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死鱼脸的报复
    中午,东方乾换了衣服,带着项阿婆做的饭菜来到医院,陪祝琪祯一起吃过午饭。之后,便靠在小沙发上闭着眼假寐。

    只是病房里实在太吵闹,不时的有人进进出出,探病的同事亲人、查房的医生护士,让本就浅眠的东方乾不时醒来。

    祝琪祯悄悄走出病房,找到主治医师,苦苦地哀求对方让自己出院。

    “祝小姐,你现在的情况真的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而且还要挂消炎药,不能出院的。”主治医师一脸客气无奈地说。

    “不要嘛……医生大叔,先放我回家嘛……大不了我过几天再住回来。”

    医生哭笑不得,“过几天你就不需要住这里了,你每天晚上都需要量体温,真的不能让你出院,我要对你负责。”

    “医生大叔,我有老公负责就行了,不用你负责,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住医院太累了。您就帮帮忙嘛……”

    哀求了半天,最后还是无果,祝琪祯闷闷不乐地转身准备离开。一抬头,见到了站在门口挂着一脸灿烂笑容的东方乾。他很少这样笑,这个众生百媚足以迷惑世人的笑,挂在他的脸上,让祝琪祯瞬间迷失。

    她红了脸,不好意思地讪讪一笑,“那个……医院太吵了,怕你睡不好……”

    “走吧,”东方乾出口打断她的话,“快回去休息。”他走过来旁若无人地一把横抱起她便往病房走。

    祝琪祯又羞又开心,幸福的花朵在内心悄然绽放。这个霸道的男人,有时候这中霸道……似乎也不错!

    晚上,东方凯歌来了,坐了一会儿问了几句伤情便离开。不久,哥哥和钟诚也一起过来看她,一直陪着她到熄灯才走。

    “哎,钟诚,这里水果太多了,你带些走吧,放在这里也是浪费。”临走前,祝琪祯叫住钟诚对她说。

    “不用了,你留着送给医生护士吧,也好做人情。”钟诚答。

    “都送过了,你拿去吧,别跟我客气。”

    这时,祝珏祯突然找来一个袋子,把每个水果篮都给拆开,将里面的橙子挑出来。

    祝琪祯大惑不解,“哥哥,你干嘛?”

    “你不是说放着浪费吗?我带些走啊!”祝珏祯说得理所当然,边说还边忙活。

    “可……你不是嫌吃橙子会弄脏手,不喜欢吗?”

    “现在喜欢了。”收拾完,他回过头来说:“小乖你好好休息,哥哥明天再来看你。”接着提着一袋橙子走了。

    “七七,我也走了,明天见。”钟诚说完,也紧随其后走出病房。

    祝琪祯望着门口,像发现新大陆似地高兴,“我怎么感觉他们俩这么奇怪?哥哥最烦吃橙子,倒是钟诚挺喜欢的,哥哥……哥哥该不会……钟诚要做我嫂子了?”她不可置信地问东方乾:“东方乾,难道哥哥喜欢钟诚?”

    “管好你自己,别人的事少管。”东方乾拉开从医院租来的折叠床,铺上小阿姨带过来的被褥,不紧不慢地说。

    “那个……东方乾,其实你不用在医院陪我的,我没什么事,只是手和屁股受伤而已,你那床睡着多不舒服啊?”

    东方乾关了灯,传来脱衣服的声音,只听他说:“我们当兵的没这么多讲究,地上都照样睡。”

    两人在各自的床上躺下之后,病房里突然变得很安静,时不时传来走廊上的脚步声。

    躺了会儿睡不着,祝琪祯开口问道,“爸爸妈妈的事怎么样了?”毕竟这次最迫在眉睫的事并不是自己的伤,而是公公婆婆的问题。

    “妈去外婆家住一阵子,老爷子让我代他向你道歉。”东方乾淡淡地开口说道。

    “不怪爸爸啦,是我自己笨手笨脚的。不过……我的屁股一定完了。”

    “怎么?”

    “屁股开花啊!满屁股的伤疤,一定丑死了。”

    东方乾却蓦地跳到她床上搂起她,不带情绪地说:“我不嫌弃。”

    祝琪祯全身僵硬地趴在他的口,静静地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自己的心脏也随之欢动。她被东方乾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却也为此小鹿乱跳。

    东方乾伸手轻轻捧起她的脸,深深地凝视着她……

    祝琪祯的呼吸不受控制地紊乱起来,这个样子的东方乾,真的叫她意乱情迷。

    不知是因为太久不见所以思念,还是因为她已经完全接受这段婚姻,更或者是她已经完全忘了郑昕彦,总之她虽然一直害怕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此刻却非但不反感,反而还有些许期待。

    她自我安慰地想:虽然对他没有爱,但光从女人的立场去看死鱼脸,他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唉,一定是被美色所迷惑了,又是意志不坚啊……

    她缓缓闭上眼睛,微微噘起双唇,期待着东方乾的下一步动作。

    不料却忽地听东方乾带笑的声音响起,“你是想叫我吻你?”

    祝琪祯蓦然睁眼,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她怎么也没想到东方乾会这样反应,她在心里大叫:苍天啊,这回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死鱼脸你就报复吧,以后休想再碰我,门都没有!

    “谁说的?胡说八道什么?我只是困了,”她死鸭子嘴硬,最后恶狠狠地说:“赶快把你的爪从我身上拿开,我要睡觉!”

