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使亦或恶魔
    “你等下开车。”不料酒杯还没到嘴边就被东方乾夺过。

    “那你喝?”徐欢欢开口问道。

    东方乾毫不犹豫的一口灌下,然后倾身放下杯子。

    祝琪祯看着徐欢欢的表情,发现她冷笑了一声,才一小口一小口地将酒喝下。

    怎么这两人这么怪呢?难道吵架了?祝琪祯暗想。

    坐了许久,期间不断有人来敬酒,都被东方乾以开车为由,一一档下,祝琪祯闷闷不乐,却也不敢开口说走。

    一首歌结束,新的音乐声起,突然有个人起哄:“徐欢欢,你的主题曲来了。”接着有人将两个话筒都递给了她。

    祝琪祯看着屏幕,是一首老歌,‘你最珍贵’,需要男女对唱。

    徐欢欢将话筒递给身边的东方乾,“东方,一起吧!”

    东方乾丝毫不为所动,端坐着看屏幕,也不搭理。

    有同学见势说:“欢欢,我跟你唱,麦拿来。”

    徐欢欢却毫不理会,依然递着麦克。

    气氛逐渐尴尬,歌词已经出来,却没有唱歌的人。祝琪祯感到郁闷,是自己破坏了他们的气氛吗?她转头轻声问:“东方乾,你走神了?人家邀请你呢!”

    东方乾原来本没打算唱,祝琪祯这一问,自己如果还不接麦,倒有此地无银之嫌。于是他接过麦,顺着歌词唱下去,“我会送你红色玫瑰……”

    祝琪祯吃惊,东方乾竟然这么会唱歌?

    “你知道我爱流泪……”徐欢欢深情地接着唱下去。

    “你别拿一生眼泪相对……”

    接着两人合唱:“未来的日子有你才美,梦才会真一点……”

    徐欢欢,“我学着在你爱里沉醉……”

    东方乾,“我不撤退……”

    徐欢欢,“你守护著我穿过黑夜……”

    最后,两人的声音随着音乐融和,“我愿意这条情路相守相随,你最珍贵……”

    原来,这不仅是徐欢欢的主题曲,也是东方乾的,或者是属于他们俩的,同学们一定都知道,而自己竟然像个白痴,坐在这里听他们深情对唱。

    祝琪祯说不出的难受,内心翻江倒海,看着两人各自盯着屏幕专注而投入的神情,她只想拿起酒瓶往死鱼脸头上砸去。

    再听他们合唱,已觉分外刺耳,她随手捞过桌上的一杯爆米花,捧在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

    唱完后,热烈的鼓掌声响起,有人甚至吹起了口哨,只听有个同学说:“东方,宝刀未老啊!”

    祝琪祯哼了一声:“看不出来您还会唱歌?”她嚼着爆米花不爽地讽刺道。

    东方乾却完全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因为自始至终他都觉得笨笨的祝琪祯不知道徐欢欢和自己的过去。“会唱歌很奇怪?我也是80后。”

    “嗛!”

    “难道你不是?”

    “我是90前!”她哼了一声,“你那歌也叫80后?要听听真正的80后怎么唱歌吗?”她话里话外带着刺,突然很想在他的同学面前表现表现,尤其是徐欢欢。

    东方乾挑挑眉,“洗耳恭听。”

    她起身去点了首歌,东方乾的同学们见了马上给调到最上面。

    音乐响起,起初是高跟鞋的脚步声,滴水声,随着一声枪响,节奏变得剧烈,祝琪祯拿起麦,开唱。

    “尖叫划破漫长黑夜,香水透露你的方位……”

    她点的是蔡依林的特务j,一首充满节奏感,mv特别感的歌,加上她的声音和唱功,模仿得惟妙惟肖,瞬间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在掌声中,祝琪祯放下麦,然后不屑地瞥了一眼东方乾。

    东方乾微微倾身,在她耳边含笑着说:“唱首歌而已,用得着得意成这样?”

