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爱的抱抱
    东方凯歌见到砸碎的杯子,立即后悔不已,瞬间冷静下来,可面子上依然过不去,还是梗着脖子吼:“还给我狡辩?老子的脸都让你丢尽了!跟我结婚三十年你还不安分……”他的声音带着颤抖,心疼此刻张雪苍白的面容,但更气她对自己做出的背叛。一下按耐不出,他欲冲过去质问张雪,三十年来她对自己究竟是怎样的感情。

    祝琪祯死死抱住东方凯歌,嘴里哀求着,可惜他力大如牛,任祝琪祯怎么使劲也拉不住。就在他即将冲到张雪面前时,张雪噌地一下站起来,扬着头冷声呵道:“东方凯歌!你动我一下试试!你要敢碰我,你也休想在军区待下去!”

    祝琪祯大惊。坏了坏了,这下捅了马蜂窝了,气头上的人哪能激啊?于是闭上眼睛,使出吃的力气用力拖着东方凯歌。

    东方凯歌原本就怒火攻心,听了这话更是气急败坏,一甩手,挥开祝琪祯便往上冲。

    祝琪祯一个不稳顺势往后摔倒,双手撑在地上,顿时觉得掌心和屁股传来一阵刺痛,她“啊”地一声尖叫,阻止了东方凯歌的动作。

    仅仅一瞬间,她的双手和白色的运动裤下面都流出大滩血迹,看着满手的玻璃渣子,祝琪祯哭着哀求:“爸爸,妈妈真的没做什么,是那个老色狼强吻妈妈来着,求您别打妈妈……真的,我发誓,求您相信我……”

    东方凯歌见她这副样子,一阵心软,语气稍稍缓和,“你出去。”说着像拎小似的拎起她扔出门外,接着砰的一声将门锁上。

    祝琪祯半举着双手呆立了一会儿,又听见里面传来怒骂,咬牙一跺脚立即飞奔下楼。拐过转角,竟然发现项阿婆、小阿姨和小王都在楼梯口站着,她一下怒火攻心,上面都闹翻天了,感情你们还在看热闹?于是张嘴喝斥道:“你们都……”话没说完,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楼梯口的三人皆惊,看着满身满手是血的祝琪祯,急急地跑过去扶她起来。她已经气得没了脾气,只能带着哭腔说:“你们都站着干嘛呀?赶快上去劝劝啊?”

    小阿姨扶着她低声说:“是……是爷爷不让……”

    祝琪祯大惑不解,上面都快出人命了,老爷子还不让人劝?她马上拖着受伤的屁股和有些扭伤的腿脚,跌跌撞撞地跑到爷爷房间,哭着哀求:“爷爷,赶快去拉住爸爸妈妈啊,再晚就出事了。”

    爷爷坐在轮椅上,面色严肃冷硬,她还从未见到过笑嘻嘻的爷爷这个样子,心里不禁发毛。只听爷爷坚定地说:“他们自己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你别管。”他一声冷哼,接着说:“一大把年纪了还惹出这种事,东方家以后都别在军区混了,我这张老脸也好趁早埋进地底下去了。”

    “不是的,爷爷,事情不是这样的。是那个老色狼纠缠妈妈,妈妈没做错……她”

    不料老爷子大声地打断她的话:“她没做错?她不去见那个混蛋会惹出这档子事?她张雪敢发誓这么多年没想过那个混蛋?当初嫁进来就百般个不愿意,我们东方家委屈她了?”最后,他带着警告的眼神,冷声呵道:“这事你别管,听到没?”说完他瞥了眼祝琪祯的双手,毫无感情地叫唤:“小王,带小乖去医院。”

    祝琪祯感觉浑身发冷,对于老爷子的话,她无以反驳,也不想回应,这个平时看似最好相处,最慈眉善目的老头,其实才是东方家最蛮横最霸道的男人。

    他的观念里,容不下一点错误,容不下一点杂念,错了就是错了,本没有解释的余地,说一不二。

    直到这一刻,她才理解东方乾那句‘有真正爱我的人,才叫家’的话。在这个家里,任何事情都大不过利益,大不过面子。就像东方家的每一个子女,都没有自主婚姻的权利。

    现在他们认为张雪做了败坏门风的事,所以老爷子不愿手管,也不许其他人管。而一向被自己认为最关心也最疼自己的爷爷,在见到自己受伤时,竟然是毫不动容,冷血铁面,他那句吩咐小王送自己去医院的话,平淡的如同吃饭喝水般稀松平常,跟以前那个爱护自己的爷爷判若两人。

    一直以为自己和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都相处融洽,到头来,只因太淡然。

    心凉了,语气也平缓了,她平静地问道:“爷爷,那咱们就不管他们了?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老爷子又是一声吼:“这么点事都处理不好,还配做什么军人?配做什么东方家男人?”

