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秘密勋章”
    结束拍摄,东方乾直接将车开去了机场,两人在机场内吵闹的麦当劳里共进了一顿毫不浪漫的晚餐。

    “老爷子和妈最近还好吗?”东方乾吃完东西,状似无意地随口问道。

    祝琪祯啃着翅,闻言放下手里东西,拿起纸巾边擦手边想:要不要说实话?他在那么远的地方,知道了又能帮上什么忙?可不说实话也不好啊,那毕竟是他的家人。慢吞吞地擦了许久,她才放下纸巾说:“还可以吧,表面上没什么。“说个折中的回答好了,她相信东方乾能明白。

    东方乾听完没有立即回答,他用指尖点着可乐杯外的水珠,许久才幽幽开口:“不要对妈有想法,她的个比较要强,发生这样的事面对你会有尴尬,你理解一下。”这次回来,虽然只和妈妈说了几句话,但是话里已经明显听出她对祝琪祯强烈的无视感。以前她从来都是想着各种办法劝自己回家,可是这次她非但没有表现出开心,反而还让自己不要来回跑。从头到尾也没有提过祝琪祯,她也许还在气祝琪祯那么容易被老爷子套话吧?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她会放下这个心结。

    祝琪祯没有料到东方乾会突然开口帮婆婆解释,她心中无奈地苦笑,看来东方家真的都是人,常年在外的东方乾原来什么都知道,心跟明镜似的。婆婆现在不待见自己,不过想来也情有可原,当时的确是自己一时情急,才会被公公套话,不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即使外面传得再厉害,那也只能是疯言疯语道听途说。

    公公婆婆两人现在虽然看似没什么,婆婆也早从娘家回来了,可是却开始分房睡了。两人从不说话也从不向其他人过问彼此。爷爷看似没有偏袒任何一方,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处理这件事,可私底下他和婆婆原本就不多的交流变得更少了。

    “不会啦,你放心,”她作出一副没什么的表情,“妈妈对我很好啊,每天早上都有给我留燕窝呢!虽然不太跟我说话,不过你们家人都不多话的嘛,不是吗?”

    东方乾展颜一笑,这样的祝琪祯叫他心疼。自己一回来就发现妈妈对她的不友好了,她又怎么可能什么都感觉不到?她是怕自己担心吗?

    不自觉地,他伸出手去握祝琪祯的小手,刚一握住却不禁皱起眉头,随即马上放开。祝琪祯的手油腻腻黏糊糊的,手感实在不太好。

    祝琪祯也看出了他的表情变化,乐得哈哈大笑,张牙舞爪地扑过去抓他的手,“东方乾,握一个,赶快握一个,咱不嫌弃……”

    东方乾厌恶地将手放在桌下,狠狠地瞪她。这个女人就不该把她想得太好,才几秒就现形了。

    “坐好!”他开口低声呵斥。

    祝琪祯现在对于他的冷脸和冷言是越来越没感觉,似乎已经产生免疫抗体了。她重新坐下,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捧起可乐轻笑着问,“东方乾,你说妈妈爱爸爸吗?”问完后,她嬉笑着抬头看向东方乾,却在对方的表情中笑容渐渐僵硬,她暗道糟糕,怎么一不小心就上纲上线呢,敢跟他讨论他父母爱不爱?死鱼脸是这么好脾气的人吗?别一个弄不好把自己骨头都拆了吧?

    她嘿嘿地笑起来,“那个,我就随口问问,没别的意思,别误会啊!”

    东方乾习惯地掏出烟,又意识到这里禁止吸烟,于是重新放回口袋,缓缓开口:“你觉得爱吗?”

    她想,开玩笑,这个问题怎么可以乱回答,“嗯……爱吧?”

    “当然,妈有强烈的英雄主义,爸爸是从越南战场上下来的,她想不爱都难。”

    “真的呀?”祝琪祯双眼发亮,惊奇道:“难怪爸爸有那么多勋章,好厉害啊……以后我得好好问问爸爸关于战场上的事。”

    东方乾好笑地摇摇头,“别告诉我你也有英雄主义。”

    祝琪祯理所当然地说:“美人爱英雄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东方乾抿抿嘴,按耐住自己的笑意。

    “对了,你有勋章吗?”

    “当然!”

    “哇,”祝琪祯一脸崇拜地倾身望着他,“你也有啊?真厉害,怎么来的?”

    东方乾却伸手放在嘴边轻咳一声,说:“走吧,我送你去停车场。”

    祝琪祯莫名,我来送你,你又送我?到底谁送谁啊?“不用陪你候机了?”

    东方乾表情淡然语气温柔地说:“每次都是你送我,今天我送你吧!”说完他牵起祝琪祯的手,离开店内,向户外停车场走去。

    路上,祝琪祯还是不死心,不厌其烦地追问:“东方乾,你的勋章到底怎么来的?和平年代得勋章应该更不容易吧?”

