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意外之喜
    第一场比赛如期举行,是在室内体育馆临时铺了垫子而建成的比赛场地,周围还围了一圈赞助商的,看来跆拳道现在是越来越受关注了。

    因为是业余组,又是第一场,所以来观赛的人并不多,场馆内只坐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观众。

    倒是东方家很捧场,全员到齐为祝琪祯加油打气,连老爷子也坐着轮椅在下边的贵宾席笑着向她招手,在他旁边还坐着东方凯歌和张雪,表情看不出喜怒,不过能够让这两个大忙人抽空过来,已经是莫大的鼓舞了。

    观众席上还有小阿姨和小王,项阿婆手里还提着壶保温瓶,祝琪祯敢断定,里面一定装着她所谓的滋补汤。

    祝琪祯心下一阵感动,大呵一声跳上赛场,随着掌声响起,她浑身的热血也沸腾起来。

    第一回合一开始,双方都虎视眈眈地试探了一会儿,突然对方一个跳踢向她发起攻击,祝琪祯想也没想,一个转身冲她头部来了记后旋踢,不料,对方便被她这样击倒了。

    裁判立即跑到对手身旁,跪地开始读秒,现场陷入一片诡异的沉寂中,比赛开始还不到半分钟,双方都才出第一招,谁都预料不到这个结果。

    裁判读秒结束,还未起身宣布胜利,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喊:“祝琪祯,好样的!”

    祝琪祯抬头循声望去,只见东方乾身着绿色军装站在牌外面,正抿着嘴向她微笑,表情是那样的自然,那样无与伦比。

    她起先是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然后瞬间反应过来。

    “啊—!”她一声尖叫,飞快地跑过去,从地上一跃而起,跳过牌,空中飞人一般,像个猴子似的攀附到东方乾身上,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脖子上。

    观众席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及尖叫、口哨声,体育馆在这个瞬间沸腾……

    祝琪祯太意外太惊喜了,她没有想到自己能够一击致胜,更没想到远在北京封闭学习不得请假的东方乾能够赶回来看她比赛。

    她这个惊世骇俗的拥抱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同意,下意识地便做了。此刻,她没有羞涩,也没有后悔,只是沉溺在幸福喜悦当中。

    东方乾也是紧紧地悬空抱着她,伸手拿下她的红色护头,乌黑的长发一泻而下,他的表情,随着自己的心,自由绽放。

    “祝琪祯,你有资格做我老婆。”

    祝琪祯犹如被人迎面泼了盆冷水,所有的激动之情瞬间冷却。从他身上跳下,她恶狠狠地回了句:“死鱼脸,说句好听的会要你命吗?”

    东方乾轻笑,“快过去吧,裁判还没宣布胜利。”

    祝琪祯重新回到比赛场上,裁判举起她的手宣布胜利。随后,她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下场去换衣服。

    第一场比赛,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结束了。

    东方乾大步走到贵宾席,一家子人见到他都是笑得不怀好意,大老远的,老爷子便乐呵呵地说:“臭小子,公共场合也不注意影响!”

    东方乾微感窘迫,一一打招呼:“爷爷,老爷子,妈。”

    “怎么回来了?请假的?”东方凯歌问。

    “没有,刚好有一天假,所以回来趟,今天还得回去。”

    张雪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东方乾刚刚被祝琪祯弄皱的军装,“这么大老远的跑回来就为看场半分钟的比赛,你也不怕累着。”

    东方乾不好意思,却更加挺直了膛。

    “坐最晚的航班走是吧?”老爷子问道,“那还来得及回去吃晚饭,咱们早点回家,叫项阿婆多做几个你喜欢吃的菜。”

    “不了,我一会还要和祝琪祯去办点事,就不回去吃饭了。”

    张雪心怀不满地瞥了眼东方乾,不乐意地说:“不是重要的事就别跑来跑去了,要是突然紧急集合,看你怎么办。”

    “妈,你也爱唠叨了。”东方乾淡笑着说。

    东方凯歌哈哈一笑,“你ma那是嫉妒小乖了。”

    出了体育馆,东方乾抢了祝琪祯的车来开,一路豪不犹豫地左拐右拐目的明确。祝琪祯知道东方乾不愿说的事,问了也白搭,所以很聪明地闭嘴,没有询问究竟去哪里。

    到地方一看,竟然是一座影楼。车子在一个豪华的影楼前停下,一进去他便对前台说:“东方乾,昨天订好的。”随后他转过头来一脸淡然地对祝琪祯说:“我们还没拍结婚照,今天补上。”

    那表情那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补顿饭而已,哪里像补拍结婚照的样子?

    祝琪祯心里欢喜得小鹿乱跳,东方乾还会在注意这个?原来他不仅仅是回来看自己比赛的,他还是特意回来补拍他们的结婚照的。

    外表冰冷不善言辞,做事行动派的东方乾,也有这样细腻的一面?

    两人上楼化妆换装后,首先开始室内拍摄。东方乾依然穿着军装,祝琪祯穿了套旗袍,两人在复古的太师椅上,端庄地坐着。

    “东方乾,你不觉得我们这风格像解放前的?现在哪有人拍结婚照还这么一本正经的?”祝琪祯微笑着不动声色地轻声问道。偷偷瞟了眼,见东方乾没有打算理会的意思,她更觉郁闷,“东方乾,拍结婚照讲究个啊,即使你要庄重那也有很多姿势嘛,我们这样会不会太奇怪了?”

