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带标点的短信
    摩托车又靠近窗口,夹杂着风雨大声喊道:“小姐,你大灯坏了,很危险,快别开了!”

    “这种雕虫小技也敢用?你以为我会信?”她早已在惊吓和生气的双重打击下,思维混沌,想也没想地脱口而出。

    “你自己看啊!你这样会撞到人的,这条路上摩托车很多。”

    她这才有些清醒过来,认真仔细地看看自己的车前,果然只有右手边的一只大灯亮着。

    她赶紧刹车停下,准备下车查看,可还是不放心,紧张兮兮地问:“你,你真不是打劫的?”

    ‘雨夜屠夫’也停下,在她车旁生气地大声叫骂:“打什么劫!我刚刚以为你是摩托车,差点就撞上了。好心没好报,被撞活该!”说完他气愤地掉头跨上摩托车离开。

    祝琪祯看着后视镜,一直到摩托车的尾灯都不见了,才打开车门下去查看。雨势太大,车上也没伞,她冒雨打开引擎盖,摆弄了一会儿,也没看找出大灯的线在哪。一气之下,她对着车头猛踢了一脚,“靠,什么时候坏不好,偏偏这时候给我掉链子,看我回去不把你休了!”

    再回到车上,全身已经被淋透,但也没心情多在意,随便拿纸巾擦了擦,挂着二档慢悠悠地继续往j市方向行驶。

    她想,要再来一个人把自己当摩托车处理,也不知道这小qq撞不撞得过人家。

    开了许久,发现公路两边出现不少小饭店,中间还夹着几家小卖部,她赶紧靠边停下,去买了一个手电筒和一件雨衣重新上路。

    然后……她穿着雨衣,看见对面开来的车辆,也不管汽车摩托,打起手电便往窗外照。

    她想,虽然光线小了点,但好歹也是个灯吧!这样该不会再有人以为自己的车是摩托车了吧?

    原本的困意,因为这一翻折腾,反而神百倍,一直到天蒙蒙亮了,她才脱去雨衣,开始正常开车。

    这一开,一直开了二十多个小时,才到达东方乾所在的灾区。只是还未进入村庄,便被泥石流挡住去路。

    她穿着雨衣下车,正好看到一群战士从滑坡的另一边爬过来。她赶紧跑上去问:“兵哥哥,能不能帮忙带我进去?”

    走在第一个的战士从滑坡上跳下,抹了把满脸的雨水说:“里面村子都淹了,你进去干什么?”

    祝琪祯大惊,“什么?‘都’淹了?里面的人呢?还有战士在里面吗?”

    “刚刚我们进去就是进行最后一次搜救的,没人了。”

    她立即紧张得双手发抖,用力抓住小战士的袖子,大声问:“东方乾呢?你们连长东方乾呢?”

    “姑娘,我们连长不叫东方乾,你弄错了吧?”

    听到这种答案,几乎将她最后一点希望抹灭,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她摇着头大吼:“没错没错,就是这个村子,他前天跟我打电话时还说过这里。你是新来的吗?你们连长是谁你不知道吗?”

    后面的几个战士也纷纷从滑坡上跳下来,闻言都停下来围观嘴道:“谁会弄错自己的连长啊!”

    “姑娘,你说的是前面的部队吧?他们解救完毕已经调走了,我们是今天才被派过来的。”

    “是啊,这次被调过来的部队很多,我们是从外省过来支援的。”

    祝琪祯讪讪地重复,“外省过来的……他被调走了……”忽然间,她似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身赶紧跑到车子里,找出手机开机。

    几个战士见她这样,于是跟着她来到车边,说:“姑娘,里面已经进不去了,我们带你去前面的镇上,那里有好几个部队,说不定你要找的人在那里。”

    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听进去任何话,她只想尽快联系到东方乾,出发前的不安感,让她现在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软软地靠着车子,等待着手机开机程序。

    刚刚结束开机,突然好几个短消息连着进来,她赶紧打开,一一查看。

    首先两条都是哥哥的,大骂祝琪祯任不懂事,第三条,时间是晚上九点,发件人是死鱼脸……

    “马上给我把手机开了不然回去饶不了你”

    第四条,显示还是死鱼脸……“别胡闹赶紧给我滚回去”

    第五条,依然是……“你到哪里了?究竟有没有看到短信?”

    第六条……“快给我回电话,我在屋顶,这里信号很好。”

    第七条……“祝琪祯,我现在命令你,开机!”

    第八条……“祝琪祯,求你,开机,回去你罚我站军姿,多久都行。”

    第九条……“现在是凌晨四点,我会一直在屋顶等你来电话。”

    第十条……“祝琪祯!”