    “我是得意吗?我是讨厌你!”祝琪祯没好气地说。

    “讨厌我什么?”

    “就是讨厌,没理由!”

    东方乾却低低笑出声来,伸手揽过她的肩,“讨厌我和别的女人唱歌?你吃醋了?”

    祝琪祯看看搭在自己肩膀的手,又看看他那张微笑着的脸,还有刚刚他毫无遮掩的笑声萦绕在耳边。

    这让她感到实在意外,死鱼脸今天怎么这么奔放?这样笑,还做这样亲密的动作,从来都没有过啊?或者是嗑药了?想想又觉不对,在座的一大半都是军人,哪里敢做那么出格的事?

    无意间穿过东方乾瞥见了徐欢欢,她的神情说不出的淡然,却死死盯着自己这个方向。

    原来……如此……

    她狠狠地瞪了东方乾一眼,冷哼一声:“我吃硫酸也不吃醋!”

    聚会一直到十二点多才结束,一群人从包厢里走出来,东方乾和祝琪祯走在最后面,刚一出门,遇上了匆匆经过的钟诚,祝琪祯惊讶,“钟诚?你不是回家过年了吗?这么早就回来了?”

    钟诚的脸色并不好,蕴含着隐隐怒气,闻言她停下脚步,应付着说:“七七,以后再和你说,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小跑着离开。

    “她这是怎么了?”祝琪祯不明所以地自言自语着。

    东方乾刚想走,抬头看到了祝琪祯身后的祝珏祯,他的左右边,分别被两个美女紧紧抱着腰站在不远处的包厢门口。他见到东方乾有些许尴尬,却也没有推开身边的两个女人。

    东方乾隐隐有些猜到,钟诚刚刚的面色不济脚步匆忙,也许和祝琪祯嘴里的天下最好的哥哥有关。

    “走吧!”他揽起祝琪祯的腰便走,他觉得还是不要让祝琪祯见到现在的祝珏祯比较好。

    祝琪祯被东方乾的这个动作惊得浑身僵硬,不自然地走了两步,微微抬头,和一大帮同学走在前面的徐欢欢扭过头来,微微一笑,也不知道是对着谁。

    祝琪祯突然觉得很失落,东方乾对自己的好都是表现给另一个人看的吗?

    来到钱柜门口,一群老同学纷纷握手告别,有的甚至久久地拥抱,看得出来,他们的感情非常好,并且久未见面。

    最后,徐欢欢缓步走到两人面前,伸出手来,淡笑着说道:“东方,以前没机会见面,希望以后常联系。”

    很普通的一句话,就像所有朋友间临别时的客套,东方乾的回答却莫名不善,他伸出手,与她相握,冷冷地说:“再见!”然后转身走掉。

    祝琪祯对徐欢欢微一点头,匆匆跟上东方乾的脚步。

    彪悍的车子行驶在马路上,发动机发出低沉的轰鸣,在寂静的夜间显得格外嚣张狂放。

    祝琪祯地开着车子,打破沉寂随口问:“你们同学会多长时间开一次,怎么那么依依不舍的样子?”

    “毕业后第一次。”东方乾坐在副驾座上回答。

    “难怪。对了,为什么谁都喊我嫂子?连你同学都是,他们和你一样大吧?还是你留过级?”

    东方乾白了她一眼,点了支烟,淡淡地回道:“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什么都是家里老头肩膀上的杠杠花花说了算。圈子里的人,尤其是同学和部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调到谁的老头手下,讨点嘴上便宜,对谁都没有坏处。”

    真黑暗!祝琪祯在心里自白着,“军校和普通大学有什么不一样吗?”

    东方乾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说:“哪都不一样。”

    嗛,牛什么?每天军训似的有什么了不起?她又是一句反驳,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你们学校女生多吗?徐欢欢是校花吧?”她状似不经意地随口问着,其实关于徐欢欢的问题早就塞满她一肚子,只是一直没机会探究。

    东方乾深吸了口烟,随后按下车窗弹出窗外。

    见他没有回答,祝琪祯继续兀自说:“她真漂亮,看上去就像混血,追她的人一定很多吧?”