    “复古也是个。”

    一句话反驳得祝琪祯一时词穷,讪讪地看了眼一本正经面无表情看镜头的东方乾,小声地哼了一声,随即向镜头露出灿烂无邪地笑容。

    她想,说不定还真能复古出个来。

    “新郎,笑,笑一个!”摄影师不断引导东方乾笑,东方乾的表情却始终不能让他满意。许久之后,祝琪祯听得都烦了,她的表情早就笑僵硬了,死鱼脸他在干嘛?

    终于,她忍无可忍,转头悄悄说:“东方乾,你要是笑了,一会儿请你吃好吃的。”

    “我看着像很饿?”

    她气结,可还是继续诱哄道:“不像,是我很饿,您就可怜可怜我,笑一个吧!结束了随你怎样都行。”

    东方乾挑挑眉,“真的?”

    祝琪祯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该死的死鱼脸又会想出什么招来折磨自己?但这节骨眼上只能顺着他啊!她表情僵硬地假笑着,内心却在做着剧烈斗争,最后用力一点头,“真的,比祝琪祯还真,您爱咋地就咋地!”

    东方乾终于笑出来,扭过头深情地望着她。

    祝琪祯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容惊呆了,她痴痴地回望他,表情却是木讷呆滞。

    这一刻被定格,两人的爱意与浓情,在此刻充斥着整个摄影棚。可这样美好的气氛仅仅维持了几秒,随即发生颠覆的转变。

    祝琪祯一开心,便甜蜜地将头靠在东方乾的肩膀上,不料东方乾伸出一手指,轻轻推开她的头。

    “你干嘛?”祝琪祯不满地问。

    “别档着我一杠三星。”

    祝琪祯大怒,“死鱼脸,一个破上尉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偏档。”说着她怒气冲冲地将脸死死贴在他的肩膀上。

    “笑一个,”摄影师大声说:“现在你们正陷入最甜蜜的时刻,笑!”

    “就这么拍,”她没好气地低吼,“我们的结婚照不用笑。”

    东方乾却轻笑起来,伸手揽过她的肩膀,柔声说:“笑一个,一会儿不咋地你”

    祝琪祯转着眼珠想了会儿,小声问:“您原本想咋地我?”

    到了户外,东方乾穿上店里有些脏兮兮的白色燕尾服,感觉十分别扭,祝琪祯也穿着并不合身的白色婚纱,化着浓妆,随摄影师一会儿公园,一会大街地乱跑,还要按照他的要求摆出各种所谓亲密的姿势。

    两人都羞于见人,一拍完便躲到车上,深怕遇上什么熟人。最后一套衣服是情侣装,也是店里提供的。祝琪祯要求去江边的大桥底下拍,她觉得那里是她开始对东方乾心动的地方,很有意义。

    江边,两人牵着手,都不自觉地回忆起了那个似争吵又似告白的夜晚。

    摄影师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要求他们摆pose,做微笑,只是随意地跟前跑后找位置抓拍。

    东方乾扶着祝琪祯坐在护栏上,随后自己也跟着坐在她旁边。祝琪祯轻轻踢着腿,心情放松愉悦。“东方乾,以后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好。”

    她没料到东方乾会这么爽快地答应,继续试探道:“以后不要再欺负我好不好?”

    “好。”

    她大喜,于是得寸进尺地要求道:“以后你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事事以我为重,时时刻刻想着我在你上面好不好?”

    东方乾挑挑眉毛,抿起嘴轻笑,揶揄着说:“你在我上面?听上去不错,可以试试。”

    祝琪祯立刻羞得小脸绯红,她不知道东方乾还会说出这么□的话来,抬腿便对着他的脚狠狠一踢,“死鱼脸,我不是那个意思!”

    东方乾迅速地抬脚闪避过去,对于祝琪祯的突然袭击,他是应付得越来越轻松自如。接着,他怒目横眉地瞪她。

    祝琪祯反瞪回去,理直气壮地说:“怎么样?我说错了吗?谁叫你思想那么龌龊。”

    东方乾突然跳下护栏,立在她面前,猛地横抱起她,轻笑道:“好,我让你在我上面!”随即向上一用力,将她高高抛起。

    祝琪祯吓得一声尖叫:“啊—死鱼脸!”

    东方乾接住她,威胁似地问:“还要在我上面吗?”

    “要!”

    他又将她抛起,一次次不断重复……

    祝琪祯大喊:“我要你听我的……”

    “我要踩在你的头顶上……”

    “我要用回旋踢踢爆你的头……”

    暮色中,江边的两人身着情侣装,一个一次次地抛人,一个一次次地被抛,欢乐的笑声激荡在整个江面。

    最后,东方乾终于手软,他抱着祝琪祯问摄影师:“好了吗?”

    摄影师伸手一比划:“ok!收工。”

    闻言他如逢大赦,放下祝琪祯拔腿就走。

    祝琪祯紧跟在他身后追问:“东方乾,好好玩哦!……东方乾?等等啊,你走那么急干什么?……东方乾?你不会是吃不消了吧?”

    见他面无表情哑口无言的样子,祝琪祯感觉大获全胜,她哈哈大笑,“东方乾,咱们再继续嘛,来嘛来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