    第十一条……“祝琪祯……祝琪祯……祝琪祯……祝琪祯”这条消息和她上次发给东方乾的一样,满满一屏幕,通通是自己的名字……

    东方乾,他一直在等自己回电话?昨夜那么大的雨,他站在屋顶淋了一夜?这些真的是那个对自己冷酷摆臭脸的死鱼脸会做的事吗?

    她咬着下唇,心里被甜蜜腻到无以复加,但却无法控制眼中夺眶而出的泪水,她又是哭又是笑的自言自语,“死鱼脸,我这回咸鱼翻身了……看我回去不罚死你!还敢凶我……我偏不滚回去,我偏不给你回电话,叫你以前欺负我……”

    边上的一群小战士看得一脸茫然,大家相互对视,猜测着眼前这个女孩该不会是脑子有问题的吧?

    “姑娘,你赶快跟我们走,带你出去了我们还有其他任务呢!”

    祝琪祯却笑着跑向滑坡,向高处爬去,边跑还边喊:“你们等等我,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站在高处,她举着手机向四面八方照了一遍,终于找到一个角度信号稍好一些的地方,于是快速拨号。

    电话才响一声就被接通了,“喂,是嫂子吗?”接电话的却不是东方乾。

    “我是祝琪祯,你哪位?东方乾呢?”

    “嫂子,我是安易。连长出去参加救援了,命令我等你电话。你现在在哪里?”

    他一夜未睡又去参加救援?祝琪祯担忧且心疼地想。“我在你们之前待的村口。”

    “嫂子,那你等着,我过来接你。”

    “我在这里遇上几个战士,他们说带我去镇子里,你们是在镇上吗?”

    “不是,不过离镇子不远,那你跟他们去镇上的部队驻地待着,我马上过来接你。”

    挂上电话她让所有战士都上车,小qq里硬是挤进7个战士,将一个班的人都塞了进去,她不禁惊叹,人的潜力果然无限啊!然后她小心翼翼地开车,载着大家往镇子出发。

    一个多小时后,安易与祝琪祯顺利碰面,几句客套寒暄之后,他却严肃地对祝琪祯说:“嫂子,连长命令我送你坐车回去。”

    “什么?”祝琪祯不可置信?她大老远的熬通宵跑来竟然连人都没见着就轰自己回去?开什么国际玩笑!心中刚刚还一直为东方乾的短信而高兴甜蜜的心情,瞬间化为乌有,“他有病啊?我都到了也不让见见?”

    “嫂子,”安易好脾气地解释,“我们待的村很危险,大半个村子都被淹了,我们的任务也非常重,连长是怕没时间照顾你。”

    “我有手有脚的,要他照顾什么?再说了,你们能待我就不能待?还有,我坐车回去了,我的车呢?”

    “连长说,这辆车早该扔了。”

    祝琪祯暗暗赞同,这车是该报废了,昨天差点害她丢掉小命呢!不过,她还不满地嚷嚷:“不干不干,我非见到东方乾不可,你带我去,不然我一个人开过去,别以为没了你我就找不到!”她踢了脚地上的水渍,轻声咒骂“死鱼脸,存心跟我过不去,可恶!”

    安易踌躇了一会儿,下定决心说:“好,嫂子,我带你进村去,”复又担忧地加了句:“不过,你可千万别跟我们连长打架了,那里还有不少其他部队的在呢!连长好面子,那个……”他嘿嘿一笑,“你知道的嘛……。”

    祝琪祯红着脸咬着牙想,我现在看着像是来找事的吗?咱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就为打架?不过瞬间没了底气,以前,咱的确干过这事……可人家那时不是还没结婚不懂事嘛!您怎么总记着这?

    自知理亏,她装作没注意到安易的话,不耐烦地说:“快走快走,再不走就天黑了。”

    两人走了几里路,越走路边的河道水流越急也越深,到了一座桥前,地上的积水已经没过大腿,整座桥也被湍急的黄色洪水淹没,只是每隔一段距离都露出半截石桥扶柱,才隐约能够认出下面还藏着一座桥。

    “嫂子,这里有些危险,你抓着我的衣服走吧。”

    祝琪祯毫不犹豫地抓紧他的衣角,一步一步地小心脚下,看不见路的走在水中,实在非常没有安全感,人的本能反应就会非常小心。

    接下去,安易带着她往山上爬,他说这样才能绕过洪水。

    祝琪祯已经越来越心惊,也渐渐明白东方乾为什么要让自己回去。这里的洪水的确非常严重,地势低洼的地方,已经是水茫茫的一片,刚刚路过的一个村子,也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只是隐隐约约的几座屋顶浮在水面上。

    这和她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些视频报道差不多,但是心境却完全不同,身临其境的面对这样的灾难时,那种恐慌震撼的感觉是隔着屏幕无论如何都无法体验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