将时间错开,每次都回来的比较晚。祝琪祯一直坐在客厅硬邦邦的沙发上,等着张雪吃完上楼,才用力甩开抱枕,悄悄跟在身后。她想,不知道是谁先进谁的房间?

    可是躲在楼道里观察老半天,两个房间楞是没有一点动静。第一招,失败!

    一招不行得再来一招。抓耳挠腮思考半天,眼睛一亮,她打了个响指:就让公公婆婆回到过去,让他们再恋爱一次!

    拿出手机,她马上联系了东方凯歌和张雪的司机,向他们询问公公婆婆晚上是否有安排,得到否定的答案以后,她让司机与自己配合,随便胡诌一个老客户或者老朋友,晚上一下班就直接载他们去市里最漂亮的户外餐厅。接着,她马上跟餐厅着手安排包场。可是,这家餐厅太牛,不接受包场,无奈,她只能包下一片最安静、视野最好的位置。

    躲在餐厅远远的一角,祝琪祯戴着个鸭舌帽,溜溜地转着眼睛有些激动地等着,她悄无声息地观察着那片她包下来的区域。她想,得看看成果如何自己才能安心啊,万一他们要是一拍两散,自己也好再想办法不是?

    让祝琪祯意外的是,东方凯歌和张雪两人竟然是一同从门口走进来的,他们面无表情一前一后的被服务员领着,走到这个餐厅视野最好的一个桌子前坐下。从他们那个位置看出去,可以清楚地将整个江面上的夜景一览无余。

    他们坐下,却都没有开口,似乎只当对方不存在。

    祝琪祯满脸黑线,这个和她预想的不一样啊,她原本是想谁先来,就让服务员先送上一个相对应的惊喜,可他们一起来了,这惊喜还怎么送啊?她咬着唇在心里哀嚎:苍天哪,我想到了结果,却没有想到经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