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初次交锋
    东方乾没有异议,起先转身向扶梯口走去。

    黄少卿若有所思地看了徐欢欢一眼,说:“走吧!”

    到了家居品楼层,东方乾目的明确,直接到了一家名品家居店里,问:“澳洲羊毛地毯有哪些?”

    店员见一到早的就有顾客来买这么贵的地毯,而且进来的三个人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样子,立刻三个店员围了上来,领着他们热情地介绍。

    听店员滔滔不绝地说着这些进口地毯的质地、种类、价格,东方乾却充耳不闻,只是用手抚各种厚厚的羊毛地毯。

    只见店员的介绍还没结束,东方乾打断她的话,指着一块白色的毯子说:“这块,包起来。”

    店员一个个的都非常惊讶,挤在一团翻找新货,还一边窃窃私语。哪有人买东西这么直爽的?两千多块的东西,一分钟不到就敲定了。

    黄少卿和徐欢欢见怪不怪,这就是东方乾一贯以来的作风。他要是挑挑捡捡,磨叽半天,那才是奇了怪了。

    刷完卡,东方乾填了张送货地址,让他们直接把东西送去家里,随后三人下楼。到了婴儿孕妇用品楼层时,东方乾说:“你们继续,我直接回j市了。”

    黄少卿上前抱住他,拍拍他的背,语气沉重却故作轻松地调侃道:“现在家有娇妻总该经常回家了吧?下次回来提前说一声,我也从t市赶回来。”

    东方乾回应他回拍两下,然后转身走掉。从头到尾,似乎忘记了徐欢欢的存在。

    黄少卿和徐欢欢继续在这一楼层里挑选衣服,结束后还未下楼,徐欢欢便说:“你先走吧,我还要买点东西。”

    “买什么?”黄少卿随口问道。

    “女人的东西。”

    “那我去楼下等你吧!”

    “不用了,你先走,我一会儿还有点事。”

    “行,”黄少卿没跟她客气,“我后天回t市,你跟我车走吗?”

    “好,到时候电话联系。”

    直到黄少卿的身影随着扶梯缓缓消失不见,徐欢欢转身乘坐向上的电梯到了家居品那楼,直奔他们之前进去过的那家店。

    她刚一进店,店员便认出了她,笑着迎上,问道:“小姐,还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

    “刚刚那条地毯送出去了吗?”

    “哦,还没有,我们是在下午四点,才会开始送货。”

    “那不用送了,我直接带回去。”

    店员微一愣神,马上有些为难地说:“这个……不太合适吧,刚刚客人要求送货服务的。”

    “嗯,他现在想自己带回去,叫我来拿。”

    店员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徐欢欢脸上隐隐浮现怒气,“你还怕我来骗你一块地毯不成?要我下去加他上来亲自拿?”

    这时另一个店员见势赶紧上来解围,献媚地陪着笑,说:“小姐别生气,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接着轻声对身边店员说:“他们刚刚一起来的,就让她带走吧!”

    祝琪祯醒来之际,对面床铺折叠有序,而东方乾早已不见。房间里仿佛还留着他的气息,但他却带着自己的心一起飞远了。

    吃过早饭,李阿姨前脚刚走,后脚便跟进来一个令祝琪祯意向不到的人,徐欢欢。

    一进门,她也不客气,放下手里的一只大盒子,在床铺对面的小沙发上坐下,微笑着打招呼:“你好,祝琪祯。”

    祝琪祯原本趴着,屁股上的伤又不能坐,见对方似乎来者不善的样子,她倒不知该继续趴着静观其变,还是该站起来严阵以待。

    趴着吧,管她呢!她想,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死鱼脸,我要和你的旧情人拼个你死我活!

    “你好,这么巧,在这都能遇上。”她话里有话地打了个招呼。

    徐欢欢微微一笑,抚了抚领口。祝琪祯想这应该是她的习惯动作,军人常常整理自己的仪装,只是不知道这个动作代表什么情绪,难道她也在紧张?想到这,她不禁信心倍增。

    “不是巧,听说你受伤,我是专程来看你的。”

    “是吗?那谢谢了。我受伤连你在t市都能听说,还专程跑一趟,真是辛苦了。”

    “不是在t市听说,是听东方乾说。”

    祝琪祯的心一阵抽搐,死鱼脸还和徐欢欢联系着?她这是来示威的?东方乾要是还爱她,自己和她还有什么好斗的?瞬间她败下阵来,表情有些沮丧,“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不喜欢你。”

    祝琪祯勃然大怒,恶狠狠地瞪她:“你是来吵架的?我不需要你喜欢,谢谢!”

    徐欢欢却轻笑出声,“这么容易发火,看来你和东方的日子不好过。看你的样子,是已经知道我们以前的事了,所以对我充满敌意,对吗?”

    对!祝琪祯在心里大声回答,不过开口却是故作不屑地说:“不就是初恋嘛,现在的人谁还能没谈过几次恋爱的?我只对对我不友好的人还以其人之道。”

    徐欢欢一声冷笑,轻轻重复:“初恋……你知道我们的初恋是怎么样的吗?”

    “你想跟我说故事?”

    “你想听吗?”

    “不想。”虽然心里非常想。

    “是不敢吗?”

    祝琪祯气得倒抽一口凉气,倏地爬起来,站在床上蓄势待发。她想,说不过你咱就动手好了,虽然咱手受伤,你还是当兵的,但咱不怕!

    稍一稳定情绪,她同样一声冷笑,语气温和却字句尖锐地说:“你究竟想干什么?如果是来挑衅的,对不起,我不奉陪;如果是来挑拨的,也对不起,您既然当初出局了,所以现在,没有资格!”

    徐欢欢听后脸色微变,再次抚了抚领口,随后拿出她来时带过来的大盒子,说:“这是东方给你买的羊毛地毯,他说你总喜欢坐在地上,这次还屁股受了伤,所以一大早的就赶去商场给你买了。”她轻轻一笑,“我代他送东西,只是想顺便过来看看,你值不值得他这么花心思。让东方爱上的女人,我不希望太差劲。”

    祝琪祯已经气到血压破表,在心里叫骂,臭女人,你管得着么?不过却表情镇定地回道:“这是我们的事,不用您心!是不是太差劲,东方乾最清楚。不管是不是,这次他开十几个小时的车,从j市赶回来看我,倒让我挺意外的。”说完她轻轻一笑,伸手夺过地毯盒子,“谢谢跑腿,再见!”

    徐欢欢已经全无来时的高傲,眼中除了愤怒再没有一点审视的意味。她踩着高跟鞋急匆匆地走出病房。

    直到脚步声走远,祝琪祯才终于爆发出来。她一把甩掉盒子,破口大骂:“死鱼脸,你去死!下十八层地狱去吧!毒舌妇,活该你没人要,披着军装的蛇蝎坏女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