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告白
    祝琪祯大惊,她跑到走廊扶手向前探着身子往下看。

    离自己只有半身高的滚滚洪水中,连刚刚泛起的涟漪都早被混沌的激流冲散,哪还有人的身影?

    “东方乾!东方乾!东方乾!”她带着哭腔对着洪水大声呼喊,“死鱼脸,你给我出来!快出来!”

    她急得直跳脚,在走廊上捶打着扶手。楼上传来避难灾民不可思议的惊呼声及议论纷纷的嗡嗡声。

    她望着漫过一楼的黄色洪水呆若木,如果……如果东方乾就这么没了,叫她怎么办?她无法想象也无法接受。

    她从没有像这一刻这么惊慌过,她不知道接下去自己该如何是好……

    这时,只见对面不远处的樟树树枝蓦地整个下垂,泡进水里,接着,东方乾的脑袋探出来,他抱着一个妇女抓着树枝慢慢游到樟树上。而那个妇女,正是之前抓住祝琪祯不让她上船的小个子女人,她应该是在走廊上被人挤下来的吧?

    祝琪祯想笑,这是讽刺吗?刚才还才指责当兵的走后门,现在却被当兵的救了命!

    最初的担忧已经放下,现在,她只剩满腔怨恨。她往对面不远处的樟树上破口大骂:“东方乾,你疯了吗?你这么跳下去叫我怎么办?”

    黑暗中的樟树上,没有任何回答,只有女人呜呜的啼哭声。

    “东方乾,为什么不回答我?”

    “到!”

    东方乾的回答叫她哭笑不得。“东方乾,你抓稳啊,掉下去了我可不敢来救你!”

    这时,东方乾不满的喊声从对面传来,“啰嗦,我疯了才会指望你来救。”

    转眼间,天空又开始下雨,雨势磅礴,犹如没有边界的幕布,纷纷洒洒地落在水面上。

    她又开始担心,随之又想起的安易,心中的不安感加剧,不禁又大声问道:“东方乾,你是不是好几天没睡好了?”

    “是。”

    祝琪祯被气得咬牙切齿,您就不会说谎骗骗我?可担忧的心情让她不得不好脾气地喊:“那我陪你说话,你千万别睡着啊!”

    对方沉默,她想应该不是反对的表示,于是接着问,“东方乾,为什么你们部队的破船还不来?”

    “你都说破船了,现在风这么大,过不来了。”

    她听了简直无法相信,“搞什么?救人都不能用好点的船吗?不知道会出人命吗?”

    “国家就给的这船,要不叫你爸捐几艘。”

    祝琪祯郁闷,死鱼脸,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不忘敲诈自己。“我老爸现在也捐不出救你的船来,你还是老老实实在树上给我待着吧!”说完她还不解气地哼了一声。

    两人就这么隔着洪水,继续着他俩特有的相处模式,在断断续续的斗嘴中度过了两个多小时。

    雨势越来越大,洪水越涨越高,即将没过走廊扶手。东方乾抱着妇女又往树枝顶端爬了一点,但因为这棵樟树年份并不久,还没长到三层楼高,顶端的小树枝本无法支撑两个人的重量,所以他没办法继续往上爬。

    就这样,树上的两个人大半个身子都浸泡在水里。

    东方乾脱下自己的上衣,将妇女和树枝紧紧捆在一起,自己就那么光着膀子抱着树枝泡在急流而过的洪水中。

    祝琪祯将一切看在眼里,内心伤悴焦灼,泪如雨下。那个为了军人的职责宁愿牺牲自己的东方乾,他知不知道,他的生命在自己心中才是最珍贵的……。

    在这一刻,她是恨东方乾的,她宁愿这时的东方乾胆小怕事,宁愿他没责任没担当,也不要他像这样抛下自己的生命去挽救其他人。

    她深知自己很自私,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可耻。可是,她就是无法抑制自己的现在冒出脑海的念头,她只要东方乾没事就好,其他的,与她无关。

    她承认,自己就是一俗人,一个庸俗自私的小女人!

