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灾区
    下午四点多,雨已经停了,两人总算到了东方乾所驻扎的村子,大老远的,便看到了一排排的帐篷搭在小高地上。安易带着她徐徐走进村子。到了一个大戏院内,见到空旷的场地里没有一张凳子,通通打满了见到的地铺,连戏台上也没放过,拥挤得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据安易说这里是参加这一带救援工作的官兵都驻扎的营地,因为这是整个村子地势最高的地方。

    许多铺位上还躺着蒙头大睡的士兵,安易开口解释说:“这些是连夜参加救援,中午才回来休息的战友。嫂子,连长现在不在,你先坐着等等吧!”

    祝琪祯当然不肯,软磨硬泡了一会儿,安易无可奈何,最后只能带着她滑着橡皮艇进入村子。

    一路上遇到许多穿着迷彩服,套着橘黄色救生小马甲的官兵,他们让灾民坐在救生艇里,却把自己泡在水中,缓缓地推着橡皮艇往前走。

    东方乾这段时间就是这么泡在水里的吗?此情此景让祝琪祯的心情越发沉重。

    到了一块小高地前,他们下船,上面站着几个官兵,而下面是湍急的滚滚而过的河水。地面上用木桩打着,挂了手腕般细的绳子,绳子的另一端,一直伸向河对岸。

    “嫂子,连长过来了。”安易笑着伸手一指。

    祝琪祯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却是突然呼吸一窒,心脏猛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在河道的中间,漂浮着一艘救生艇,上面坐着四个村民,而小艇的四周,分别被四个泡在水里的官兵拉着,慢慢地顺着绳子游过来。

    她认出了东方乾,橘黄色的救身马甲格外显眼。那个只露出脑袋浮在水面,若隐若现的男人,他的表情却是前所未见的轻松,指挥着其他人与自己一致动作。

    污浊混沌的河水与灰色的天空连成一线,雨势虽然停止,上空却乌压压地覆盖着厚云,即将风雨欲来的气势,压迫得人透不过气来。

    她呆呆地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小艇,早已酸涩的鼻腔瞬间牵动眼中的泪水翻涌而出。她死死地咬着唇,压抑着……忍耐着,终于还是不能阻止她向东方乾奔跑过去的冲动……

    东方乾刚爬上岸,半个身子还浸泡在水中,就突然被一个飞奔而来的柔软身体紧紧抱住,险些没站稳,趔趄第退了一步。

    祝琪祯使尽全力紧紧拥他的腰,将头深深埋在他湿透的怀里。隔着厚厚的救生衣,她想听到他的心跳,她想感受他的温度。

    许久,她哽咽着用细弱蚊蝇的声音问:“东方乾,你就是在这样恶劣的境况下给打电话的吗……东方乾,你每天都过得这么危险吗……东方乾?”

    东方乾刚毅的脸部表情随着祝琪祯轻缓的声音一便柔和放松,他抬手轻轻抚祝琪祯湿漉漉的头发……

    夏风带着湿气与雨气刮在两人脸上,融化了幸福,吹散到抗洪抢险的第一线。

    没有人怀疑此刻他们所流露出的真情,也没有人不感动于他们心无旁鹜的拥抱。

    两人就这么在水中深情地紧紧相拥,他们无视周围传来的笑闹声,这一刻,在这里,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

    祝琪祯闭着眼睛,在他的颈窝不停地蹭着泪水,嘴里喃喃不断地轻唤着:“东方乾……东方乾……东方乾”

    不料东方乾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打破了这一刻的美好情镜,“祝琪祯,谁准你来这里的?”

    祝琪祯不乐意地推开他的身体,离开他的怀抱,郁闷地想:死鱼脸,你真能破坏气氛,这种时候竟然说这么扫兴的话?

    看着东方乾蹙眉冷眼的脸,她的泪水戛然而止,刚刚生起的甜蜜也瞬间化为泡影,恶狠狠地回视他。

    “安易!”东方乾一声吼,只见安易立即跑过来,也淌进水里,双腿一并立正敬礼,“到!”

    “这么点任务都完不成,怎么办事的?”东方乾冷声呵斥。

    安逸没有回答,只是一脸严肃地站着。

    祝琪祯暗道糟糕,死鱼脸要对安易发难了,可人家是被自己连累的啊!于是她赶紧讨好地开口解释:“是我自己要来的,不关他的事。首长,您别罚他。”

    一边的安逸噗嗤一声笑出来,被东方乾瞪了一眼,于是马上收敛笑容一本正经地重新站好。

    东方乾脱下自己的救身马甲递出去,“勤务班班长安逸,现在命令你立刻加入救援,再不好好完成任务,就他妈别给我回来!”

    “是!”安逸伸手接过救身马甲穿上,临上艇前还转过头来,笑着挥挥手说:“嫂子再见!”