    东方乾却没有照做,他依然平躺着搂紧祝琪祯,让她趴在自己前,纹丝不动。

    两人就这样挤在小小的单人病床上。很快,传来祝琪祯均匀的呼吸。

    东方乾嘴角挂着笑容,他想这个小笨蛋终于开窍了吗?刚刚他差点就没把持住自己吻上去了。可是不行,小笨蛋太笨,太善变,说不定哪天又威胁自己要上军区去告了。在她没有明确自己的心以前,自己一定要忍耐。

    只是,她究竟还需要多久才能知道自己的心?

    东方乾抿嘴一笑,微微转头,轻吻她的额头。他暗嘲自己不知是老了还是累了,虽然一天一夜没睡,可此刻拥着思念已久的佳人,却能这么平静,这么坦然。但是这种感觉真叫人舒心,叫人幸福。

    祝琪祯,好梦!

    半夜,值班护士进来量体温,看见搂抱着躺在一起的两人,司空见惯地笑笑,轻拍东方乾的肩膀,“醒醒。”

    惊醒的东方乾立刻起身,见是护士,微感窘迫,“什么事?”

    “你这样容易压到病人的伤口。给她量体温。”说着从抽屉找出体温计消毒后递给东方乾,随后转身出去。

    离开了东方乾的怀抱,侧身睡了几小时的祝琪祯,早就身体麻木,她一个翻身平躺,却突然尖叫着又再趴下,“啊—疼!”

    东方乾脸上藏着笑意,柔声说:“趴好,量体温。”说着将体温计塞进她嘴里。

    之后,东方乾睡到旁边的小床上,静静地看着口含体温计,侧脸趴着沉沉入睡的祝琪祯,一直到幸福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东方乾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祝琪祯,还交代小王去买了许多杂志和书拿来医院给祝琪祯解闷。认识这么久以来,两人第一次相安无事的和平相处。没有拌嘴,没有打闹,每一刻似乎都被甜蜜和谐所包围,只是离别又如期而至。

    晚上睡觉时,祝琪祯喋喋不休地跟东方乾说着话,从童年趣事一直到长大后的见闻。东方乾总是沉默着,偶尔一声语助词,表示自己在听。祝琪祯也不介意,谁让自己嫁了个寡言的男人呢?

    直到即将入眠时,她隐隐感觉东方乾蹲到了自己床前,轻轻柔柔地抚她的小脸,低声说:“祝琪祯,我明天要走了……”

    一大早,东方乾起床出了医院,却没有马上开车回部队,而是去了趟商场。

    乘扶梯上到三楼时婴儿孕妇用品楼层时,不经意一瞥,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走过去对着那人的脚轻轻一踢,面无表情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黄少卿转头一看,接着笑骂起来,“干,在这都能碰上!昨天刚回来呢,老婆不是再过俩月就要生了嘛,送回来待产了。你呢?休假?”

    “嗯,探病假。”

    “谁病了?你们家老头?”黄少卿收敛了表情问道。

    “不是,是祝琪祯。”

    话音刚落,只听身后有人轻声地叫唤:“黄少,你看这件怎么样?”

    两人齐齐转头,东方乾与对方皆是一愣,随即他转过头来询问似地挑挑眉,意思是你怎么和她在一起?

    从小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黄少卿当即明白他的意思,马上笑着解释道:“别,千万别想歪了。我让欢欢陪我来挑几件孕妇装送给我老婆呢!你知道,这种事我们哪会做?”

    这时,徐欢欢已经缓步走到两人身边,露齿一笑,“东方。”

    东方乾突然感觉很奇怪,以前自己那么恨徐欢欢的,甚至周遭的人提到这个名字都不被他允许的,为什么今天见到她却没有一点恨意?难道是自己放下了?

    他想起了那个拥抱,还有祝琪祯的微笑,是不是这个傻傻笨笨的女人解开了自己多年来的心结?

    他看向徐欢欢微一点头,算是回应她的招呼。

    徐欢欢眼中露出惊讶,她没有想到东方乾会这么平和的回应自己。

    黄少卿怕他们见面尴尬,赶紧继续问道:“刚刚你说嫂子病了?”

    “没什么,受了点伤。”东方乾平静地回答。

    “那一会儿我们一块儿吧,欢欢要一起吗?”黄少卿这句询问其实是希望徐欢欢拒绝,他想她应该不愿意见到祝琪祯,而东方乾肯定也不喜欢她俩见面。

    “不用,我马上就回部队了,以后有机会再聚吧!”

    “那你来商场做什么?”

    东方乾抿抿嘴,却难掩脸上的笑意,“祝琪祯受伤的是屁股,她喜欢坐地上,所以我来买块地毯。”

    黄少卿哈哈大笑,“嫂子干什么了?不会是你踢的吧?”

    东方乾踹了他一脚,轻笑着回答:“我只踢你。”

    “行了,别再欺压我了,咱现在是少校,好歹高你一级呢!这点自觉意识都没有?”

    “你是少将我也照踢。”

    “得,等咱当了少将你再踢也不迟。走走,陪你买地毯去。”

    东方乾挑眉提醒到,“你老婆的任务完成了?”

    “这么难得遇上,你又马上要走了,陪你多待会儿嘛!欢欢,要不你留下帮我做任务?”

    一直在旁毫无话余地的徐欢欢,故意装作听不出黄少卿话里的意思,语带轻松地说:“陪你们一块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