    “祝琪祯,现在水大了,你赶快上楼去。”东方乾的声音穿过雨水,向这栋楼传来。可他一直叫了好多声祝琪祯都没有回答,也没有动弹,他终于放软了语气,“祝琪祯,上楼去,听话……”

    洪水已经不时的从二楼扶手上往里淹没进来,很快没过膝盖。祝琪祯咬着唇,深深地望了一眼,终于无奈地转身跑向三楼。

    三楼的整个楼层拥挤不堪,过道、走廊、教室里都挤满了人,却没有一个是站着的,通通或蹲着或坐着紧挨在一起。也许是后怕之前的小个子妇女被挤下去的一幕,他们深知,现在已经没有第二个东方乾来救他们了。

    见到祝琪祯,大家纷纷自觉让出一条小缝让她经过。越过人群,祝琪祯站在扶手前,望着对面黑暗不明的樟树,默默流着眼泪。她不知道东方乾还能坚持多久,但她只能这样一筹莫展地陪着他。

    时间进入深夜,疲累与紧张了一晚的灾民,终于抵抗不住身体的本能,逐渐入睡,不时还有雷动的鼾声传来。祝琪祯见此更加心急如焚,如果东方乾在这个时候稍稍松懈,后果将会多么可怕……

    “东方乾……”大声地喊:“现在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要听吗?”

    “说!”他似乎没有一点倦意,祝琪祯话音刚落就立即接上。

    “听好了!”接着,她双手圈住嘴,开始大声歌唱:

    “我的眼睛为什么湿湿的,是不是天下起流星雨了;没你在身边,魂不守舍,想你想到心都碎了。”黑夜中,她的声音犹如鹂莺般响起,字字清晰,句句沉重。

    “我到底是哭了还是笑了,都是你害我的世界乱了;没有你未来还能如何,滴滴答答雨又下了。”

    这段应景的歌词,似乎是祝琪祯的告白。东方乾清楚的听着,不禁扬起嘴角,抓住树枝的手更加用力。他在心中一遍遍地回应着祝琪祯的话:我也是……祝琪祯……我也是……

    “笑自己,傻的可以,才会为爱伤风又淋雨。笑自己,傻的可以,才能忍受你的坏脾气。笑自己,傻的可以,才会让你呼来又唤去。笑自己,喜欢你,只想整天黏着你,没道理……”

    所有人都静静地听着祝琪祯发自肺腑的真情流露。这段告白般的歌曲,没有人知道隔着洪水及大雨的对面,还能听见多少,但至少整个楼层的人都听得真切分明,也许有人动容,也许有人嘲笑,但祝琪祯依然我行我素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唱着,伴着泪水与哀伤,向对面的爱人诉说着最想说的话。

    圈住嘴,她用尽余力,扯着有些嘶哑的嗓子,对着望不到边的洪流大声呐喊:“东方乾!”

    “东方乾!你听到了吗?”

    “我喜欢你……我想你……东方乾!”

    “我爱上你了,东-方-乾!”

    早上六点多,天空亮得并不分明,雨势风势渐小,而教学楼里的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对面的樟树只有小小的几丛小树枝突兀地冒在水面上。

    还有,就是东方乾和妇女小小的两个头浮动在上面。

    他们没有挣扎,只是静静地漂浮着。妇女似乎已经昏迷,背对着众人紧挨着东方乾,而东方乾就那么直勾勾地望着小楼,望着祝琪祯。

    祝琪祯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却一直对他微笑着。她想,这是自己唯一能给他的鼓励和帮助。

    早上七点多,救援队伍终于出现,东方乾和妇女都被救上了船。当祝琪祯紧跟着踏上船时,这次,没有人出声阻止。

    一个月后,大军区对这次各部队的抢险救灾表现非常满意,对于所有立功的官兵都给予嘉奖。

    颁奖会上,祝琪祯也被受邀参加。她和东方乾在灾区的故事被驻灾区记者全程记录并加以润色,上了全国的军报。而且,不知道被谁抓拍下了她和东方乾初见面时在水中相拥的镜头,被大篇幅的刊登在报纸上。祝琪祯也因为自费购买救助物资亲自送到灾区而被授予光荣军属称号。

    安易牺牲了,五天后找到了他的尸体。他因此获得中央军事委员会授予的荣誉称号,被追认为烈士。安易的牺牲,让东方乾深深的自责,闷头不语好几天。最后,祝琪祯出主意说,干脆给他家人一些帮助寥表心意。东方乾别无他法,他想对于安易来说,也许这是唯一的补偿方式了。于是他带着祝琪祯亲自上门探望安易的家人,通过伯伯的帮忙,给安易弟弟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并且以部队名义私人拿出了一些钱,用抚恤金的方式交给安易父母。至此,东方乾的心情才渐渐开朗。

    东方乾也获得了大军区授予的荣誉称号,立二等功。看着身着戎装的东方乾神采奕奕地站在台上接受大军区总司令为他佩戴勋章,祝琪祯的内心不可抑止的激动,骄傲自豪感油然而生。

    那个即使在一群将校官面前,也毫不失色,阳刚威严的男人,那个为了人民为了荣誉不惜牺牲自己的男人,就是自己的爱人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