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带你玩浪漫
    就在两人吻到忘我几近不能自控时,突然闯进来一个人,终结了这个长吻,“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见!”

    两人都立即放手分开,祝琪祯红着脸恨不得将头埋进地底下。东方乾也是微窘,明知故问地说了句,“你回来了?”

    只见进来的中年男子肩膀上同样挂着一毛三军衔,乐呵呵地开口,“嗯,回来了,我拿条毛巾就走。”

    “你们那边今天怎么样?”东方乾问。

    “整个村子都淹了,村民才转移了一半,晚上还得接着干啊!幸亏下午天晴,希望这鬼天气晚上也别给我下雨。”说着他才想起自己坏了人家的好事,挥挥手说:“哎,你们继续啊,继续,我出去叫他们给你们站岗,保证不会再有人进来打搅。”

    东方乾走到一个铺位边,从洗漱杯里拿出毛巾扔给他,笑骂道:“快滚吧!”

    “媳妇来了就是不一样啊,连表情都多了一种。”他边说着边走出去。

    屋里安静下来,祝琪祯白了他一眼,忿忿不平地说:“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以后怎么见人啊?”

    东方乾挑挑眉,“你说反了!快吃。”

    祝琪祯不再跟他斗嘴,坐在他的铺位边大口大口地开吃。吃饱后,一夜未睡的疲累感终于随之而来,她打着哈欠靠在东方乾的肩膀,却怎么也不舍得真的睡着。

    她想,这么辛苦才见一面,一定得多点时间在一起才不亏本。

    东方乾苦笑,“你在这里别人怎么敢进来。快起来,我送你去学校那边睡。”

    祝琪祯闭着眼睛喃喃自语:“不嘛,再待一会儿,一小会儿!”

    东方乾却倏地起身,命令道:“起来!”

    祝琪祯不乐意地慢慢悠悠起身,还没站稳,却突然被东方乾抓住手往外大步走去。经过戏院大堂时,不少战士都揶揄地笑着看向这边,东方乾无视他们的眼神径直走出门口。

    祝琪祯心有不甘地随着他走着,心情却无比失落难过,死鱼就这么心急的想把自己送走?

    绕了一圈走到戏院外围,东方乾停住脚步,他放开祝琪祯的手低声问:“敢上去吗?”

    祝琪祯这才发现墙壁上架着一座梯子。她抬头看去,高高的梯子一直架到屋顶,心里有些害怕,却嘴硬地说:“为什么不敢!”

    东方乾率先爬上了梯子,没一会儿便到了屋顶,他转身伏低身体对着地上的祝琪祯展颜一笑,“上来,带你玩浪漫。”

    祝琪祯被逗得咯咯直笑,东方乾为什么总能给她惊喜?

    然后,她开始小心翼翼地往上爬,一边还说:“待会儿我要是掉下来了,看你还怎么浪漫。”

    她爬得很慢,好不容易头顶刚刚越过屋顶,身子忽然一轻,整个人被东方乾抱了上去。他抱着祝琪祯一直走到斜坡屋顶的最顶端才停下来坐下。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被夜色笼罩,暗沉的天空没有一点星光。屋顶的建筑是古色古香的特色建筑,四个边角都做了漂亮的屋檐向上弯弯翘起,下面还挂了个不小的风铃,风稍稍大些,就会发出好听的声音。

    祝琪祯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缓缓开口问道:“昨天你就是在这上面等了我一夜吗?”她有些愧疚,也有些心疼。

    东方乾深深地望着她,没有回答。

    “东方乾,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说想我,也谢谢你关心我。”

    东方乾抿嘴一笑,“昨天我在电话里的最后一句是‘祝琪祯,像你那边信号那么好,不用对我大声吼,我听得到’,不过,似乎你只听到了你想听到的几个字。”

    祝琪祯睁大眼睛,表情像吞了蛋。

    他说什么?搞了半天是自己自作多情?那自己这么千辛万苦跋山涉水的,岂不是被他看笑话?

    一生气,她挥起拳头便出招,却被东方乾将她整个人抱住。

    他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盛满异彩流光,“小心,这里掉下去我可真帮不了你。”他磁暗哑的嗓音如同音箱里发出的低音共鸣。

    “还不都你害得。”祝琪祯没好气地说。

    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微发抖,东方乾问,“很冷?”说着他拥紧祝琪祯,祝琪祯身上的这套迷彩服是东方乾的,虽然已经晾了两天,可是无奈这里实在没条件晒衣服,所以也只是半干,“冷我们就下去。”

    祝琪祯将脸贴近在他的口,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不远处传来的洪水泛滥的声音,风铃轻响的声音,还有从他前传出的有力心跳的声音,随后,她幽幽地说:“不冷,我是突然害怕,这么大的洪水,你却要每天和它搏斗,每天穿着湿衣服,我怕你生病,怕你危险。东方乾,向我保证好吗?不可以有危险,不可以让我担心。”

    东方乾听后,从左边口的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摆在掌心,“我每天都把它放在心脏上,它会给我带来好运。”

    祝琪祯拿过那枚简单的指环,细细抚。

    幸福溢满腔,她没有想到东方乾会这么珍爱这枚代表他们婚姻的戒指。

    “东方乾,我回去买条链子把它串起来,你挂在脖子上吧!”

    “我们不能佩戴首饰。”

    “挂在衣服里面也不行吗?”

    “也不行。”

    祝琪祯不满地小声嘀咕:“你们规矩真多。”

    东方乾伸手轻轻抚她的长发,柔声说:“祝琪祯,明天一早你就回去,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你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祝琪祯闭着眼睛半睡半醒地回嘴。

    东方乾的回答却是坚定有力,“我是军人,拯救国家财产保护人民群众是我的责任。”

    她喃喃地说:“我也是你的责任……”接着她窝在这个怀抱中,渐渐进入甜甜的梦境。睡着前,她很奇怪地想起上次徐欢欢给自己送地毯的事,她很想开口质问东方乾是否还和徐欢欢保持联络,可转念一想,这样似乎太破坏气氛了。

    算了,这事留着以后问吧!她想。

    东方乾将入梦的祝琪祯抱到自己腿上,像哄小孩般紧紧拥在怀里,他轻吻她的额头,温柔地说:“祝琪祯,我想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