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便便……变变?
    东方乾见她已经恢复元气,于是继续坐在了车顶上,修长的双腿挂在挡风玻璃上,还轻松地摇晃着,双手撑在身后,一副倾耳细听的表情。

    祝琪祯站在她旁边,双手拢在嘴边,对着隐隐倒影着灯火辉煌的大桥的江面大声喊起来:“死鱼脸……你去死!”

    东方乾微微一怔,这个答案和他要的结果大相径庭,随即挑挑眉,“继续。”

    她想:豁出去了,反正已经这样了。于是拢住嘴更加大声地喊:“死鱼脸……你要再敢吓唬我,我就半夜拿臭袜子塞你嘴里……”

    东方乾低低地笑起来。

    “死鱼脸……你要是再敢几个月不回家,我就离家出走……”

    东方乾终于放声大笑起来。

    “死鱼脸……你要再敢体罚我,再敢家庭暴力,我就上军区告你去,让你马上从部队滚蛋……死鱼脸……死鱼脸……死鱼脸……”

    祝琪祯不厌其烦地喊叫着,空旷的江面上除了回荡着她的怒吼,还夹杂着东方乾爽朗的笑声,与祝琪祯的呼喊遥相呼应,两人的声音无比矛盾地融合着,却在空气中激荡出幸福的味道……

    回到家里已是凌晨三点,祝琪祯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见东方乾去洗澡,赶紧拿来饼干,坐在地上靠着床沿吃起来。

    脑中回忆着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不知为什么,在车顶一通发泄以后,心情出奇的好。

    突然想起徐欢欢来,虽然东方乾没说什么,但是凭猜得也能知道,一定是被家里拆散的吧!之前他就说过,东方家的媳妇没有平头老百姓,那么又怎么会接受司机的女儿?虽然徐欢欢现在是上尉,但是对于军人世家的东方家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官。

    不过,东方乾在不接受家里帮助的情况下,混到现在也才是上尉而已,而徐欢欢也是上尉,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

    突发奇想,她立刻跑去拿来东方乾的影集,继续靠坐在地上看起来。

    知道他们之间的事后,再看两人的合影,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暗黄的床头灯照得陈旧的照片更加朦胧,更有历史感。这就是东方乾的过去?一个美丽如斯的女人,硬生生的被家族分开,他心里应该是很爱很爱的吧?七年后的初次相见,那个站在自己身旁撰紧拳头,失态到不予回应司令问话的东方乾,一定很痛苦吧?

    “地上凉,别坐着,”不知什么时候,东方乾已经悄无声息地站在祝琪祯面前,“快去洗澡。”

    祝琪祯抬头,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低声回答:“哦。”她起身抱着影集放到原来的抽屉里,慢慢走进洗手间。

    东方乾踱步到书桌前,伸手缓缓打开抽屉拿出影集。他已经太久没有看过这本影集了,至少也有七八年时间,几乎已经完全将它遗忘。

    直到刚才洗完澡出来,见到瘦小的祝琪祯曲着腿坐在地上认真地翻看,才知道是它出卖了自己。

    他随手翻了几页,后面的每一张照片里都有徐欢欢的身影,这本影集还是她送的,是她亲手将一张张相片装入,自己竟然就忘记了在某个角落还有这样一个东西存在。

    祝琪祯会因此误会什么吗?不过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她也知道自己和徐欢欢有七年没见,不可能还有什么。至于过去,这些都是事实,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合上影集,他单手扔进抽屉,转身躺进被窝里。

    祝琪祯许久才从洗手间里出来,一脸怨愤的样子,踢了床沿一脚在地上来回踱步。

    她难道真的为照片的事不高兴?东方乾暗想。“你干什么?”

    祝琪祯不爽地白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便便便不出来!”

    他的心顿时放松,抿抿嘴,说:“那找刘谦,他什么都能变。”

    祝琪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哈哈大笑,“东方乾,你还会说笑话?你不是成天在山上吗?连刘谦都知道?”

    “我是在山上,不是在山顶洞。现在有个东西叫网络!”

    她继续大声笑着,“差点忘了,您好歹也是80后。”

    “半夜三更的,你还发疯,不睡觉了?”

    她马上垮下脸来,“愁死我了,过年后一次也没便过,最近这么大鱼大地吃着,它们一直赖在我肚子里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啊。”

    东方乾抿嘴憋笑,嘴角微扬,放柔了声音说:“先睡觉吧,明天再说。”

    “不行不行,让我再酝酿酝酿。”走着走着,她突然想起,转头问:“东方乾,今天那个敲竹杠的还好没有狮子大开口,他要是真的说几万几十万你也给?”

    “我又没疯,几千就算了,半夜三更的当打发麻烦。他敢开几万当然找警察。”

    “报警?对呀,”祝琪祯豁然开朗,“我们早就该给交警打电话的。”

    “不,是给派出所打电话。”

    “派出所?为什么?”