    祝琪祯哭笑不得,您都把军人和东方家男人等同了,处理家事对您来说就是完成任务?

    小王陪着祝琪祯来到医院,医生看了以后,说需要做个小手术将碎玻璃取出,而且由于玻璃残渣太多,手术时间会比较久。可手术室都已经安排满了,即便是军属,可这里是大军区总医院,军属在这里一点也不稀罕,所以还是需要等上两个小时以后才可以进行手术。

    医生对她进行了简单的消毒以后,让祝琪祯趴卧在病床上休息。她还在担心公公婆婆会出事,可又实在想不出办法,最后,只能决定向东方乾求助。

    电话一接通,传来千里之外东方乾熟悉又低沉的声音,“喂!”

    也不知为什么,一听见这个声音,所有委屈担忧通通一股脑地涌上心头,鼻子恍如被塞住,嗓子恍如被哽住,无法发出一个音节。

    “说话!”

    “东方乾……”尽管她极力克制,却无法掩饰自己带着哭腔的声音,也无法控制滚滚而落的泪水,“你们家都是人,我怎么斗得过啊!”话音一落,又呜呜地哭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

    “爸爸妈妈吵架了,吵得很厉害,都是我的错,我如果不被爸爸骗了,他们就不会吵得那么厉害,爷爷还不让劝,怎么办?怎么办?东方乾……”她语无伦次地一口气说完,只希望对方可以尽快给自己出个主意。

    东方乾也是听得不明不白,可还是抓着重点问:“他们吵架为什么是你错?老爷子骗你什么了?”

    她想了想,现在可不能再被忽悠了,万一连东方乾都知道,那婆婆真的会杀了自己。“很复杂的,你叫我一两句怎么说得清啊?”

    “你现在在哪?”

    “在医院。”

    “谁出事了?”东方乾的声音不自觉提高。

    “我!东方乾……我……我可能要残废了……”她并非故意夸张事实,而是从来没遇过这么大危险,受过这么大伤的她,很自然地对伤情感到恐惧。

    东方乾也是非常着急,现在跟她简直说不通,“你身边还有谁?”

    “小王。”

    “把电话给他。”

    小王接过电话,把事情简略一说,祝琪祯竖耳倾听,只听小王接着说:“现在家里的事还不清楚,我们出来时还没结束……嗯……看上去挺严重,一会儿还要动手术……手术室排满了,需要再等两小时……好……”

    二十分钟后,一大群医生进入病房,惹得整个急症室病区以为又来了一大批重大伤患。

    为首的院长笑脸盈盈地问:“你是祝琪祯小姐吧?”说着伸手来握,发现她满手玻璃碎片,才得以作罢,“上级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了你的情况,今天手术室安排比较紧张,怠慢了,东方太太。现在我们马上送你去动手术,我给你安排我们这里最好的医生,你放心。”

    “好的,谢谢院长了。”祝琪祯礼貌地笑着回答,心里却在偷偷乐着,东方乾那小子走后门了?面子倍大啊!不是没手术室了么?二十分钟就能腾出一间来?