    眼角余光查看着东方乾的神色,见他面无表情,依然一副死鱼脸的样子,也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不想搭理自己。

    话音刚落,突然一回神,只见车子近前飞快地穿过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男人。

    她一脚急刹车,“吱”的一声刹车声在静夜里发出脆响,车子滑行后停住。

    从高大的悍马车上看下去,前面什么都没有,引擎盖遮挡住了所有视线。

    “完了……完了……这回真出人命了。”祝琪祯脸色瞬间煞白,紧张得踩在刹车上的脚一直颤抖着,说出来的话音里都带着哭腔。求助似地缓缓扭头看向一旁的东方乾,“东……东方乾……怎么办?”

    东方乾也是一惊,刚刚在想着祝琪祯的问题,本没注意路况,加上悍马车身太重,轻微撞到东西本感觉不出来。

    只犹豫了一秒,他马上伸手抱过祝琪祯,自己翻身坐到驾驶座上,然后开门下车。

    祝琪祯坐在车上,望着他走到车身前面,大灯照得他如同浑身散发着奇异光芒的……

    天使?亦或者恶魔?祝琪祯愣愣地想着。

    不,都不是,他对她无情、冷酷、会体罚、会漠视,是个十足的恶魔,可是就在刚才,在自己害怕危难来临的一刻,他却决绝果断地选择挡在自己身前,他一定没有考虑过,身为军官的他,要是出了这样的事情,绝对比她出事要麻烦得多。

    此刻,祝琪祯仿佛见到了东方乾身后的翅膀,一边是黑色,一边是白色……是的,他就是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

    她颤抖着双手打开车门,慢慢走向车前。一看,心中的大石才安然放下。

    中年男子和他的自行车倒在车前半米不到的距离,他坐在那里抚着膝盖。

    幸好,他不是在车轮下面。祝琪祯暗想。

    “你没事吧?”祝琪祯伸手去扶中年男子。

    “哎哟哟……我的腿肯定折了,你们怎么开车的?大半夜的也不会开慢点?”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开得很慢了,才三四十码呢,是你骑太快了,以后横穿马路要慢一点啊!”结果比预想的好,她已经很满足,还不忘交代几句。

    “什么?我快?我能有你们四个轱辘的快?怎么着?你们撞了人还想赖账不成?”

    “没有没有,我只是跟你提醒一声。先起来吧!”

    “我不起来,我被你们撞了,得去医院。”

    “好好好,我们送你去医院,你先起来。”

    “你以为光去医院就行了吗?我还得赶着去上夜班,现在工夫被你们耽误了,我单位还要扣奖金,我这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那……你赶快先打电话去单位请假吧!先去医院看看再说。”

    祝琪祯还想伸手去扶他,却被东方乾一把抓住手臂,拉到自己身边。他冷冷开口,“说,要多少钱。”

    “我是为了要钱吗?我这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跟你们说几句你倒不乐意了?仗着有钱就了不起啊?”

    “少啰嗦,要多少?”

    祝琪祯不满地嘴,“东方乾,你怎么这样?这么晚了,我们先送他去医院啊,给钱什么用?”

    东方乾转眼瞪了祝琪祯一下。

    “我说你们俩别在我面前演双簧了,反正我动不了了,你们说怎么办吧!”

    东方乾盯着他,“再啰嗦一句,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多少钱?只要你说得出,我就给。”

    中年男子的小眼睛一闪,想了好一会儿,犹犹豫豫地说:“三……三千!?”

    东方乾立刻伸手进衣兜,掏出钱包,从里面一张一张地抽出三十张,递出去,低声呵斥:“拿了钱马上给我滚!”

    中年男子接过钱,立即从地上一跃而起,跳上车飞快地骑走。
为您推荐