    东方乾挑挑眉,郑重其事地说:“打劫!”

    中午,东方一家全员到齐,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中饭,简单的几句交代算作告别。东方家的人真是一点不矫情,东方乾这样一别就是几个月,他们连送到门口都不做,反而是小阿姨提着一大袋装满营养品维生素的行李袋,陪着项阿婆送祝琪祯和东方乾两人到门口。

    项阿婆抹着眼泪,拉着东方乾的手唠唠叨叨地交代了许多,还非让东方乾把这些东西带上。一直到车子开远了,她还站在院门口挥手。

    祝琪祯也是哽咽,不知是因为东方乾要走还是感动于项阿婆,她作为一个外人,却是对东方乾这么真心以对。

    两人又到祝家,和老爸坐了好一会儿才告别离开。只是祝琪祯发现哥哥竟然不在,问老爸,他说哥哥去国外旅行了,年初二就走了。也不知道大过年的又跑哪里逍遥了。

    东方乾却是挑挑眉,祝珏祯去旅行?还是出国?不知道昨晚要是祝琪祯看到了在钱柜的哥哥,再听见今天老爸的话,会怎么想。

    又是机场,又是离别……祝琪祯发现,每次感情刚刚升温的时候,就是离别之时,上次那个站在安检口对着自己咧嘴笑着的面容还近在眼前,今天,又一次的送机再次到来。

    东方乾身着军装,排队在安检通道鹤立群。原本军人是可以不用排队优先入通道的,不过,他宁愿放弃这个特权。

    他握着祝琪祯的手紧紧不放,让祝琪祯一直站在自己身旁。祝琪祯竟然也没有生出要走的意思,任由他牵着自己,随着他离安检口越来越近。

    这时身后的一个妇女突然叹了口气,说:“当军人就是这点不好,成天在部队,和家人聚少离多,不容易啊!”

    祝琪祯和东方乾齐齐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一大排头戴旅行团帽子的游客。

    又一个妇女说:“你儿子也是当军官的吧?”

    “是啊,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家几趟,我儿媳妇经常想我儿子想得掉眼泪,怪心疼人的。”

    “这些才是为国家付出身心的人啊!”

    “唉,做军嫂不容易啊!”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起了军人军嫂的好,东方乾和祝琪祯对望一眼,她缓缓低下了头,这就是作为军嫂的自己必须要付出的吗?为什么自己还不好好珍惜他回来的这短短几天?为什么还要和他耍自己的小子?为什么还要抗拒爱上他的事实?

    军嫂,多么光荣神圣的称呼啊,自己是不是做得太不够了?是不是玷污了这个称呼呢?

    东方乾久久地凝视着低头的祝琪祯,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沉默的样子惹得他心疼怜爱。

    他们自然而然地,紧握着手,变了方式,改为十指紧扣……

    元宵节后的一天,祝琪祯拿着单位的会计报表回家赶工,东西刚放在桌上,突然看见上面安静地摆放着一盒药。

    拿起一看,竟然是治疗便秘的。

    这……这这这,难道是东方乾留下的?难怪最近小阿姨每天给她准备蜂蜜水,他对全家都说了?

    于是二话没说,拿出手机拨号。这是她第一次给东方乾打电话,虽然借着这个名义,却依然紧张。

    电话还没接通,她又赶紧挂了,心想他要是在忙在开会,自己给他打电话会不会挨骂?

    想了想,决定还是发短信:“死鱼脸,你买了药给我也不对我说?我到现在才看见你知不知道?要是我到今天还便不出来,早就被自己的便便憋死了!”

    发送出去以后,她握着手机静静地等待着,却久久得不到回应。闷闷不乐地将手机丢到一旁,翻开会计报表,决定好好工作,手机你就爱响不响吧!

    可是即使眼睛盯着报表上密密麻麻的阿拉伯数字,却管不住自己的脑子,时时想着东方乾究竟有没有看到短信。他是不愿意回还是在忙?祝琪祯现在非常后悔不是打电话而是发短信,这不是存心折磨自己嘛!

    终于,在将近二十分钟后,手机短信的铃声欢乐地响起。打开一看,上面是东方乾的回复:“放在桌子上你都看不到能怪谁能被便便憋死那你真的好去死了不要怪党怪父母因为你是笨死的”

    祝琪祯看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怎么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于是又马上回复:“你很忙?怎么连个标点也不打?”

    又是许久,东方乾的短信回过来:“不乐意”

    “你不是当兵的吗?怎么会懒成这样?”

    还是许久,“我高兴”

    “你成心的吧?这样我念着多累啊?而且说不定标点不对,意思也会不一样的。”

    依然是许久,“自己慢慢研究”

    “莫名其妙!”祝琪祯嘀咕了句,扔掉手机继续工作。可不知为什么,内心却隐隐浮上一丝躁动,似甜蜜似思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