    手术结束后,东方乾的电话却一直没有打进来,让祝琪祯一直潜藏在心底的期待落了空,不免失望了一阵,抱怨咒骂更是一刻没闲着。

    “死鱼脸,知道我动手术了也不打个电话来关心一下,死鱼脸……死鱼脸!”此刻,祝琪祯正趴在病床上,享受李阿姨用叉子递过来的哈密瓜,她双手包得像机器猫的圆圈手,指头都不见露,只有顶端的三个指尖挣扎着立在纱布外面。

    早晨的阳光很舒适,窗外光秃秃的树枝上冒着新芽,满是春意盎然,一派初春的美好景象。

    昨晚,老爸、哥哥、李阿姨、钟诚、项阿婆、小阿姨包括爷爷都来医院看过自己了,除了两个当事人,东方凯歌和张雪。

    一大早,李阿姨又拿着煲好的补汤和祝琪祯爱吃的东西来到病房。这会儿,还切了个哈密瓜一口一口喂着她吃,祝琪祯也心安理得的享受,一边嚼着瓜,一边骂着东方乾。

    “小乖哟,可不能这么骂自己的男人哦,别再跟姑爷生闷气了,乖乖吃水果。”

    祝琪祯哼了一声:“我不止要骂他,还要打他!谁叫他不关心我来着。”她一跃而起,微疼的屁股让她稍感不适,随即她对着被子一通猛踩乱踢。

    “那过来打吧?我站着不动,接受你的决斗!”只见一身迷彩装的东方乾表情放松,笔直地站在门边。

    祝琪祯猛一抬头,完全愣住,“你……你你你,怎么回来了?我记得j市到咱们这里只有十点一班飞机啊?”

    东方乾大步走到床前,“开车回来的。”

    祝琪祯吃惊,“你……开了十九个小时?”

    东方乾抿抿嘴,“十七小时。”说着,他缓缓走到床前。

    祝琪祯的心蓦然狂跳,分不清是感动还是担忧。东方乾竟然为了自己连开了十七个小时的车?他不怕累吗?不怕危险吗?他应该是接到自己的电话就立刻赶回来了吧?

    毫无缘由地,心脏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此时那张死鱼脸竟也觉得分外可爱。

    突然很想伸手去抱他,可是……这种事不是应该是男人主动吗?随即又想,等他主动?他一主动就是强j自己!段数很高,自己哪吃得消?

    咬着唇思来想去许久,她在心里大喊一声:祝琪祯,你就没脸没皮一回吧!

    倏地伸出手,她紧紧抱住东方乾的脖子。

    她在床上,他在床下……

    “哎哟哟哟哟……”李阿姨见此快速地单手遮住眼睛往门外走去,“这孩子,也不害臊!”她乐呵呵地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祝琪祯的内心激动,喜悦,突然间觉得这个拥抱如此熟悉,如此令她心动,叫她再也不愿放开。许久,她低声的嘟囔:“以后不许你再开这么快的车了,会很危险……会……”会出事她已说不出口,以前自己不是老诅咒他去死吗?zm怎么现在连这样两个字都不敢说了?“东方乾……我会担心。”

    东方乾这才伸手环抱住她的腰,闭上眼露出毫无掩饰的迷人笑容。他将脸深深贴紧她的脖颈,这个柔软的身体,让他在开了十七小时车后,所有疲累在这一刻通通化为乌有,仅剩的只余幸福激动。

    这个拥抱,他已经渴望太久太久……

    将唇贴在祝琪祯耳边,他声音温柔的无以复加,“不用担心,我开的是军车,拍了照没人罚。”

    祝琪祯噗嗤一声笑出来,被他惹得无可奈何,“人家说正经的呢,你还开玩笑!”

    东方乾伸手轻轻抚上她的长发,手指顺着发丝缓缓下滑,“你笑着就好,不需要其他表情。”

    “你当我傻呀?成天傻笑?”

    “傻笑挺配你。”

    “死鱼脸!”她一声怒吼,挥着拳头便往他头上招呼,不过被东方乾轻松接住,他咧着嘴微笑,“你也挺配我,没点拳脚我不要。”

    祝琪祯气得咬牙切齿,他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这么破坏气氛?“你真是欠揍!”说着另一手也出拳,却同样被东方乾抓住,他收敛了笑容,柔声说:“我先回家一趟,中午再过来。”

    祝琪祯看看他身上的迷彩服,心想他应该是昨天接到电话就立刻赶回来了吧?到了也没回家而是先来医院报到?他是应该回家一趟处理公公婆婆的事情。

    她咧嘴嘿嘿笑着,“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去吧,媳妇准你假了!”

    东方乾抿抿嘴,掩藏住自己的笑意,“不要给点阳光你就灿烂,小心被晒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