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危难
    第二天早上,东方乾没有来为祝琪祯送行,过来的也不是安易,被派来的小战士说,东方乾一早就出任务参加救援了,而安易昨天一夜未归。

    祝琪祯追问安易为什么一夜未归,是接到任务出去了还是被调派到其他地方去了,小战士却是一问三不知。她心中泛起隐隐担忧,却还是不得不随着小战士向镇里出发。

    大雨虽然从昨天下午开始雨就停了,可一路走过来,发现水势却是上涨了,过桥时,汹涌的洪水已经漫过腰部。

    到了镇上,被转移的避难灾民越发多起来,小小的镇子被挤得水泄不通,随处都搭满帐篷。祝琪祯突然想起昨晚自己去学校睡觉时,得知因为地理位置关系,救援物资很难运送进来,所以有人生病了却没药物治疗,而且大家的食物和水都非常匮乏,一瓶水都是一家子好几个人一起饮用。

    她想,自己既然来了,那就为灾民做点什么吧!于是她带着小战士到处找便利店,可惜每家店的东西都像被洗劫过一般,货架上空空如也,店主也都反映没有一点剩余库存。

    她决定开车去县城或者直接去j市购买食物。小战士见嫂子一心为人民,不免心中感动,乐呵呵地同意随她一起进城去购物。

    好在,县城里的食物虽然贵了几倍,但总算货源不那么匮乏。装了满满当当一车子食物和水还有药品,两人重新往镇子出发。到了镇上,小战士去部队借了辆小三轮,捆好货物盖上挡雨布,蹬着车子往村里骑去。而祝琪祯就跟在小三轮后面,一路小跑着,她气喘吁吁却心情愉快。

    她想,咱这军嫂可不是白当地!

    过桥时比较麻烦,因为小三轮很矮,车上的东西又都是吃的,不能浸水。于是,两人卸下东西,一箱一箱往另一边搬。过了桥也不能再骑车了,两个人都小心翼翼地推着车子走山路,一直到下午三点才安然到达村子。

    可到了村子一看,这里的情况叫他们大吃一惊,仅仅一天而已,大半个村子都被淹没了,连那个戏院,也有一大截浸在水中。

    部队不知道转移去了哪里,不过看学校里面虽然也被水淹了小半层,但因为楼层高,所以依然人潮涌动,应该是还没有被转移。

    小战士带着祝琪祯辗转找到部队的新营地,不过却没有见到东方乾。小战士向上级汇报以后,祝琪祯的行为得到上级的首肯及表扬,然后几个战士被派去和她一起到学校里面分发物质。其中还有些发烧生病的,祝琪祯更是主动亲自去照顾他们。

    吃过晚饭后,洪水已经没过一楼,即将涌向二楼,所有人都挤到了最后一层,人多得连转个身都困难,官兵也开始给这栋楼里的灾民转移撤离。

    不久,东方乾乘坐救身艇过来,他急急地闯进楼道里,寻找到祝琪祯后,瞪圆虎目怒视着她。

    祝琪祯害怕,不敢直视东方乾的眼睛,低头搅着手指说:“我是看大家没吃的,给他们送吃的来嘛,哪里知道水涨得这么快……”

    东方乾冷着脸,牵起她的手就走。可是楼梯口早已被受惊的灾民围得水泄不通,大家争先恐后地抢着上船,由于人数众多,秩序非常混乱。

    东方乾二话不说,抱起祝琪祯没一下子工夫,便挤到了最前面。刚要将她扶上船时,祝琪祯的另一只手却倏地被人拉住。

    只听一个妇女尖声地叫着:“凭什么让她先走?我排在最前面,怎么轮也轮不上她啊?”

    一个小战士扯开小个子妇女的手大声喝道:“嚷嚷什么?她是我们嫂子!”

    这句话无疑是颗重磅炸弹,不是说军人应该把生死置之度外,先“大家”才“小家”吗?现场顿时炸开了锅,民众忿忿不平地怒骂当兵的无责任感,走后门靠关系;说他们要救的就是人民,怎么能因为是嫂子,就先救自己人?说什么兵民一家,都他妈纯粹扯淡云云……

    人总是这么自私,在生死危难关头,没有多少人会再去管什么道德情意,首先想到的只会是自己。他们也许早已忘记,仅仅几小时前,在收到祝琪祯递给他们食物和水时流露出的感激之情。

    也或许没忘,只是那种感激只在当时感激而已,过了便也过了,这一刻,他们选择遗忘。

    群众心安理得并且理所应当地接受官兵的救助,却从未想过,这些官兵其实和他们一样,都是有血有的人而已,并非无所不能的神。他们所做的一切,只因他们穿了一套代表正义与职责的绿色军装。

    祝琪祯轻摇东方乾的手,微笑着说:“让他们先走吧,我没事。”

    东方乾棱角分明的脸已经冷到冰点,他放开祝琪祯的手大声吼:“都给我闭嘴!老人小孩留下排队,其他人给我上楼去!”

    说完他扫视了一圈交头接耳的民众,再次厉声道:“不上去在这里妨碍救援工作的,通通不许上船!”

    所有人立即闭嘴,转身默然地走上三楼。

    还留最后两个位置时,一个战士说:“连长,你们上来吧!”

    东方乾挥挥手,淡然地说:“让他们先走,我留下维持秩序。”

    看着船越开越远,最后消失在夜色中,祝琪祯伸手轻扯东方乾的衣袖,她不知道这次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但至少已经足够将死鱼脸惹毛,她咬着唇想了许久,怯懦地开口:“对不起东方乾,别生气了。”观察了一会儿,见他表情凝重没有理会自己,她又小心翼翼地说:“回去你罚我站军姿还不成吗?”

    东方乾瞥了她一眼,不以为意地回道:“你以为这次站个军姿就没事了?”

    “我也是好心给他们送吃的嘛,哪知道都喂了一群白眼狼。”她小声抱怨道。

    “做好事别指望人家记着。”

    “雷锋叔叔做的好事大家都记得啊!”

    东方乾挑挑眉,“你想当雷锋?”

    “那倒不是,“她献媚似地笑起来,“我有东方叔叔就够了。”

    东方乾抿嘴掩饰笑意。过了一会儿,他收敛了表情,语气沉重地说:“安易失踪了。”

    “什么?”在这样汹涌的洪水中,失踪代表什么,祝琪祯不敢想象。那个机灵的安易,那个忠诚的安易,那个临上船前还对自己挥手说再见的安易,怎么会?忽然间,她整个脑海都被安易最后一别时的笑容充斥,那张如阳光般充满朝气的年轻笑脸。

    “昨天我派他出任务后,再也没回来,跟他一起出去的战友都说到了对面村子就没见到人了。”他握紧拳头,愧疚地自责,“我不该对他说完不成任务就别回来,他那么聪明,怎么连这句话都听不明白?”说完,他沮丧地仰头靠着墙。

    祝琪祯刚想接话,突然从楼上传来一声尖叫,接着一个人影笔直在他们面前落下,砰地一声掉进水里。

    东方乾想也没想,毫不犹豫地飞奔过去,随之跳下,沉入湍急的洪水之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