    祝琪祯也微笑着冲他挥手,“再见,小心点!”话没说完,发现面前的东方乾已经径直朝前走去,来不及多想,她赶紧亦步亦趋地跟上。

    东方乾扶着几个村民坐上小艇,最后,伸过手来扶祝琪祯。

    “我就不用了,反正下半身已经湿了。”祝琪祯笑着摆手。她想既然自己现在硬要赖进村子,最好还是表现得乖点,千万别给他惹麻烦,不然说不定死鱼脸真的会叫人把自己给强行押送回去。

    方乾没说话,推着小艇往前走,另一只手却牵着祝琪祯,十指交握,紧紧相扣。

    他们推着橡皮艇来到戏院附近的一栋三层楼前,上面挂着一快斑驳的牌子:岑渡小学。里面还种着一棵半大的樟树,长得郁郁葱葱,挺拔苍翠,几乎和楼房齐高。

    将村民安置进楼,东方乾拉祝琪祯到身前,柔声问道:“午饭吃过了吗?”

    祝琪祯这才想起自己午饭本没吃,被这么一问,顿时觉得饥肠辘辘,她苦着张脸回答:“没……”

    东方乾没有说话,牵着她掉转方向,一直到戏院门口才松开手。这个时间戏院里不少战士都回来了,一个个光着膀子坐在地铺上吃干粮,见到东方乾,纷纷起身立正。

    东方乾点头,大声说:“快吃!吃完马上休息。对岸村子还有不少村民被困,明天任务繁重!”

    然后他带着祝琪祯来到戏台后面的一个房间,里面同样打满了地铺,不过卫生状况要比外面好狠多。

    “这里睡的都是你这样的?”祝琪祯脱口问道。

    东方乾走到自己的铺位上拿起一袋压缩饼干递给她,“我这样的是怎么样的?”

    “臭p的。”祝琪祯鬼灵地冲他吐吐舌头,欲伸手接过饼干,不料东方乾一收手,冷冷地开口,“别嬉皮笑脸,你这次私自离家,还跑到这里来,知道犯了多严重的错误吗?”

    祝琪祯喃喃地低声反驳:“谁让你说想我的,人家担心你嘛。”

    东方乾蹙眉,“别找借口!”

    祝琪祯嘿嘿傻笑着,“别不好意思承认了,说了就说了嘛,我又不会取笑你。”

    东方乾见她不像说谎的样子,于是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想你?”

    “昨天啊!我们通电话时,你说的最后一句。虽然信号不好,而且说完就断线了,不过我听得很清楚,别否认了。”她认真地解释。

    东方乾垂眼想了一会儿,然后抿嘴微微一笑。

    “承认了吧?”祝琪祯赶紧顺着杆子往上爬,“我怎么敢骗您呢?赶快先把饼干给我吧,首长,我饿坏了!”她撒娇似地轻摇东方乾的衣袖。见他将饼干递到自己面前,于是毫不犹豫地夺过便狼吞虎咽起来。

    她是真的饿坏了,咬着干巴巴的压缩饼干还没吞下,只见东方乾递了半瓶矿泉水在自己面前。她咧嘴轻笑,感动这个男人此刻的温柔体贴,虽然见到自己后,他一直没有好脸色,但他,是真的关心自己。

    “谢谢!”祝琪祯快速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见在上面粘了好些饼干碎末,忍不住哈哈大笑,“东方乾,你这个样子太搞笑了!”

    东方乾却蓦地一把抱住她,紧紧拥在怀里,深深沉沉地呼吸着。他亲吻着祝琪祯的头发,低声警告似地说:“祝琪祯,以后手机永远不要关,没我的允许必须开着。”

    祝琪祯愣怔一会儿,随即伸手,环抱住他,靠在他湿漉漉的迷彩军装上,柔柔地说:“对不起东方乾,昨天让你担心了。”随后,她轻轻地笑着,满脸溢满甜蜜,“不过,你发短信的水平有提高哦,都会打标点了。”

    东方乾也是低低地笑,“发短信比拉练还累,以后打电话吧!”

    “不要,发短信比较浪漫。你真没情调!”

    东方乾轻抚她的脸颊,动作温柔却语气坚定,“我不会浪漫。”

    祝琪祯调皮地仰起头,嬉笑着说:“没关系,我教你!”说完,她踮起脚尖,在东方乾的唇上轻轻一啄。

    东方乾内心喜悦欢欣,一年来的非正常婚姻终于步入正常轨道了。他勾起嘴角,微笑道:“这个不用你教!”随后迅速倾身含住她的双唇,冲动地亲吻……

    几个月的相思成灾,一夜的心急如焚,通通爆发在这个吻里。他不断的从她的双唇间摄取爱的气息,或若有似无的香,或黯然的甜……

    祝琪祯无意识地从唇齿间透出娇喘,东方乾的吻将她微微弄疼,可是现在她却喜欢这样的疼,这么真实,这么有存在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