    东方乾含糊其辞地嗯了一声。

    见他这样祝琪祯更加好奇了,得勋章是好事啊,为什么不肯告诉自己是怎么来的?“得块勋章还要保密?东方乾,你不会是完成了什么秘密任务吧?”她开始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对啊,你是侦察兵,不会是去其他国家当间谍搞侦查得来的吧?是不是啊?”

    “不是。”

    “那你为什么不说啊?不会是吹牛吧?你骗我?你说了不许我对你撒谎,你自己还跟我撒谎?”

    “祝琪祯,你有完没完?”东方乾的耐已经达到底线,他不高兴地低斥道。

    被他一吼,祝琪祯郁闷,低着头咕咕囔囔地抱怨。还欲甩开被他牵着的手。

    东方乾无奈,最后低声快速地说了两个字,“养猪。”

    祝琪祯听后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这是答案。

    噗嗤一声,她哈哈大笑,老爷子的勋章是战场上立功得来的,东方乾的勋章是养猪得来的?东方乾养猪?她实在无法想象,面对他这张死鱼脸,猪还能吃得下?猪到底是猪啊!

    东方乾心中异常憋屈,他倒是想立功,那也得有战场才行啊?听着祝琪祯笑得肆无忌惮,他越发生气,用力一扯祝琪祯的手,“走快点。”

    到了车前,东方乾伸手为她打开车门,她坐进后,东方乾顺势为她关上。

    隔着车窗,他们互望彼此,东方乾的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依依不舍,搅得祝琪祯的心跳狂乱不已。她几乎不认识眼前这个东方乾了,这样深情这样温柔的他,真的还是以前那个欺负自己的东方乾吗?

    幽暗的夜色,透过狡黠的月光,他们看清对方的脸。祝琪祯发现此刻的东方乾线条不再刚毅,表情也无比柔和,他就这样静静地站着,望着。

    一架飞机带着震耳的轰鸣声从头顶越过,祝琪祯刚想开口道别,东方乾却突然在此时伸手轻轻敲了敲车窗。

    祝琪祯按下按钮,问“怎么……”话还没说完,后脑倏地被一只大手按住,用力地向窗外一拉……

    他们的唇就此紧贴在一起,带着热切的期盼与久违的冲动……

    他的呼吸异常紊乱,带着放肆狂野的节奏,惩罚似地轻咬她的唇她的舌,与她贝齿相撞。

    祝琪祯从未体验过这种骤然被征服的感觉,她放纵自己身体,随心而动,任由自己就此沉溺,头脑也在这个疯了魔般的吻中昏沉混乱,天旋地转……

    东方乾丝毫没有满足或者收敛的意思,他紧紧地含住她的双唇,不断摄取她的滋润香甜,太久的压抑在此刻彻底释放,直到祝琪祯因为缺氧而发出小野猫般的唔咛声,他才转而紧紧拥住她。

    他深深地呼吸着,像在平复刚才的情绪,又像在嗅闻她的气息。

    许久,他才缓缓开口,声音充满磁魅惑:“祝琪祯,为什么每次见面,你都要给我带来这么多惊喜?”

    祝琪祯听完内心甜蜜,这应该已经是他能说出口的最好的赞美之词了吧?会心一笑,她故作不知地问:“有吗?我怎么没发现?”

    东方乾扬起嘴角微笑,“第一次见面你跟我抢狗;第二次见面你扮得像条热带鱼,还一直在我面前恶作剧;第三次见面你被蚊子咬得满身包来找我决斗;第四次见面你迟到;第五次见面送你去医院,第六次见面你把我气跑……”

    祝琪祯越听越不对劲,起初以为他要说什么甜言蜜语呢?那么狂放热情的激吻过后,再说些花言巧语,正常人都该这么做,不是吗?可死鱼脸现在像背书一样顺溜地数落自己以前和他见面的糗事,这不是纯粹搞破坏吗?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她气愤地一把推开东方乾,拉着脸咬着牙地威胁,“死鱼脸,你再敢提那些我年轻不懂事时做的事……”

    “你就上军区告我去?”东方乾挑挑眉,说了句她的口头禅接上。

    “别当我好骗,这种事能告么?”祝琪祯恶狠狠地瞪他。

    东方乾抿抿嘴,掩饰了笑意,“你不是总说要去告我,难道那些事就能告?”

    祝琪祯被问得哑口无言,她忿忿不平地想:可恶的死鱼脸,平时一声不吭的,原来最牙尖嘴利。会咬人的狗不叫,真是一点也没说错!只是……自己打不过他也就算了,现在连骂都骂不过他,那以后还怎么活?

    越想越生气,她死鸭子嘴硬地回了句:“我爱告就告,你管不着!”

    东方乾终于轻笑,却在这时蓦然转身走掉。

    望着绿色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祝琪祯傻傻地呆愣许久。

    每次总是彼此刚刚熟悉起来,总是感情刚刚升温便要分离……淡淡的伤感弥漫在她身边,思念似乎从这一刻已经开始蔓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